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87/


对于冯继友少将关于以黑制黑,以暴制暴的想法,林源上将认为用来暂时解解急还行,但如果长期实行这一政策,则迟早会出大乱子。


实际,不如林源上将这么看,皇帝赵传林和首相杨铁军也持有相似的看法。他们只所以放任宪兵与情报部队暗中玩这些花招,主要是因为当前宋国的警察还不很成熟,让他们明着与黑帮火拼还可以,但如果要他们依法对黑帮调查,收集证据后再向法院起诉,以目前宋国警察较低的侦察能力还做不到。这些警察在建国前根本没有和黑帮打过交道,他们只是负责管理那些被创世神元始天尊管顺了的居民——宋人。这与管理有外国势力支持的黑帮比起来,其难度的差别,简直有如天下和地下。


但长期让宪兵与情报部队以黑制黑也不是一人办法,因为这是违法的行为,如果有一天不小心让议会知道了的话,那么皇帝和首相可能就当到头了。议会那些家伙不但能免首相,而且还能废皇帝,赵传林和杨铁军还不敢和议会硬顶。他们心中所想的,只不过是让让宪兵与情报部队暂时收拾一下眼前的局面,同时不断加强对警察,最好在半年内由警察全面接过反黑大旗,然后依法开展扫黑工作。


但时黑帮的入侵,还不能算是宋国对外开放以后唯一问题,宋国民众在接纳来自大清帝国的移民时,同样发生了一些问题。 当然新移民和老居民之间产生矛盾的原因很多,但有一点十分关键,那就是两地的生活风俗相差太大。虽然纯正的宋国人认为自已是中华民族的后代,是真正的中国人,不过在元始天尊培养宋国的时侯,只让宋国人接触自然科学,对社会科学方面则进行道家思想的培育,因此宋国人对儒家、佛家等中华民族的思想知之甚少,对周礼、四书五经、朱程理学等更是一无所知,满脑子的民为本、君是客,天下事由天下人担当的民主思想,在思想上就已经和大清帝国统治下的大汉子孙产生了不小的差距。


其次,那就是两地汉人的衣着打扮也很不一样。宋人虽自认是大宋王朝的后代,但穿着打扮则喜欢向唐朝学习,以穿唐服为荣。但唐代的服装,胡汉混合的趋势较多,因此宋人穿衣服也没有固定的的样式,有些人甚至开始穿英国人的传统服饰。而从大清帝国移民过来的汉人,则马褂、瓜皮小帽为主。其实,在宋人眼中,穿马褂、瓜皮小帽都没什么,但让宋人最看不顺眼的,就是大清帝国移民们光着半个脑袋,而且还留了一根猪尾巴似的辨子,实在太难看了。由是,这样的对白就经常发生在宋国汉人和大清汉人之间:


“看你剃发畜辫,不如道是那里的风俗,难不成是蒙古人的?或是女真人的?我们大宋不兴这个,我看你还是想我们这样穿着得了,先蓄发绞辫,再找身漂亮衣服如何?”


但在大清帝国,蓄发绞辫可是杀头之罪,而且这些人还有很深的故土情节,当初来宋国的目前,不过是让在宋国找一些门路赚赚钱,然后荣归故里。虽说在宋国呆上一年,就可以获得宋国国藉,可他们还是不想学宋人的打扮,免得回到家乡被杀头,因此连连回绝。这种态度让宋人们不为不解,不过这个能怪宋人们,因为他们并不知道清王朝在中国大陆实施了怎样的恐怖政治,他们只知道自已的国家风气很开明、很民主,皇帝陛下和首相大人都得看群众的意愿办事。


虽然有少数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大清单人汉已经没了家乡的理念,铁了心留在宋国发展,很快学着宋国人的样子打扮起来,但大多数清国移民仍然坚持传统。


由是,在宋国的城市街道上,出现了越来越多半个脑袋,而且还留了一根猪尾巴似的辨子,穿马褂和瓜皮小帽人,与宋国汉人形成了巨大的反差,这让原本被英人征服的英伦族人大为惊奇。当他们知道头挽发髻,衣着丰富多采,强握强大科学技术的宋人和留辨子、穿马褂、代瓜皮帽,落后无能的大清国居然是来自同一个祖先时,不由更加吃惊:“这同一个祖先的后代,差别怎么这么大呢?”


如果衣着打扮还小事的话,那么来自大清帝国的移民们随地吐痰、乱扔拉圾、乱划乱涂、乱闯红灯、乱搭乱建的生活习惯则是让宋国的城市管理者们大大的头痛了一把。不过让有更以人头痛的,那就是这些移民根本不知道宋国的法律,率性而为,往往违了法都不知道。更为甚者,产生纠纷就跑到政府门前告状,或采取江湖火拼的方式私了,倒把政府和法院大大的刺激性了一把。


不过,不论如何,移民带来的问题都是一些小问题,那些经过数百年奴化教育的百姓其是还是很好管的,只要政府对其行为进行规范,他们都能按政府的要求办事。而与这些问题相比,另一个摆在首相杨铁军面前的问题才是真正致命的。


在首相杨铁军的桌上,正摆放着一块黑色的东西,杨铁军向卫生部长发问:“这就是你说的鸦片?”


“首相阁下,这的确就是鸦片。”卫生部长徐长生说道。


“这东西有什么毒副作用?”杨铁军又问道。看来这位首相大人对鸦片这种东西还一点都不了解。


“首相阁下,经卫生部检验,这种东西极易吸食成瘾,人吸食这种东西,就会变得瘦弱不堪,面无血色,目光发直发呆,瞳孔缩小,失眠,对什么都无所谓。长期吸食鸦片,可使人先天免疫力丧失,因而人体的整个衰弱使得鸦片成瘾者极易患染各种疾病。吸食鸦片成瘾后,可引起体质严重衰弱及精神颓废,寿命也会缩短;过量吸食鸦片可引起急性中毒,可因呼吸抑制而死亡。”卫生部长徐长生问答。


“这么厉害?那这种东西又如何使人上瘾?”杨铁军感到有些惊异。


“首相阁下,这东西其实是一种精神毒素,对人的精神系统能够造成巨大的伤害,使人产生药物依赖。一般而言,最初几口鸦片的吸食令人不舒服,可使人头晕目眩、恶心或头痛,但随后可体验到一种伴随着疯狂幻觉的欣快感。为了达到麻木的瞑想状态,吸烟者需要纹丝不动和安静。”


“这种东西在我国有多少流传?”杨铁军立即问道。这东西太厉害了,如果让它在宋国广泛留传,则将彻底毁掉宋国人的体质,实在太可怕了,必须马上禁止。


“首相阁下,目前国内已发现近3000人在吸食这个东西,而且还有蔓延的趋势。”卫生部长徐长生担心的回答。


“是什么人把这种东西运到我国来的?”杨铁军发问。


“首相阁下,从目前调查的情况来看,是英国、荷兰的东印度公司把这东西运来的,而且法国人在其中也有份。”海关部长钱正明回答。


“帮荷兰鬼佬,简直不安好心。”杨铁军气得猛拍桌子。


“还有,我让你调查鸦片在其他国家使用的情况,你查清了吗?”杨铁军向治安部长孙健洪问道。


“首相阁下,我了解到鸦片这种东西利润很高,英国和荷兰等国家正在向大清、安南及其他许多大量出口这种东西。当然,这种东西害人不浅,有些国家对此产生了戒心。例如在大清帝国,鸦片的泛滥,影响了民众的身心健康,使吏治败坏导致中国白银外流,政府财政收入短绌。道光皇帝延续自雍正以来的禁烟政策,但鸦片走私不但不见收效,反而日益猖獗。事态的发展引起的朝野人士的警觉。道光皇帝下令封疆大臣讨论禁烟的看法,朝野对禁烟的看法不一,最终打动道光帝的是当时湖广总督林则徐的禁烟奏折。林则徐一针见血地指出:‘若再听由鸦片泛滥下去,则数十年之后中原再无可御敌之兵,也没有可以充饷之银。’这种局面显然是道光帝无论如何也不想看到的,“兵”“银”是封建统治的两大死穴。道光十八年十一月(1838)任命林则徐为钦差大臣,赴广东查禁鸦片。”


“别人在禁的东西,却流入了我国境内,难不成我们还不如大清帝国那边的人?”杨铁军质问道。


“首相阁下,为了禁烟,大清与英国人还反生了一场战争。”治安部长孙建洪回答。


“是吗?说来听听。”杨铁军一下子来了兴趣。


“是这样的,林则徐抵达广州,随即开展禁烟,严查烟贩,整顿水师,晓谕外商呈交鸦片。同年四月二十二日,在虎门海滩当众销毁二万余箱鸦片。中国的禁烟措施,遭遇英国政府的强烈反应。道光二十年夏,由四十八艘舰船和四千余名官兵组成的英国远征军封锁了广州珠江口,鸦片战争爆发。在林则徐的部署下,广州军民严阵以待。英军无隙可乘,逐北犯厦门,也未得逞。又进犯并攻陷浙江定海,继而又前往天津海口,将英国外交大臣的照会送交直隶总督琦善,琦善受命前往天津虎门口外的穿鼻,与英军统帅谈判,议定草约,称为《穿鼻草约》。中国割让香港,赔款六百万圆,英国归还定海,两国国交平行等。清政府大为震怒,于是清政府于道光二十一年一月对英宣战,并派皇侄奕山为靖逆将军,率兵赴广东作战。次月,英军攻占虎门炮台,广东水师提督关天培战死。琦善被锁拿入京问罪。同年夏秋,英军继续扩大战火,先后攻陷福建厦门,浙江定海,镇海和宁波。皇侄奕经奉命赴浙江主持军务,连遭挫败,逃至杭州。道光二十二年,应军攻陷吴淞口炮台,守将陈化成战死。之后,英军一度侵占上海,宝山,又闯入长江,攻陷镇江,切断京杭大运河南北交通,继而直抵江南重镇---南京城下。同年七月二十四日,清政府在英军的炮口下,被迫签定了丧权辱国的《南京条约》。这是清政府第一份不平等条约,严重损害中国的主权。他规定中国割让香港,赔偿二千一百万银元,广州,厦门,福州,宁波,上海五个口岸城市对外通商,此外英国还享有协议关税,而通过《南京条约》补充文件《五口通商章程》和《虎门条约》的签订得到了领事裁判权,片面最优惠国待遇和开设租界等特权。”


“我感觉英国人的战力并不是很强,怎么他们居然连英国人都打不过,而且还和英国人签下了如此的不平等条约。割地赔钱都算了,居然还让英国人协议享有关税,这是什么条件,那大清国内的产业还怎么发展?”对于鸦片战争的结局,杨铁军感到十分震惊。


“首相阁下,我们能够多次击败英国人,是因为我们拥有比英国人更加强大的武器系统,但和我们一个祖宗的大清帝国显然比英国落后,我听说他们还在装备冷武器,用那些东西打战,能打过英国人才是真正的怪事。”治安部长孙建洪回答。


“大清那些饭桶真是丢尽了我们中国人的脸。”杨铁军十分不满清军的表现。


“首相阁下,更丢的还在后面,鸦片战争的结果是使中华帝国关闭自守五千年的古老大门,从此被英国的尖兵利炮打开。从此再也不能复合,美国总统泰勒随即派全权大使乘军舰到广州,清政府已成惊弓之鸟,急忙跟他签订《望厦条约》。法国人则将军舰开到广州海面示威,宣称将北上攻击舟山群岛,道光帝连忙跟他签了《黄埔条约》。几个中国人听都没听过的西方国家葡萄牙,西班牙,比利时,普鲁士,奥匈帝国,意大利,荷兰,丹麦,瑞典等等,一些中国曾经听说过,或从没有听说过的弹丸小国,在过去就是前来进贡也不够资格的,现在排队而来。他们一一和中国签订了条约,而且均享有和《南京条约》中英国人一样享有的特权。我大中华帝国顿时陷入半殖民地状态。五千年来,从未受此侮辱啊。”


“可恶,就算会引起战争,我也要禁绝这种东西在宋国境内流通,我们可不是大清,如果英国还吃一次败战,我们可以陪他们玩玩。至于什么法国、荷兰等国家,我们也可以让他们尝一尝打败战的滋味。”杨铁军发狠似地说道。


“从今天起,海关部不得再放这种东西入关。否则,你这个海关部长也不要做了。”杨铁军恨恨地对海关部长说。


“是,我马上下达禁令。”海关部长钱正明感到事态有点重大,立即表态,以免首相大人不高兴。


“卫生部要大力宣传鸦片的危害,让人们远离鸦片,同时把鸦片列入禁用药品行列。”杨铁军对卫生部长徐长生安排了任务。


“首相阁下请放心,卫生部立即启动相关工作。”徐长生立即回答道。


“除此之外,治安部要立即调查贩卖和吸食者的情况,对贩卖鸦片的商店一律由商务部关停,贩卖鸦片者一律搜捕归案。”杨铁军又安排道。


不过,杨铁军很快又想起什么,那就是宋国目前没有一部禁毒的法律,对贩卖鸦片者只能按使用禁用药品审判,无法判重刑。而且贩卖鸦片利润极高,如果不用重刑,则无法保证禁毒成功。因此,必须想办法说服议会,让议会出台一部《禁毒法》才比较好。


在思考立法问题时,杨铁军也对一个人佩服起来,那个人就是皇帝赵传林。鸦片在流入宋国之初,宋国人都不知道鸦片的危害,赵传林却在一些偶然的情况下(其实是便服出皇宫游玩),发现宋国有人在吸食这些东西。于是,赵传林在杨铁军进宫作政务例行汇报时,严正地提醒杨铁军要注意鸦片这个东西。这才使杨铁军对鸦片关注起来,认真进行调查,却发现了惊人的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