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冲樽俎话外交 春秋篇 二十三、三家联合灭智氏 仓唐使子孝父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9/


二十三、三家联合灭智氏 仓唐使子孝父慈


《战国策.赵策》记载:公元前454年,晋国智、韩、赵、魏四家大夫,将范和中行氏的故地正式瓜分。按照传统的惯例,一个卿大夫灭亡,他的土地应该交还给国家。可是六卿中范、中行两家灭亡后,却被其他四家瓜分,并没有交还给晋出公。为此晋出公大为不满,想请齐、鲁两国来邦忙。四家大夫知道后,反而一起把晋出公赶跑了,并在逃亡齐国的路途中死去。

剩下的四家中,以智氏最为强盛,也最具野心;同时目中无人,十分骄横。智氏集团的头子智伯(名瑶,智宣子之子。)打着增强公室的幌子,要其他三家各拿出一部分土地和百姓给晋君。实际上是想借机削弱别人,增强自巳。韩、魏在三家中力量最弱小,不敢公开对抗,只好答应了。而赵襄子(名无恤)却坚决不同意。

公元前453年,智瑶就胁迫韩、魏出兵,攻击赵地。赵襄子退守晋阳(今山西省太原市)。智伯瑶攻打了三年,也没有攻下来。智伯瑶就掘开晋水,大水灌进晋阳,全城军民撤到高处,斗志不减。看到形势巳经十分危急,赵襄子的家臣张孟谈,对赵襄子说:“请派我为使,我有办法劝说韩、魏撤兵。”

张孟谈拜见了韩康子、魏桓子两位大夫说:“晋水淹晋阳,赵襄子坚持不了多久了。但是赵氏一旦灭亡,智氏就更强大了。晋水可以淹晋阳;那绛水不是也可以淹平阳(韩氏都城);汾水不是也可以淹安邑(魏氏都城)吗?”

韩康子、魏桓子两人一听大惊失色,忙问对策。张孟谈说:“不如我们三家联合,灭掉智氏,平分晋地。再向周天子请求分封,成为诸侯,三足鼎立,世世代代友好相处。”

韩康子、魏桓子听了连声叫好。于是三家联兵将智氏灭掉了。


公元前408年,魏文侯因宠爱小儿子挚,就放逐太子击,把他封在距首都很近的中山。经过三年,双方都没有派使者往来,好象对方不存在了一样。太子击常为此事苦恼,想派人入朝,叉没有什么理由。

太子舍人赵仓唐说:“您身为太子,三年没有派使者问候父王,不算孝顺。身为人父,三年没有派使者探问儿子,也不算慈爱。长此下去,免不了会疏远、隔阂,甚至产生猜疑和误会。我愿充当使者,代太子去问侯父王,请问君侯有什么嗜好?”

太子说:“君侯喜欢吃晨凫和北犬。”

赵仓唐就带着这两样东西和其他厚礼,入朝觐见。魏文候很高兴,召见赵仓唐说:“击真是爱寡人啊!知道寡人的嗜好。”又问道:“你主子还好吗?”

“很好,小臣上路时,太子还到大路送行。”

魏文侯指着身旁一个侍者问:“他的身高,应该与这人差不多?”

精明的赵仓唐,隐约感触到魏文侯的心思:“依照礼仪,人与人相比,应该是同等地位、同等身份。而太子是独一无二的,别人无法与太子相比拟。”

“他的身材与寡人相比,如何?”

赵仓唐眼睛一亮,似乎明白了什么:“君王赏赐给太子的衣服,都很合身;所赏赐的玉带,也很合适,不用修改。”

魏文侯心情很好,让赵仓唐马上带一大箱东西回去给太子,并命令他在鸡鸣之前见到太子。

太子打开箱子,发现衣服是颠倒放的,一时不明其意。

赵仓唐却在一旁一面令人速备车辆,一面欢喜地说:“祝贺太子,鸿运当头了!”

太子也十分聪明,顿时恍然大悟:“你说得很对,父王赏赐我衣服,不是为御寒,而是想召见我。因此才命令你连夜赶回来,让你在鸡鸣时分之前见到我。《诗经》上说得好:‘东方未明,颠倒衣服。颠之倒之,自君召之。’”于是立即驾车去见父王。

魏文侯见到太子十分欢喜,大摆宴席,对满朝文武大臣说:“疏远贤者,而亲近疼爱的人,实在不是为社稷谋福的好办法。”

同时下令:派小儿子挚接替太子击去中山。而让太子击回朝辅政,并确立了击的王位继承人地位。


大侠评曰:这就是外交的力量。智伯在当时四家中,实力是最强的,而野心叉是最大的。说明他并不是草包一个,事实也正是如此。历史记载上说:智伯想攻打卫国,就给卫君献上四百匹好马和一副白玉璧。卫君很高兴,群臣都纷纷表示庆贺,只有南文子却一脸忧愁。

卫君问:“大家都很高兴,只有你忧心仲仲,这是为什么?”

南文子说:“无功劳而受赏赐;不出力而得礼物。这就要好好想一想了。四百匹良马、一副白玉璧,这是小国应该送给大国的外交礼物,可是现在却颠倒过来,这种反常的外交举动,大王应该有所警惕、有所准备才是,小臣正是为此而忧虑。”

卫君听了点头称是,下令边防驻军严加防守。

果然智伯暗中调动军队,来到边境发现:卫军严阵以待、防守很紧。遂叹道:“卫国有贤人,识破了我们的计谋。”只好作罢。

智伯的所做所为,所思所想,自然引起其他三家的高度警觉和戒备,这是三家最终能联手灭智的基础。晋水淹晋阳、绛水淹平阳、汾水淹安邑,这是三家最终能联手灭智的导火索。而张孟谈展开外交活动,借机分析形势,诱以瓜分智氏土地,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进而争取周天子封候,这才是三家最终能联手灭智的真正动因。外交活动强调的是:因势而导,同时也讲究因利而导。

公元前453年,韩、赵、魏灭掉了智氏,瓜分了他的领地,晋君反而成了附庸,“三家分晋”的扃面已经形成。这是历史上一个重大事件,从此,我国历史进入了战争空前剧烈的新时期,而外交活动也空前的活跃和丰富多彩。因而一些历史学家,把这一年作为战国历史时期的开始年代。

如果没有赵仓唐的外交活动,太子击也许就要终老于中山了。魏文候将击放在中山,很有可能是经过深谋远虑的。一是中山距京城并不远,完全处在中央政府的掌控之中,击在那里的一举一动,相信魏文侯是清楚明白的。二是击作为王位继承人,魏文侯自然要在实际中锻炼、考察、培养他,而中山作为一个行政区,让击在那里磨练、提高,是理想的。魏文侯三年没有遣使去探问太子,极有可能是有意为之,否则也不会因为通过一次外交活动,马上就转变了自已的态度。太子击三年不派使者去看问父王,是严重的失策,它会产生可怕的后果。轻则失去王位继承权,重则危及到自已的生命。一旦魏文侯过世,新君上台,击就是想老老实实当一个老百姓,恐怕都难以如愿。而赵仓唐头脑是清醒、机敏的,这从他要求出使,并询问魏文侯的嗜好,就可以看出来。

更令人拍案叫绝的是:赵仓唐在外交活动中,始终把握住一个明确的目标,就是尽最大的努力,改变太子击在魏文侯心中的形象,并树立和恢复他应有的地位。所以赵仓唐在言词中诱导魏文侯,透露出自已内心世界的真实想法,并能体察入微,寻觅到蜘丝蚂迹,抓住有利时机,最终扭转形势使太子击如愿以偿。

魏文侯与太子击也都是聪明人,一个借机下台,巧妙暗示(其实还是一次考察)。一个心领神会,抓住时机,终于完成了交接班的程序。然而,这一切都要归功于赵仓唐外交活动的铺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