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威 国家的崛起 黑帮火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87/


“对了,你对下一步的工作到底有一些什么打算?”林源上将问了一下冯继友少将。


“上将,那些隐藏的较深的黑帮和间谍分子从正常的司法渠道不太好对付,他们作案的方式太隐密,我们的司法机就算察觉了什么蛛丝马迹,也难以收集到相关的证据,这在法律上就不能定罪。”冯继友少将有些答非所问的问答。


“这个我知道,但我更要知道你有什么超常规的方法可以运用?”林源上将好象认定了冯继友少将心中已有了成熟的思路。


“上将,我们在新西兰人中培养的黑帮骨干分子已经到我国境内了,他们将与那些我们想除的的黑恶势力开展一场场火拼,做成我们想做,但又做不了的事情。当然,他们如果在火拼中死去,他的家人可以从我们这里秘密得到高达20万宋元的补偿金,这对于贫困的新西兰来说,具有很大的透惑力。”冯继友说着说着,脸上露出了让人毛骨悚然的微笑。


“黑吃黑,这是一个办法,但这个办法必须得到皇帝和首相的支持,特别是首相那里,如果警方对一系列火拼事件进行追查,肯定会查到我们头上的,要是不提前沟通一下,到时侯会非常麻烦。”林源上将不置可否的说。


“上将,的确需要警方配合我们行动,出了命案,警方不查肯定不行,但绝不能往我们头上查,如果警方需要替罪羊以安抚群众,我们可以帮他们陷害一批人,当然陷害的对象仍是我们想要除掉的那些隐藏的较深的黑帮和间谍分子,因为他们都是外国人的爪牙,我十分痛恨这些人。”冯继友说道。


“好吧,我马上进宫去面见皇帝,请皇帝同意我们的方案,至于首相大人那里,也就只有皇帝能够说服他了。”林源说道:“不过有一点,你的行动必须保密,绝不能把祸水引到咱们自已头上。”


“上将请放心,接下来发生的将是纯粹的黑帮火拼,与军队没有一点关系。”冯继友保证道。


时间,依然不停的向前进,冯继友少将的计划也在不断推进,终于有一天暴发了出来。


1851年11月13日,这个在西方人眼中极不吉利的日子,很快就会发生流血事件。


现在的时间是下午五点。


拉丁里·维尔多嘴里叼着一支香烟,右手拿着一束鲜花,懒洋洋的靠在悉尼城内的行道树上,用一种漫不经心的目光注视着不远处的房屋。


他在等他的目标。


拉丁里·维尔多是一个杀手,来自新西兰。刚刚经历战乱的新西兰很穷,四外都是流浪的行人。拉丁里·维尔多原本也是一个很穷的可怜人,穷的快要活不下去了,而且差点因为偷别人一块面包而被打死。不过他后来被一个黑帮老大救了下来,他就把这个黑帮老大看成是自已的父亲。这个“父亲”教给了他杀人的技术,并交给他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到宋国来杀几个人。据说是这几个不长眼睛的家伙得罪了“父亲”的朋友,所以那位不知名的先生开出了一笔很高的赏金,要他们的命。


作为一个杀手,拉丁里·维尔多并不关心那些人究竟为什么得罪了那位连他的“父亲”都非常尊敬的先生,他甚至不关心那些人是谁,他看重的只是那位不知名的先生开出的赏金。


每人的小命值一万宋元,目标一共有五个人。


说句老实话,拉丁里·维尔多其实很想把这五个人全部干掉——这样他就可以拿到五万宋元,这笔钱可以让他去找一个好地方挥霍很长一段时间。但是他知道这种事情是不可能的,那位不知名的先生似乎与新西兰的黑帮有很深厚的交情,所以,除了他以外,还有四个杀手被派到了这个叫做悉尼的城市里,等待着自己的目标出现。


五个敌人,五个杀手,每人一个目标,不多,也不少。


拉丁里·维尔多叹了一口气,抬起左手看了看时间。已经过了二十分钟时间,而他的目标还没有出现。根据他的观察和得到的情报,他的目标每天都会在同一个时间带着一个小钱箱子——里面是他一天贩毒的收入和全部的流动资金,而他要做的就是在目标出现时杀掉他并且将钱箱子带走,将案件伪装成抢劫杀人。


这是那位不知名的先生要求的,他想避免某些麻烦。


麻烦?拉丁里·维尔多不知道会有什么麻烦,也不想知道。既然雇主的要求是如此,那么他只要照办就是了——虽然他不得不浪费了五天的时间扮演一个正在踩点的劫匪的角色。


拉丁里·维尔多又看了一下手表,现在已经过了五分钟了,目标还是没有出现。这真是讨厌!他不喜欢不守时的人,一点也不喜欢,就凭这一点,那个家伙就该下地狱去和撒旦做伴了。


但在他用大衣下的“烈炎”式步枪把那个混蛋的脑袋找开花之前,拉丁里·维尔多先生还要继续等下去。


拉丁里·维尔多很喜欢这种“烈炎”式步枪,这种步枪是宋国出口到新西兰,用于武装新西兰陆军的新式武器(另一个世界毛瑟步枪的翻版),这种步枪比他见过任何一种步枪都要好用,不但威力巨大,而且还有可以一次性装四枚子弹的弹仓,根本用不着打一枪再上一次子弹,简直就是一种伟大的发明。但是这种步枪有一个缺点,就是太长了一点,不利于隐藏。为了用于暗杀,他不得不把这支步枪进行了改装,去掉了枪托,改短了枪管,不过就算这样也还是太长了一点。


仁慈的圣母玛利亚啊,请你展示你的大能,让那个该死的家伙出现吧!拉丁里·维尔多在心里大声的祈祷着。


拉丁里·维尔多和另外四位杀手并不是唯一在等待目标的人,在毗邻日的城市新京一家才开张的小酒馆里,齐齐安和他的伙伴们也在等待着他们的目标。


噢,梦幻村,一个多么美妙的名字!


这个地方是一个月之前才建立起来的,为这是让这里人能够见到西方风格的酒吧。虽说新京是宋国的首都,但这座城市里居然没有一座西方风格的建筑,这让进入新京谋生的英伦人很郁闷,同时他们也认为在这里开英式酒吧一定能有生意,因此建了这个地方。这里英伦人多,自然也就成了来自新西兰的黑帮分子的藏身之地和集会场所。


为了配合新西兰黑帮将要开展的行动,治安部长孙建洪减少了这一片区的警力,以防发生完全不必要的警匪冲突。


齐齐安和他的伙伴并不是杀手,他们只是一些普通的黑帮打手和街头的小混混。所以,他们的目标和杀手们是不同的。杀手们要杀死是鸦片贩子、黑帮和间谍,而他们的目标,只不过是一些打残这些人而已。


和那些早就被盯上的鸦片贩子不一样,冯继友少将并没有给黑帮打手们指定固定的目标。这样一来,打手们选择目标就是很随机的,只有一个准则,那就是,只要在他们选定的动手时间里出现在他们面前的黑名单中的家伙,都是他们的目标。没有数量限制,只要打手们处理得过来就行了。而他们的奖金标准是,每做掉目标,5000宋元。


小混混们要求不高,5000宋元已经可以让他们兴奋很久了——虽然这笔钱得大伙拿来分。


“齐齐安,目标来了,七个。”打手们比杀手们似乎要幸运一些,当拉丁里·维尔多还在等待的时候,他们已经看到了自己的目标。


七个白人,好象英伦人,喝得醉醺醺的沿着美国村的中央大道走了过来。目前在外国势力支持下加入黑帮的,也主要是对宋国不认同的英伦族人。


“赞美仁慈的圣母玛利亚!伙计们,我们动手。”齐齐安把手里拿着的啤酒杯往桌子上一丢,第一个站了起来,然后,八个装着喝醉了的打手互相搀扶着,摇摇晃晃的离开了小酒馆,高唱着意大利民歌,迎着目标走了过去。


两伙醉鬼遇到一起——特别是其中一伙还是存心要惹事——的时候,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首先是,争吵。


在两伙人相交的时候,齐齐安故意和其中一个英伦人碰了一下,轻轻的碰了一下。然后,新西兰年轻人人立刻装出了一副愤怒的样子,他抓住了与他相撞的英伦人的衣领,用他新西兰腔的蹩脚英语大声的骂了起来,手里还比划着各种粗俗下流的手势。


争端开始了。


新西兰人说的也是英语,英伦人可以听明白他们叫嚷些什么,也明白他们比划的手势的意思,于是迅速的愤怒起来。被人揪住自己的衣领大声的呵斥,手抓住齐齐安揪着他衣领的手,试图将他掰开,同时用自己伦敦调英语展开了反击。


不过,这种情况完全是鸡同鸭讲,就是双方都正常的情况下也会出事情,何况,现在一方是醉鬼,一边是存心要惹是生非,所以……


既然对方也抓住了他的手,并且也在骂他,齐齐安的目的也就达到了,他直接跳过了争端的第二个步骤:推攘,进入到了第三个步骤——他先是一记直拳狠狠的砸到了对方的鼻子上,打得他鼻血四溅,接着在补上一记左钩拳右钩拳,将他打得眼冒金星,摔倒在了地上。


“FUCK!”英伦黑帮分子勃然大怒,还没等鼻子被砸塌同伙从眩晕中恢复过来,他们就纷纷挥拳向齐齐安打了过去,但是,早已经跃跃欲试的新西兰打手们将他们拦了下来。两帮人就在大街上打开了。


这个时候,拉丁里·维尔多也等到了自己的目标。


一个瘦瘦的中年荷兰男人,提着他装钱的盒子,带着一个保镖,出现在了拉丁里·维尔多的视野中——他现在正在和一个熟人交谈着,没有离开的意思。早已经等得不耐烦的杀手扔掉手中的烟头,将自己的帽檐向下拉了拉,抱着鲜花面带微笑向着目标走了过去。


拉丁里·维尔多早已经把周围的情况观察清楚了,大街上很空旷,没有多少行人,逃跑没有任何的阻碍。现场的人中,看上去有能力阻止他的行动的。随着越走越近,杀手已经能够听见目标和他的熟人交谈时发出的声音了。他有点为目标的那个熟人感到惋惜,这个可怜虫会为自己在一个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与一个错误的朋友进行一次错误的交流而感到后悔的。


可惜,世界上是没有后悔药卖的,所以,要后悔的话,到地狱里去后悔吧。撒旦会原谅你的过失的。


到零距离,拉丁里·维尔多走到了目标、他的朋友和他的保镖的面前。


三个英伦人用一种奇怪的目光打量着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面带微笑的新西兰人,他们互相看了几眼,猜测着这个人是不是他们中哪一位认识的人,但是他们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显而易见的迷惑。


不是认识的人!他们三个得出了这个结论。接着,保镖回过神来了,他开始去摸枪——但是已经晚了。


拉丁里·维尔多潇洒的扔掉了手中的鲜花,撩开大衣,将身上携带“烈炎”步枪摸了出来,对准保镖扣动了扳机。首先解决有威胁的目标,这是常识。


在子弹的巨大冲击力下,保镖整个人向后飞了出去,他手里还抓着一支前装式火手枪——巴多利奥一路上见过不少携带这样的武器的武装人员,他很奇怪,为什么宋国的黑帮仍在使用这种在落后的武器?


不过,现在可不是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杀手面带微笑,将枪口转向了正试图夺路而逃的目标本人,然后射出了第二发子弹。子弹结结实实的打在了目标的背上,日本人一下子扑到在地上,死了。


“为什么总是有一些傻瓜喜欢将自己的后背暴露给敌人呢?”拉丁里·维尔多叹息着,完成了退壳—上膛的程序,将枪口对准了那个犯了错误的倒霉蛋。“真是对不起,朋友,本来我一点都不想杀你,因为你的脑袋可不像你的朋友那样,能值一万宋元。但是,谁叫你看见了我的脸呢?”他一边咕哝着,一边将这个连尿都已经吓出来的英伦人的脑袋打开了一个大洞。


“真恶心。”拉丁里·维尔多甩了甩自己的手,将上面沾到的脑浆甩掉,接着走到目标的尸体旁边,将那个装钱的盒子捡了起来,然后转身走去。


直到这个时候,街上才响起了刺耳的尖叫声和警察的哨子声,早已知道事件发展情况的警察们开始装模作样的执法。拉丁里·维尔多不知道是,这些迟到的警察们是治安部长孙建洪给他安排的,任务就是掩护他离开。


此时,梦幻村大街上的斗殴还在继续。


齐齐安有些郁闷了,那些英伦人并没有按照他预想的那样拔刀砍人,这样他们就不能掏枪把这些家伙解决掉。上面有交代,无论如何,一定要让对方人先动武器,这样可以让他们在今后和调查人员做斗争时显得有理有节一点。但现在,这些家伙在打手们雨点般的拳头下连招架都困难,哪里还有机会去拔刀啊?


对方不拔刀,打手们就不能开枪;不能开枪,人就可能弄不死;弄不死人,就没有钱拿;没有钱拿……


“真死该死!”齐齐安低声的咒骂起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些看起来嚣张的宋国黑帮连街头斗殴都不会,这样的人,在新西兰就只能做好市民!


“我讨厌好市民!”齐齐安觉得,应该让伙计们稍微减缓一下攻击力度,好让对方有机会把刀拔出来。


不过,大家现在都打红了眼,要收手似乎有些困难啊。


幸运的是,对方在无意中帮了齐齐安的大忙。


经过了好长一段时间以后,最始被齐齐安打昏的家伙从眩晕中恢复过来了,摸着自己不断往外冒血的鼻子,这位黑帮骨干第一个念头当然不是去找医生,而是按照齐齐安所希望的那样,抽出了自己的配刀,怪叫着向着新西兰黑帮打手们扑了过去。


第一个中招的,就是齐齐安本人,促不及防之下,他的左手被锋利的刀子划了一个大口子,接着,又有一个新西兰黑帮打手的手上挨了一刀,于是,打手们借此机会纷纷拉开了与浪人们的距离,将手伸进了怀里,而英伦人也一齐将刀拔了出来,向着黑帮打手们砍了过去——他们早就被打得火冒三丈了,哪里还顾得了和自己打架的是什么人。


然后,血案发生了。


还没等黑帮打手们把枪拿出来,对方的刀就刺进了一个新西兰黑帮打手的肚子里。不过,在这些黑帮兄弟眼里,这位先生是伟大的,他的死成就了齐齐安打手先生和其他的黑帮兄弟们。


“赞美仁慈的圣母玛利亚,这下我们更加的有理有节了。”齐齐安的心里简直就乐开了花,他大声的喊了起来:“杀了这些日本猴子,为我们的朋友报仇!”朋友?别开玩笑了,那不过是一个倒霉鬼!


但是,齐齐安的呼喊起到了它的作用。新西兰人民是团结的,刹那之间,几十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正在发愣的英伦黑帮们。


那些倒霉的英伦黑帮分子,就这样倒下了,再没有人能站起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