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威 国家的崛起 那个女孩

紫宵流云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87/


随着大清王朝汉人不断进行宋国。宋朝这个人口稀少的国家了增加了不少活力。不过,最近这段时间进入宋国的都是中国广东地区的人,他们的口音与宋国汉人的相差很大,与宋国汉人沟通起来还是非常困难。对与喜欢中国北京方言的宋国原生汉人来说,与广东地区的汉人交谈,比与英伦族人交谈还困难。但是不管大家在口语上交流有多困难,但起码还有一些共同点,那就是同样的肤色和文字。基与这一点,大家还是可以交流的。



进入宋国的汉人中,有的只是离开家人,背景离乡到宋国来打工,而有的却是举家搬迁到了宋国。即然是举家搬迁,自然就少不了女人。这对于宋国原有居民来说,在择偶时又多了一些选择。



来自佛山的苟馨就是其中之一。她的老爹在佛山没有一点土地,只能靠向地主交租子为生,但现在太平天国起义,再加在佛山地区的地主们为富不仁,不断加收地租,让他们一家有点活不下去了。她爹听信了张信勇的说词,不禁心动来到宋国。



宋国这个特殊的国度的确让苟馨一家子大开眼界,在这里有在大清王朝根本看不到的许多新东西,这里的官员没有大清王朝官员那样大的架子,这里的百姓平时比大清王朝的更加自由,这里的日子的确比大清王朝过的要火红。最重要的是,这里明显是地广人稀,尽管政府在土地使用上严格进行用途管理,但是这里可以用作耕地的土地还是太多了一点,她们一家没用多大劲就得到了50多亩耕地,这在大清王朝是根本不敢想的事。



有了土地,农民们在农闲时节就会无所事事,苟馨在乡下呆着也是如此,眼看着在大宋,人们好象根本不在意孔夫子所说的三从四德,从不要求未婚女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在大街小巷抛头露面的女子到处都是。苟馨虽说已到了17岁,到大清王朝早就是谈婚论嫁的年龄了,早就有媒人上门说媒了。但是大宋在婚嫁上并不讲究父母之命,而且自由恋爱成风,而且苟馨一家刚到大宋,人生地不熟,根本没有媒人会上门,这让苟馨很是闲不住,于是不顾老爹反对,跑到大宋新京地来玩了。



新京虽说是大宋的首都,但人口不过4万人,但占地面积却达到35平方公里,也是典型的地广人稀型城市,地区中多数面积都被绿化用地占据,居住、商业、金融、行政、军事等功能建筑并不密集,这使得人口本来就少的新京显得十分冷清,一点都找不到广东、佛山集市的热闹感觉,这让抱着看热闹心理的苟馨十分失望。



最让苟馨不能接受的是,这么大的一个新京城,居然找不到卖胭脂的地方,这里有些店面看起来是卖女人用品的,但里面卖的都是一些增白霜、洗面奶之类的东西,也不知道好不好用。看来这次到新京城只能是空手而归了。



就在苟馨胡思乱想的时侯,她不知不觉走上了大街的中央。新京城可与大清王朝的城市街道不一样。在大清王朝的街道上,由于没有机动车,往往都是人车混行。而新京城内有大量的汽车,街道中央的部位是用给汽车行驶的,不是人行道,而且由于新京城内行人很少,汽车都跑得比较快,行人如果走到车行道上,很有可能出现生命危险。



很显然,苟馨的运气的确不怎么样,一辆天马汽车直向她撞来。天马汽车中的司机虽然努力刹车,但巨大的惯性还是带着汽车以较快的速度向苟馨撞去。苟馨虽说从未见过车祸,但凭直觉她也知道,这这么大的一推铁撞到身上,肯定不会舒服。可怕的场面让她失去了反应能过,目呆呆的站在公路中央,等着汽车来撞。



突然,苟馨听到耳边响起一声“危险!”就感到有人抱着自已扑倒在街边,而还辆天马汽车则带着尖锐的刹车声跑到前面停了下来。苟馨睁开眼一看,只见一个帅气的,头带冲天冠,身着蓝纹袍的小伙子正把自已抱在怀里。



“就是这个人救了自己吗?”苟馨低声的呢喃。



自己终于得救了!苟馨刚一高兴,就发现自已居然被抱在一人陌生男人的怀中。想自已长这么大,还没有男人如此抱地自已,这实在是不好思意,这让她的心情产生了反转。心情的巨大的落差,还真是折磨人呀。



这时,帅气小伙子松开了手,站起来边拍灰边问道:“姑娘,你没事吧?”



“你叫什么名字?”苟馨好奇问眼前这个救命恩人。不过,她很快想到以自已一个大姑娘身份直接问一个大小伙的名字,实在是太不害躁了,脸上不禁一红,接着低头不语。



“我?我叫赵传林,你叫我小赵就行了。”陌生小伙说道。



这个小伙其是就是中华宋朝皇国的皇帝赵传达林同志。赵传林虽说是一国之君,但到底一个涉世不深的小伙子,而且作为一个19岁的年青人,赵传林也正是春心萌动的时侯。不过,这位皇帝却不太喜欢宋国原生的女子,他感到这些女人没有情调,也从未想过在宋国原生汉人中找一个女子作为自已未来的皇后。但是如果找英伦族人则更不可能,虽说在赵传林原来所居住的另一个时空中,中国的许多小伙都喜欢找洋女人,热心于搞中外合资,但赵传林则不喜欢这一套。



由于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恋爱对象,使赵传林十分苦闷,不得已化妆成普通民众到街上散散心。那知从皇宫出来不到500米,就遇到这样一个场面,而且上演了一场英雄救美。



“赵传林?”毕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苟馨还是想搞清楚对方的名字,而且从对方的一身装束看,这个年青不伙应当是属于富贵人家,绝不是普通的百姓。在这方面来说,女人的直觉有时是很准的。



“不错,我就叫赵传林。姑娘,你这样上街实在太危险了,以后上街不要在路中间走了。那是拿自已的命开玩笑。”通过苟馨的身着,赵传林也看出她是一个来自大清王朝的女子,因为她穿的一清朝典型服装,而不是宋国女人爱穿的唐服。相对于把全身包的十分严实的清装来说,唐服显得过于开放,这让那些来自大清,从小接受礼教女子十分不习惯。



这时,天马车上的司机立即跑来道歉,赵传林看没有伤着人,再加上司机本自并没有太多的过错,他只是在路上老老实实开车而已,那里会想到路上会多出一个人来?于是,赵传林也就不和司机计较,让司机向苟馨赔了200宋文后就让司机离去。




苟馨看赵传林谈吐有理有节,更想搞这位恩人的真面目,看看他到底是哪里来的神圣。”



不过,苟馨很可能会失去了解赵传林的机会。因为赵传林虽说是化妆成普通民众出来游街,但不并意味着皇家卫队就会放弃对他的保护,必竞赵传要皇帝,是宋国的元首和最高军事首长,如果在他身上发生一些安全生产事故可不是开玩笑的。因此,早在赵传林离开皇宫的那一该,就有7名皇保镖也化妆成普通民众,远远跟在赵传林身后,准备随应对各种突发事件。



他们在密秘保护赵传林时,也亲眼目睹了赵传林冒死救下一个女子的事情。虽然赵传林没有追究天马车司机的责任,但并不意味着赵传林就一点伤都没受。如果这位年青的皇帝有什么地方伤着了,这件问题就比较大条了。赵传林虽说是南宋皇族后人,是真正的天子,但是现在的宋国的整个皇族也就只有赵传林一人,而且这个皇帝既没有成婚,也没有后代,他要有个三长两短,那整个大宋的皇位就传不下去了。



当然,皇家卫队的首领也知道赵传林既然穿便服单独外出,就肯定是不愿受到别人的打扰,更何况现在皇帝好象正在泡妞,如果冒然打扰,极有可能被皇责骂。但对与皇帝的安危相比,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想来相去,7名皇家保镖还是大着胆子跑到赵传林身边,小心询问道:“公子,你没事吧?”因为担心暴露赵传林的身份,皇家保镖不敢用“陛下”这一称呼。



听到这话,赵传林心里一颤,心想这帮该死的家伙还是根上了,还让自已清静一下吗?。算了,他们也是为自已的安全着想,而且还是履行职责,并没有过错,当然不过责骂。于是,赵传林转过身,和气的说:“谢谢大家关心,我没有事”。



赵传林口头上说没事,但皇家保镖们恭敬的态度还是引起了苟馨的注意,她从心里更加肯定了赵传林是富贵人家的猜想。



这时,赵传林开口说话了,他问苟馨:“对了,说了这么多话,我还不知道姑娘芳名,也不知道姑娘是那里人呢?”



苟馨心里“哑”的声,心想有你这样直接问题女孩名字的吗?但对方又是恩人,不回答又显得不礼貌,于是小声的说:“小子姓苟名馨,大清广东人氏”。说完后,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



“真是这样?”赵传林心中一阵高兴,如果苟馨所言属实,那么她将是自已来到这个时空后见到的第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女子,值得纪念一下,也许可以发展可为自已在这个时空的第一个女友也说不定。想着想着,赵传林的眼神盯着苟馨不放,脸上神色似笑非笑。



这边的赵传林还在无限YY,那边的苟馨可就犯傻了。



这恩公怎么怪怪的。从看到自己的第一眼开始,就好象是不对劲了一般,你看,他又在看着自己傻傻的笑了,而且他身后七个大汉看起来很恐怖,而且自已在十里八乡也是数一数二的美女,他不会对自己有什么企图吧?



想到这里,少女的心猛的跳了一下。



虽然他也很好看,不过,这样好象不行的。



顿时,苟馨也开始无限花痴中……



好在赵传林很快意识以自已的失礼。他看着苟馨在那里坐立不安的样子,立刻体会到了自己的不礼貌给自己的眼前这位美女带来了一定的影响,马上道歉说:“对不起,对不起,刚才想到了一点其他的事情,走神了。不过,我还是想确认一下,您刚才所说真的没有错……你真是来自大清王朝?”



听了赵传林的道歉,苟馨的心情才平复下来,怎么说也是自己会错意了,但看到赵传林天鹰还在追问这个自已藉贯的问题,苟馨忍不住的就“扑哧”一笑。



“恩公,我可以发誓,我真的没有说错。”



大抵是因为一笑的关系,两人之间也是亲近了一些。赵传林在稳定心思后,向苟馨说:“大家都是中国人,既然来到了中华宋朝皇国,那大家都是吃一碗饭的了,我看我们也就不需要客套了,您也不用再叫我什么恩公,叫我赵林就可以了。我也不想隐瞒你,我是中国南宋华人后裔,祖先在蒙古攻下涯山后,就一直在南洋流浪,现在终于在这个地方站稳脚跟了,我们还打算有一天能重回故土来做一番事业,没有想到,在这里还能遇上故土的族人,也算是和大当家的有缘了,赵某还有一问,不知姑娘现在住在何处,我可否直接派汽车把您送回家里。”



赵传林开始喜欢上眼前这个美女,他想搞清楚这个美人住什么地方,好方便以后多多接触。



不管怎么说,苟馨还是比较相信赵传林的说词的,因为她也打听过宋国汉人的来历,知道这些汉人来源于中国南宋。但是赵传林要送她回家,她还是不太赞同,那让老爹看见了还不出大事啊?!



由于,苟馨立即推脱道:“小女子多谢赵大哥好意,不过我家就住在附近,不会烦劳大哥了,小女了自已可以回去。”



“好吧。”赵传林也没有多少与女孩交往的经验,泡妞对于他来说还很陌生,既然苟馨拒绝,他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得放弃自已的努力。再加上赵传林想到自已待会要参加一个重要的军事会议,也就不再多说,对苟馨说:“后会有期,我相信一定会再见到你的。”然后带着7名皇家保镖走了。



赵传林走远了,但苟馨心中却产生了对赵传林的极大兴趣,她悄悄地、远远地跟在赵传林等人身后,准备查探一下赵传林到底住在那里。最后,她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结果:赵传林等人居然大摇大摆地走进了皇宫。“道难他是皇亲?!”苟馨心中升起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