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威 龙惊南洋 独立团在进攻

紫宵流云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08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087/[/size][/URL] 袁应波抹了一把满头满脸的汗水,眼见外城进展顺利,心中稍稍欣慰,大喊:“肖俊!” “在!”一个高个子站到了袁应波少将面前,敬了一个军礼:“将军有何吩咐!”这个人是原是袁应波的亲密战友,对于初上战场的独立团来说,袁应波目前还难以发现打战的将材,可以依靠的也只有原来这些老战在了。 “你快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87/


袁应波抹了一把满头满脸的汗水,眼见外城进展顺利,心中稍稍欣慰,大喊:“肖俊!”


“在!”一个高个子站到了袁应波少将面前,敬了一个军礼:“将军有何吩咐!”这个人是原是袁应波的亲密战友,对于初上战场的独立团来说,袁应波目前还难以发现打战的将材,可以依靠的也只有原来这些老战在了。


“你快带三营拿下进攻重点目标,荷兰人设在印尼的政府机关六我就交给你了,自总督以下的所有王八蛋不许走掉一个,否则我唯你是问!”


“将军放心,那些荷兰人跑不了!”肖俊在马上潇潇洒洒的敬了个礼,若无其事的笑道。


当肖俊率军应命而去时,袁应波已带着四营到了印尼总督府门前,几个站岗的看见情况不妙,立即用步枪来招待这些远方的客人。


当然,宋军也不是吃素的,也立即以密集的火力进行回应。这时,宋军的武器优势立即显现出来。荷兰用的是后腔填装步枪,射击后装子弹非常麻烦,而且只是以站立的势式,用长长的通条来填装弹药。而宋军独立团的步枪虽说比不上宋军第一师的AK47那样强大,但也是能够一次性填装8枚子弹的线腔枪,而且装子弹只需换个弹匣即可,在火力上大占优势。几个荷兰人在发射完第一波弹药后,瞬间就被宋军射成蜂窝,不待后面未死的荷叶兰人拔刀抵抗,前排的宋军士兵立即将他们打死于乱枪之下。不多时,印尼总督府大门洞开,袁应波一马当先的杀了进去。


总督府是荷兰在印尼的政治核心,袁应波率领着一个营攻击这个政治中枢,就是怕仍出现惨烈胶着的战斗,但此刻显然不是那么回事,不到半个时辰战斗就已经结束。在经过宋军两天的轰炸后,雅加达的驻军伤亡惨重,而有限的兵力又被全部部署到了北部港口区域,防范宋军可能发动的进攻。印尼驻军司令特莱佩斯完全没有想到宋军会从南部登陆进攻,因此守卫总督府的都是一些老弱病残,遇到这样独立团这样武器先进的的野战军,理所当然的立即崩溃。


相对而言最激烈的战斗发生在总督府的后院,而抵抗最激烈的也并非是荷叶兰军人,而是印尼总督达甘佩尔的几个贴身奴才,然而这个抵抗也仅仅持续了几分钟,当袁应波在大厅里刚刚坐定的时候,保安队就如拖死狗一般把这位荷兰贵族拉了出来,身后的士兵横拉竖拖,总督府的各级文武官员连同仆人个个五花大绑一个不少。


袁应波轻轻一笑,站起身来,准备好好拷问拷问,走近身来忽然闻到一股异味,那个头发花白的荷兰贵族大约四五十岁,此刻面如死灰满脸惊恐,下身早已湿漉漉的滴出橙黄的液体,他皱了皱眉头,掩住鼻子勉强问道,“你就是印尼总督?”


“我不是总督,总督今天早上总到司令部去了,我只是一个官家,求求请们不要杀我”那个家伙开始求饶。


袁应波摆了摆手,忽然觉得有点好笑,和这样的家伙有什么好谈的呢?他朝卫兵努嘴,两名亲兵立即扑上前来,对着可怜的管家就是两刺刀,立时鲜血狂喷。


他妈的,真的忘记教育了,有这么杀人的么?不知道拖出去再刺?袁应波少将心中暗骂,忙不迭的躲避着喷射的血流,跳到大堂上方抬眼望去,此刻一众荷兰人早已面如土色,个个吓得瑟瑟发抖,几个年老的干脆白眼一翻昏了过去。袁应波少将不禁扑哧一声笑出声来,轻笑道,“官员站左边、文员、仆人秘书先生们站右边!”


这些人先是面面相觑,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哆哆嗦嗦的并不情愿挪开脚步,袁应波少将挥了挥手,一队亲兵凶恶的冲入人群,横过刀背一阵乱砸乱砍,依据服色品级蛮横的把他们分为两边,待他们在士兵的拉扯下勉强分开后,林风点了点头,“把左边的官都给老子杀了罗!——拖出去再杀!”


一阵鬼哭狼嚎。不多时,总督府门面的草坪上,堆了不少的死人。袁应波却看也不看,指着这些血肉模糊的死人,对那些浑身颤抖的文员、秘书、仆人说道:“你们投不投降?”


尽在意料之中,这些小人物唯钱是从,个个狡猾无比但又胆小如鼠,自然没什么气节风骨可言,当下个个跪下投诚,林风嘻嘻一笑,让亲兵给他们松绑。


忽然,前门外脚步声急响,不多时一名士兵满身血污,神色兴奋的冲进了大堂,“报告——将军,内城已经拿下,荷兰在城内的所有政府机关都已拿下,各类官员全部就擒,但有少数已经逃进印尼驻军司令部,肖俊上将正一面围攻印尼驻军司令部,一面弹压城内荷兰的眷属……”


“干得漂亮!肖俊就是肖俊!”袁应波少将一跃而起,看着浑身大汗淋漓的士兵,大笑道,“你小子不错,记三等军功一件!”


“谢谢将军……不过……不过,印尼驻军司令部见我军杀入城内,便立即布防,这个司令部城防坚固,而我军又无攻城器械,一时难下,肖俊上校兵力不敷使用,所以特派我前来请援,还请将军……”


“好了,罗里八嗦的,他妈的不早说,”袁应波越听越心惊,原来荷兰人还在做垂死挣扎,事情还有反复的可能,心中一急,当下也顾不上多说,立即奔出总督府,率领四营驰援肖俊。


不过,很快袁应波出头又问:“印尼驻军司令部在那里?”


原来,宋军对雅加达完全不熟悉,刚刚攻进雅加达时,宋军还抓手当地的人带路,可他们必竞是初上战场,刚一攻下总督府,就得意忘形,把带路的给扔到了一边。结果,那个带路的家伙逃跑了,而先前来报信的战士又回去复命了,这让袁应波带领的团部和第四营战士完全成了路盲。


“报告!将军,我以前到过雅加达,我认识路,就由我带路吧。”


“好!我要好好的训练那些荷兰人!”袁应波少将哈哈大笑,登时放下心来,回头问道,“你是谁?!”


那人身着宋军军服,见林风回头立即敬礼,“我是皇家陆军独立团四营三连二排排长,广东张清明。”



袁应波少将怔了一怔,心道这个名字好像有点印象,但仔细想却想不起来,此时命他起身跟随,放缓了马蹄皱眉问道,“哦,原来是张清明少校?你来自大清帝国?”(由于目前宋国陆军数量不到2万人,因此战士军衔都很高,独立团长是少将,营长则是上校,连长是中校,排长自然就是少校。在战士中,军衔最低的都是少慰。)


张清明回答:“我少年时曾居广东,后随家父到海外经商,来过印尼。又来,家父船队被英国舰队攻击,多亏皇家海军相救,我为报此大恩,才报名参军!”


袁应波少将这时产生了一点印象,在独立团军训时,有个新兵十分卖力,应该就是他。随后,袁应波少将说:“好,张清明少校,你既然一心效忠我大宋,咱也不把您当外人,我听说在军训时十分出力,好样的。不想做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兵,你继续好好干,令后也可以当一名不错的将军。我刚刚得到一个消息,团部侦察排长不幸中弹牲牺,我把你调到侦察任排长如何。”侦察排长可以直接与团长接触,袁应波少将此时也想看看眼前这名少校到底有些什么能力。


张清明当即敬礼,“将军,我何德何能……”


“算了算了,别来这套。”袁应波少将毫不客气制止张清明的客气,你立即上任,我还有许多地方需要你,至于四营三连二排排长,则先由一班班长代理,待这场战结束后再由政治委员会组织全排战士进行选举。”按照宋国军制,作为团长的袁应波,在人事上只有调动下级平级军官职位的权力和罢免下能军官的权力,却没有提升军官的权力,提升军官的权力必须由政治委员会组织民主选举,政治委员会成员一般由全团战士选举产生,政治委员会主任与团长同一级别,但没有任何军事方面的权利。


这时,宪兵情报部队的第二特种大队第三支队的队长——冯继友少将也赶到了袁应波少将的面前。与独立团不同,第三支队的任务不是要攻城夺地或进行野战,而是帮助独立团收取情报、管辖宋军占领区的治安、负责开展各种统战工作和反谍特种作战行动。袁应波少将也很需要冯继友少将提供各种帮助。看来冯继友来了,袁应波立即热情招呼。


“我说老冯,现在的情况您也看到了,照今天这样子,荷兰在印尼的统治我不知道会不会完,但雅加达肯定是完了,如今兵战凶危,我们军力不足,可以要舍命一搏——不知道您这回有什么可以指点小弟的地方?”袁应波少将心中雪亮,眼下自己虽说武器先进,但是力量薄弱,如果应对不当,混乱的局面将难以收拾。


冯继友少将长期针对印尼开展各种见不得人的活动,对印尼也比较了解,于是说道“应波兄,其实身在局中不明其事,入宝山而懵懂不知啊。”


“哦?老冯的意思是……?”袁应波心中窃喜,面上却一派惊奇。


冯继友微笑道,“近百年以来,荷兰殖民者、华人、印尼土著人等三支民族的矛盾就在不断加深,为及时镇压可以发生的起义,荷兰人就处心积虑,囤积粮草金银,命工匠铸炮炼枪,据我所知,虽说近两天的轰炸基本上炸毁了雅加达城,但荷兰所武库因设置地点秘密,并未完全被毁。我刚才过去看了一下,里面还有近1/2的大炮和火枪可以使用,不知道将军有什么想法?”


“啊!”袁应波少将产生了一个将印尼华人武装起来,充当炮灰的想法,那将大大缓将独立团军力不足的问题,也有利于宋军减少伤亡。要知道,由于人数少,宋军战士的生命可十分值钱啊,人死多了自已没法向陆军上将杨恩文交待。


冯继友少将继续说:“现在雅加达武库还封存有火炮二百十七门,有各式火枪一万两千余支……”


后面的话袁应波根本没听清,心中直喊道,发了发了,这次真的发了,荷兰人还在印尼玩个屁,吃屎去吧,扭头大喝,“张清明少校!唐良平少校!”


张清明就在他旁边,闻言奇怪的转过头来,见他仍然在身后左右寻找,忍不住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将军,我就在您旁边!”


袁应波此刻心情大好,当下说道,“我现在交给你一个任务,你立即把你手下的人全部带上,跟着冯继友将军到荷兰军火库去,把那些军炎给我全部保护好。”


“是!”张清明立即带人跟着冯继友走了。


此刻印尼驻军司令部已然遥遥在望,率部在此指挥的肖俊早已得到消息,带着一众军官迎了上来,袁应波在马上望见他们一个个满脸黑不溜秋的样子不禁呆了一呆,失笑道,“怎么回事?怎么都成灶神了?!”


肖俊上校微笑道,“不错,正是烧火去了——那些大宅里的什么荷兰商人、贵族什么的想负隅顽抗,咱们就一把火烧了了事!”


袁应波中将举目望去,那边似乎火光隐隐黑烟四起,只是天色太黑兼之大风吹拂,刚才没有注意道,他皱眉道,“荷兰的妇孺没有伤害吧?!”


肖俊上校诧异的看着林风,大兵搜捕荷兰官员,烧杀抢掠抢劫强奸那绝对是少不了的,不过见袁应波神色有异,他微微思索,也似乎明白过来,拱手道,“将军不必惊慌,荷兰在城内的强壮男丁都被我们收拾得差不多了,剩下的连残废在内也不到千人,那些妇孺老人要是敢意图不轨,咱们只要围住出口四面纵火,不用几个时辰这数万人就可以杀得干干净净!”他微微一笑,“将军思虑周详,在下佩服已极。”


袁应波差点背过气去,但看着肖俊上校诚挚的眼神,也只得无力的挥挥手道,“原来如此,本人多虑了!”


袁应波少将是原生的宋国汉人,自然不象独立团其它战士那样对西洋人满腹怨气,他对荷兰人根本没有什么仇恨的想法,而且他本人就有几个荷兰朋友,经常在一起喝喝酒聊聊天,相处得很是不错,但此刻自然大不相同,他也终于明白过来,在这个时候保护荷兰的无辜妇孺绝对是一种不切实际的想法,民族对民族的战争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之一,当白刃相对的时候根本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当下苦涩一笑,转移话题道,“战事如何?进展还顺利吧?”


肖俊上校和一众军官对视一眼,敬了一个军礼:“将军,在各个政府部门的守军全部被歼,并没有走脱一个,但是部署在北部港口附近的荷军正在反扑,一营、二营正在阻击他们,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守得住!”肖俊上校顿了一顿,“目前除北部港口外,城内多数地区已被我们控制,只是开初进攻内城时许多荷兰商人趁乱逃入城外,而驻军司令部又城防坚固,一时难以攻下!”


袁应波少将微一沉吟,点了点头,“肖俊培公处事干练,我自然是很放得心的,不过这干系一千弟兄的身家性命,我也不敢马虎,”他笑笑着拍了拍肖俊上校的肩膀,转身分派道,“拨出精锐人马,守好银行金库,不能有任何差错,另外通知外面的军官,要他们想法办联系一批华人,愿意加入我军的一律发出钱奖赏,派出我团老兵为军官成立新军,严加管束!”


袁应波又道,“现在雅加达虽然被我军打得残破不堪,但荷兰人在印尼其他城市还大量守军、残军,甚至还有各路印尼土王的土著武器,虽然此刻懵懂不知且兵力不强,但我料如果敌方总督或驻令司逃出雅加达,最多十天半月,他们必定云集一处发动反攻,无论如何,咱们都得多准备一些军力!但是我信不过那些印尼土著人。因为对于这些土著来说,我们也是外来入侵者,他们未必会帮助我们。”


肖俊敬礼道,“将军放心,在下定不辱命!”


随后,袁应波又下令:“团部炮兵排立即行动起来,向印尼驻军司令部发动炮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