徐贵详-《特务连》1

aqssm 收藏 2 795
导读:我们的北兵营是一座货真价实的兵城,这里集中了我们二十七师除坦克团以外的主要部队。   营房西边有一片空旷的地盘,原先是海军航空滑翔学校的飞机场,海滑迁走后就废弃不用了,只剩下几条跑道,还有一些零星的建筑和废墟。正好可以作为我们野外训练的场所。   我们特务连的新兵组建成一个新兵排,排长是祝生珉。祝生珉是军官,不屑于管理新兵的鸡零狗碎,除了全团或全营新兵会操,他基本上不管我们的训练。这个人给我的感觉老气横秋的,所以我们一点也不怕他。我们的命运全攥在新兵排一班长兼代理排长陈骁、二班长王晓华和三班长耿尚勤的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们的北兵营是一座货真价实的兵城,这里集中了我们二十七师除坦克团以外的主要部队。

营房西边有一片空旷的地盘,原先是海军航空滑翔学校的飞机场,海滑迁走后就废弃不用了,只剩下几条跑道,还有一些零星的建筑和废墟。正好可以作为我们野外训练的场所。

我们特务连的新兵组建成一个新兵排,排长是祝生珉。祝生珉是军官,不屑于管理新兵的鸡零狗碎,除了全团或全营新兵会操,他基本上不管我们的训练。这个人给我的感觉老气横秋的,所以我们一点也不怕他。我们的命运全攥在新兵排一班长兼代理排长陈骁、二班长王晓华和三班长耿尚勤的手里。

我们新兵排的三个班长,在连队的真实身份分别是一、四、七班的班长,都是本排的第一班,在炮兵部队它们叫基准班,在步兵部队他们叫示范班。你要是参加过队列训练你就会知道,一个连队排成横队,这三个班全在第一排。这三个班就好比连队的外套,谁不想让自己的外套漂亮一些呢?

我这样一说你可能就明白了,这三个班的班长其实就是我们特务连的门面。尤其是一班的班长陈骁,是基准班里的基准班班长,是示范班里的示范班班长。那时候可以直接从连队骨干中提拔干部,能够当上连队一班长的,如果不出生活作风等方面的问题,很少有人不提干的。所以我们刚参军那阵子,老是听说他们之间的关系很微妙,暗中较劲争夺提干指标。

从表面看,我们既看不出这三个家伙亲密团结,也看不出他们勾心斗角。我们最关心的是他们对我们的态度。

队列训练通常都是以班为单位,但集合解散这一套,班长们嫌一个班的人太少,练不出阵势,便全排合在一起练。稍息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完了就是报数,一报数我就完了。一列横队时我是第八名,但因为紧张,几乎每次我都报错了。王晓华肯定发现了我的软肋,知道我对数字变换不敏感,所以就变着手法刁难我。他站在队列前方的指挥位置,下达口令,报数……我刚刚适应了报八,他又下了一道口令,一二报数!这样我又得迅速调整思路,牢牢记住我该报二,不料王晓华又下了一道口令,一二三报数!我的脑袋又快速旋转,转了半天才搞明白,我还是得报二,可是冲口而出的却是三……

如此这番练了十几遍报数,我报对的不到一半,别说班长了,就连新兵都觉得我很笨。休息时武晓庆这小子假装关切地说,你是怎么回事?二元二次方程都难不倒你,为什么报数老是报不好,你不会是故意气你们班长的吧?

我笑容可掬一脸谦虚地对武晓庆说,没听老话说吗,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啊,哥哥我报数不咋的,但是我们当特务总不至于天天报数吧。我们将是隐秘战线的战士,知道什么叫隐秘战线吗,就是看不见的战线啊,就是在你什么也看不见的时候,你的门牙就没了,明白了吗?

武晓庆起先并没有听出我的话外之话,眨巴着眼皮莫名其妙地看着我,但是看着看着脸色就变了,眼睛里流露出真实的恐惧,嘴里喃喃地说,我又没说你什么,你干吗要生气啊?你要生气,就生你们班长的气,他简直就是周扒皮,害得我们新兵好苦!

我说我谁的气也不生,我没有资格生别人的气,我只能生自己的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