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威 国家的崛起 张信勇的打算

紫宵流云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08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087/[/size][/URL] 杨铁军在忙着搞禁毒,皇帝赵传林则有着新的打算,他打算利用这次禁毒的时机,向荷兰人发现挑畔,借机发动战争,将荷兰人赶出印度尼西亚群岛,把印度洋北部纳入宋国的势力范围。除此之外,他还对中国目前的内乱很感兴趣。太平天国举事,说不能正好给了宋国收复中原绝好的机会。当然,这首先要在大清帝国安排足够的眼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87/


杨铁军在忙着搞禁毒,皇帝赵传林则有着新的打算,他打算利用这次禁毒的时机,向荷兰人发现挑畔,借机发动战争,将荷兰人赶出印度尼西亚群岛,把印度洋北部纳入宋国的势力范围。除此之外,他还对中国目前的内乱很感兴趣。太平天国举事,说不能正好给了宋国收复中原绝好的机会。当然,这首先要在大清帝国安排足够的眼线。


而宋国派到大清帝国最大的人贩子张信勇显然就是这样的一种角色。1851年12月,由洪秀全完成了“永安建制”, 在永安封东南西北翼王,建立太平天国基本制度。而清军则开始对永安进行包围,太平军永安突围之战就要打响。张信勇则趁机与交战双方接触,除了打探太平军发展的情况,更是找机会劝说一批人到宋人去。


在桂林,张信勇依靠宋国提供的英国燧发枪和大量银两,组织了一支200多人的团练,说是国难当头,要帮助清军攻长太平军。因时,清军虽然在太平军包围在永安,却一直无法消灭太平军,反且在太平军的反击下损失惨重。对于张信勇团练的出现,清军钦差大臣赛尚阿立即表示了欢迎,并准备把张信勇团练当作攻打太平军的炮灰。


对于清军钦差大臣赛尚阿立不怀好意的举动,张信勇心里雪亮,因此在合围太平军的过程只是出工不出力,整天游而不击。如果太平军主动惹上的张信勇,那么张信勇就会用手下这支半生不熟的火枪进行还击,让太平军也尝尝火枪的厉害。不过,一切军事行动以击退太平军的进攻为目的,张信勇不想在围攻太平军的战争中损失力量。


既然张信勇参与了针对太平军的军事行动,那么肯会会有机会与一些其他的团练或清军绿营接触。这不,团副张恩就来报告了“东家,我们驻地边沿有情况。”


张信勇正在分析目前的局势,闻声转过身来:“哦,是张恩啊,进来说话。”


“报告东家,我们在田庄附近遇到了一支武装,一共见到了十多人。我上前搭上了话,谁知人家口风很紧,约定七天后找他们的上级来和我们谈,听口音象是兴隆人。我又向附近的老乡打听了一下,听说这队伍也是一支团练,但从不抢劫老百姓,群众基础很好,不象是长毛匪。”


“哦?”张信勇也很感兴趣,“我听说上个月有一支武装占领田庄后又撤走了,是不是他们?”


“现在永安这里的情况不是太好,太平军在永安都封了王了。但清军还是打不下永安。我打听了一下,太平军对地主好象很仇视,每到一个地方都要杀地主,分田地。周围地主都比较害怕,所以会组织团练保障自家的安全。最近这段时间,永安附近新成立的团练可多了。”张恩报告说。


“不过,我想团结争取一切力量。一是为我们的行动增加保障。二是尽量多搞点人到宋国去,那可是我们以后封侯依据。这样把,你们去看一下,一定要搞清楚到底是什么队伍,有没有拉过来的可能。”张信勇安排道。


“东家,以我们现在的实力,跟别人联合,难免受制于人,何不坚持自立门户?”张恩问道。


“恩子,这一点我也想过,不过我看太平军厉害着呢,短时间内可能无法扑灭,天下战乱的时间还多着呢,我们应当就此机会发展一下我们的实力,乱世自保就是要靠行头硬嘛。再说了,大宋皇帝可以迟早有一天会派军收复中原,我们手上有步队,才有利用今后我们在宋国争取更高的地位啊。而且我们现在的弱点就是人员不足,我们可以打着剿匪的幌子,四处招兵买马,壮大我们自已的力量啊。前面那支团练以后也许可以成为一支强大的力量也说不成啊。这乱世里头,有谁说和清啊。”张信勇向张恩解释道。


两天后,张信勇终于与那支团练的代表会了面。张信息注意到,在对方一群布衣短打扮的人当中,一个身着青布长衫的的瘦高青年特别引人注目。


果然,这人真是他们的头,“鄙人许强,林荫村团练副总,我家东家得知张东家心怀天下大义,组建团练,奋起剿匪,真是难能可贵。现在太平军已被围在永安,不知贵军有何想法?”


张信勇笑了笑,说道:“许先生客气了,剿灭长毛乱党是我辈的责任,张某义不容辞。为了帮清军早日平定长毛,所有的团练武装当然要联合起来。”接着,张信勇向他介绍了部队的情况,说自己用作生意搞来的洋枪发展起来的队伍,目前有200人,希望林荫村团练起来,共同剿匪。


许强听后大为高兴,对张信勇说“既然张东家有此诚意,我想今后大家一定会合作愉快,正好林荫村团练正要合计一下剿匪事宜,不如张东家和我一起去见一下我们的东家,也好商量一下合作事宜。”


听说可以见到对方的东家,张信勇兴奋的对张恩说道:“我带班人去一趟林荫村,你先回去等我的消息,部队加紧训练,我会尽快回来的。”


一天后,张信勇终于在徐强的带领下赶到了林荫村,现在村里上已经聚满穿着各色服装的士兵,身上背着的武器五花八门。而张信勇虽说是团练,却仿照宋军军服样式设计了自已的团练服,看起到要比林荫村的团练有精神。因此,看到张信勇们走来,林荫村的团练都好奇的上下打量,好象是欣赏动物园里的动物。张信勇被这些目光瞧的浑身不自在,心里有些后悔怎么不换一身衣服再来。


张信勇被安置在一户农家小院儿里,许强说是要通知一下东家,就转身出去了。张信勇独自在小院子里想着心事:“看来是我有些唐突了,自己没有根底,如何得对方的信任?与其他团练交往也是个大问题……”


这时几个人走了进来,当头一个中年人开口说道:“阁下就是张东家吧?哈哈,刚才有人报告说是有一伙穿着怪衣服的人进了村子。我也不禁好奇,来看看新鲜,请恕冒昧。我是林荫村团结把总李华。”


“原来是李东家,幸会、幸会。”张信勇回礼道:“鄙人姓张,名信勇,今后您叫我信勇就好了。”


李华问到:“朱司令的队伍是广东那里发展起来的吧,听口音不像永安人呀?张信勇答道:“我是永安人,听说长毛造反,就通过做生意获得的枪械组织了团结,为朝庭尽一点绵薄之力而已。倒让李东家见笑了。”


李华笑了笑说道:“哪里、哪里,张东家你刚到,好好休息吧。我有事先走了,明天一大早就举行大会,张东家可以参加。”说着就告辞走了。


李华一回去就开始骂许强:“你的警惕性也太低了!人家说什么就信什么,你一共看到了多少人?你怎么就知道人家有两千人?说不定是长毛派来的奸细!还把人带到了这里,把长毛引来怎么办?……” 徐强说:“是不是奸细现在还没有证据,张东家人看来人还老实,不过他们手里的武器我竟然没有见过,官军中间有没有装备没有听说。”


“先不要这么办,如果是真心抗日,岂不是伤了人家的心?再说这么做也对我们八路军影响不好,以后谁还来投靠我们?”李华也被这个问题深深困扰着。他也想把自已的部队再拉大一点。


入夜,一个团练对张信勇小声说道:“东家,从后晌饭后,我们就被监视了,现在我们被包围了,要不要突出去?”


张信勇感觉自已的心仿佛掉进了万丈深渊,后背一股凉气窜了上来。“告诉弟兄们先不要动!留意外面的动静,只要他们不攻进来,我们就装做没看见。”张信勇直骂太天真了!毕竟是战争年代,一丝一毫的怀疑,将会造成一场流血!


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许强过来通知我们开会。明显的,他和我们疏远了,一幅预言又止的样子,“张东家,能不能把护卫留在此处,您一个人参加?”


张信勇阻止身边的弟兄说话,抢先答倒:“好吧,咱们走吧”说着把枪也留了下来。随许强走出门外。其实,张信勇心里还是抱着希望。


会场内聚集了很多人,张信勇目不斜视地进入会场,全然不顾周围的种种目光独自坐下。终于李华:“这次有广州的张信勇东家参加我们的合计,他与我们联合,对付长毛,这很好,我们如果能够团结在一起,那长毛在我们手下就讨不了好去。接着,李华提出要抓紧整顿部队,然后向一个叫曾国潘的人靠拢。


“曾国潘?不就是湘东地区的出名的儒生吗?他也参合进来了?而且有可能是这支力量组织者,有机会我可真要好好见识一下这个家伙。”张信勇暗自想道。


接着,一个叫李鸿章的人站了起来,看样子他在这支队伍里有一些地位,他首先吹嘘了林荫村团练在对抗太平军时取得的胜利,接着话题一转,说道:“刚才李东家说要加紧整顿部队,我看十分必要!尤其是我们中间还存在着一些来历不明的人!”说着狠狠瞄了张信勇一眼,“有些甚至见钱眼开,见太平军被永安,从大老远过来,想分得一点好处,特别是金钱和粮食!这种人,我们是坚决不会收留的,如果今后有任何叛变投敌的证据,一定予以狠狠打击!坚决消灭!……”


张信勇听了两手攥紧拳头,感觉热血冲向头顶,耳边的声音也模糊不清了,想冲上去狠揍那个李鸿章一阵,不过最终还是没有动手。


会后,李华叹了口气道:“张东家,我看这样吧,把许强派到你们那里去,帮助你熟悉永安的地形,目前我的人手很缺,只能暂时如此了。”


张信勇连忙点头,“谢谢李东家信任,兄弟我一定不帮李东家打围剿长毛匪的。”现在,张信勇不敢拒绝,生怕说了一个不字以后,自已就再也回不去了。


还过,李华并没有扣留张信勇的意思,张信勇很到点回到了自已的据点。


不过,在听了张信勇介绍情况以后,张家的人可有点坐不住了。


“什么?咱们屈尊降贵去联络他们,却对咱们信不过?”张恩气的大叫起来。“我看他们也没有多强的力量,以前和长毛打战,不是被长毛打得满地跑嘛。哼!就凭他们那些破东西,我们还真没放在眼里。”


张信勇想了想,道:“没关系,没林荫村团结,咱们就自己干呗。依我看,现在这样就挺好。”然后又说“与之联合,诚然是好,但如相互猜忌,反是大害!既然如此,我们索性干出个样子给他们看看!不过为了今后大业,我们还是要其家团结尽量合作。”


经过一翻讨论,张信勇决定由张恩组成招兵队,率领一些团练秘密到广州,尽量多找一些人充实队伍。同时,加强与宋国的联系,希望宋国多给自已一些武器上的支助。


当然,最终送到宋国皇帝赵传林手中的,不只是张信勇写来的信,而且还有宪兵与情报部队送来的有关张信勇的情报。


从情报中,赵传林看到张信勇有在中国大陆自立门户,发展自已势力的想法。不过,赵传林现在不想过问这些,必竞目前宋军力数量太少,根本不能对中国大陆用兵,更何况大宋与大清之间还隔着由荷兰人控制的印尼,在赶走荷兰人之前,赵传林目前还能放心对外用兵。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能在中国大陆培养出大宋的代言人,自然也是一种比较可行的选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