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部队 第一章 乱象 第十三节 新的职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6/

“伯爵!你什么时候才回来领导我们?我们的敌人已经开始入侵了。”

“你是谁?我不认识你,滚!”

“你不认识我?!”

“对,马上滚!”

“......”

“现在我要接着睡觉了......”

“你想知道你为什么那么喜欢睡觉吗?”

“个人喜好。”

“不是个人喜好,因为你本来属于我们这边。睡觉是因为你要补充所需的能量。”

“我又不是机械人,我睡觉只是因为个人喜好。”

“你想......算了,你是不是很聪明还很能干。”

“那是我长期学习、训练、工作的后果。赶快滚!不然我要发火了。”

“你现在没有办法、也没有能力发火,你暂时没有了感情。”

“笑话!滚......”

“......希望我们能很快再次交谈。”

......

“这家伙能在如此严重的车祸中幸存下来真是奇迹,虽然重伤但却没有断手断角,这家伙可能要修养一段时间了,真的和我实验室里的臭虫差不多。”靠!重伤了还说什么奇迹,谁在诅咒我?不过说我像实验室里的臭虫倒还能接受。当我勉强挣开疲倦的双眼时首先映入眼前的便是雪白的天花板,我敢打一百个赌:我是在医院的病房里,这个病房太熟悉了。讽刺的是这个病房是我以前来这边暗杀一个要员时,那个要员正好就在这个病房修养,是我下的手。说什么不想惹麻烦就该干的干净些,现在吊灯上还留有被绳勒过的痕迹,于是就出现了一场严重的意外......根据我的记忆来看,这好象是一座专属政府部门的医疗卫生机构,大多负伤的耶路撒冷政府人员或者安全人员都在这治疗、修养,还配备了自己的保安部队,技术和设备也是一流的。

整个偌大的病房内只剩下我和另外一名比较时尚的罗地亚情报局女特工,这个病房周围肯定部署了罗地亚联邦安全局的人,那我就放心了,暗部暂时不会来找我的麻烦了吧!我撑起上身靠在松软的枕头上从桌上随便拿起一本杂志翻了几页,靠......全部都是一些常见的兵器,没意思。女特工站起来把一份档案丢到我床前便坐回去了,怎么好象不想太理睬我的样子?拽什么拽,我还不想理你呢!现在的年轻人呀......

拿起档案慢慢拆开时我在想这里面不会被暗部装了炸弹或者化学武器什么的吧?他们对待叛逃特工可是从不讲人道和影响的,说回来这还不是我教的,说什么对待自己人要像春天般的温暖,对待敌人要像冬天般寒冷。

拿出来的文件便是关于我成为罗地亚国家联邦安全局高级特工的说明。等一下,罗地亚国家联邦安全局高级特工?我不是说成为罗地亚情报局对外情报员吗?我抬起头看向那名女特工,她极其不耐烦的示意我自己看。晕!还极其不耐烦,年轻人呀......

其实这份说明文件并不长:关于菲亚斯暗部特工“睡魔”的安排处理,现将“睡魔”安排至罗地亚国家联邦安全局,担任高级特工,其权利和义务完全参照《罗地亚国家联邦安全局特工权利义务规定》,另派特工“静”作为其副手。副手?是她吗?应该是吧!既然是副手嘛。呵呵!不管她是不是被派来监视我的,既然是这样的话,先享受一下再说。

“‘静’,把电视打开一下,我想看看最近的新闻。顺便来点吃的,差点没把我饿死。”我丢下档案袋把我往脑袋下一放,往枕头上一靠便开始发号命令。“静”没说什么,只是很不情愿的放下手里的小说打开电视并把遥控器恨恨的放在病床上便出去了。我拿起电视遥控器看着遥控器上的红色开机按钮,想起刚才那家伙恨恨的表情和急速出去的步伐......这不会是炸弹的引爆器吧?

换了几个台没找到什么有兴趣的频道,便开始想自己的事。不知道“魔姬”现在怎么样了,但愿她没事吧虽然有点对不起她,但事实摆在我面前我不得不那么做。“饕餮”呢,那时侯他的反应好象明白了什么好象又没有,从这家伙的眼神里什么都看不出来,还是那么深不可测。我选拔的那帮自以为是的混蛋是不是编入暗部了呢?现在应该还在海艨镇血战吧,“疯狗”、“飞行兵”......“静”那家伙不值得我操心,反正我是准备单干的。那么在我睡觉时出现的声音是谁的呢......

我正在发呆时门开了,“静”推着一辆餐车走了进来。我收回思绪打趣道:“这里面没被你下毒吧!”

“哼......爱吃不吃,不吃我推走。”说着便把餐车往门口推。“呵,怎么这么经不住说,还干特工,我错了不行吗?快推回来,我得吃了东西才能干活不是。”感觉到肚子的抗议声我赶紧连连表示道歉,这才没让到嘴边的美食飞了。酒足饭饱后我准备继续“修行”,这是我个人的说法,其实就是睡觉。“静”用挑衅的眼神道:“你不打算出逛逛?这可是你以后准备工作和守护的城市,还是说你实在伤得无法移动了。哼......如果你不怕丢面子的话我可以弄个轮椅来什么的......”说着还在一边偷笑。靠!我好象没招惹到她啊?她干嘛那么看不惯我,还处处刁难我,看来我这个叛逃特工是注定会被人瞧不起喽。“其实看看也没什么的,轮椅什么的就免了,我又不是不能走路。”说着披上外衣跳下床假装疑惑地问道:“你那血盆大口是怎么回事?我说过我能走路,去哪?别和我说请我去看电影什么的啊。”

“静”赶紧闭上她张的大大的嘴有些不服气的道:“视察工作。”说完便自顾自的走出了病房,我一边穿鞋一边想谁以后和她好上了绝对要得“气管炎”。怎么出来就不见了?我只好来到前台询问,我把卡在前台的刷卡器上刷了一下,刷卡器上马上显示出了我的新资料。漂亮的前台小姐看了一眼资料后用吃惊的表情看着我,对嘛!资料上说的可是身负重伤正在治疗当中,可我这却活蹦乱跳的跑道前台来了,这种程度的伤势也值得大惊小怪?别忘了我在暗部都到什么级别了,什么大场面我没见过。

“咳,哼......抱歉,能问一下我的副手去哪了吗?我有点事要解决,谢谢!”实在没办法,不是我自恋,说不上极品也算是小帅一点吧。前台小姐赶紧收回眼光和吃惊道:“哦!您的副手‘静’让我转告你她开车在医院正门等您。”

“谢谢!你很漂亮。”说着便想医院正门走去,只留下有些发呆的前台小姐。我一边走一边想:现在的年轻人呀,才随便夸上一句便想入菲菲,等一下!我怎么觉得我越来越老了,以前没有随时把“年轻人呀”这句感叹话挂在嘴边啊。来到门前时“静”已经把车停在了医院门前,这时天开始下雨了,好久没有看见雨了,这应该是耶路撒冷的第一场春雨吧。拉车门却没有拉开,锁上了,“静”这家伙却戴着耳塞在听什么东西,从她手上看的小说来看应该在听歌吧,看来敲车窗是没门了,我直接拿出电话开始播打她的电话,因为刚才我看见了她的移动电话是震动来电显示。她的电话号码是多少?好象没告诉我吧!怎么办呢?这雨好象要下大了......不管了,用老办法,我从衣兜里摸出几跟有些弯曲的针,呵呵!老伙计,现在可看你的了,这种车锁都想拦住我?我可是老手了。我先把一跟细针垂直插入钥匙孔,然后在把另一根弯针从钥匙孔的左边斜插入,最后再拿出一跟针插入钥匙孔一转,车门上的拉动锁向上弹起。搞定!我刚拉开车门准备上车却被一个人从后面抱住试图把我按到在地,我一个高水平的反擒拿反把对方按在了地上。该死,被我按在地上的居然是一名军装警察,我习惯的问道:“你要干嘛?”

警察气呼呼地道:“这是我要问的话吧?快放开我,不然我告你袭警。”袭警?对哦,我现在没跑任务。我赶紧撒开手赔笑道:“抱歉,抱歉,我刚从医院里出来,惯性失手,惯性失手。呵呵!”

“你说的应该是‘习惯失手’吧!”“静”探出头来笑着说道,“你没事吧?刚才好象准备偷车这人我认识,现在我正准备把他带回去调查呢!下次我请你吃饭表示道歉好了。”耶......看来这警察和“静”瞒熟的样子唉,既然这样就不管我的事了,让我这个副官去解决好了。我直接上了车关上车门,看着一脸晦气的警察摊了摊双手然后指了指“静”,意思是既然你们认识这估计也就和我没多大关系了,你们两个慢慢解决好了。“静”示意我来开车她要看小说,在换座位时我一不小心看见了她正在看的小说名《情报部队》?晕......她一个联邦国家安全局的人看这个干嘛,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车小心翼翼的驶出了医院,不是我车技差,实在是怕在大街上飙车造成严重混乱的话不好交代。车驶上了西环城二路高架,从车载GPS来看这边好象正因为交通事故堵车呢,于是才开了五分钟的车被堵在了高架上。“静”看小说正入神时她那“心爱”的电话又震动起来了,没看见这家伙正对着电话面目狰狞的骂骂咧咧吗?看来又是一个嗜书如命的人,以后在她看小说时千万不要自找麻烦。“静”接电话时又瞪了我一眼,因为我不自觉的把头偏了过去,反正现在堵车不怕添事故。见我没反应就恨恨的看着我,靠!这还不被盯毛了:“干嘛?”

“说来你很喜欢听别人的电话吗?”

“这到不是,只是习惯了。”

“你可以暂时转过脸去吗?我要通电话,德行。”

“其实这不是德行,严格来说更不是惯性,只是一种......”看着“静”更加狰狞的老脸我赶紧闭嘴。“喂......是你啊......老板,你是说那边有进展了......好嘛!我这就带我的神经长官一起过去,回见!”那个神经长官铁定是我了。“静”收起电话又笑眯眯的说:“长官,现在该该演示一下你老人家高超的车技了吧?”鸡皮疙瘩都落一地了。不敢怠慢赶紧把警灯放在车顶上打开警灯,“呜......呜呜......呜呜呜......嘀嘀嘀嘀......”我一边按着喇叭一边鸣着警笛把车开上了高架的逆行道。凭借着警灯加警笛的优势,一路上超车、超速、走逆行道闯交通信号灯那是一路上都有。本来要二十分钟才能到的目的地只用了五分钟边拼着老命把车停在了挂着“罗地亚国家联邦安全局耶路撒冷总部”的牌匾下,联邦安全局?光这个牌子都能把人压死。建筑到是不错,不知道是不是很能啊,据“饕餮”说国家安全局是一个国家在隐蔽战线防御能力最能的了。“静”推门下车恨恨的把车门摔上并从后备箱里取出一把折叠伞来到我的车门旁撑开伞拉开车门,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可能放过,赶紧披上外衣下车也狠狠的把车门摔了关上。不知道是不是“静”这家伙气昏了是怎么的,下车居然还把车钥匙留在了车上,这车门可是只要用力关上就会自动上锁的,“静”恨恨的摔车门是为了发泄,我狠狠的摔车门......呵呵,看来等哈我的偷车技巧又有用武之地了。等一下,这家伙怎么一会对我好,一会儿又跟我摔面子,不会有阴谋吧。进入安全局的大门后我小心的说:“你怎么对我一会冷一会热的?”

“静”瞥了我一眼不紧不慢的说:“想知道吗?我最狠的就是做叛徒的人,尤其是你这种为了自己活命不惜出卖国家利益的人。”

“不对吧......对了,我好象在谈判时说的是去情报部吧,专门收集国外情报,怎么到安全局来了?”

“瞧你那样,别什么外国情报外国情报的,说的自己是罗地亚人似的,不怕告诉你。你来安全局是为了不让你在收集情报时注意到一些高级文件。”看来“静”这家伙有些得意了,好机会。

“那来安全局也容易接触到高级情报啊,我可是高级特工唉。”

“高级特工怎么了?你以为你能看到那些情报吗,这不还有我在吗......”话还没说完,“静”赶紧捂住了嘴巴。

“哦!感情这事是这么回事啊,难怪你会当我的副手。”我看着天花板故意借题发挥好象在考虑什么似的。“静”赶紧说:“刚才我的话是假的,我开玩笑的,不能当真,不能当真。”

“玩笑啊......那我可真不能当真,那你这副手也是玩笑的喽,那我先走了,这没我事了吧?”

我正准备离开时一个人过来打招呼了,我才不想理睬什么人呢,先闪了再说。那人却不时事务的向我打招呼:“你就是新调配的‘睡魔’吧?我们可是老冤家了,不会连握个手的面子都不给吧?”等一下,老冤家?在罗地亚自称老冤家的人不会是耶路撒冷联邦安全局的K吧。我一转身就意识到完了,居然是我的老冤家K。K,罗地亚联邦安全局的老手,我几次到这边跑任务百分之八十他会出来给我捣乱,我们也是频频交手,还被他抓到一次,不过由于他手下的疏忽让我给跑了。看着“静”一脸崇敬的看着K,我无奈的苦笑——无缘了这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