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冲樽俎话外交 春秋篇 四十三、苏代说太子为相 蔡泽劝范睢让贤

平山大侠 收藏 0 3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9/[/size][/URL] 四十三、苏代说太子为相 蔡泽劝范睢让贤 田需死后,楚襄王大臣昭鱼对苏代说:“田需死后,我担心张仪、薜公和犀首(即公孙衍)这三个人中,将会有一人成为魏的相国。” 苏代问:“您认为谁当魏的相国,对您最有利呢?” “我想最好是让魏太子自任相国。” “我为您去见魏王,一定让太子为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9/


四十三、苏代说太子为相 蔡泽劝范睢让贤


田需死后,楚襄王大臣昭鱼对苏代说:“田需死后,我担心张仪、薜公和犀首(即公孙衍)这三个人中,将会有一人成为魏的相国。”

苏代问:“您认为谁当魏的相国,对您最有利呢?”

“我想最好是让魏太子自任相国。”

“我为您去见魏王,一定让太子为相。”

“你打算怎样说服魏王?”

“我见到魏王,就向他转达您的忧虑。魏王就会问我有什么忧虑?我说昭鱼担心田需死后,张仪、薜公、犀首三人中会有一人担任魏相国,这样对楚国没有好处。”

“魏王会怎么回答呢?”

“魏王是年长君主,考虑问题一定全面仔细。我想他会说:‘用张仪为相,必然看重秦而轻视魏’;用薜公为相,必然看重齐而轻视魏;用犀首为相,必然看重韩而轻视魏。这三人寡人都不会任用。”

“那他问你用谁为相?你怎么说呢?”

“我自然是按先生您的意思说了,太子当上相国,秦、齐、韩都会来与魏通好。魏本来就是强国,现在又有三个万乘之国合作、支持,魏国必定安如磐石。因此,太子应该自任相国,魏王听了我的分析,一定会采纳我的建议的。”

“好,我这就安排你为大使的一应事宜。”

苏代见到魏王,事情的发展果然与昭鱼、苏代预见的一样,魏王听取了苏代的建议,太子果真被任命为相国。


公元前250年,秦军与赵、魏、楚三国联军在邯郸展开大战。秦军在联军的内外夹击下,被打得大败,主将王龀逃跑,副将郑安平又领着两万秦军投降了赵国。郑安平是范雎任命的。秦法规定:“任人而所任不善者,各以其罪罪之。”按法律,范睢罪当夷三族。然而秦昭王有意袒护他,下令:“有敢言郑安平事者,以其罪罪之。”并且赐给他饮食物品更加丰厚,以消除他的疑虑。但是两年以后,又发现河东守王稽“与诸候通,”出卖秦国利益,王稽因此被杀。而王稽也是范睢荐任的。但秦昭王并没有向他问罪,这使他心情更加沉重、郁闷。

秦昭王为了让范睢再振作起来,为国效力,对他推心置腹地说:“现在秦国内无良相;外无勇将。秦国的前途,实在令人焦虑呀!”

范睢心内有事,因而误解了秦王的意思,以为秦王要和他算账了,心里感到十分恐惧。

恰在这个时候,燕国人蔡泽来见他说:“一年四季的变化,是周而复始的。春天完成了滋生万物的任务后,就让位给夏。夏天结束养育万物的责任后,就让位给秋。秋天完成成熟的任务后,就让位给冬。冬把万物收藏起来,又让位给春天。这便是四季的循环法则。”

蔡泽滔滔不绝地述说了一通,顺应时势、合乎天命的道理。这些范睢都懂,只好诺诺而听。

突然蔡泽话锋一转:“先生自命不凡,然而如此之辈,善始善终的能有几人?君不见秦之商鞅、齐之苏秦、楚之吴起、吴之伍员、越之文种的下场吗?难道君候希望他们的结果吗?”

范睢听了心中一震,可还是诡辩道:“这几个人都是忠诚节义的榜样,与其屈辱偷生,不如舍生取义,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蔡泽笑道:“他们身为大臣,自然是尽心尽职,无可指摘的。但是他们所辅佐的,却未必都是明君。难道一个人,非要以死来成就忠孝节义的美名吗?果真如此,那么当初殷微子谏纣不听而佯狂;孔子不入危都;管仲不死公子纠之难;这几位为世人敬仰的贤人的行为,就都不值得后人的称赞了。而且同样是建功立业,周朝的开国功臣闳夭、辅佐成王的周公、邦助越王的范彘,难道因为他们善于保护自已,就不是忠臣圣人了吗?所以说,一个追求功名,又善于保全自身的人,才是第一高人。功名传世,以身殉职,就差了一等。当然那些为了保全生命,而声名狼藉的,则是最下等的。”

范睢听了连连点头:“是的,您说得很对。一个人既得功名传世,又能保全自身,那才是最完美的呀!”

“如今您的地位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日子已经很久了,恐怕会遭遇不测。所以您应该让位给他人,这才是明哲保身之道。”

一席话启发了范睢,他立即上表请求解职引退,并且推荐蔡泽,继任相国。

蔡泽就职后,也为秦国的强大作出了重要贡献。但是当他听到有人责难他时,他也很明智地舍弃了相国宝座,而做了范雎第二。既保全了自已的晚节,也表现出大公无私的精神风貌。


大侠评曰:范睢与蔡泽,是两位著名的纵横家与外交家。范睢一生以纵横家而起,又因纵横家而落。既明智进取,而又明智引退;既劝说人,而又能听人劝说。堪为知人知已,和知时知势的明智之士。

蔡泽既懂得范雎的心态,又能把握住绝妙的时机。再运用商鞅、吴起、伍员、文种等人的教训和比喻的语言,提醒说:人的功成名就、官显位赫后,人事就会停滞;人心就会倦怠;业绩也不会进展。那就应该立即辞去高位,退而赋闲。即退一步,海阔天空。否则说不定会因芝麻小事,而被问罪,遭到晚节不保的厄运。从这些让范睢敬佩的人物命运说开了,引起范睢功业与生命的强烈共鸣,从而使他下定决心,急流勇退。

“日中则移,月满刚弓,”本是人人皆知的自然规律,但是蔡泽却利用来做劝退的契机,为尔后的说辞做了很好的铺垫。蔡泽的外交手段确实了得。要知道他是来劝退,而不是来劝进的。他是来争位,而不是来送位的。他面对的是一个老资格的外交大师,而不是一个初出毛庐的新手;是一个著名的纵横家,而不是一个一般的政客。

当形势逆转时,不用别人劝退,他自巳便主动退隐。从这一点上来看,蔡泽的确也是有着非同寻常的超人智慧。

凡有高尚气节的君子,都不会一味地贪图富贵安逸。在适当时机,都能主动退出舞台,为后来者提供其大展宏图的余地。

战国时期的纵横冢苏秦,把“进贤”看作是人臣最可贵的品格,甚至比为国君赴死受辱,还要难以做到。因为进贤的后果,有可能使进贤者自已退居下位。他说:“人臣莫难于无妒而进贤。为主死易,垂沙之事,死者以千数;为主辱易,自令君以下事王者以千数。至于无妒而进贤,未见一人也。故明主之察其臣也,必知其无妒而进贤也。贤臣之事其主也,亦必无妒而进贤。夫进贤之难者,贤者用且使已废,贵且使已贱。故人难之。”

其实苏秦认为难中之难的事情,鲍叔牙早就做到了。他不怀一点妒意,不带一丝忧虑,非常洒脱地拱手把宰相的位子让给了管仲。体现了一种大公无私、光明磊落的高风亮节。从而使“无妒而进贤,末见一人,”之苏秦语落空;使“内举不避亲,外举不避仇,”之祁羊惭愧。成为贤者之贤。正因为如此,在孔子眼中有两位贤人:一是鲍叔、二是子皮。

子贡曾问孔子:“今之人臣,孰为贤?”

子曰:“吾未识也。往昔齐有鲍叔、郑有子皮,贤者也。”

“然则齐无管仲?郑无子产乎?”

“赐,汝徒知其一;不知其二。汝闻进贤为贤耶?用力为贤耶?”

“进贤为贤。”

“然。吾闻鲍叔牙之进管仲也;闻子皮之进子产也。未闻管仲、子产有所进也。”

孔子“进贤为贤”的观点,不亦智乎?!太史公司马迁“天下多管仲之贤,而不多鲍叔能知人,”的说法,不亦宜乎?!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