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威 龙惊南洋 诛杀总督

紫宵流云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87/


独立团装备的炮兵连装备的是宋国1851式60毫米远射程迫击炮,这种火炮的口径为60.75毫米,最大射程5564米,最小射程50米,方向射界360度,持续射速20发/分钟,全炮重22.4公斤;炮身重9.4公斤;炮架重5.8公斤;瞄准具重0.48公斤,榴弹重2.18公斤;有效杀伤半径17.8米、最大初速329米/秒;最大射程:5564米;高低射界45度-85度;最大射速:20发/分。发射弹种也配有高爆弹、型照明弹、烟幕弹等。


当初组建独立团时,宋国军事院就准备将独立团作为长期在外作战的海外军团使用。既然作为海军军团,一支在世界面前比较公开的部队,就不能武备第一师的装备,以免暴露宋军最先进的装备水平。为此,独立团连汽车都没有配备,更不可能装备重炮,而1851式60毫米远射程迫击炮,就可了独立团唯一装备的制式火炮。宋国军事院之所以为独立团选择以这个火炮,主要是考虑到这种火炮具有以下优点:


1、火力反应快。可实施360度圆周射击。此外,此炮还能背能扛,单人单炮射击也相当容易,在紧急情况下可不必构筑座钣坑直接实施射击,反应速度之快显而易见。


2、杀伤效果好。此炮的炮弹为稀土球墨铸铁,破片性能良好,有效杀伤半径为17.8米。此外,炮弹的引信性能也相当好,在山地、乱厂、水面和鹅卵石滩地的发火率均为100%。


3、适应性强。此炮具有多用性的特点,不论进攻还是防御,也不论乘车还是徙步,都能够以可靠的射击动作和迅速的伴随行动支援步兵战斗,特别是在战场地形和兵力部署情况复杂,战斗处于高度激烈状态时,此炮能以最大的射程压制敌人、以最小的射程实施伴随射击。


宋军独立团的编制为1200人,配四个营。其中,一、二、三营为步兵营,四营为团部营,每营320人;每个营配三个连,每连100人;每个连配三个排,每个排30人;每个排配三个班,每班10人。四营则由团长亲自指挥,下属一个特种连(下设侦察排1个、保安排2个)、一个运输营、一个炮兵连。炮兵连共有100人,分成3个排,每个排有9门1851式60毫米远射程迫击炮,共有1851式60毫米远射程迫击炮81门。


这81门1851式60毫米远射程迫击炮同时开火,还是可以在一可范围内形成强烈的火力履盖。“砰砰……”数声巨响,袁应波用远望镜凝神望去,只见不远处灯火通明的城门处瞬间崩掉了几个大洞,石屑纷扬到处飞溅,而下面的大门也着了炮弹,化为飞溅的数块碎片。


第一轮齐射后,不待袁应波少将再次下令,那些炮兵立即重新发炮。经过几轮炮击,印尼驻军司令部的防守工事已被轰得支离破碎,而里面守军也惊慌失措乱成一团,却也难怪,宋军1851式60毫米远射程迫击炮达5564米,远远超过荷兰军队的火炮,让荷兰根本没办法还手。而且这些1851式60毫米远射程迫击炮全部使用了高爆弹,威力惊人,这让习惯于欺凌华人和印尼土著的荷兰军队适应不过来。


守军慌乱之极,袁应波看得清楚,立即冲锋,刹那间喊杀声四起,一彪军队不顾城上阻击,旋风般朝城门冲杀,黑暗之中冒起股股白烟,燧发枪零星不齐的射击起来。但是荷兰军队很快就发生一个令他们感到害怕的景象——许多宋军战士在中弹后只是身形摇晃一下,然后继续发动冲锋,好似不死的天神。他们当然不会知道,宋军全部装备有防弹衣,由于研制时间太紧,宋国皇帝赵传林对这种防弹衣的性能很不满意,在150米范围内就不能防范AK47和地火01式步枪了,但是用来防范荷兰军队的燧发枪,则完全没有问题。


就这新样,宋军战士在荷兰军队惊恐的眼神中冲进入了印尼驻军司令部。出乎袁应波少将的意料,司令部内的荷兰军队的战斗力并不见得如何强悍。必竞荷兰统治印尼已经上百年了,印尼土著一直很落后,没有先进的武器,也没有强大的军队,无法动摇荷兰人的统治。这就使得印尼荷军唱曲子、玩女人在全国军队都没得比,但论起打仗拼命来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看见宋军冲进司令部内,这些荷兰军队第一反应就是拨出战刀,与宋军肉搏。无可否认,这些荷兰军队拼刺刀的身手的确非常不错,至少比宋军要强。但可惜宋军当想给他们展现个人的武力的机会,对着他们就是一阵射击,直到打光地火01式步枪弹仓里的8枚子弹为止。打完这些子弹后,宋军战士还可以拿出一支手枪,对着已经跑近的荷兰军队一阵狂扫。按照这样的打法,一个宋军战士可以杀掉近10个荷军战士,使荷军负出了巨大的伤亡代价,最终勉强撤退。宋军战士则尾随追杀,没有任何人能挡得了一分一秒。



当袁应波进入内厅时,战场已经远远的深入到了司令部的最深处,或许是因为绝望的缘故,那些荷兰军队在地上大撒金银财宝诱惑敌军。攻击部队在这个时候自然也没什么临香惜玉的想法,只能是枪不离手,见人就杀。


袁应波在后督战,同时派人四面传令,谁敢脱离战斗就等着战后上军事法庭。至此,守军最后一个卑劣的计谋宣告失败,甚至连苟延残喘的机会也没有得到,沿着斑斑血迹,袁应波跨进了荷兰印尼驻军司令的办公室,一阵欢呼声响起,自远方慢慢蔓延而来,一阵接一阵,一浪高过一狼,仿佛是从某个源头开始,瞬间波卷了整个印尼驻军司今部。林风凝神聆听,只觉得有些模糊但听不大清楚,但声响越来越大,也越传越近,不多时司令部以外的战士居然也跟着也欢呼起来。


“抓住印尼总督了!!抓住印尼总督了!!抓住印尼总督了!!”袁应波少将霍然起立,马上走了下来,心中兴奋非常。


“将军”肖俊上校忍不住出言提醒道,“您接见战俘,应该有人主的气度。”


“哦?!——啊?!——是么?”袁应波傻傻的应道,“对地、对地,好像应该这样。”他在司令办公室内转了一个圈儿,坐到了驻军司令的坐位上。


俘虏很少,连带印尼总督达甘佩尔也就四个人,实在有点失望,当俘虏送上来之后袁应波忍不住问道,“我说肖俊上校,怎么就这几个?”


“回禀将军!这司令部里的许多官员大都食古不化,自杀了一大半,能拿刀都战死了,这边只有几个家伙被活捉!”


“那这老家伙浑身血糊糊的又是怎么回事?!”袁应波少将指着浑身血迹斑斑,早已昏迷不幸的印尼总督达甘佩尔道。


“将军,咱们也没想到,达甘佩尔这家伙……他居然亲自上阵和咱们打仗,兄弟们开始不知道他是总督,所以没有留手,后来降兵认出来了,咱们才收起手来,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把他拿下,不过看样子他也……”肖俊上校咽了一口唾沫,没有继续说下去。


“啧啧,好家伙,不错嘛!”袁应波少将点头赞道,看来荷兰人还是有一些血性的。这时,一个宋军战士提了一桶水淋到了印尼总督达甘佩尔头上,这个老实伙居然慢慢醒了过来。


袁应波朝他笑了笑,想和他打个招呼,但一时之间却发现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得勉强的笑了笑,“咳……咳,请问,那个、您是……达甘佩尔先生么?!”他搔了搔脑袋,感觉有点不对头,于是急急忙忙的补充道,“我是中华宋朝皇国皇家陆军独立团团上袁应波少将,晚上好!”


达甘佩尔的面容出奇的平静,苍老的脸色上居然慢慢泛起一丝红晕,他静静的注视着林风,默然良久,忽然问道,“特莱佩斯在那?”


袁应波少将急忙扭头朝肖俊上校望去,肖俊上校轻声答道,“目前我们还没有找到印尼驻军司令特莱佩斯将军,他可能已经逃掉了。”


达甘佩尔好像嘘了一口长气,他惨然一笑,微微颔首,随即目光一凝,紧紧的盯着林风,“你就是宋军的将军?”


袁应波也肃容道,“不错,就是我。”


“哦?”达甘佩尔艰难的微微一笑,“我还真没有想过我自已会有今天。但是你们前两炮轰雅加达,炸死了数万平民,你们也太过份了吧?”


袁应波少将也叹了一口气,同情的看着他,“老兄,老实说我也没想到,在晚上轰炸是分不清平民、军队和官员的!不过也没什么好遗憾的——你们荷兰人占领印尼,屠杀土著和华工时候就应该想到了今天,荷兰政府这几十年在印尼杀进杀出,也算是轰轰烈烈了一场,你老兄这些年也干得不坏,这回只是个意外,所谓天灾人祸嘛……这个、这个你不算丢人的!”


“多谢!”达甘佩尔勉强的笑道,突然问道,“你想当印尼总督么?”


“这个……”袁应波少将呆了一呆,思索半晌,认真的答道,“本来没这个想法,不过刚才进了这个门之后,忽然觉得可以试试看!”


达甘佩尔摇了摇头,笑容之中满是苦涩之意,脸上满是沧桑。


袁应波笑道,“老兄,你是不是觉得死在我手上很丢人?!”


达甘佩尔笑了笑,一丝丝鲜血慢慢自嘴角渗出,点点滴滴落在地上,“就够这样打进雅加达的,一百多来你是第一个,而且你也是一个将军,这就足够了。”


“唉……对不住了老兄,你死之后,我要借您头颅一用!”


“雅加达不在了,我这个总督也没有意思了,你要你就拿支吧!”达甘佩尔木然道。此刻他面色铁青,气若游丝,神色却一如既往的镇定,双眼之中也仍然清澈无比。


袁应波少将实在无话可说了,无论如何,他都得承认,这是一个气度恢弘的总督,也是一条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所有能做的,他都做了,应该努力的,他都努力了,即算是此刻面对失败,面对生死大敌,依然能够坦然相认,慷慨潇洒。


这绝对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


袁应波心中感慨万千,再次低头望去,达甘佩尔气息早绝,惨白的脸上神色平和,曾是印尼最尊贵的人,但此刻也仅仅只是一具尸身。


袁应波沉重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郑重的向他深深鞠躬,默然半晌,忽然指着尸身,扭头对陈梦雷道,“把他……恩……”


“厚葬?!”肖俊试探着问道。


袁应波点了点头,忽然看到旁边两个神色颓废的荷兰官员,不禁哼了一声,“这两个家伙是什么玩意?!”


“是负责掌管司令部警卫团的团长阿历基尼和印尼驻军参谋长佳得安里斯!”肖俊答道。


“拖出去杀了!”袁应波少将看也不看,他原本想把这些人变成奴录,但是目前独立团孤悬在雅加达,离印尼本土有千里之远,自身补给都成问题,那有精力去养活这些家伙。再说,把这些家伙留下来,也许还是一枚定是炸弹。因此,他毫不犹豫的下达了处决令。


“将军!”肖俊沉声道,“我军现在万事待筹,还有许多事需要安排。”


“哦!?是吗?——好的、当然!!”袁应波少将说道:“你来帮我分析一下当前的印尼局势!你说说看嘛”


“达甘佩尔一死,印尼驻军司令特莱佩斯失踪,印尼立成无主之地,各地的土著和华人极可能在冯继友少将的鼓动下起义,印尼肯定会一片混乱。就算荷兰重新任命总督,也是数周以后了,而且不一定能镇住局面,我们应当抓紧时间攻上整个爪哇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