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冲樽俎话外交 春秋篇 二十二、黎弥釜底捆薪逐孔子 阳父将帅相疑杀子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9/

if(UserIsLogin==false&&IsShowAd){BAIDU_CLB_fillSlot("1113608");$('.AdPIP').show();}


二十二、黎弥釜底捆薪逐孔子 阳父将帅相疑杀子上


齐鲁夹谷之会,孔子辅佐鲁定公,从齐国手中讨回了汶阳之地。鲁定公对孔子更加信任,让他当了大司寇(公安部长),负责国内治安。孔子终于获得机会,开始推行他的政治主张,讲求孝道,稳定家庭,安定社会。使鲁国社会和谐,经济蒸蒸日上,国富民强起来。

齐鲁比邻而居,鲁国逐渐强大,引起了齐景公的严重不安,忙找来大臣黎弥来商议对策。

黎弥分析说:“鲁国能有今天的气象,全是依赖孔丘一人,只要将孔丘搞掉,鲁定公失去得力助手,鲁国就会回到老样子,没有什么作为了。”

“你分析得很对,可是鲁定公正宠信孔丘,怎样才能搞掉他呢?”

黎弥意味深长地笑了:“大王不必担心,我们可以采取外交手段。”

“外交手段!上次在夹谷,我们已经吃了大亏。这次还用外交手段,行嘛?”

“大王别急,孔丘最讲究‘君有君德,’讲究‘小人与女子为难养也。’我们挑选一批美女和乐师,送给鲁定公。使他沉溺、迷醉于声色之中。孔丘看不惯,肯定会出面劝阻。而鲁定公欢好于此,一定不能接受,反而会讨厌、疏远他。孔丘看到在鲁国难以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就会离开鲁国,去另寻明主。”

齐景公点头同意。于是便在后宫中挑选出美女八十人,教以歌舞、授以媚术。待一切打点完毕,就派了一个能言善辩、极会办事的人为使者。

临行时,黎弥又对使者细细交待一番:“你们到鲁国后,肯定会遭到孔丘的阻挠。你就设法勾通鲁国大臣季斯,把他搞掂了,就可以通过他影响鲁定公,完成这次的外交使命。”

使者衔命而去。孔丘早已得到消息,把齐国使团拦在内城外,安排在驿馆里,派人警卫,不准他们外出。同时封锁消息,也不报告鲁定公。

使者无奈,只好先住下。一方面天天在驿馆里排练歌舞,以待时机;一方面想方设法,接近季斯。季斯是一个喜好声色、玩乐的人。他听到风声后,便微服私访来到驿馆。他一出现,立即引起齐使的注意,也不说破,遂热情招呼,邀请他观看歌舞。季斯看到齐国女乐个个体态轻盈、貌若天仙,早巳心醉神迷,一连数日不去上朝,天天泡在驿馆。

齐使看到时机巳经成熟,就请季斯到一间密室,送上一份厚礼说:“我奉命出使,将我国的女乐送给贵国君主。可是十多天过去了,却无法见到鲁君的面。我知道先生您不是一般的人,一定有办法玉成此事。我还要送一套女伎乐舞给先生,请先生一定鼎力相助。”

季斯接受了厚礼,也向齐使公开了自已的身份,并说:“孔丘在,这事不好办。不过,我可以先请鲁君到这里来观看一下,再见机行事。”

季斯几天没有来上朝,早已引起鲁定公的注意,心想这小子一定有了好玩的去处,就叫他单独进宫询问。鲁定公本是好色之徒,听了季斯的介绍,早就按捺不住,当天晚上君臣二人,便乔装改扮,来到驿馆。齐使见季斯眨了眨眼睛,早已心领神会,指挥女乐们更加起劲地表演,把看家的绝活都使出来,鲁定公看得意乱神迷、痴痴呆呆,忘乎所以。他不硕一切,命令季斯重赏齐使,将女乐们带回宫中享受去了。

从此鲁定公便不上朝,连告朔之礼也废了。孔子一连十余天见不到鲁定公,心中着急,便闯入后宫,正见鲁定公与一班女乐们玩得正开心,孔子立即正色相劝。

初初,鲁定公还敷衍、推诿,叫女乐们散去。可是后来孔子常常来劝,鲁定公心里老大不高兴,季斯叉在一旁挑拨,鲁定公发脾气了,开口大骂,叫孔子“滚蛋”!

孔子见鲁国没有希望了,就带着学生们出奔卫国去了,从此周游列国。鲁国失去了孔子,政治一天一天坏下去;国势一天一天弱下去。齐国却一天一天强大起来,一天一天蚕食鲁国,终于使鲁国变成了齐国的附庸。


楚国太子商臣与令尹子上,奉命攻打陈国。晋国派兵去救援陈国,两军隔水为阵,不战不和。

晋军首领阳处父知道楚太子商臣与令尹子上有矛盾,于是派使者去见子上说:“请您把军队向后稍退一些,待我军涉水而过,什么事都悉听尊便。”

子上于是下令楚军后退,让晋军涉水而过。

太子商臣正暗自奇怪,本军为何不战而退?叉听晋军阵中发出楚军怯战的呼喊,心下更加猜疑。这时阳处父的使者求见,他悄悄对商臣说:“贵国令尹子上,已经接受了晋国贿赂,与晋军首领阳处父定下了密秘协议。阳将军担心子上会不利于太子,这才派我来通报您,请您千万小心。”

商臣听了,大吃一惊,立即报告楚成王。楚成王随即下令,阵斩子上。楚军失去了强有力的指挥官,只好无功而返。


大侠评曰:兵法云:“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外交斗争也是同样的道理。鲁国因为有孔子在,齐国的阴谋便不能得逞。但是齐国谋臣黎弥,深深地了解鲁国君臣每个人的特点,抓住鲁君的致命弱点,利用外交手段,引诱鲁君上当。致使孔夫子与鲁君产生矛盾,最终孔夫子出走,达到齐国预期的目的。正是:欲止釜中沸水,只有抽掉釜底之薪。黎弥利用外交手段,不落痕迹、不被猜疑,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招数,实在狠毒、老辣、厉害,也十分有效。

利用外交手段来进行反间,是一个古老的话题。成功与否的关键是:能否把握、吃准对方内部矛盾的要害。对方无隙无趁,自不待言。抓不住要害,对方不疼不痒,反应不强烈也不行。或者对方免疫力很强,能自行化解矛盾,演出“将相和”还是不行。因此行使这一外交手段的对象,必须是死对头,对方内部必致死地,才行之有效。

阳处父虽是一介武夫,但却颇有外交谋略。看他如此地得心应手,娴熟地挥洒外交手腕,真要折煞、愧煞不少专职外交官了。再看一例:公元前458年,赵简子领军攻打陶城,很久都没有成功,有两个先登上城楼的士兵,也被守军杀死了。赵简子为鼓舞士气,便索要遗尸,可是陶君硬是不给。赵简子便派出军使,送去一盒腐肉,对陶君说:“请转告全城军民,打开城门投降的,一律赦免。否则就挖他祖坟,尸骨巳经腐朽的,就扬散骨灰;还没有腐烂的,就抛弃他的骨肉。”

陶君对此毫办法,只好令人备好棺木,盛敛两个赵国死亡士兵,并送还赵军大营,做为双方和谈的基础。

大侠叹曰:赵简子的作法确实可恶,也令人恐惧!不过兵法云:攻心为上。外交斗争与较量同样如此,只有抓住对方最关键之处,外交活动才能成功!在这一点上外交与兵法是一样的,是同理相通的。因此在世界历史上,才会有杰出的领兵统帅,能够作出令人赞叹,叫许多自命不凡的所谓外交家汗颜的功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