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冲樽俎话外交 春秋篇 四十二、范睢首创远交近攻 唐且布衣成功成仁

平山大侠 收藏 3 3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9/[/size][/URL] 四十二、范睢首创远交近攻 唐且布衣成功成仁 《战国策.秦策》记载:公元前252年,秦昭襄王(名稷,秦武王异母弟。公元前306年…251年在位)为统一大业问计于魏国人范睢。 范睢说:“秦国北有甘泉、谷口;南有泾水、喟水;左面是函谷关,阪关和崤山;右边是陇、蜀,地理上占有了天险。而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9/


四十二、范睢首创远交近攻 唐且布衣成功成仁


《战国策.秦策》记载:公元前252年,秦昭襄王(名稷,秦武王异母弟。公元前306年…251年在位)为统一大业问计于魏国人范睢。

范睢说:“秦国北有甘泉、谷口;南有泾水、喟水;左面是函谷关,阪关和崤山;右边是陇、蜀,地理上占有了天险。而且拥有战车千辆,雄兵百万,凭着将士们的忠勇善战和诸侯国周旋,就象驱使朝卢这样的猛犬,去追猎跛脚的兔子一样,霸主的功业指日可待。现在却出师无功,闭关自守,不了解中原各国的虚实,这是因为制定的战略方针,外交政策,不能适应形势发展的需要而造成的。”

“请先生指教。”

“大王发兵越过韩、魏,去攻打强大的齐国。这个战略就不妥当。兵力少,对齐国造成不了什么损失。兵力多,国内防守又会空虚,被周边的国家乘虚而入。这就是大秦连年征战,劳师远征,而收获不大的原因。大王与韩、魏结盟,目的是要秦少出兵,韩、魏多出兵。可是这在情理上是讲不过去的。秦军又要越过韩、魏国境,他们如何能放心。所以他们与大王貌合神离,每次作战总是敷衍,不那么积极主动,原因还是制定的决策有疏漏。过去齐国与韩、魏联盟攻楚,打了不少胜仗,可却没有得到多少土地,就是因为齐国军队损失过重,没有那么多力量去防守占领的土地,又被楚国夺了回去。反而韩、魏得到的便宜多、实惠多。正所谓:把兵器借给强盗;用粮食资助小偷啊!

我建议大王从今以后改变对外策略,采取远交近攻。齐国距离我们远,一时还不能对秦构成直接威胁。而秦军与齐开战,就是战胜了,也无法越过韩、魏去驻守新占的土地。不如与齐合好,同齐夹击韩、魏。这样每打赢一仗,得到一寸土地,就可以占领一寸土地;得到一尺土地,就可以占领一尺土地了。如此这般,韩、魏要不了多久,就会被秦蚕食鲸吞,秦的力量也就进一步强大起来。南方的楚国,北方的赵国,东北的燕国就会向大王靠扰,那时大王再向齐挑战,天下就是大王您的了。”

秦昭襄王又问:“韩、魏两国先攻取哪一个呢?”

范睢说:“先攻取韩国,只要秦军包围韩国荣阳,通往成皋的道路就会被截断;北面再派兵占领太行山隘道,韩国上党地区的驻军就无法南下增援。攻下荣阳,韩国就被截断为三,大王可以从容地一一收拾,韩国灭亡了,魏还能存在多久呢?”

秦昭襄王听了十分赞赏,于是派遣范睢为使,东去齐国,与齐国结为同盟,开始实施“远交近攻”的外交政策和战略方针。


《战国策.魏策》记载:公元前225年,秦已经灭掉了韩、魏两国,又一举攻破了赵国、燕国,加快了统一中国的步伐。秦王赢政派使者去见安陵君,说愿意用五百里的土地,换取安陵(今河南 陵县)这块巴掌大的小地方。

安陵君任命唐且为使,去见秦王赢政说:“安陵本是魏的附属小国,蒙大王施加恩惠,用大的来换小的,真是太好了!只是,我们这块土地是从先人手里继承下来的,希望永远保住它,不敢随便交换。”

秦王赢政听了,很不高兴地说:“韩、魏已被寡人灭亡,安陵君只有五十里大的地方却能独存,是因为寡人看他是个忠义之士,才没有领军队去打忧他。如今寡人用十倍的土地与他交换,他却违背寡人的好意,是瞧不起本王吗?”

唐且说:“不是这样的,祖宗之地怎么能轻易变动,纵然千里之地,也是不敢交换的。”

秦王赢政勃然变色说道:“你可曾听说过天子发怒吗?”

唐且说:“没听说过。”

秦王赢政说:“天子一发怒,就会死亡百万人,血流成河!”

唐且反问道:“大王曾听过布衣之士发怒吗?”

“布衣发怒,不过是摔掉帽子,光着脚,用头撞地罢了。”秦王赢政轻蔑地说。

“这是庸人发怒。”唐且说:“士人发怒就不是这个样子。从前,专诸刺杀王僚,慧星冲击月亮;聂政刺杀韩傀,白光直射太阳;要离刺杀庆忌,苍鹰扑击大殿。这三个人,都是布衣之士,他们胸中的怒火还未发泄出来时,上天就已降示凶兆。现在,再加我唐且,就要成为四个人。虽然我发起怒来,倒在地上的人不过两个,流血不过五步,但是天下的人都要穿白衣服了,今天正是这样的日子。”说完,唐且抽出利剑,直逼秦王赢政。

秦王赢政一见,大惊失色,赶紧连声道歉说:“先生请坐,寡人明白了,韩、魏两国灭亡,而安陵君只有五十里却能幸存,正是因为有先生您在啊!”


大侠论曰:公元前298年,齐、韩、魏三国联军曾攻破秦函谷关,兵锋直逼秦都城咸阳,迫使秦王不得不割地求和。这对于已经开始强大的秦国来说,是绝无仅有之事,也是历代秦王所不能容忍的。因此,秦军连年征战必欲报仇雪恨。可惜因为秦国制订的外交策略和战略方针有误,秦军虽然付出重大的牺牲,但却总也不能彻底击败这三个国家,反而一度被三国联军封闭于函谷关内,不敢出击。范睢仔细研究、分析了形势,高瞻远瞩、审时度势,根据敌我双方与各国情况、形势发展的需要,及时地建议秦王改变国策,采取远交近攻的外交政策和战略方针,成功地拆散了齐、韩、魏三国联盟。先攻取土地相邻的近在咫尺的韩、魏,再谋夺距离较远的齐国。正确的外交政策和战略方针,很快就见出成效。公元前230年,秦军灭韩。公元前228年秦军灭赵。公元前225年灭魏。公元前223年秦军灭楚。公元前222年秦军灭燕。公元前221年秦军灭齐。最后终于完成统一中原大业。从范睢当上秦国相国不到五年时间,秦国各个击破中原各国,形势的发展完全如范睢预料的一样,而这一切,都奠基成功于“远交近攻”外交政策和战略方针的实施和运用。由此可见,正确的外交政策和战略方针不仅是一国赖以图存的生命线,而且也是一国借以振兴的发展线。

而范睢能当上秦国的相国,说起来也是秦国使节的功劳。

范睢原来在魏国,却很不得志。空有满腹经纶,不被执政者赏识、重用。

秦国使节王稽出使魏国,发现范睢是一个人才。于是想方设法,在完成外交使命回国时,偷偷将他藏在车子里带回国。走到秦国地界湖关时,对面有一队车马行来。王稽告诉范睢说:“秦国相国穰侯,在东巡县邑。”

范睢担心地说:“听说穰侯独揽秦国的军政大权,讨厌接纳诸候的宾客。恐怕也不会喜欢我。我还是躲在车里,不要让他看见我才好。”

穰侯来到跟前,向王稽表示了慰劳。一面打量着王稽的车队,一面问:“你这次回来拜见君王,有没有带着诸侯的宾客,带他们来可没有什么好处,只会扰乱我们国家的政治。”

王稽说:“我那敢这么做。”说完就告辞走了。

待双方见不到对方时,范睢赶紧从车里下来,对王稽说:“穰侯是个聪明人,只是反应慢了一些。刚才他就怀疑车里有人,只是没有检查。他一定会后悔,并马上派人来的。”说罢就避开大路,捡小路往前走。不一会儿,果然穰候派骑兵来检查。里里外外翻了个,没有发现外人这才回去。

秦昭襄王见到范睢问:“天下的贤才武士,以合纵为目标,相聚在赵国,而且要攻击秦国。寡人应该如何应付?”

范睢说:“大王不必忧虑。秦国与天下的贤才武士,并没有什么仇恨哪?他们相聚在一起,只不过是为追求一巳的富贵。好象一群狗在一起,卧的卧、立的立、走的走、停的停,不会相互争斗。但是如果扔一块骨头过去,群狗必定会抢夺,并为此拼斗、撕咬。这是为什么?还不是因为有了这块骨头的利益吗?”

秦昭襄王便派范睢为使,带了五千黄金在武安大摆宴会,遍请天下贤才武士,散发黄金。范睢扬言:谋攻秦国的就得不到黄金,得到黄金的就如同兄弟一样看待。结果散发不到三千黄金,这些人就已经互相争吵、打斗起来,那里还能组织起来,进攻秦国呢?!

范雎相秦,对外明确提出了远交近攻的外交策略,和对内加强王权专制的主张,是秦兴盛的又一个里程碑。此后秦国加强了对三晋的攻伐,而且不断取得胜利,大大推进了兼并六国的步伐。

秦国灭韩亡魏,气势正焰。秦王羸政原想挟胜利之威,以欺骗和威吓手段,来钳制唐且,一举夺取安陵。不曾料想自已的帝王之威,却败在了唐且一介布衣之威的面前。

安陵不仅是一个很小的国家,而且还是魏国的附庸。但是“秤砣虽小,能压千斤!”唐且这位英雄好汉,面对强秦暴政,他身为小国、弱国的大使,大义凛然的与羸政展开针锋相对的斗争。先以历史实例说明:布衣之威胜过帝王之威的可能性,大大打击、挫伤了秦王政的傲气、霸气、狂妄之气。接着表示自己愿意重演历史剧幕的决心和能力!让秦王政切切实实地感受到现实的布衣之威,并且进一步认识到安陵虽是小国、弱国,却也有泰山压顶不弯腰;雷霆击之不低头的英雄气概!不屈不挠的民族精神;同仇敌忾的坚强意志与决心。他以自己的性命维护国家利益,说明这样一个道理,有时候,光靠武力,不一定能解决问题,而在外交斗争舞台上,往往只需要一位象蔺相如、毛遂、唐且这样的人就能转危为安。一个国家能有这样的外交人才,实在是国家之幸,百姓之福啊!

在如此一位顶天立地的英雄好汉面前,秦王羸政只能低头认输。这其中除了担心自己的性命安危之外,恐怕还有对唐且这为大使,人格的敬重与钦佩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