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冲樽俎话外交 春秋篇 二十七、苏秦合纵掌六国相印 一事两辩进退都有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9/

二十七、苏秦合纵掌六国相印 一事两辩进退都有理

苏秦决心组织合纵,抗击强秦。他先来到燕国,对燕文公说:“贵国之所以没有遭受刀兵之祸,是因为南面有赵国作屏障。大王如果与赵合纵联盟,力量就更强大了,贵国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燕文公听了很高兴,派出车马,任他为大使去游说赵国。苏秦对赵肃侯说:“当今之时,各国没有比贵国更具实力了,就是秦也不敢小看。但是韩魏就不同了,一来这两国在秦的侧背;二来国力较弱。秦一定会先向他们下手,既解决了后顾之忧,又增强了自已的实力,那贵国就危俭了。”

“那寡人该怎么办呢?”

“有人主张连横,可是结果却不断丧失土地,得到好处的只有秦国。因此我认为,大王应该与山东六国合纵联盟,共同攻打秦。这样秦人还敢、还能出函谷关吗?”

赵肃侯很赞同,便委任他为赵使,去见韩宣惠王。苏秦说:“韩国山川险固,士卒强悍,为什么要屈从秦国呢?秦的贪欲是无法满足的,今天要宜阳,明天就会讨成皋。韩国土地是有限的,最终用什么去满足秦呢?俗话说:‘宁当鸡头,不做牛尾。’以大王您的贤能,难道甘做牛尾,被各国耻笑嘛?!”

韩王听罢挺身而起:“寡人听从先生安排。”

苏秦叉赶去见魏惠王,对他说:“贵国并不比别人差,现在几个国家已经联盟,大王为什么反落其后呢?”于是魏惠王也听从了他的主张。

苏秦又去见齐威王说:“齐国与韩魏等国不同,这些国家与秦土地相接,经常遭受到秦的攻击,害怕秦是很自然的事。可是齐与秦相距遥远,秦要想深入齐的腹地,就要冒背后遭受韩魏袭击的风险,齐是不必担心秦的。可惜贵国谋士水平太差,竟然没有能体察到这一点。”

齐威王很赞同他的这一说法。

苏秦最后去见楚威王说:“列国之中,能够与秦比个高低的,只有大王您哪!楚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物产丰富,自给自足。战备物资也很充分,据说仅食粮就够十年之用。这些都是称霸的资本。大王您登高一呼,诸侯们就都会跟着您搞合纵。否则秦搞连横,诸侯遭殃,楚国也要割地求和。这是两条截然不同的外交路线,结果也大相径庭。大王您选择哪一个呢?”

楚威王于是请苏秦出面组织合纵,担任了合纵联盟的纵约长,身佩六国相印。

郑庄公想借周天子的名义,组织联军讨伐宋国,于是亲自率领使团来见天子。不料周天子不给面子,对他很冷淡,一不设宴招待;二不赐送礼物。只是装了十车黍米,说是让他带回去以备饥荒。离开朝庭,郑庄公想耍发脾气,大臣祭足劝阻住他。同时叫人用绵缎把车子严严实实地覆盖好。在回国的路上,大肆宣扬,声称周天子赐宝十车,命令郑庄公征讨宋国。结果齐鲁等国闻讯后,纷纷出兵。郑庄公最终还是达到了联合诸侯,共同伐宋的目的。

韩国准备立公子咎为国君。此时咎的弟弟虮瑟,正在周朝。周天子想让韩国立他为太子,又怕韩国不听命于周。大臣綦毋恢了解了天子的心事后说:“请天子安排一百辆车子,委任我为大使,护送虮瑟回国。韩国若是立他为太子,就说这一百辆车是送给他装贺礼的;若是不立他当太子,就说这一百辆车是负责押送他回国的。”

大侠论曰:战国中期以后,七雄之间的兼并战争和结盟活动明显增加。由于形势的急剧变化,迫使一些国家,不得不经常改变自已的结盟对象,有时甚至是朝秦暮楚。七雄之间这种频繁的组合,逐渐产生了带有一定规律性的方式,即:合纵连横运动。合纵的意思就是:“合众弱,以攻一强。”也就是一些弱国结成联盟,抵抗一个强国,免遭其兼并。连横的意思就是:“事一强,以攻众弱”。也就是一个强国拉拢一个或数个弱国,来攻击另一个弱国,并达到兼并这个弱国的目的。随着合纵连横运动的产生和发展,一批纵横家应运而生。他们或在秦楚;或在三晋;或在齐燕,终日奔波路途,活动于庭前幕后,演出了一幕幕丰富多彩的历史剧。

首先起来进行合纵连横活动的是张仪和公孙衍。张仪是魏国人,年轻时从师于鬼谷子先生,学习帝王之术。学成之后四处游说诸侯。在楚国时,有一次参加大型酒会,楚相拿出稀世珍宝和氏璧与众人欣赏。不曾料想,和氏璧不翼而飞。大家认为张仪品行不正,又贫穷,一定是他偷窃了。于是把他绑起来,打得死去活来,可是他始终不承认是他偷的,楚相也只好把他放了。

他妻子奚落他:“你如果不读书游说,哪里会受这样的侮辱呢?”

他却问:“我的舌头还在不在?”

得到妻子肯定的答复后,他充满信心地说:“只要舌头在,我就一定会成功!”

张仪的这一经历,大抵上反映了,当时纵横家的曲拆遭遇和顽强奋斗的心态。也非常鲜明地说明了,纵横家凭口舌混迹于世的突出特征。张仪觉得各诸侯国都只图自保,成不了大事。只有秦显得生气勃勃,于是在公元前329年西入秦国。这时张仪的同国人公孙衍,已经在秦国当上了大良造,并于公元前330年指挥秦军大败魏军。张仪来了之后,秦惠王渐渐信任他,而疏远公孙衍。公元前328年,秦惠王任张仪为相。

公元前323年,秦国为拆散东方诸国的联盟关系,派张仪到啮桑,与齐、楚的大臣相会。秦国的意图是:连齐、楚而攻魏,迫使魏国臣服。这还是连横的计策,但是张仪的用心,已经被魏大臣公孙衍看破。公孙衍乃发起“五国相王”运动,即魏、韩、赵、燕、中山五个国家,同时称王,联合起来对抗秦,这是公孙衍首次合纵的尝试。

针对这一点,秦又派张仪去魏任相国,开展连横。秦的连横外交政策,严重影响了东方诸国的安全,于是齐、楚、赵、燕、韩五国出来支持公孙衍的合纵外交策略。公元前319年魏任用公孙衍为相,把张仪逐回秦国。第二年,公孙衍组织发动了魏、楚、韩、赵、燕五国合纵伐秦,楚怀王为纵约长。但是由于五国行动不能协调一致,参战的实际上只有韩赵魏三国,齐国又在背后图谋渔翁之利,所以三晋军队打到函谷关时,就被秦军击退了。不久秦军在樗里子统率之下,与三晋联军大战于修鱼(今河南原阳西),俘虏韩将军申差,斩首八万,合纵惨遭失败。尽管如此,公孙衍的合纵,仍是当时最有影响的重大事件,同时也是顺应潮流的、新的外交策略和路线。公孙衍与张仪,也是当时合纵和连横,这两种外交策略的最主要的代表人物,具有广泛、深远的影响。

秦国是害怕诸候各国搞合纵的。公元前298年,齐、韩、魏三国合纵,就曾攻入函谷关。当时的秦王为了首都咸阳的安全,不惜割地求和。西汉大文学家贾谊,在其名篇《过秦论》中,曾经这样描写合纵的威力:“尝以十倍之地,百万之众,叩关而攻秦。”

战国末期,秦国在各方面已经占了压倒的优势。但是大将尉缭子,仍然担心地对秦王说:“臣只害怕诸候合纵。尚若山东合纵,我们只能落得智伯、齐缗王一样的下场。”

可见合纵的威力,给秦几代君臣带来的巨大影响和心理压力。

有一次秦王与大臣顿弱,商议国事。顿弱建议秦王,应该不遗余力,展开全面的外交攻势,去收买各国权臣,破坏、阻击合纵。秦王为难地表示:拿不出这么多金钱。顿弱提醒秦王:“天下没有不可能的事,合纵一旦成功,就没有我们的立锥之地!”秦王即时明白,马上采纳。

春秋战国时代,有不少杰出的政治家、思想家、外交家,在外交这一领域作出了卓越贡献。齐桓公、管仲的尊王攘夷;向戎首倡弭兵会;张仪的连横;苏秦的合纵;范睢的远交近攻,都在中国乃至世界外交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传说当年屈原受谗言、遭落魄时,在沧浪江边徘徊,遇上一位老渔翁,问他何以到了如此地步?屈原深感悲愤,讲了一番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宏论。渔翁听罢,却别有见地、意味深长的说:“沧浪江水清又清,可以洗我的头巾;沧浪江水浊又浊,可以洗我的泥足。”

一水两用,本是自然之理;一事两辨,只能是诡智的本色了。祭足、綦毋恢两人不愧是此辈中高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