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冲樽俎话外交 春秋篇 二十一、子贡观礼知存亡 成子查微救友人

平山大侠 收藏 0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9/[/size][/URL] 二十一、子贡观礼知存亡 成子查微救友人 邾隐公正月来鲁国会见鲁定公,子贡参加了会见。邾隐公拿出宝玉,献给鲁定公。子贡在一旁细心观察,只见邾隐公献玉时,手持玉佩,仰头向上。而鲁定公接玉时,低着头向下,表情谦卑。 子贡回来对孔子说:“据学生观察,从这次礼议来看,两位君王都有要灭亡的征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9/


二十一、子贡观礼知存亡 成子查微救友人


邾隐公正月来鲁国会见鲁定公,子贡参加了会见。邾隐公拿出宝玉,献给鲁定公。子贡在一旁细心观察,只见邾隐公献玉时,手持玉佩,仰头向上。而鲁定公接玉时,低着头向下,表情谦卑。

子贡回来对孔子说:“据学生观察,从这次礼议来看,两位君王都有要灭亡的征兆。礼仪是生死存亡的标志,左右周旋、进退俯仰,都需要按着一定的礼仪做。朝拜、祭祀、治丧等等,从这些场合都能够观察礼仪。两位君主在正规场合进行的外交活动,都达不到礼仪的要求,可见守礼的思想已经淡薄、消失了。重大的国事外交活动,尚且不能合乎规则,国家又怎么能长治久安?高仰着头是骄傲的表现,低着头则是衰败的表现。骄傲离作乱不远了,衰败离疾病不远了。鲁君是主人,难道他病入膏肓了嘛?”五月鲁定公病死了。

晋国籍谈率使团前去参加周朝穆后的丧礼。葬礼结束后,周天子设酒宴招待。

席间,周天子用鲁国进贡的宝壶作酒杯斟酒,别有用心地问籍谈:“诸侯各国都有礼器进献王室,单单晋国没有,这是什么原因?”

籍谈恭恭敬敬地回答:“当初分封诸侯,各国都得到天子的宝器,可只有晋国没有。晋国远在深山,与戎、狄为邻;远离天子,天子的威福恩泽不能到达。所以晋国不能献宝器。”

“不对,不对”周天子不满地说:“晋国始祖唐叔是周成王的同胞兄弟,岂能说没有分到宝器?文王的战车、鼓;武王的甲胄、还有斧、香酒、弓,晋国得到不少嘛,难道这些不是周天子给晋国的威福恩泽吗?你忘记了嘛?亏你先祖还是晋国掌管典籍的官员呢?你真是‘数典而忘祖’。”

籍谈只好默然无语。籍谈回国后,把这事告诉了大臣叔向。

叔向不以为然地说:“我看天子恐怕不得善终。国丧是大事,可他却把这忧愁当快乐,治丧期间饮酒作乐。不是趁此期间安抚诸侯,联络关系,还向诸侯索要宝器,他也太不遵循礼法了。他就是能把典章制度倒背如流又有什么用?”


鲁国大夫成子出使,经过卫国,本不打算停留,可是老朋友卫国右相,谷臣一定要请他吃酒。席间陈列着丝竹管乐,可是谷臣却没有让乐师们为成子演奏,成子也不计较。酒喝到微醉时,谷臣送给成子一块很贵重的玉璧。成子也没有拒绝。

不久成子完成了使命,回国时又经过卫国。成子命令缓缓经过卫国首都,只见一队队士兵戒备森严,街面上行人很少,市场萧条。手下人提醒他应该回访谷臣,表示谢意。可是成子却下令留下一位助手,使团车队全部驶出卫国都城,在三十里外停了下来。

众人不解,成子解释说:“谷相留我喝酒,是想与我共享难得的欢乐。设乐器而又不演奏,是要告诉我他心里有忧愁。酒醉了送我贵重的玉璧,是寄托、保护之意。如此看来,卫国怕是要发生内乱了吧?!”

正在这时,留下的助手飞马赶来报告:“卫国宫庭发生政变,右相谷臣被杀!”

成子听说立即返回卫都,快马加鞭赶到谷臣家,把他妻子儿女,全家老小都裴上车带回鲁国。在自巳家旁边另建房子,给他们居住。将自已的俸禄分一半,供他们生活。谷臣的儿子长大了,成子将玉璧还给他。

孔子听说后赞扬道:“智谋能预料到要发生什么?仁义能托付身家性命的人,不是成子,还能有谁呢?!”


大侠评曰:子贡的观察细致入微,而且分析也入木三分。确实在高级礼仪场所,最能体现和反映一个人的素质和真实想法,因此也是外交官与特工们喜爱的地方。只要胆大心细,一定会有收获。

籍谈可能是因为祖先掌管典章籍册,才姓籍的吧?既然是司典的后代,理应对本国的典籍了如指掌。纵使平日不熟悉,奉命出使,临阵磨枪,也可应付一二,不至于在周天子的诘问下一问三不知,陷入被动,尴尬的境地。这说明晋国对官员考察任用不够慎重。而周天子在国葬期间,接待各诸侯国使团的行为,正如晋国大臣叔向所言,更不足效法,周王室日益衰落,与此大有关系。

成子不愧是一位老练、成熟的外交官。能从蛛丝蚂迹中发现、分析问题,得出科学的预见。更可贵的是临变不乱,不负朋友的重托。这种能力、这种素质、这种精神,是外交使节最需要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