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冲樽俎话外交 春秋篇 二十、孔夫子夹谷识齐谋 端木赐出使救祖国

平山大侠 收藏 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9/[/size][/URL] 二十、孔夫子夹谷识齐谋 端木赐出使救祖国 公元前492年,为缓和齐鲁两国关系,齐国派使者与鲁国约定,在夹谷(今山东莱芜)会盟。 会盟前,齐国遣使送来载书,上面写道:“齐军出征,盟约者要以三百辆兵车随从,不这样做,就是背盟。” 孔夫子看了以后,在上面加了一段话“盟约者不归还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9/


二十、孔夫子夹谷识齐谋 端木赐出使救祖国


公元前492年,为缓和齐鲁两国关系,齐国派使者与鲁国约定,在夹谷(今山东莱芜)会盟。

会盟前,齐国遣使送来载书,上面写道:“齐军出征,盟约者要以三百辆兵车随从,不这样做,就是背盟。”

孔夫子看了以后,在上面加了一段话“盟约者不归还鲁国的汶阳之地,也就是背盟。”

齐景公在会盟前,根据孔夫子历来强调“知礼而无勇”的特点,策划在盟会上以奇兵劫持鲁国君臣,来达到用法律确定侵占鲁国的土地,有利于自己的目的。于是在夹谷周围预先埋伏好精兵。

鲁定公按期准备启程。孔夫子说:“我听说有文事的人必然有武备;有武事的人必然有文备。文武不相离,才能左右逢源。齐景公不是善良之辈 。为达到目的,会不择手段的。大王还是让左、右司马带兵随同前往。”

由于鲁国作了充分的准备,使齐国一直不敢贸然行事,于无形中取得了外交上第一个回合的胜利。盟会开始,齐国使团司礼官黎弥请求为两国国君演奏四方之乐。于是旗帜剑戟都鼓嗓而来。孔夫子一见,立即上前阻拦,正告齐国君臣:“两君合好,而裔夷之俘,以兵乱之,非齐君所以命诸侯也。于神为不详,于德为不义,于人为失礼,君必不然,裔不谋夏,夷不乱华,俘不干盟,兵不逼好,两君友好外交,为什么有夷狄之乐?!”第二回合又是鲁国胜了。

但是齐国仍不死心,司礼官黎弥又请求演奏官中之乐,于是倡优、侏儒纷纷跑上前来,手舞足蹈,轻佻地演唱情歌“文姜爱齐侯”。歌中唱道:“夫人爱哥哥,他也莫奈何!孝顺儿子没话说,边界造起安乐窝。”齐景公是想借此来轻侮鲁国使团。

孔夫子又挺身而出,立于台前大声喝道:“贱人匹夫荧惑煸乱诸侯,其罪当诛,有司何在?立即给我拿下,明正典刑。”

齐景公却不理睬,孔夫子说:“齐鲁既然结为兄弟之好,鲁国司马与齐国司马也就不分彼此。”

于是召来鲁国司马行刑,将负责演出的官吏,倡优和诛儒一一抓住押下台去正法。刹那间,这一干人身首异处,手足分家,成了齐景公阴谋的牺牲品。

孔夫子干脆、立落,又取得了第三回合的胜利。

晏子事先并不知道齐景公与黎弥的阴谋,看到黎弥轻谩鲁君,于是把黎弥叫到身边痛骂,又劝齐景公说:“主公真想称霸,就要与鲁国交好,应该把过去占领的鲁国之地全部归还鲁国。”

齐景公无计可施,只好老老实实地与鲁国签订了平等友好条约,鲁国收回了被齐国侵占的一大片土地,各自回国。

回国之后,齐景公召来策划这次会盟的有关官员,破口大骂:“孔子以君臣之道辅其君,而你们这些笨蛋、蠢才,只知道用夷狄之道教寡人,既得罪于鲁君,失笑于诸侯;又丧失了即得利益,忙乎了半天,一点好处也没有捞着,今后让寡人的脸面往哪搁!”


公元前484年,齐国借口鲁国与吴国联盟,侵犯齐国,任命田常为齐军总司令,屯兵汶水,准备开战。

鲁君请孔夫子推荐使节人选,于是孔夫子召集弟子们会仪。

孔夫子说:“鲁国是我们的祖先之地,父母之邦。现在面临危险,你们有谁愿意出任大使,为国效力呢?”

话音未落,性格耿直,鲁莽刚强的子路挺身而出,要求前往,可是孔夫子却不同意。接着子张、子石相继请命,孔夫子还是不答应。这时,子贡(名端木赐,字子贡)慢慢站起来道:“先生看学生可以代劳嘛?”

孔夫子笑了,点头说:“你去最合适。”

田常得知子贡为鲁国使节前来谈判,又知道他是孔夫子的得意门生。心想,一介书生,没见过军队的威仪,于是便下令齐军全部装备,排列整齐,想以齐军的声威把子贡吓倒。没想到子贡轻车数人,坦然进入齐军大营,对威武的齐军,犹如泥塑木雕,熟视无睹,旁若无人。

田常一计不成又施一计,先发制人地调侃道:“先生是来为鲁国做说客的吧!”

子贡从容应道:“我是来做说客的,不过,不是为鲁国而是为齐国。”

田常一听大笑问:“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

子贡说:“相国想立功扬名,可惜挑错了地方,鲁国是一个难以攻打的硬骨头呢?!”

田常听了,不解地问:“何以见得呢?”

子贡说:“鲁国京城曲沃城墙低、单薄;国土狭窄,国君软弱,大臣无能,军队又缺乏战斗力,所以说难以攻打。相反,吴国城坚墙厚,兵精将猛;国土广大,粮草充足;军队能攻善守,很容易打胜。我看相国不如移兵攻打吴。”

田常听了恼怒地喝道:“你当我是三岁幼儿吗?为什么说话颠三倒四,是非不明呢?”

子贡笑着说:“请相国摒退左右,待我细细说明。”

田常让左右退下,子贡靠近他说:“相国没有听说过‘忧在外者攻其弱,忧在内者攻其强’这句话吗?据我所知,相国您的忧虑是在国内。我听说您曾经三次向齐王讨封,都未能如愿。出兵征战只是借口,趁机发展才是您真实的目的。可是相国为什么不往深处、远处想一想。鲁国十分弱小,打下他,只是举手之劳,但是功劳却是大家的,只能帮助众大夫增长他们的势力,对相国您自己却没有什么好处。可是您若攻打吴国,情形就不一样了。吴国是个强国,一定会拼命抵抗,齐军也就得倾全力进行。一时半会双方难分胜负。众大夫被困在战场上没有时间、精力在国内争斗,各自的兵力也会在战斗中被大量的消耗。而您却可以在国内遥控,既不会损失自己的力量,又有充足的时间、精力策划,运用智谋在国内培植势力。一但众大夫师老无功,齐王必会迁怒;而众大夫被束缚在战场上不得脱身,齐王也就会失去有力的支持而孤立。”

田常听了眉笑颜开,连连点头说:“先生所言极是。不过现在大军驻札汶水,如果改道伐吴,没有合适理由,硬要行动,众大夫会怀疑我的动机的!”

子贡说:“不要紧,相国先按兵不动,待我去吴国走一趟,说动吴王出兵救鲁,相国不就有借口了嘛?”

田常完全被子贡说服,下令大将国书等按兵不动,理由是防备吴军偷袭。同时又派兵护送子贡回去。子贡回国后向鲁君说明情况,又让鲁君任命他出使吴国。

子贡见到吴王夫差说:“齐国兴无名之师,是因为我们两国联盟,还要攻打吴国。我听说要称王天下的人不会灭绝别人的后代;称雄于世的霸王不会让强敌坐大。千钧之重再加铢两就会失去平衡。现在拥有万乘兵车的齐国,征服只有千乘兵车的鲁国后,力量一定会增加,对吴国的霸业是个沉重打击,我想大王一定不愿意看到这个局面。如果大王发兵救鲁,打败齐军,齐国就是大王您的属国。再挟胜利之威,使西边的秦晋臣服,吴国自然就是天下的霸主了。”

子贡这一番话打动了夫差争霸的野心,他说:“齐国曾答应世世代代寡人向吴国称臣,如今出尔反尔,寡人正要兴师问罪。只是据报越国正招兵买马,加紧战备,寡人不能不防,想先教训一下越国,再出兵伐齐。”

子贡一听便说:“如果是这样,我就马上回去劝鲁君趁早投降齐国,也可以使鲁国少死一些人。”说罢就告辞要走。

夫差赶紧拉住说:“先生真急,让寡人与群臣商议一下。”

子贡说:“出兵本是件大事,是应该和大臣们商量,只是现在情况特殊、危急,救兵如救火。鲁国是个弱国,面对强大的齐军抵抗不了多久的,如果援军不能及时赶到,鲁国只有投降。再说兵贵神速,趁齐军不备,吴军可一鼓而胜。尚若迟延,耽误战机,齐军有所准备,仗就不好打了。大王不必担心越国偷袭,越国只是小国,而齐国是大国,打这两个国家的好处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避开强齐而去打弱越,不能说是勇猛善战;不顾大患而去追逐小利,不能称为明智。智勇皆无,必被天下人耻笑,何以称霸呢?”

子贡见夫差低头沉思,还在犹豫不决,又说:“既然大王那么担心越国,我愿出使越国,劝越君与您一道出兵攻齐如何?”

夫差听了大喜过望说:“如果能这样,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子贡又来到越国都城会稽,拜见越王勾践。勾践听说子贡要来了,立即下令洒扫馆驿,整修道路,并亲自出城三十里迎接。勾践亲自为子贡驾车,送他到使馆,待子贡坐定,勾践鞠躬问道:“越国只是边远蛮夷小国,先生不辞辛苦,远道而来,是我的福份,我愿听先生教诲。”

子贡见勾践态度十分谦恭,就开门见山地说:“大王可知道,越国就要大祸临头了。”

勾践听了不解,忙问何故?

子贡说:“我刚从吴王那儿来,夫差要发兵救鲁,可是担心贵国乘机反叛,于是决定先灭越,再攻齐,这不是大祸临头了吗?!

勾践大吃一惊,忙问对策。子贡说:“没有报仇之心,而让仇家疑心是愚蠢的;有报仇之心,而让仇家察觉是危险的。大王目前已让夫差疑心,察觉有报仇、反叛之心了,命运十分危险。为君之计,只有派使节到吴表示忠心,说越国愿出兵随吴伐齐。待吴精锐之师与齐两败俱伤后,大王再相机行事,如此大仇可报。”

勾践听了很是高兴,便依计而行,子贡又来见吴王,告诉他说:“我已郑重地转告了大王的旨意,勾践说,战败不杀,大王的恩典永远不忘,那会反叛,他决定倾越国国力支持大王伐齐。”

果然没过几天,勾践派大臣文种出使访吴,文种拜见吴王说:“东海不死贱臣勾践,特派小臣前来献上先王留下的宝甲二十领,‘屈卢’之矛和‘步光’宝剑,并挑选出三千精兵,由小臣率领,愿冒矢石、弓箭,甘作大王大军前锋。”

夫差听了,放心大胆,调兵遣将,准备伐齐。

这时,子贡已跑到晋国,对晋定公说:“我听说‘虑不定,不足以应付突发事变’现在吴越联兵攻齐,吴国一旦战胜,必会挥师西向挑战晋国,大王只有积极备战,才能与吴国较量一番。”

晋定公采纳了子贡的建议。

子贡一连出使拜访了四个国家,回到鲁国,静观事态的发展变化。

公元前484年,齐军与吴越联军激战于艾陵(今山东泰安一带),齐军大败,主将国书被俘。公元前482年,吴军与晋军交战于黄池(今河南封丘),吴军战败。同时,越军攻打吴国,吴

军又战败。


大侠论曰:载就是记载盟约,所以盟书又称载书。它是在外交谈判之前,先写好交送参与外交活动的各方,在正式外交谈判时各方签字生效。好象现在开会之前,先准备好必要的文件一样。

人们只知道夫子以道德文章,诲人不倦,而留名青史,不曾料想,他在外交上竟也是一个高手。你看他仗着“君臣之道”的利剑,三挫强齐,收复失地,弘扬国威,赢得何等光明正大,胜得如此干脆利落。令人赞叹不已!

夫子的好学生子贡马不停蹄,连续出使四国,取得了外交上的巨大成功。使得齐、吴、晋、越四国争战不休,削弱了国力,也就保证了鲁国的安全。细细分析子贡成功的原因有三点,其一,子贡对各国情况和君臣关系、心理、洞若观火,了解十分透彻,自然能顺其所欲,引导他们一个一个落入自己的圈套。其二,子贡有过人的智慧和机辩的口才,他能在错综复杂的国际政治关系上,抓住要害,利用各国之间的矛盾采取以国治国,一物降一物的手段,来达到保存鲁国的目的。其三,子贡的老师夫子知人善任,全力支持,推荐他担当大任。子贡凭着孔夫子的名望和自己的才干,得以在外交活动舞台上展现自己的才华,为我国外交关系史上留下了值得称道的一页。若是当时就有联合国,这一国际的组织机构,那么子贡便是联合国秘书长的最佳人选。

可惜的是,因为古代典籍的遗缺,不知道孔夫子是否开设有专门的外交关系课程。不然,何以他的得意门生中,有不少都是出色的外交家。如果能有孔夫子这方面的言行、理论,文字记录发现,对我国外交关系理论上也将会是一个贡献。

另外,子贡出使不是以鲁国的官吏身份,而是以“士”的身份,被推荐任用的。从他开始,标志着“士”这个阶层的人物,从此走上了国际政治关系舞台。以后人们将会看到越来越多的外交家是以个人身份充当某一国大使,活跃奔走于各国。子贡其实是开了战国策士参政、议政、影响、推动历史向前发展的先河。

外交使节大都是凭着自已“咳唾落九天,随风生珠玉”的论辩才能,周游列国。或慷慨陈词,以理使敌方折服,化干戈为玉帛;或四处斡旋,将战火引向别国,使已方在战乱中得到保全;或微言大义,却敌国于国门之外,退兵于城池之下。凡此种种,靠的全是使节的如簧之舌,办成百万大军也不一定能办到的事。孔子与子贡正是他们之中的光辉典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