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威 国家的崛起 以牙还牙

紫宵流云 收藏 0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08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087/[/size][/URL] 相比远在中国大陆的张信勇,赵传林现在更为关心的是如何与印尼的华人接触,充分了解印尼的情况,为下一步进攻印尼作好准备。 从掌握的情况来看,荷兰当局对印尼华人的态度很不好,有许多华人以所以来到印尼,则主要是被荷兰骗去做劳动力的,有些则是被除当作奴隶买到荷兰的。这些华人在印尼受尽了欺凌,相信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87/


相比远在中国大陆的张信勇,赵传林现在更为关心的是如何与印尼的华人接触,充分了解印尼的情况,为下一步进攻印尼作好准备。


从掌握的情况来看,荷兰当局对印尼华人的态度很不好,有许多华人以所以来到印尼,则主要是被荷兰骗去做劳动力的,有些则是被除当作奴隶买到荷兰的。这些华人在印尼受尽了欺凌,相信只要有人打着解放他们的旗号进攻印尼,是很容易争取到他们的支持的。至于印尼土著民族,赵传林对他们完全没有一点好印象。在另一个时空中的二十世纪,这些土著民族时常发起反华风暴,不把华人的生命财产当回事。因此,在未来进攻印尼的战争中,赵传林也不准备把那些印尼土著民族的生命的财产当作一回事。


目前,在宪兵和情报部队的策定下,一些印尼华人放弃了在印尼的生意和事业,来到宋国寻找发展新天地。在印尼的荷兰殖民当局也发现了华人的出逃,并有动用海军追逃的想法。不过,这些想法在面对宋国海军的铁质战舰后就无法实施了。宋军战舰总能在适当的时机出现在两国边境海域,接走逃走的华人华工。而荷兰殖民当局的海军只有干睁眼。因为他们并没有胆量和全部装备铁舰的宋国海军作战。但不管如何,荷兰殖民当局都感觉到宋国对印尼有所图谋,决定不断加强对印尼的防卫。


林源上将还负赵传林重望,在半个月内就从印尼换拉来了500华人。得到消息,赵传林赶紧到东明殿迎接林源上将的归来。一见面,看到林源上将有些憔悴的面容,感动的说:“爱卿太辛苦了,回来后一定要好好休息一下。”


林源上将笑道:“没事,没事。陛下,这次我可有了大收获。来,我先给你介绍介绍,这是印尼华人中的名人叫武岩铭,他因看多了印尼土著和荷兰殖民当局对华人的欺凌,变得有些愤世嫉俗,但还是有些才干的。”


沉默地上下打量赵传林的一那个中年人一个下跪:“草民武岩铭参见大宋皇帝陛下,承蒙对恩召见,陛下要回什么,我自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接着就闭口不再言语。


作为引见人,林源上将有些尴尬,道:“陛下,他这人就是这个样子,长了就知道了,还请勿怪罪。”


我笑到:“哪里,武先生一定是性格直率的人,只要为了中华民族的兴复大业做出贡献,都值得敬佩!还是请武先生休息一下,大家从印尼赶赴来,想必一路辛苦,都很累了吧,各位都是我大汉民族的栋梁,身体重要。工作方面的安排,稍后再说。”


待仔细看了一下林源上将请来的人,赵传林感到有些奇怪:“怎么林源请来的好多都是些白发老者或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呀?看来上战场是指不上他们了”。不过这些话赵传林只好憋在心里啦!忙吩咐人员把一行人所带的成箱的书籍搬下车,送到事先安排好的往所里去。


晚饭后,林源上将进宫参见赵传林,微笑的说道:“陛下,我知道你心里想的事情,这次来的523人当中有一百多人的年龄超过了五十岁,最大的已经六十有二了。其余的也大都是他们的助手和学生。可你知道吗?这些人大都和我一样,身在海外却怀着一腔报国之情,而且学了西方的不少科技知识,但一直未能一展抱负。他们有自已的科技成果,但只能停留在纸面上不能实现,是多么大的痛苦啊!虽然他们的知识技术比我们的军事技术要落后,但却比我国最近从大清帝国引进的大批文盲好多了,但难道叫这些人最后都去为洋人服务吗?现在大清帝国发生内乱,年轻人大多数弃文习武,有些年轻力壮的,则跟着太军天国混去了。剩下一些身体不中用的没人理,可有谁想到,正是这些‘没用’的身躯内所蕴藏的知识才是最为巨大的力量啊!我们大宋要发展,是需要补充大量有知识的人才啊,陛下难道认为这些人是冲着大宋的饱饭才来的吗?不是。正是因为我答应给他们一个良好的科研环境,投生到各行各业中去,促进我们经济的发展。陛下,目前我国急需这样一批有知识的人才啊。”


听到这里,赵传林十分感动,说道:“爱卿,您做的太好了,我不是目光短浅的人。我保证把这些中华民族的宝贵财富照顾好。这些人就算不能上战场,也是当教师,教育下一代的好材料。而且,在我们一些科技不太发达的企业的中,他们还真是可以充当生力军呢。我建议让他们投身民营企业,培训一些工人,边开发边生产。使技术成果尽快应用到实际生产中,这将是我国今明后的发展提供的最大支持,也使我们的国家也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强盛起来!”


三天后,赵传林通过政府首相杨铁军的安排,召集大量科学技术比较落后的冶金材、料、机械制造、能源化学、电子、物理、经济、医药等民营企业,与印尼过来的这些先生前见前,聘请这些人到企业中担任科研骨干。


自从宋国放宽了对民营企业的限制后,一大批技术较不落后的民营企业也正在快速发展。与全民所有制企业曾经到大宋皇家图书馆学习先进技术不同,民营企业没有机会进入大宋皇家图,他们的技术只有靠自已积累。不过,大宋的全民所有制企业基本上全部集中在军工、通信、设备制造、汽车、造船等重工行业,对轻工行业很小涉足,这倒给民营企业很好的发展空间。


又过了几天,卫兵向赵传林通报,宪兵与情报部队冯继友少将也从印尼片区搞了一些华人过来。这让赵传林实分好奇,因为冯继友少将的名声赵传林多少听说过,最近这段时间采取以黑制黑手段对付国内黑帮的就是他。在赵传林的心里面,一直都认为冯继友少将是一个只会搞暗算,背后下黑手的角色,还真没象到他还有搞统战工作的能耐,赵传林不由想看一看冯继友少将到底从印尼那里带里了一些什么人。


到了港口,赵传林只见浩浩荡荡的队伍骑着毛驴,推着小车,背着孩子……当头打着一面旗帜,上面写着:“归附大宋,共兴中华”八个大字。赵传林眼睛不太好使,一直没有找到冯继友,可冯继友是搞特工的,那眼神可比赵传林强多了,一眼就发现了赵传林,于是奔过来施礼道:“参见陛下!这次我把几个兄弟全叫来了,从印尼搞地来不少的人,其中还有几个光头的宗教人物,据说是什么少林寺,佛教什么的,武功的确不错,我都打不过他们。不过印尼好象不信佛教,他们在印尼搞不到事,就全到我们这里来了,中国古来有少林武僧救唐王的传说,今来有少林武僧护大宋 。”


“怪不得队伍里有几个光头呢!”赵传林恍然大悟,心说原本宋国只有道教和英国的***,这下佛教也来了,可有热闹看了。


这时,冯继友又补充道:“陛下,这次我们的收获可不小,我们在印遇害到中国大陆天地会的几个香主,而且帮了他们的大忙。他们的总把事说救命之恩不能不报,干脆整个大半个的天地会搬到我们大宋来算,帮助我们反清复明。不,说错了,是除清兴宋。我看在他们那里人人习武,高手如云,以后可以为宪兵情报部队提供优质兵源呢。”


“天地会?!”赵传林感到有点缓不过劲来,心说还有没有红花会什么的,这些可都是超级造反分子,不知道那个连皇帝都敢绑架的陈家洛还在不在天地会,以后可得加强监控。还过在头口上,赵付林可不能这么说,他抚了一下冯继友的肩,说:“好小子,是个人才,这么难以搞到手的人物,你都可以搞到,的确有点水平,好好干,以后有你的好处。”


看到作为国家元首、最高军事首长的皇帝如此表扬自已,冯继友心里每滋滋的,当即回答:“陛下放心,我自当我国家贡献自已所有的力量。”


赵传林点了点头,感觉冯继友的冲劲还不错,能力也可以,是宪兵和情报部队的主力大将,也许有一天会混到宪兵与情报部队司令的职务上去。


这回跟着冯继友来大宋的总共有三千多人,看来冯继友在路上就已经准备好了,事先安排下属购置了安置营房。但天地会总舵总毕明升打算参军,不过宋军现在根本没有编制在容纳新鲜力量了,这让毕明升有些不高兴,赵传林只好请他作为宋国陆军武术总教头教大伙习武,这个老人才满意的离开。


接下来,安置众多华人的工作,足够让赵传林和杨铁军忙上好一阵了。当赵传林好不容易才从繁忙的安置工作中解脱出来,突然武岩铭找了来。这于这个武岩铭,赵传林的第一印象就是高傲。其他移民到宋国,都会按照中国的传统,向他行大礼,这个武岩铭却只是一个下跪就算了。虽说见大宋皇帝连跪礼都不用施行,但武岩铭不同常人的行为也表现出了他的傲气。


不过武岩铭既然来求见,闭门不见自然不太好,赵传林请他进了东明殿说道:“武先生请坐,我知道武先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一定有重要的事跟我说。我也一直想向武先生请教,您是直爽的人,有话请直说吧。”


武铭岩见赵传林如此说,满意的轻轻点头,然后道:“陛下,我近日了解了宋国发展的情况,发现有些国家正在向我大宋输出鸦片,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虽说政府目前正在清除鸦片,但有可能会引起战争,陛下认真考虑过此事吗?”


赵传林笑了笑:“当然考虑过。不过,大宋可不是大清,我大宋今天的江山,都是从英国人手上夺来的,如果其它国家以为我大宋软弱可欺的话,我会让他们知道厉害的。”


武铭岩动情的道:“陛下有此决心,大宋有些实力,真是中华是幸,不过陛下有没有想过,如果只是由外国运鸦片,我们被动禁,是不是太被动了一点,我们也可以采取一个措施,让那些家伙也尝尝恶果。”


赵传林苦笑道:“其实我也想到了这个问题,不过我们总不能主动打上门去,让人家割地赔款吧!还有,我们也不可以反过来向人家出售鸦片吧,鸦片是毒品,他们都知道,也不会放这些东西入关的。”


武岩铭笑着说道;“陛下,解决此问题并不太难,四个字:偷天换日!”


“偷天换日!如何操作?”赵传林问道。


“小人在近日与卫生部的人接触,听卫生部的人说,其实从鸦片里面还可以提取一种叫“海洛因”的新型毒品,其纯度和威力比鸦片强大多了,而且据我观察,目前世界上还没有一个国家知道从鸦片里可以提取海洛因,也不知道海洛因是何物,我们既然有这个技术,不妨就从外国鸦片里提取海洛因,出售到其他国家去。只要是向我们输出鸦片的国家,我们也在暗地里向他们出售海洛因,这叫一报还一报,他们毒,我们比他们更毒。”


听了这话赵传林差点晕过去。不愧是冯继友推介的人物,算计起人来都和冯继友一个风格,那就是狠!阴!毒!


不过,听了武岩铭这段分析,赵传林的心里也渐渐“活动开了”。的确如此,有来无往非君子,既然法国、荷兰敢伙同英国向我国出售鸦片,那我们可以向他们出售海洛因,甚至另一个世界二十一世纪流行的冰毒,让他们也知道宋国不是好惹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