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冲樽俎话外交 春秋篇 二十九、说昭阳莫画蛇添足 劝宣王要善待田婴

平山大侠 收藏 0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9/[/size][/URL] 二十九、说昭阳莫画蛇添足 劝宣王要善待田婴 《战国策.齐策》记载:公元前323年,楚王派令尹(相国)昭阳率军攻打齐国。齐王问陈轸:“先生在楚国当过大臣,可有什么办法让楚军罢兵?” 陈轸说:“我立即去劝说昭阳撤兵。” 于是陈轸以使节身份来到楚军,见到昭阳后问:“令尹立了战功,楚王如何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9/


二十九、说昭阳莫画蛇添足 劝宣王要善待田婴


《战国策.齐策》记载:公元前323年,楚王派令尹(相国)昭阳率军攻打齐国。齐王问陈轸:“先生在楚国当过大臣,可有什么办法让楚军罢兵?”

陈轸说:“我立即去劝说昭阳撤兵。”

于是陈轸以使节身份来到楚军,见到昭阳后问:“令尹立了战功,楚王如何封赏?”

昭阳答:“官升为上柱国,爵提到上执圭 。”

“还有比这更尊贵的吗?”

“那只有令尹了。”

“现在您已经是一国之中,官阶最高的令尹了。”陈轸侃侃而言:“我说一个故事。有一个主人 赏给仆人们一杯美酒,大家认为一杯酒众人不够喝。于是其中一个人说,不如我们画蛇,谁先画好,就由他一人品尝。大家都赞同。不一会儿,一个人先画好了,看看其他人还在埋头画,便说,我还有时间给蛇添上一脚。这时另一个人画好了,把酒抢了过去,指着有脚的蛇说:谁见过有脚的蛇,便把美酒一饮而尽。而第一个人只好望酒兴叹。现在您领着楚军攻齐,打胜了,官爵也不可能再提升了。打败了,以前的功名利碌就可能完全丧失,变成一无所有的小老百姓了,这不是画蛇添足吗?”

昭阳一听恍然大悟,立即下令班师回国了。


公元前319年,齐宣王即位。但是齐宣王(名辟疆,齐威王长子,公元前319年…301年在位。)与亲弟弟,大臣靖郭君田婴(齐威王的小儿子)的关系很紧张,田婴便辞职离朝,回到自已的封地薜(今山东滕县南部)去养老。原来聚集在他身边的众多门客都散去了,只有一个叫齐貌辩的人,始终不离左右。

当初田婴对齐貌辨很好。可是齐貌辨是个怪人,和谁都不大来往,自身叉有许多毛病。众门客都不喜欢他,纷纷劝说田婴,不要收留他。连田婴的儿子田文(即孟尝君),也在私下里劝说。

田婴发脾气了,骂道:“除去你们这些人,只要能让齐先生高兴,就算是毁了我的全部家业,我也乐意去做,一点也不会犹豫、心痛。谁再胡说八道,我请他滚蛋。”

于是派长子为齐貌辩驾车,让他住进最好的房子,旱晚侍奉他进餐。只要齐先生有什么需求,就从没有不满足他的。

到薜地后不久,一天,齐貌辨来向田婴辞行,说是要去找齐宣王评评理。

田婴一听急了:“先生万不能去,国君对我,岂只是不高兴、不喜欢,简直就是恨之入骨。先生去见他,还能活着回来吗?”齐貌辨慨然道:“我本来就没有打算保全性命,但是我一定要与齐王评评理,请让我去吧。”田婴无奈,只得依依不舍地安排车辆送他上路。

齐宣王见到齐貌辨,调侃地说:“听说你是靖郭君最喜欢、最信从的人。”

“最喜欢,也许是。最信从,却不然。当初大王为太子时,我就对靖郭君说:‘太子面相不善这样的面相一定是反复无常的人,不如废掉他,重新迎立卫姬的儿子效师。’靖郭君却流着眼泪说:‘不行,太子并无过错,我不忍心这么做。’这是第一次不信从。”

齐宣王听到此处,神色改变了许多。

齐貌辨察颜观色,继续说:“楚国相国昭阳看中了薜地,曾派使者说,愿意用数倍的土地来换。我对靖郭君说:‘这么便宜的事赶紧换吧。’可是靖郭君说:‘薜地虽小,却是先王赐予的。我虽遭后主厌恶,也不能放弃薜地。先王的祭庙就在薜地,我有责任世世代代陪伴守护先王陵寝,怎么能将先王宗庙给世敌楚国呢?!’所以又不接受我的意见,这是第二次不信从。”

齐貌辨停了停:“第三次……”

“好了,先生不必再说了。”齐宣王打断了齐貌辨,十分动容地说:“靖郭君对寡人竟是这样的忠义,可是寡人却……唉!都是寡人年少,不明事理。先生您肯为寡人辛苦一趟,去请靖郭君回朝吗?!”

齐貌辨爽朗应道:“谨遵王命。”

田婴回朝了。头一辆马车张挂着先王的衣冠,田婴手捧先王的宝剑,恭敬地随后而行。齐宣王率领文武百官出城迎接。两人相见,不由泪水涟涟,相拥相抱。

齐貌辫在一旁说:“希望今后君臣水乳交融,不离不弃,共谋霸业。”

于是齐宣王重用田婴为相国,齐国叉出现了一派新气象。


大侠评曰:这两次外交活动都非常精彩。陈轸抓住昭阳,患得患失的心理和名位思想,有针对性地分析了得失利害,借用寓言“画蛇添足”的故事,劝阻他攻打齐国,击中了昭阳的要害,阐明了“物极必反”的辩证道理,并向昭阳示警:名位思想恶性膨胀,会产生严重的后果。

楚令尹昭阳不能不有所顾虑,因此罢兵。陈轸与屈原都曾经是楚怀王的股肱之臣。楚怀王却不能信用。屈原最后被迫自沉汩罗江。陈轸却不愿枉死,而服务于齐国。再一次验证了:“唯楚多才,而楚不用”的历史悲剧。

春秋战国时期,外交活动的一个鲜明特点就是:代表私人利益的使者十分活跃,他们凭借个人的智谋和能力,活动于君王、诸候之间,各为其主,往往能搀狂澜于即倒,解危难于倒悬;这种私人使者的外交活动与较量,不仅极大地丰富了我国外交史的宝藏,也给世人留下可资借鉴、宝贵的历史经验和教训。

请看下例:赵王想用老将廉颇,可是却担心他的身体。于是派使者去廉颇家里慰问,借机观察他的身体是否还能担当重任。

廉颇的仇人郭开多,以金钱贿赂使者,让他毁谤廉颇。

使者来到廉颇家,廉颇巳知其意。他一餐吃了一斗米、十斤肉;而且披上重甲,上马舞刀射箭,往来驰骋,以此显示自已老当益壮,身体强健。

使者回去向赵王报告,因为接受了贿赂,他说:“廉将军虽老,可是一餐还能吃一斗米、十斤肉。但是与我对坐谈话,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上了三次厕所。”

赵王听后,就打消了重用廉颇的念头。

使者的话如何说,至为要紧!对使者的话如何听,如何分析,更为关键。眼见的东西,尚且不一定为实;耳听的事情,就更容易出问题。

田婴可以说是真正能够认识、了解人才、并能留住人才的君子。正因为他有知人之明,所以能在众人诽谤、抵毁齐貌辨的情况下,不为所动、不受蛊惑、排除干扰、优待齐貌辨。这也正是齐貌辩会不惜性命,乐于为田婴解决危难的原因所在。正是“士为知已者死,女为悦已者容。”尔后读者会看到更多的这一类使者的精彩表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