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威 龙惊南洋 攻进雅加达

紫宵流云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08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087/[/size][/URL] 经过辖连续两天的轰炸,印尼总督达甘佩尔和印尼驻军司令特莱佩斯完全被打晕了。总督达甘佩尔感到自已的敌人拥有魔鬼的力量,但特莱佩斯作为一名职业军人,对事物的认识则比达甘佩尔要理智许多,他认为目前宋军一定掌握了一种不被世人所知的先进武器和作法方式,但这种作战方式到底是什么,他也说不清楚,他只是认为这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87/


经过辖连续两天的轰炸,印尼总督达甘佩尔和印尼驻军司令特莱佩斯完全被打晕了。总督达甘佩尔感到自已的敌人拥有魔鬼的力量,但特莱佩斯作为一名职业军人,对事物的认识则比达甘佩尔要理智许多,他认为目前宋军一定掌握了一种不被世人所知的先进武器和作法方式,但这种作战方式到底是什么,他也说不清楚,他只是认为这样纵深的攻击,不是海军舰队靠近岸边炮击能够做的,而何况在雅加达周围一直没有发现敌人海军的影子。


不过,能够留给特莱佩斯思考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宋国第三舰队和陆军独立团经过两个昼夜的急行军,已经到了雅加达背后的海域。


尽管宋国第三舰队司令胡冰中将一路上小心翼翼,甚至要求每只军舰都打开雷达探测周围的情况,但还是没能发现由印尼分舰队司令官的印尼分舰队。尼勒特少将此刻正带着他的舰队躲在一大片礁石的后面,那些巨大的礁石可以大幅度反射雷达波,形成了天然的雷达探索盲区。胡冰的第三舰队只发现了尼勒特少将及其舰队藏身的礁石群,却没有发现尼勒特少将及其舰队。


本来,尼勒特少将是准备偷袭胡冰所率第三舰队的,但他经过认真的观察,发现敌人舰队全都是由铁甲舰构成,面吨位都近接7000吨的时侯,就放弃了偷袭的打算。因为他认为就算发动偷袭,以印尼分舰队的实力,也不可能打得过眼前这支强大的舰队,还不如保持一下实力比较好。


尼勒特少将不准备攻击第三舰队,但此刻在第三舰队的上的宋国陆军第一团已经下定决心从背后偷袭雅加达。不过,陆军独立团长袁应波中将显然遇到了一些麻烦,那就是宋国缺少登陆舰,登陆船只只能用其他民用船只来代替,但现在船队的境况比预想中的更为糟糕。十条民用船和三条载货船组成了独立团的远征船队,便这些船体陈旧不说,而且吨位偏小,排在前面的几艘“大船”也就稍稍比渔船大了一点而已,这种窘状让袁应波非常自责,早知道是这个样子,那出发前真该好好看看这支船队,不过这个时候也没什么挑剔的余地,从上船的时候所有人都已认命,共同认为这次旅行绝对是一次生存考验。对于袁应波来说,这也是他独立带兵的第一战,他十分希望把这一战打好,让国内的人看看独立团也是很有战斗力的。


几乎所有的船舱都被塞满了人或者物资,狭小的空间使袁应波不得不放弃了一部分战马,让原本的骑兵转职为步兵,但尽管如此仍然无法解决这个运输问题。在这个疑难的时刻张清明出人意料的大出了一把风头,在他的提议下军队从附近的渔村里买来大批木料门板,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对船舱做了压迫性改造,把原来的空间从高度上分成了几层,然后大队人马按次序挨个的坐好,每个人的地盘不多不少,正好能坐下屁股并且能稍微活动手脚,袁应波经过一番考察之后发现这个安排确实还算合理,吃饭、大小便、通风等问题都已经预先作了安排,虽然说是人挤人但总算还是装下了,不过看着这个狭小拥挤的场面袁应波总感觉有点熟悉,怀着这种狐疑的心理他仔细的讯问了自己的军事顾问,这才知道这个张清明之前曾经在广洲码头跑过一段时间,对贩卖西方国家贩卖华工极有心得,关于如何让一条船装载更多的人经验丰富之极,现在重操旧业自然驾轻就熟。


好在广大官兵对此并没有什么怨言,反正他们在来到宋国参军时已是烂命一条,现在参了军,领到了比以前打工高得多的收入,然后坐船出海自然也是不错的选择,而且宋国对战功的奖赏比较可观,艰苦一点也是可以理解的事,中华民族特有的坚毅和忍耐力使他们默默的接受了这个痛苦的远航。


第三舰队司令胡冰少将及其下属的表现也的确不俗,操控起舰只来各个身手矫健不说,而且对海情非常熟悉,直接驶入深海,避开了所有印尼渔船作业的海场。但是,以目前这支规模不大巨大的军队去攻打印发的大本营,他们两个心是还是没有把握。


当袁应波和胡冰公忧心如焚的时候,张清明终于送来了航行报告,这个时候船队已经到达爪哇岛的一处冷僻海域,从经度上看,正好处于雅加达的背后,一些军官立即请示在哪里登陆。


实在是应该感谢创世神,由于两天的轰炸给雅加达造成巨大损失,印尼军队显然把精力都放在雅加达的防卫上,对雅加达背后的海洋不怎么上心,以至让袁应波一伙人现在可以随意选择登陆的地点。


本来袁应波把登陆这事看得非常严重,在他看来,登陆战实在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而选择一个好的登陆场更是重中之重,但现在他发现自己很可能大错特错。以现在眼前这片陆地的防守条件,对方明显没有任何防备,不可能发生阻击战,这边只要在夜里偷偷行动,找个荒凉平坦的地方用小船送上岸就算完事。袁应波少将哑然失笑,看来还真是犯了教条主义错误,自己这边就几千人,一无战马二无重炮,甚至连辎重也少得可怜,本来就是鱼死网破的活计,上岸之后就亡命的直仆雅加达,破釜沉舟不成功则成仁,哪还有什么持续作战的可能性?!


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船队悄悄绕过大沽口,胡冰中将放出小船探路,在控制海边的渔村之后就立即开始大规模的登陆行动,由于在海上漂泊的时间实在太长,一众官兵对于陆地的渴望已经达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这个时候不用任何动员,整个登陆行动进行得快捷无比,就在天色刚刚放明之前,所有的战斗部队就已经安全的转移到了陆地上,并且开始在渔村附近进行修整恢复。


由于全军都身着荷兰军队服装,渔村的一众老百姓受到了极大欺骗,根本没有想到这是一支不折不扣的敌军,但一千人蜂拥而来场面实在太也壮观,渔民们免不得也是惊慌失措,令人欣慰的是这支官军军纪还算不错,没有对他们进行任何骚扰,战战兢兢之中村长带人挑了些臭咸鱼酸萝卜什么的要求进行犒劳,结果自然是双方满意,袁应流在大发荷兰盾赈济渔民的同时也大施恐吓,象这样高度秘密的军机大事若是渔民泄露出一星半点一定满门抄斩,根据袁应波少将的命令,被吓得魂不附体村长回村之后就挨家挨户通知村民不许出门,不许乱说乱动。


踏上陆地之后,独立团的恢复力好得惊人,两天功夫原本萎靡不振的军队重新焕发出了活力,袁应波知道消息终归不能隐瞒多久,自己的时间越来越少,所以当军队刚刚恢复他就迫不及待的下达了出发的命令。


这支抱着拼命心态的军队尽挑些冷僻的荒山小路快速行军,同时派出经验丰富的斥候分队保证两侧,由于事关全军生死,袁应波此刻收起了所有的恻隐之心,一路上遇见的流民、路人一律斩杀,行军路上碰到的村庄全部屠灭,以免泄露消息。这条路实在是走得血腥无比,几天功夫无辜丧生者达到了数百人之多,在到达京城附近的时候袁应波已经犯下了滔天罪行,连带他手下的这支军队也变得非常之残暴嗜血。


雅加达的这个落日看上去仍然无比绚烂,据说很多年之后老人们还记得这天的晚霞,殷殷的布满了整个西边,猩红似血。


这段时间以来,雅加达受到宋国空军的致命打击,几乎整座城市都已化作一片废嘘。而且民间开始流转这样一种风言风语:荷兰人在印尼胡作非为,已经惹怒了万能的真主,真主既对荷兰的行为感到怒火冲天,也对那些屈服于荷兰的印尼人感到失望。因此,真主降下了天火,要惩罚那些可恶的荷兰人和屈服于荷兰的印尼人。要想避免真主的惩罚,就必须反对荷兰人的统治,逃出雅加达这座城市。


其实,这个传言是武岩铭秘密发动印尼华人散布的,在雅加达受到强烈轰炸的以后,这个传言就出现了惊人的破坏力,相信真主的印尼开始大量逃出雅加达城,雅加达已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尽管刚刚受到强烈的空中打击,但印尼总督达甘佩尔依然保持着奢侈的生活,大量强行征用印尼土著人为其修复府第。这自然引起了不少印尼土著的反感。而且,由于刚被轰炸,粮食仓库已被炸毁,雅加达食物十分紧张,印尼总督达甘佩尔到其他城市去收集高档食品了。


天气闷热,太阳已经消逝在山的那边,周围的一切东西看上去都蒙蒙胧胧,守城的兵丁打了个哈欠,回头朝城外望去,一队马车出现在视线中,身边押送的人身着荷兰军服,吆喝着牲口慢慢驶近了城门。


城门领在城头探出脑袋,“各位兄弟辛苦了,今天咋这么晚才回来呢?!”


“咱们……咱们……今天取水的时候……咱们一个兄弟摔折了腿……”黑暗之中的回答颤颤抖抖,好像是得什么病一样,不过听起来依然是荷兰声调,城门领不以为然的缩回了脑袋,不再理会。


车辆沉实,慢慢的驶入了城门洞,一众卫兵配合的缩起身体紧贴着墙壁,以免挡住去路,但恍惚之中他们又好像有点眼花,这些押粮的人似乎有点不对,怎么个个如此强壮彪悍神色凶恶,衣着也好像太不合身了,短短的几乎裹不下身体。


当然不对劲,印尼总督达甘佩尔派出的运粮队已经被宋国独立团屠杀干净,现在人家只是穿着印尼军队的服装前来作怪,企图骗开城门而已。


为首的守门兵头疑惑着准备上前询问几句,忽然鼻端传来一股奇怪的气息,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燃烧一样,不由得呆了一呆,这时有人在轻轻的拍打着自己的肩膀,他下意识的回过头去,一个满脸胡子的军人狞笑着凑近身来,从背面紧紧拥抱过来,突然颈下一凉,一阵剧痛袭入心肺,他张大嘴巴,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忽然惊讶的看到自己的鲜血猛的喷洒出去,溅满了整个墙壁,浑身上下好像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气力,他挣扎着准备大叫几声,却发现自己这时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混乱之中不知道是谁重重的踹了他一脚,失去生命的躯体颓然翻倒。


“轰隆”一声巨响,满载火药的粮车猛的炸裂开来,发出惊天动地的声响,整个雅加达大地都似乎抖了一抖。


硝烟散去,坚硬的地面被炸出一个巨大深坑,厚重沉实的城门此刻早已不知去向,无缝无隙的坚固城防好像被人卸下了正中的门牙,在黑暗中无声的咧嘴傻笑。


懵懵懂懂的城门领在城楼上爬起身来,此时他眼耳口鼻中尽是殷红的鲜血,大脑中一片空白,虽然军人的职业反应让他马上抽出了自己的腰刀,但此刻显然已经失去了任何战斗的能力。他拄着腰刀颤颤抖抖的爬上的城墙,茫然望去,忽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城墙外面出现了一支黑压压的大军,暗夜之中汹汹涌涌不知道有多少人,此刻好像怒涛拍岸,如潮水一般蜂拥朝城内涌入。


这位荷兰军官用力的摇摇头,拍拍失去听觉的耳朵,自嘲的笑了笑,觉得自己一定是看错了,可当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双腿实在是无法支持身体的重量,飘飘软软的,一头朝城墙下面栽落下去。


一道闪电骤然划破长空,天地之间如同昼夜交替般忽明忽暗,闷雷隆隆滚动,咆哮着朝大地俯冲,适才被巨响震惊的雅加达居民稍稍安定下来,收拾起晾在门外的衣服干菜。


风起,黄沙如云,呼啸着朝雅加达涌去,把宋国独立团裹挟在当中,淹没了一切声响。


张清明率领着一队士兵冲杀在最前面,径直朝雅加达内城冲去,一路上横冲直撞,路人仓皇躲避,大声咒骂着这支蛮横的官军,但骂声未绝,他们随后惊愕的发发现,刚才那支骑兵原来只是先头部队,后面居然还有大军,一层又一层的步兵瞬间拥满了整条大街,从未见过的火枪上发出腾腾杀气,几个拦住去路的小贩躲避不及,当即被被火枪当场击毙,尸横就地。


热腾腾的污血撒满了一地,倒下尸身被宋军士兵践踏在脚下,随即变成一滩烂泥,人们不能置信的看着蜂拥而来的士兵,一时间居然有些发傻,冲在最前头的士兵越奔越快,双眼赤红有若厉鬼,遇到拦路的行人看也不看便一阵射击,子弹入身之时不知道谁发一声喊,街道上的百姓瞬间逃散一空,适才热热闹闹的街道骤然之间空寂下来,有若鬼域。


滚滚的钢铁洪流沿着几条大道分成若干小队,分别向雅加达的其他各类重地杀去,一路上居然没有遇到任何抵抗,袁应率领主力大队当地人指引下直奔步军印尼总督府。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