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威 国家的崛起 独立团的集训

紫宵流云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08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087/[/size][/URL] 明炬城外宋国独立团的训练营地里,张清明正疯狂的扒拉着自己餐盒里的午饭,仿佛一百年没吃过饭一样!而且,不只是他一个,其他的新兵的吃饭速度也是如此。 出现这种状况是有原因的,为了将装备较差的独立团训练成一支具有较强战斗力的军队,独立团团长是际上是把所有的新兵当作准特种部队来训练的,他制定的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87/


明炬城外宋国独立团的训练营地里,张清明正疯狂的扒拉着自己餐盒里的午饭,仿佛一百年没吃过饭一样!而且,不只是他一个,其他的新兵的吃饭速度也是如此。


出现这种状况是有原因的,为了将装备较差的独立团训练成一支具有较强战斗力的军队,独立团团长是际上是把所有的新兵当作准特种部队来训练的,他制定的训练大纲既严格内容又多,占用了大量的时间,导致新兵们得不到很好的休息,他们只有拼命的挤占其他的空闲时间来休息一下,很自然的,每天午饭和晚饭后到训练开始那段时间就成了不能放过的目标,而为了让自己的休息时间尽可能的长,新兵们只好加快吃饭的速度了。不过话又说回来,训练营的伙食也很适合快速的吞下去。


宋国陆军独立团的伙食标准是,早餐:鸡蛋,肉包子,豆浆或者粥;午餐和晚餐:米饭,烧得很烂的土豆、黄豆或者胡萝卜烧肉,以及汤。这种伙食非常的单调,最大的特色就是除了鸡蛋以外其他的东西都能够很快的吞下去,因为没有骨头和鱼,士兵们也不用担心自己在狼吞虎咽的时候被什么东西给卡住喉咙而意外的丢掉自己的小命,同时,这些东西的味道也不那么差。所以,尽管伙食单调,但大家还是能吃得下去。


而且,对于这些流浪汉、普通农民、奴隶、劳工出身的人来说,现在这种顿顿都有肉吃的生活在以前根本是想都不敢想的,还有什么可以抱怨的呢?


因为有了这样的想法,所以这些新兵们基本没有受不了高强度训练主动要求退伍的。开什么玩笑,好日子不过要跑回去吃菜咽糠,那不是脑子有病是什么?大家都还没这么傻呢!


同日,下午14点,射击训练。


张清明举着自己的地火01式步枪,努力的瞄准着三百米外的人形靶,然后扣动了扳机。在火药强大的推动力的作用下,弹头冲出枪口,用了三分之一秒多一点的时间飞越三百米的距离,最后在木质的靶板上钻了一个洞,不过……


“妈的,五发都打偏了。”看着送过来的靶子,张清明有些郁闷的骂到,但幸运的是,他的五发子弹都打在靶上,所以,他不用变态教官们的变态惩罚。


不过,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像他这么幸运的。


“你,还有你,”团长袁应波今天居然亲自到训练场观看训练,他对个别同志的射击成绩显然不满意,对着两个倒霉的菜鸟大声的咆哮着,“成绩太差,现在立刻背上你们的装备,围着营地跑一圈,现在就去,马上!”


“长官,遵命,长官!”两个倒霉蛋一脸痛苦的去执行命令了——全套装备重四十公斤,营地的一圈是五公里长,想不痛苦都难。


解决完两个倒霉蛋,袁应波又把自己的目标转向了其他的人,每当他的眼光扫到某个人的身上的时候,那个家伙就会不自觉的哆嗦一下,生怕惩罚掉到自己的头上,不过,这次团长没有惩罚谁。


“菜鸟们,”袁应波大吼到,使用了他对新兵们的一贯称呼,“你们的成绩都很糟糕,非常的糟糕,你们还需要更多的练习,从现在起,你们每周要领取三千五百发步枪子弹用于训练。不过,菜鸟们,你们要听好,你们的每次射击都是要记录成绩的,任何命中率低于一半的人,都要受罚,听清楚了没有?”


“长官,听清楚了,长官!”新兵们声嘶力竭的大叫着,每周三千五百发步枪子弹,就是号称世界上最强大的英军也享受不到这样的待遇啊!于是,新兵们立刻就幸福得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还有,菜鸟们,要是哪个傻瓜在练习一周以后还全部脱靶,我就让他跑圈跑到死!”袁应波狞笑着说出了最后一句话。


下午15点30分,战术动作训练。


新兵们正在头上是铁丝网,地上是血水、泥浆和动物内脏的混合物的训练场上进行匍匐前进的训练。


这一招是皇帝赵传林想出来的,他想起自已在另一个时空里生存时看过的一部电影《拯救大兵瑞恩》里的场景,认为只有这样训练才符合战场实际。说实话,虽然这是赵传林提出办法,但是他自己是绝对不敢在这块训练场上来练习什么匍匐前进的,他嫌恶心,而且,他还担心铁丝网会在他的屁股上开几条口子。


新兵们的感受也和他们伟大的皇帝差不多,但是他们没有选择的余地。


“……混账,你把屁股厥那么高干什么,想你的屁股被子弹开上几个洞吗?把屁股放低些!”一个教官向一个新兵咆哮到,同时用脚纠正了他的错误。


而另一个教官则向另一个新兵咆哮着:“笨蛋,你这个菜鸟,把你的头低下去,那东西再恶心也比你可怜的脑袋被子弹打开花要好,把头低下去,菜鸟,不想死的话就把头低下去。”他又转向另一个新兵,“还有你,草狗!你也想死吗?低头……”


新兵们的表现很差,要么是战术动作不规范,要么是不愿意把头埋下去,总之,看得一旁的团长袁应波大摇其头。


“我认为应该把铁丝网再降低些,降低到三十厘米,这样他们的头,或者是屁股抬起来一点点就会挂上去。”袁应波突然身边的营长们说道。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天空中传来了发动机的声音。对于在陆军第一师里呆过的袁应波及独立团的营长们来说,他们头都不用抬就知道是空军威龙式(苏35)飞机也在进行训练了。但是,那些才进训练营,或者还没把飞机看够的家伙们却把头抬了起来,其中自然也包括了不少人还在铁丝网下面的傻瓜。


于是,训练场上响起了一片惨叫声。


“你说这些空军的家伙们今天又在练训什么?是投弹还是空战?”看着威龙式(苏35)飞机在天上穿梭,那些地上的独立团新兵纷纷猜测。实事上,每天的这个时候就是新兵们最快乐的时候,虽然他们的猜测从来没有准确过,但是他们依然乐此不疲进行着这种游戏,而且还打赌。


“训练空战?开玩笑!”只有我们宋国有飞机,世界上其他国家根本不可能制造出能威胁我们空军战机的武器,有这个必要吗?”一些家伙明确表示自已的态度。


不过,这次这些家伙真的猜错了,今天空军训练的确是空战。虽然目前世界上还没有什么国家有空军,但如果天天训练投弹,就实在太没意思了,所以空军飞行员们把空战训练当成了一种游戏,乐此不疲。


第二天早上,新兵继续训练。


“听好了,菜鸟们,现在我要教你们的是,在构筑一个掩体时要注意些什么。”训练场上,袁应波正以团长的身份,向新兵们讲解构筑一个掩体要注意的事项。


“首先,我要说明的是,我们要构筑的不是能让我们呆上十年八年的永备工事,那是工兵的事情。”袁应波大吼着:“其次,我们要修的也不是一战时代那种很深很长的堑壕,那东西没有什么意义。”


其实袁应波也没有参加过多少实战,他讲的这些东西,也都是在皇家图书馆的资料中抄来的,他自已也不知道这些东西到底是不是正确的,但这并不能影响他教训这些新兵们。当领导的感觉就是很好嘛。


“……我们要构筑的是一个战斗掩体,记住,这样一个掩体必须满足以下的要求:既能方便你的射击,又能保护你不会轻易的被敌人观察并且伤害到……”


“……战斗掩体的掩墙应当足够的坚固,对子弹和炮弹的爆炸碎片要有一定的防护力。”袁应波继续吼叫,“最理想的掩蔽物是岩石、树木、石堆瓦砾等天然物体,它们比较不容易引起敌人的注意,当然,如果没有这些,可以用挖掩体时挖出的泥土来构筑掩墙,把泥土装入沙袋中再用水打湿来改善掩蔽条件……”


“掩墙?有这种东西吗?”在远处观看训练的赵传林脑中直冒问号,他从来没听说过这种东西。在这段时间以来,赵传林一直都比较关注陆军第一师的先进装备,对适应独立团装备情况的作战方法研究不多,也没有在皇家图书馆中查阅这方面的资料,因此听见袁应波的说法感到很新鲜。


袁应波当然不知道赵传林在想什么,他继续吼叫着:“……一个完备的战斗掩体除了要有良好的隐蔽和防护效果,还应该能提供良好的射击环境,在射击地境和射界上没有死角……”


“妈的,我还没想到过打个仗居然要这么麻烦。”新兵的队列里,英伦族人爱伦小声的咕哝着。


在弹仓式步枪和机枪发明之前,陆军作战的方式其实很简单,交战双方只要站成队列,向对方齐射就行了。而袁应波所讲的这些东西,对于爱伦来说简直是闻所未闻。


“小伙子们,我现在要教你们的是隐蔽与伪装时的一些注意事项,”袁应波在讲完构筑掩体的注意事项没多久,一个营长接着他的话题开讲了。


“首先,我要告诉你们,隐蔽和伪装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教官继续说道:“如果在战斗开始前你们被敌人发现,那么你们不可避免的将遭受到敌人火力的打击,在那种情况下,即使你们的枪法再好,武器再精良,也只能先挨上几枪再说。我相信,你们没人愿意这样,是不是这样,小伙子们?。”


“长官,是的,长官!”新兵们大叫着。


“很好,看来你们都不是笨蛋。”教官点了点头,继续讲到:“不过,要记住的是,隐蔽和伪装并不能帮你挡住敌人的子弹,它只能相对的减少敌人发现你的机会,我希望你们能明白这一点……”


就在教官为新兵们讲解隐蔽和伪装时的注意事项的时候,赵传林也正在与陆军上将杨恩文讨论着相关的话题。


“你说没有必要给新兵们装备些迷彩服?还有那些防弹衣到底要什么时侯才能研制出来?我可不想让新兵在战场无故送命。”赵传林问杨恩文。


“陛下,迷彩服有利隐蔽,但在我军火力远远优于敌方的情况下,使用迷彩没有多大的价值。给新兵们装备防弹衣倒是要来得实在一些,现在已经有3个厂商提供了防弹衣样品,我们正在从中选择最的,一旦定型就可以大规模生产了。请陛下放心,在未来的战场上,我大宋的军人将是最难被打倒的。”杨恩文信势旦旦地说。


“很好,不过部队只是这样关着门训练,会练出真正的战斗吗?”赵传林又提出了新的问题。


“陛下,我准备过段时间搞次小规模的对抗演习,这帮兵还是太嫩了,现在看起了都很威风,但真正的上了战场就不好说了。”杨恩文上将解释到,“对抗演习方案正在制定,很快就能请陛下过目。”


“不错”赵传林还是比较认可杨恩文的安排。“我希望在新年以前,这支部队可以成军,接受战斗任务。”赵传林向杨恩文提出了要求。


“遵旨,陛下。”杨恩文回答到,“我会完成它的。”


这个时候,新兵们还在继续听曹中士为他们讲解隐蔽与伪装要注意的事项。


“宋军打仗果然与清军不同,不但讲究的东西多,而且非常的麻烦!”士兵中,张清明发出了自己的抱怨。在跟着老爹张信勇走南闯北的过程中,他无数次看见清军的训练,感觉不论是在训练强度、训练方法还是在训练科目上,清军与宋军都不在一个档次。但是宋军与清军相比,在武器装备上占有极为明显的优势,明明可以轻易击败任何敌人,有必要搞得如此麻烦吗?而且这样打起战来偷偷摸摸,一点都没有王者之师的气势,这样做到底行吗?张清明在心里暗自问道。


在张清明的心中,还没有意识到隐蔽自已,减少伤亡的重要性。他更不知道,独立团在成军后,将代表宋国军队的对外宣传形象,参与无数次宋国的对外战争,他以及他的战友将们一次次面临生死考验,军官们这样训练,完全是为了他们的安全作想。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