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9/


三十二、苏代劝齐王重用甘茂 甘罗虽十二却能拜相


《战国策.秦策》记载:公元前306年,秦国大臣甘茂,劝说秦昭襄王将在宜阳之役中,占领的韩国武遂(今山西省垣曲县)之地,还给韩国,以示两国友好。后来小人进谗言,引起了秦昭襄王对甘茂的怀疑。甘茂只得出逃。在出函谷关通往齐国的路上,正遇上出使秦国的苏代。

甘茂对苏代说:“大使先生听说过江边上姑娘们的事吗?”

苏代说:“没听说过。”

“在江边洗衣服的姑娘们当中,有一个家境贫寒,点不起灯。其他的姑娘对她不满,叽叽喳喳议论,想要赶走她。贫寒姑娘便说道:‘我因为点不起灯,这才天天提早贪黑,先来为你们打扫屋子,后走为你们收拾好席子,作为一点补偿。你们又何必舍不得,这照在四壁上的一点余光呢?我坐在屋子的一角,借用你们一点余光,对你们并没有什么妨碍,又能为你们做点事情,为什么要赶我走呢?’姑娘们觉得有理,就让她留下来了。如今我不贤,被昭襄王抛弃,赶出了函谷关。我虽然不才,但却愿为大使先生做一些扫屋子,铺席子一类的事,希望大使先生能收留我。”

苏代说:“好,我一定让齐国看重你。”

见了秦昭襄王,苏代说:“甘茂是一个很有才能的人。他在贵国受到历代国君的重用,天下地形的险要,用兵谋略的运用,他都了然于胸。如果他让齐、韩、魏三国联合攻秦,秦国就不安全了。”

秦昭襄王急道:“寡人已经把他赶走了,这如何是好?”

苏代说:“大王不如用重礼,高俸去迎接他回来。大王若不想用他,就把他软禁在槐谷。就算甘茂有本事,也施展不出,天下各国用不上他,又能把秦国怎么样?”

秦昭襄王听了认为有理,便拜甘茂为上卿,派使节捧上秦国相印去齐国迎接甘茂。

但是甘茂却不愿回秦国。苏代回国后,又对齐缗王说:“甘茂不是一个寻常人,秦王要拜他为相,他感激大王的恩德,才没有接受,如果大王不重用他,恐怕他最终还是会回秦国,他一主政对齐就不利了。”齐缗王于是拜甘茂为上卿,把他留在齐国辅政。


战国时期,两国之间为表示友好,可以互相派遣人选到对方国家担任相国。公元前244年,文信侯吕不伟想攻打赵国,把秦国领土扩张到河间一带地区。于是派张唐去燕国担任燕相国,以便使燕施行对秦有利的政策,牵制赵国。

可是张唐却对吕不伟说:“到燕国要经过赵国,我曾为将军带兵攻掠赵国,杀了许多人,赵国随便那一个,抓住了我,都可以获得百里封地,我不能去。”

吕不韦很不高兴,甘茂的孙子甘罗见了问:“君侯有什么心事,闷闷不乐?”

吕不韦说:“我让张唐到燕任相国,但是他不肯去。”

甘罗说:“我能让他去。”

吕不韦听了斥骂道:“滚开,我亲自任命,他都不肯去,你一个毛孩子,有何能奈让他去?”

甘罗说:“项囊七岁就当了孔子的老师,我已经12岁了,能与不能,您让我试试何妨。于嘛就呵斥我呢?”

吕不韦见这小孩子一脸认真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于是便点头答应了。

甘罗见了张唐问:“你的功劳比武安君白起如何?”

张唐说:“武安君战必胜,攻必克;打的胜仗,攻陷的城池,俘虏的敌军不计其数,我那比得上武安君哪?!”

甘罗又问:“应侯(范睢、秦昭王的相国)与文信候哪一个权势更大?”

张唐答道:“自然是文信侯。”

甘罗听了笑道:“当初应侯要攻打赵国,武安君不肯去,被应侯下令绞死在咸阳郊外,如今文信侯亲自派你去燕国任相国,你却推辞,我不知道你会死在什么地方?”

张唐一听,吓得出了一身冷汗,赶忙跪拜谢罪说:“请少庶孔(官名,相国的侍臣)转告文信侯,我马上动身去燕国。”

甘罗去见文信侯说:“张唐已答应去燕国上任。”

文信侯听了惊得目瞪口呆说:“好小子,真有你的,你如何让张唐肯去冒险?”

甘罗说:“时间紧迫,请君侯任使我为大使,我到赵国走一趟,让赵国放张唐平安过境。”

公元前244年赵王听说少年大使光临,亲自到郊外迎接。甘罗说:“大王听说张唐拜燕国相国了吗?”

赵王说:“听说了。”

甘罗说:“燕曾派蔡泽任秦相,现在燕太子丹还在秦作客。如今秦派张唐任燕相,说明两国互相信任,准备联兵攻取赵河间之地。如果大王将河间之地五座城池献给秦,我就请秦王把燕太子打发回去,与燕绝交,秦赵一起攻灭燕国。赵获得利益就更大了!”

赵王听了马上将河间地区五座城池让给秦国,秦国也送走了燕太子丹,赵国发兵夺取了燕国36座城,又再送给秦11座城。

为表彰、奖励甘罗出色的外交活动,秦王羸政封他为上卿,还把甘茂当年所有的土地、房舍,全部赏给甘罗。


大侠评曰:齐国一向重视人才,齐桓公小白不因管仲差点一箭射死他,而拜他为相,成就了一代霸业。齐缗王不因苏代的大哥苏秦是燕国间谍,照样拜他为相。就是对苏秦,在他利用外交大使的便利条件,进行了大量间谍活动,给齐国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差点亡国,身份没有暴露之前,也还是信任重用他。这便是齐国,之所以能保持了几百年强盛地位的根本原因。

成语:“余光分人”“江上处女”说的是苏代作为一代著名外交家而乐于助人,一心一意,竭诚尽忠为所在国家服务,谋取发展的政治家风度。太史公曰:“苏氏三兄弟,皆游说诸侯以成名,其术长于权变。”

苏秦、苏代、苏厉三兄弟均为出色的外交家,同时也是有名的高级间谍,这在我国外交史上是绝无仅有的。就是在现代恐怕也是极为罕见的吧。

其实甘茂也不是等闲之辈,他在外交较量上,也是很有一套的。

一次秦昭襄王对他发牢骚:“楚国派来的使节,个个都很健谈,寡人与他们辩论,常常觉得很窘迫、尴尬,怎么办呢?”

“大王不必担心。下次再遇到健谈的使节,大王就不要与他谈论事情。遇到不善言谈的使节,大王才与他谈论事情。这样一来,楚国以后就不会再派健谈的使节,只能派不善言谈的使节来了。”

甘罗是甘茂的孙子,年仅12岁在政治上就如此成熟,外交上又是这样的老练,不用秦军一兵一卒,就获取了大片土地,难怪吕不韦推荐他12岁就入将拜相。历史上甘罗可以称为年龄最小的外交家和政治家了吧!

同时,这也说明:战国时代外交家们的活动之所以能屡屡成功,是因为当时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完全是一种利害关系,在利益推动下,外交家们就能无往而不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