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87/


对于武岩铭的用语的变化,赵传林当然听得出来。可以说,武岩铭的态度,代表了印尼华人的心声。只要宋国军队进入印尼,立刻就会得到印尼化人的支持。随后,他打发走了武岩铭,因为他要和首相杨铁军商议战争的具体事宜。


经与杨铁军商议,两方决定从以来几个方面做前期工作。一是要发动群众对国会施压。由于国内有许多企业、商人在荷兰的报复性措施下受到了极大的损失,这些人将会成为推动向荷兰发动战争的重要力量。同时,由武岩铭组织从印尼逃出的华人到国会诉苦,向国会议员讲述荷兰人对待华人的暴行,争取多数国会议员的同情。二是武岩铭建立秘密组织,到印尼去联络各地华人,为配合宋国军队的军事进攻提供配合的支持。三是由政府出面,找荷兰人洽谈,故意提出一些荷兰人不能同意的要求,待荷兰人拒绝后再制造荷兰无视宋国利益的外交假象,激起全民人国的怒气,让群众支持对荷兰开战。四是抓紧时间训练军队,做好攻打荷兰人的详细计划。


在大原则确定后,赵传林和杨铁军就开始各自实施了。很快,宋国外交部就照会荷兰外交部,要求就双方贸易问题进行一次谈判。


荷兰政府在收到宋方照会后,不禁有点飘然。近期以来,荷兰政府派出海军装成海盗,抢劫宋国进入印尼的商船,既发了大财,又严重打击了宋国的商业利益。由于宋国大量海外市场在欧洲,而宋国商船又担心被英国人攻击而不敢直接到欧洲去做运输货物,大量的货物只能在印尼转手。印尼有海盗,那就切断了宋国到欧洲的商贸之路,宋国必然会屈服,并进行外交干涉。所以,在与宋方人员进行谈判时,荷兰外交部长显得傲慢无礼。


“要让我国放宽海关入港标准,加大力度打击海盗是可以,但是宋国必须要表现出自已的诚意,那就是开放鸦片交易,让我国的鸦片进入你们国家的市场。”荷兰外交部长在会上发言。他在会上居然连“贵国”这样的称谓都不用,直称“你们国家”,而且还提出无礼要求,这让宋国外交部长赵福中气不打一处来。


赵福中站了起来说道:“贵国是与我国最早建交的国家,我国十分珍视同贵国的友情,对于任何会损害两国关系的事,我们都是不愿做的,我们愿意和贵国发展任何平等互利的双边合作关系。而且,双方平等合作是我国两国关系正常发展的基础,我们双方都应当充分尊重对方的意愿和利益。我想贵国应当知道,鸦片是一种毒品,对人体有巨大的危害,大清帝国和东南亚地区也深受其害。可贵国在明知鸦片巨大危害的情况下,向我国出口鸦片,这是对友好国家能做的行为吗?而且,印度尼西亚属于贵国领地,贵国海军有责任消灭那里的海盗,为我国的商人提供安全保障,可贵国居然把这和鸦片贸易挂起钩来,这实在过于荒唐。难道说,贵国除了买鸦片和养海盗害人,就不会做其他事了吗?”


“我不知道贵国有什么依据说鸦片是毒品,我认为它就是一种普通的商品。贵国把我国的鸦片说成是毒品,是对我国的污蔑。还有,我国的海军目前正印尼与海盗作战,而你居然说他们在养海盗,这实在太过份了,你必须就此道谦。”荷兰外交部长居然开始抵赖。


“好吧,就算鸦片可以交晚易,但我们也应当平等相待。贵国既然想和我国出口鸦片,贵国就应该许多本土的公民自由吸食鸦片,还应当允许我们自已种植鸦片,然后出售到贵国本土,只有这样才能显示出贵国的诚意。还有,就是贵国的海军虽说在印尼打击海盗,但却没有一点成效。既然我们两国友好,我们是很乐意帮助他们的,我看还不如这样,由我国的海军进入印尼海域,帮助贵国海军打击海盗算了。”赵福中回击道。


“我国本土允许鸦片流通?让你们那些海军进入印尼打击海盗?这绝不可能,绝对办不到。”荷兰外交部长断然拒绝。


但是,在整次会议中,赵福中都咬往以上两点不放口。自然,这样的谈判是肯定不会成功的。最后,谈判果然失败,荷兰外交部长甚至发去了鸦片不能进宋国,宋国货物就不能进安全进入印尼的威胁。不过,荷兰外交部长根本不知道,整个会议的场面,都被宋国宪兵与情报部队派人用小型摄影拍了下来,然后在宋国电视上进行转播。宋国现在的民用电视台才刚刚起步,可以看的频道很少,宋荷商贸谈判这种大事自然很容易成为大众收看的焦点。很多人都从电视上看到了荷兰外交部长无礼的态度,这其中就有一些是国会议员。


于是,第二天的国会全体会议上,就有一些议员发言了:“荷兰人完全无视我们的利益。看来,我们完全不能指望荷兰人在贸易上让步了。如此一来,我们在欧洲的商贸就会断绝,这实在难以让人接受的事情。在这种时侯,我们的军队又在做什么,他们应该冲进印尼海域,去灭掉那些该死的海盗,或者直接由舰队护航,把我国的货物送到欧洲。”


又有议员发言:“我看军队要做的,不只是进入印尼打海盗,还应当打印尼接收过来。既然荷兰人管不好印尼,我看就不要他们来管了,我们自已管。印尼可有许多的橡胶,我们的工业发展需要大量橡胶,我们的国内目前的橡胶树太少,而且没有足够的工人去种植,因此只能多印尼进口,可是该死的荷兰人要高价值,这实在太气人了。如果我们的军队赶超荷兰人,我们就可以得以低价橡胶了。”这位老兄可能来自橡胶行业。


“如果打下印尼,我们的军队就可以直接对印度发起进攻,那时,我们的东西就可以买到印度了。而且,印尼在荷兰人手中,我们北上到大清帝国、安南等发展贸易就要绕着道走,很不方便。如果荷兰人不在印尼了,我们的商队就方便多了。”这位老兄可能是来自外贸行业。


听着议员们的发言,国会议长何海军认为国内对荷兰人的不满情绪越来越强烈,也许要不了多久,就会有议员向国会提出战争法案,要求国会命令军队向荷兰人开战。不过,在此之前,他要先见一下皇帝和首相,向他们通报情况,让他们有个思想准报备。


几个以后,一些与印尼华人有密切关系的议员又提出国会举行一次听证会,了解华人在印尼的悲惨生活,然后决定是否派军队到印尼解救受苦的华人。


听证会召开后, 由武岩铭安排了在一些能说会道的人,到国家去讲述华人们的境遇。当讲到1740年10月,荷兰殖民便制造了举世震惊的‘红溪惨案’,被害华侨近万人,华侨的鲜血染红了天京城外的红溪河水。华侨撤出雅加达后,转战爪哇各地,各地华侨纷纷响应,爪哇人民也加入到他们斗争的行列中,形成华侨和印尼人民联合反抗斗争。中爪哇的华侨进攻了荷兰人在札巴拉、淡目的据点,杀死了少荷兰人。在东爪哇,当地人民也在三宝垅、泗水、巴苏鲁安等地进攻荷兰人。在广大人民起义斗争的影响下,马打蓝的国王巴固甫握诺二世也被迫参加斗争。东印度公司无力单独镇压人民起义军,便号召各地的封建领主出兵帮助镇压。由于华侨和爪哇人的起义军分散在各地,使东印度公司和封建领主的军队得以将其扑灭的事情以后,国会中有些议员明显表示出愤怒的态度。


在宋国国会议员看来,自已的祖先也曾四海飘流,受尽外国人的欺凌,如果不是伟大的创世神元始天尊显灵,也许自已也正与印尼华人过着同样的生活。而且,印尼华人与自已都来源于同一个祖先,都是伟大的炎黄子孙,说什么也不能看着他们被荷兰人和印尼土著欺凌。


在听证会结束后,国会议长何海军作了演讲,已经与皇帝和首相作了交流的他,决定让议员们投票对荷兰宣战。但是,何海军虽是国会议长,但是他不能代表国会作出任何决定,国会的任何决定,都必须由全体国会议员共同投票。就算是国会议长,主持国会日常事务,但在进行投票时也只有区区一票而已。因此,何海军要做,就是应量调动议员的的情绪。


何海军在演讲中说道:“我们中华民族是一个多灾多难的民族,自古以来就受到外族的入侵和欺凌。西周时有厉王之死,西晋时五胡乱华,北宋时金、辽之战,到南宋事的亡国之痛。在一次次异族的入侵,我中华大地都会成为人间地狱,我们的先民都尸推成山,血流成河,受尽苦难。在座的各位都是我中华民族的精英,我想大家不会忘记六百年前,我大宋钦徽二帝被万恶的金国人抓到北方,1000多万百姓死于金人屠刀下的可怕事件。应当不会忘记四百年前,我二十万军民在崖山抗击元军不敌,最后与少帝共同跳海自尽的悲壮事迹。我想大家也不会忘记,当年元军为攻下我大宋的四川,竞然向平民举起屠刀,把四川2000万人杀来只剩80万人的深仇大恨。应当不会忘记我们400年来在海外流浪所受的欺凌。现在,我们掌握了先进的科技,并依据先进科技打造出了一支强大的军队。你们说,我们还能让异国欺凌到我们的头上来吗?能眼睁睁看着同胞受欺凌而无动于衷吗?那肯定不行,我们要报复。我们要用手中的战机、战舰和火炮,让荷兰付出血的代价,让他们知道中华民族不可欺。我们解放印尼后,还能放手打击在印度的英国人,让全世界知道中华民族不可欺。我们可以以胜利者的姿态,让英、荷签订和平条件,把我们的商品堂堂正正运到欧洲去出售,让那些白人知道我国中华文明远比他们发达。因此,我建议对荷兰宣战,解放印尼华人,请在家投票表决。”


很快,表决结果出来了,何海军所提对荷兰宣战的议案,以167票赞成、22票反对、11弃权获得通过。随后,国会出台了关于对荷兰开战,解决印尼华人的决议,交由皇帝下达圣旨。


按照宋国法律,是否对外进行战争,由国会进行表决,然后由皇帝下达圣旨确定。在这个环节,皇帝有否决权,但只能否权一次。如果皇帝否权后,国会可以进行再次表决,如果再次代表后,则不需经过皇帝,由国会直接下达国会令宣战。任何不执行国会令的军队领导都会被国会免职,如果这个时侯领导军事院的是皇帝,那么皇帝就会就取消领导军事工作的权力,由国会选举出一名军事院元帅领导战争。


国会的决议很快就来到了赵传林的办公桌上,赵传林对此感到非常高兴。说实话,这操过了赵传林的预期,赵传林先前还决定由军事院提出战争议案由国会表决,没想到国会居然主动出台了开战的决议。现在自已可以堂堂正正的下达圣旨进行战争了。


在接到国会决议后的第二天,一道皇帝圣旨就下达到了国会、政府、法院、监察院和军事院,下达到了海、陆、空三军及宪兵与情报部队司令手中,宣布荷兰进行战争,解放荷兰统治下的众多印尼华人,针对荷兰的战争机器开始启动。荷兰,这个第一个与宋国建交的国家,现在则成为宋国独立后的第一个战争对象。


这道圣旨一出,立即在国际上引起强烈震动。荷兰对此感到十分惊恐,他们一边向印尼调兵谴将,一边向英法美等国求援。对于宋国的突然宣战,国际社会也是反应不一。


英国认为与荷兰联手打击宋国的时机已经成熟,他们发表声明:“地处澳洲的宋国向欧洲的文明国家发动战争,这是十分野蛮的行径,也是对世界文明秩序的公然挑战,我国对此进行强烈谴责。对于被宋国野蛮人入侵的荷兰,大英帝国将提供多方面的帮助,包括军事援助,以帮助荷兰击败入侵,维护世界秩序。”


法国的态度则有点不太明郎:“今天我们收到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那就是宋国突然对荷兰宣战。伟大的法兰西支持宋国对抗英国人,维护国家独立。但是宋国发动对荷兰的战争,则是文明世界的一处贱踏,我们呼吁宋国领导人保持冷静,不要轻易发动战争,维护世界秩序的稳定。”


美国则拿出一副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态度:“昨天,中华宋朝皇国突然对欧洲老牌强国荷兰宣战,这是新兴国家试图打破世界旧秩序的一次挑战,如果宋国战胜,则世界殖民格局就会发生新的变化,美国将密切关注事态的发展,并在必要时侯进行调停和干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