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威 国家的崛起 急于复仇的士兵

紫宵流云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08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087/[/size][/URL] 与宋国陆军第一师、海军第一、二舰队全部是原生的宋国汉人不同,宋国陆军独立团、海军第三舰队的成分有点复杂,里面只有军官才是原生的宋国汉人,其余的军人既有从中国大陆来的汉人、又有非洲的黑人、还有在白人世界里混不开的白人混混。民族复杂都容易产生矛盾,更何况是多种族相处。对于这样一支成份复杂的军队,保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87/


与宋国陆军第一师、海军第一、二舰队全部是原生的宋国汉人不同,宋国陆军独立团、海军第三舰队的成分有点复杂,里面只有军官才是原生的宋国汉人,其余的军人既有从中国大陆来的汉人、又有非洲的黑人、还有在白人世界里混不开的白人混混。民族复杂都容易产生矛盾,更何况是多种族相处。对于这样一支成份复杂的军队,保持好军人的思想境界是十分关键,否则就算武器再好也发挥不出战斗力。


按照眼前的局面来看,赵传林发现自己好像陷入了一个很不妙的境地,这个状况类似于某种战略类的网络游戏,自己好像就是这个游戏中的玩家,只是这个游戏的设定非常之残酷——不许退出、不许失败,失败的唯一后果就是死亡,而且不可能有复活重来的机会,根据战局来判断,现在摆在自己面前的几个NPC大BOSS分别是英国、法国、美国、俄国以及未来的德国和日本,自己的目标就是要打败这些反派NPC,胜利后的奖励不是经验也不是级别,而是中华民族在全世界的霸权。


眼下的开局似乎不错,好像网游小说中的那些家伙一样,自己显然是得了一个特殊账号,一上场就具有了强大到变态的神器——20世纪的科技。这个神器给自已带了还有许多实惠,比如宋国那支独一无二的空军和战无不胜的海军。不过,自已在游戏中有一个十分致命的弱点,还就是血太少了。根本禁不起任何程度的打击,就算在其他人看来很轻的损伤,就会造成自已的死亡。因此,宋国要么不对外开展军事行动,一旦发动战争,就必须以极小的代价获得胜利,否则就难以在世界上立足。


脑中千头万绪,赵传林仔细回忆着自己前世玩游戏的经验,打天下该怎么打呢?按照三国志的设定,打天下就上打人才,只要人才多了似乎什么事都好办了,不过可惜宋国最缺的就是人,以宋国只有50万人的基础,就算发展50年也禁不起大战,如何让宋国大量增加高素质的人口,想到这里他不由大为头痛。


这次,赵传林是去海军第三舰队的驻地,他想了解一下这支新军的思想境况。到了驻地,赵传林让舰队司令胡冰不要惊动其他人,悄悄陪同自已到营地转转。在营地里走着,赵传林就听见一个营房里发出了声音,那音调很奇怪,就象是外国人在说半生不熟的汉语:“林梦玄,你小子不是好货,FUCK!”


赵传林心中一惊,立即带着舰队司令胡冰走进了营房。定睛一看,的确是一个英伦人和一个汉人在吵架,而且两个人都是新兵。见到舰队司令和一个衣着黄色军装的人进来。那个穿黄色军装的人就是皇帝,先不说两个曾见过皇帝检阅第三舰队,对皇帝的相貌很深的记忆,而且皇帝的军服最为独特,肩章和领章上就是一条金龙,胸口上也有金龙装饰。皇帝怎么会突然到军营里来?两个人先是一愣,然后反应过来,一同敬了个军礼:“参见陛下!”


赵传林对着骂人的英伦兵说“:你是怎么说话来着?大家都是一支舰队的,以后就是一个锅里搅勺的了,都是自己兄弟,你说这话不是让兄弟们寒心么?!”


英伦兵脸皮涨得紫红,“陛下……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他定了定神,“陛下,那小子是我的仇人,他以前是个海盗,在海上杀了我不少兄弟。他妈的,这回居然又和他跑到一条船上来了。眼看前仇人就在眼前,却不能杀了他,我受得了的气吗?”


“哦?有这种事?”赵传林心下了然,多半是原来浙江福建一带的海盗,抢劫了这个英国人曾经坐过的船,与这个英国人结了仇,两人后来就来到了澳洲,也都在宋国独立后参军了,而且还在一个部队,所以发生了冲突。


赵传林问了问那个叫林梦玄的:“你的祖藉在那里?可以说来听听吗?”


“陛下,小人祖藉在大清广东三元里。因20年前,英国入侵了我的家乡,乡亲们愤力反击,虽然杀伤了多个英国佬,可是我们一个村的力量还是太小了,英国人最后占领了广州,杀了不少的乡亲,我唯一的妹妹也被英国给奸杀了,我恨英国人!后来,家乡陷落后,我一个人逃了出来,拉起一帮兄弟在海上当海盗。但是陛下,我只劫杀那些该死的英国人,从来不对自已的同胞下手。英国人很恨我们,就派出海军围剿我们,我们兄弟多数都死在英国人的炮口下了,我被他们抓住,卖到这里来当奴隶。我原本以为这辈子没有机会翻身了,那知道陛下的军队打来了,赶走了英国人,我又自由了。我这人就认死理,谁打英国人我就帮谁,我们大宋的海军几次打败英国人,我感到扬眉吐气,也就报名参加了海军。”林梦玄回答。


未等林梦玄说完,赵传林已经笑容满面,他知道在第一次鸦片战争爆发的时侯,英国人攻下了广州,也打了宁波,整个清王朝的军队,除了镇守虎门的关天培以外,其余均没有作出象样的抵抗。在英国军队登陆后,给英国陆军造成最大伤亡的,居然是三元里村的农民们。这于这些敢于反抗的三元里乡民,赵传林心里十分敬重,他就希望第三舰队里们能多有几个林梦玄这样的人,那样在与西方列强战争时才有作战的动力。


于是,赵传林转过脸对那个英伦兵道,“我说英伦人不是很强调绅士风度吗?想不到你居然这么鸡肠小肚——当年两军阵上刀枪相见,死人也是没法子的事,现在人家就是宋国海军中的一份了,咱们怎么能这么小心眼,让其它的绅士笑话咱们没气量?!”他拍了拍英伦兵的肩膀,“上帝不是在圣经里要求你们要学会宽恕吗?而且大家现在就是战友了,还有什么放不下的?”


“可是……就这么算了?!……”英伦兵呆了一呆,蠕蠕的道。


赵传林换上一副郑重的神色,“许多英伦人也当过海盗,也杀过人,不过他们有的后来却成了英国皇家海军的军官,如果说英伦人的血是血,其他人的血就不是血了吗?怎么见英国把那些都当过海盗的军官全处决了呢?我们现在共处一个阵营,就更当和文谐相处才对嘛。”


说完,赵传林不再理会那个英伦兵,转身径直走了。不过,他暗地里安排胡冰悄悄把林梦玄带到舰队司令部里来,他想单独和林梦玄谈谈。


凭心而论,林梦玄这个人的长相的确有点问题,居然是个矬子,而且细眉细眼又黑又瘦,整个形象很有点猥琐,有点象一个皮条客。不过相貌不是关键,关键在于这个人又没有在战场上是洋人拼杀的勇气和智慧。


“林梦玄,我听说你原来和红毛鬼打过交道,不知道对那些夷人的军制有没有什么了解?!”赵传林看着正襟危坐的施琅,笑笑的道。


林梦玄立即回答:“大人,洋人火器犀利,比较难以对付。”


“哦?听说洋人也研制出了后膛填装式步枪,而且阵列也非常讲究,连环换位,一波一波的连续射击,火力非常凶猛,昔年清军曾吃过大亏——你觉得在同等兵力的情况下,我大宋的兵和他们打会不会赢?!”赵传林正色道。


沉吟半晌,点头应道,“陛下明鉴,洋人的确军械优良,部伍建制也很有讲究,不过在我看来,我军的军械比他们更好,只好训练得当,可以做到以一敌多。”


“嗯,不错。我知道你当过海战,擅长海战,但我们的海军与你以前坐的海盗船有很大的不同,你必须和普遍新兵一训练,以后才有一展身手的机会!——听说你对火炮很有兴趣,我看让你先当镇远号巡洋舰的主炮手,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屈就?!”


林梦玄神色激动,他知道这主炮手是军舰战斗力是否能够全面发挥的重要岗位,见赵传林一见面就如此信任自己,不觉心中感动,激动过去却忽然有点迟疑,“陛下有所不知,梦玄平生所学,最得意的便是风帆战船,这铁甲战舰实在是初次涉猎——与风帆战舰有很大的不同,恐怕介时……”


赵传林的挥挥手,打断了林梦玄的推辞,“我就喜欢直来直去,你也别扭扭捏捏——不会可以学嘛,这炮打得多了不就慢慢准了?你慢慢试着,我这边没别的,就是大炮多、炮弹足,你放心练兵,我就不信你连个炮都学不会!”


“陛下委以重任,小人定当……”林梦玄急忙站起身来,一张黝黑的瘦脸上满是感动,正准备慷慨陈词一番。


“别别别!”赵传林不太喜欢一套,急忙摆了摆手,他苦笑道,“以后就是镇远舰主炮手了,我知道你和英国人有死仇,既然是你是 我大宋的海军兄弟,这事我会替你记下的,以后我对付英国的时侯,你有的是机会!”


林梦玄以前就听说宋国海军大败英国人,可一直没有机会亲自参与。现在赵传林给了他一个机会,这让他很是感激,当下抱拳谢道,“多谢陛下厚爱,卑职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林梦玄逊谢过后,赵传林立即将这个人事安排说给了胡冰听,然后在视察完舰队后离开,前往陆军独立团驻地去了。


到了独立团驻地,赵传林即召见了独立团团长袁应波。在见到袁应波以后,赵传林笑道,“袁应波将军,独立团现在诸事草创,军队里一大摊子事要等你去干!我看你要辛苦一下。”


袁应波地并不推辞,再次站起来道,“主公有命,应波怎敢不从!不过独立团成份复杂,恐怕一时之间难以产生较强的聚集力。”


“是啊!”赵传林风也有点头疼,虽然都是宋国人,但种族不同,现在要消除相互间的负面影响恐怕不是一时半会的事,而且种族矛盾如果处理不好,极有可能造成军队窝里反。但自己这边根本没有什么好办法,赵传林风捏着下巴苦笑一声,忽然看着笑吟吟的袁应波,心中一动,“莫非、莫非爱卿有什么好办法?!”


“陛下,目前臣还没有想出能够消除部队中种族差别的办法,白人士兵总是认为他们要比黄种人、黑种人士兵要高一等,很容易和黄种人、黑种人士兵产生矛盾。我现在主要采取两种措施加以控制。一是加强宣传教育,告诉士兵们在我国所有种族都是平等的,绝不存在谁比谁高一等的问题。二是要求黄种人、黑种人士兵加强训练,使他们的军事素质与白种人士兵比起来不落下风,通过实事说话,让白种士兵傲不起来。”袁应波回答。


“也好,你要加强地部队的训练,再过几个月,我们将进行一次大规模的对外用兵,你的部队将从中扮演重要角色,希望你到时不要让我使望。”赵传林对袁应波说。


“陛下请放心,我一定完成陛下交给我的任务!”袁应波将军立即起誓。


在视察完独立团后,赵传林回到了皇帝,刚一进门,就有人通报说:“陛下,有个自称红花会的人求见。”


“红花会?不会吧?难不成就是金庸小说里说的那个连清朝皇帝都敢绑架的红花会?俗话说会无好会,红花会跑到这里来做什么?难不成也想再来一次绑架皇帝的大戏?这也没有道理啊,那有绑架人如此明目张胆来号门的?总之,对方来意不明,但可以先见一下。”赵传林心中盘算。


赵传林郑重卫队长道,“你马上叫人在周围部署一下,埋伏起来,我听说红花会不是好鸟,如果他们有什么不良举动,你就把他们当场击毙。”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