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冲樽俎话外交 春秋篇 十七、子产诚挚反索贿 韩起听劝退玉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9/


十七、子产诚挚反索贿 韩起听劝退玉环


公元前549年郑国大臣子西出使晋国,子产便写了一封信托子西带给范宣子。

当时,郑国在诸多小国中虽说是比较富强,但是面临最大的问题与其他小国一样,都是大国不断地向他们索贿,不堪重负。而此时晋国由范宣子执政,此人贪婪异常,常向弱小国家索要大量财物。范宣子收到信后,展开阅读。见上面写道:“您作为晋国的执政,内外都没有听到什么好名声,只有强索财物的恶名,充斥了人们的耳朵,使人感到十分困惑。我听说有道德、有学问的人,主持国家大政,不担心没有财物,只担心没有善良美好的名声。如果诸候贡献的财物,聚集在晋国国君手里,而引起公卿大臣们不满,内部就会分裂。如果您凭借权力聚敛财物,也会引起公卿大臣们不满,内部也会分裂。那样晋国盟主地位就会动摇,您和您的家族就会受到损害。一旦出现了这样的情况,您还能执掌大权吗?道理显而易见,我不相信您会不明白这个事理。要那么多财物,究竟会给您带来什么好处?而好名声却是装载道德的车子,道德是国家的基础。有了这个基础,国家才不会损坏,难道当政者不应该致力于此吗?有了道德,人们之间才会和平团结;社会才会和谐安定;国家才会长治久安。所以《诗经》上说‘和乐啊君子,是国家和家族的基础。’这就是要求您要有好名声啊!这样远方的人们,便会感恩带德来投奔您;近处的人们更会敬仰慕名来服从您。这将使晋国更加强大,您的执政地位更加稳固。您愿意听人们说:‘是您让我们丰衣足食、安居乐业呢?’还是宁肯让人们唾骂:‘这家伙靠剥削、压榨我们来养活自巳呢?’大象因为有了象牙,犀牛因为有了犀皮,而毁灭了自己,这都是由于它值钱的缘故。我以老朋友的名义告诫您,不忍心看到您的毁灭。请您权衡利弊,好好考虑吧。”

范宣子认真看完来信,心中豁然开朗,觉得子产看问题,处处从捍卫晋国的霸主地位和保护自已的根本利益出发、着想,站得高、看得远,说得既合情又合理,真是字字珠玑、句句绵绣。大为高兴和感动。于是热情地招待了子西,并将使团贡献的众多礼品,尽数退回。同时派出使节分赴各国发布公告,从此大大减轻了各国的贡品负担。


公元前526年,晋国执政大臣之一韩宣子出使郑国。(韩宣子名起,宣子是他的号。)他喜欢收集玉器,了解到有一副价值倾城的玉连环,在郑国一个商人手上,于是便借出使之机,向郑国提出索要。

子产当即拒绝说:“玉连环不属于国家所有器物,我们国君不与闻此事。”

郑国大臣子叔、子羽不理解子产的用心,问道:“晋国是大国,我们万万不能得罪。好在韩起的要求也不过份,就是一副玉连环,不如送给他吧。不然韩起回国告状,晋国国君一发怒,我们追悔莫及。”

子产耐心地解释:“我当然知道这其中的厉害。晋是大国,我们千方百计结好还怕来不及,怎么敢去得罪他。我不是舍不得一副玉连环,而是因为忠信的缘故。我听说君子不担心没有财物,而担心执政后没有好名声。我还听说治理国家不是怕不能事奉大国,而是怕没有礼制来规范。大国向小国下命令,而且还要求一定满足。那小国拿什么源源不断地来供给他们呢?何况大国欲壑难填,这次满足了,下次没有满足,得罪将会更大。大国没有道理的要求,我们不据理驳斥,他们哪会有满足的时侯。如此,我们哪里还有自已的独立和主权?再说韩宣子作为大国使节,却依仗强国之势索取玉连环,他的贪婪、邪恶就永远洗刷不掉了,我们不劝阻他,难道不是罪过吗?索取一副玉连环,引发出两起罪恶:一是我们丧失独立主权国家的地位;二是韩宣子变成人人讨厌、贪婪的人,这怎么能行呢?我们用一副玉连环换来这样的后果,太不值得了。”

子叔、子羽听后,这才明白了子产的良苦用心。

但是韩起并没有死心,他找到这个商人,强行出高价购买并已经成交。

玉连环虽然是收芷在私人手中,但却是国宝,不能随便让它流出国外。但是不卖,又怕影响两国友好邦交,引发乱子。商人无可奈何地说:“按照郑国的法律,外国人购买本国贵重物品,一定要向执政报告。玉连环虽然已经在您手中,但是希望先生您,还是向敝国执政子产打个招呼。”

韩起来访子产说:“我向您请求得到玉连环,您认为不合道义,我也不好为难您。现在我从商人手中购得玉连环,并尊守贵国制度,特来向您郑重报告。”言下之意是要子产同意。

不料子产仍然不答应,他委婉地说:“我国先君郑桓公与商人,都是从周朝迁居来的。当年大家同甘共苦、并肩战斗,开辟了这片不毛之地,建立了自已的家园。并且世代都有盟约,用以互相信赖、支持。盟誓说:‘商人不能背叛祖国,官员也不能强行购买。不要乞求、不要掠夺。你有赚钱的卖买和宝贵的货物,我也不于涉过问。’贵大使怀着友好的情谊来访我国,却告诉我以高价强行购买国宝玉连环,违背了我国盟约的精神,这不是叫商人干背叛国家的事吗?让我国政府威信扫地吗?我劝贵大使不要做这样的事!不错,现在玉连环是在您手里,我也不能强行命令您留下。可是大国命令我们小国,没完没了地供应财物,这是要我们变成晋国的附庸,使我们丧失主权和独立地位,我们是绝不会答应的。我如果同意您带走这副玉连环,实在是不晓得对您、对贵国有什么好处?对我国、对商人有什么道理?所以才愿意对您私下里说清楚。”

韩起听了,觉得句句在理,于是说:“我虽然并不聪明,但是道理还是明白的。怎么敢因为一副玉连环,而招来不尊重郑国的主权、独立;让自巳背上贪得无厌的恶名,这两个罪过呢?!”

韩宣子告辞后马上找到商人,退还了那副玉连环。

韩宣子满怀对子产的感激之情,在离开郑国时,带着礼物,到子产家登门致谢:“您让我舍弃那副玉连环,不仅仅是赠予我金玉之言,更是挽救了我的生命,岂敢不手持薄礼而拜谢呢?!”

郑国执政者又一次实践了保护商人的承诺。政府的行为,不仅使商人的利益得到保障,无形中,也歌颂、表彰了商人的爱国行为,使郑国商人爱国的热情,空前高涨。


晋国想要灭亡郑国的野心,一直没有放弃。一次晋国君王派老臣叔向,出使郑国借机观察,看是否有机会对郑用兵。子产早已洞悉晋国的企图,在接待叔向时,特意为他背诵了《诗经》中的一首诗:“承蒙你深情地想着我,那就该提起衣裳把河过;如果你不思念我,难道就没有其他男士吗?!”

叔向回国向国君汇报说:“郑国打不得,有贤人、能人在。子产执政,人民拥护,打起来没有必胜的把握。而且看来子产已经有所查觉,郑国距离秦楚两大国都不远,子产可以任意向其中一国请救兵。”

正在这时传来谍报,郑国使者已经分赴秦楚两国。晋国君主听了只好作罢。

孔夫子听说后赞叹道:“《诗经》中说:‘国家的强盛,是因为有人才。’子产就是这样的人才,背诵了一首诗,就使郑国免于灾难。”


大侠叹曰:好一个有情有义,有智慧有才干,有胆略有担当的子产哪!

子产,姓公孙,名桥,字子产。公元前543年,郑国执政子皮,经过考察,发现子产贤明能干,就将执政大权交给他。子皮与吴季札的眼光果然明亮,子产执政三年后,郑国大治。人民群众歌诵他:“我有儿女,子产教育他;我有田地,子产让它增产。内无忧虑,外无强凌。假使子产走了,谁能继承他?!”

子产以自已的诚挚,对人对已高度负责的精神,以及卓尔超群的智慧和才辨,说服晋国执政者放弃索取贿赂,功莫大焉。他的话语和举措,意义深刻,影响深远。就当时来说:一方面避免了大国执政者背负贪婪的丑恶名声,增强了盟主的凝聚力;另一方面也减轻了各小国的沉重负担,避免了各小国因此而可能产生的政治危机,甚至是爆发战争的危险。同时也保证了各国能在一个相对和平稳定的环境下,生存发展。

一个国家再怎么渺小,也有自已的独立和主权。一个民族再怎么懦弱,也有自已的民族自尊。一个个人再怎么贪穷,也有自已的生存权力。晋国执政者范宣子、韩宣子这两个人,必竟不是糊涂蛋,也不是十恶不赦,不可救药之人。他们在子产诚挚、反复地劝戒和说服下,终于明白了这一道理,做出了正确的决策,也是值得我们肯定的。由此大侠悟到: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不论处于多么不利、多么困难的处境和地位,在外交活动舞台上,都要坚持独立自主的原则,针锋相对,寸利不让。只有如此,才能得到对方的尊重和认同,才能和平相处,共谋发展。否则一味退让,只会适得其反。

子产在外交斗争中,淋漓尽致地借用、发挥一首诗的作用,极其巧妙,而叉极为妥贴地用它来表达了自已国家的态度,暗示已经知悉了对方的野心,使对方知难而退,从而达到不战而胜的目的。真可以说是取得了外交最高、最好的成果。当然并非真的是一首诗,就有如此强大的力量,而是子产深知天下形势,利用各国之间的利害与矛盾,达到相互约束、制衡。更重要的是:郑国老百姓人心齐、团结紧,拥护子产执政。否则,就算是子产巧舌如簧,天花乱坠,也是没有用的。

不过有一条原则要掌握好,就是:意识形态和所谓民意,是不能作为外交斗争与较量的标准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