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冲樽俎话外交 春秋篇 十五、巫臣教战疲楚国 包胥血泪拯斯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9/


十五、巫臣教战疲楚国 包胥血泪拯斯民


楚庄王时,大将子重率军攻打宋国,获得胜利。子重认为自己有功,向楚庄王要申邑、吕邑两个地方,作为奖励。楚庄王也同意了。掌管申吕的地方长官申公巫臣对楚庄王说:“楚国要靠这两个地方的赋税养兵,没有了这两个地方,拿什么来养兵。兵力不足,晋、郑必然会侵犯,我们怎么办?”

楚庄王听了觉得有理,就改变了主意。子重没有得到这两个地方,对申公巫臣恨之入骨。

楚庄王死后,楚共王即位。公元前584年,楚国大臣申公巫臣因为一个女人与楚国令尹(相国)子反闹翻了。子重与子反合谋杀了巫臣全部家族。巫臣心想晋楚是世代仇敌,于是投奔了晋国。

巫臣从晋国派人送给他们一封信,信中说:“你们这两个家伙,杀死了那么多无辜的人,必有报应,我发誓叫你们奔波疲惫而死。”

巫臣又向晋景公(名姬孺,)献计说:“吴国在楚国东面,不如遣使通好,晋吴联盟,对付楚国就好办多了。”

于是晋景公派巫臣出使吴国。巫臣见到吴王寿梦,畅谈争霸策略,寿梦非常喜欢巫臣。巫臣又对吴王说:“大王要争霸,必须操演军队车战。”

寿梦又请巫臣教练吴国军队。在巫臣指导下,吴军战斗力大幅度提高,经常出兵楚境,惹事生非。巫臣把吴军分成三军,轮流向楚国进攻。第一军出击,待楚军来应战时,又撤回去;楚军见吴军退回吴国,也退回驻地。可是这时吴第二军又来进犯,等楚军赶来,吴军又撤退了。楚军刚回到驻地休息,吴第三军又来骚扰。如此这般,像车轮一样闹得楚军不得休息。从此楚国疲于奔命,社会不得安定。吴兵一年内向楚国发起了七次攻击,子重、子反也来回奔波了七次。结果吴国扩大了不少地盘,成为强国。


楚国大臣伍子胥,申包胥两人是好朋友。楚平王听信费无极的馋言,冤杀了子胥的父亲,忠心耿耿辅佐楚国的老臣、太师伍奢和大哥伍尚。子胥被迫设法出逃。临行时申包胥亲自把酒送行。子胥含着热泪,紧紧握住申包胥的手说:“楚王无道,杀害我全家,此仇不报,誓不为人!我有朝一日,一定要带大军荡平楚国。”

申包胥也满怀深情,温言劝慰道:“杀害你一族人的只是楚王,与楚国老百姓有什么关系?楚国是你的父母之邦,你千万不可以因私仇而想要复灭祖国啊!”

子胥一听激动得须发皆张,愤怒地吼道:“楚国满朝文武,除了你,哪有一个好人?要不是费无极这邦狐群狗党,助纣为虐,唆使楚王,我满门老小,又怎么会遭此荼毒!我不复灭楚国宗社,犹如此发。”说毕,一剑挥去,削掉了自己头上的一缕长发。

申包胥见子胥一时不能自抑,便缓缓说:“你要报家仇,我也不能阻拦你;但灭亡的国恨,我也不能容忍;你若要灭亡楚国,我就必定恢复楚国。”

两人击掌为誓,就此告别。不久,伍子胥逃奔吴国,受到吴王阖庐信任,便日夜操练兵马。公元前506年,吴王以孙武为大将,伍子胥为副将,率领六万大军攻打楚国。吴军从淮河打到汉水,五战五胜,终于攻克了楚京城郢都(今湖北荆州)。

这时楚平王早已死去,当政者楚昭王不得不流亡。伍子胥领着虎狼之兵,摧毁了楚国的太庙和宫殿,推倒了厚厚的城墙。把当年参与谋害他父亲的那些仇人的后代一网打尽。并下令:除了申包胥,其余官员一律杀无赦!又命令士兵掘墓,挖出楚平王的尸体,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用铁鞭足足打了三百下,将尸骨打得粉碎,这才愤愤地道:“楚平王你也有今天啊!”

伍子胥带着吴国大兵报了大仇,仍旧不撤兵。这些大兵日夜寻欢作乐,到处烧杀抢掠,把郢都变成一片虚墟。百姓们十室九空,十不存一,苦不堪言。申包胥见到祖国一日之间,破败如此,痛心疾首。于是偷偷溜出郢都,找到流亡在外的楚昭王,请他任命自己为流亡政府的大使,四处奔走于各诸侯国,呼吁他们帮助楚国赶走侵略军,重建家园。申包胥先后来到齐国、晋国等国,但是这些大国都害怕吴国的胜利之师,不敢答应申包胥的请求。有些诸侯国甚至怕得罪吴国,听说申包胥到来,竟然派军队阻拦,强行押解出境。

申包胥不死心,又直奔西方,来到了秦国。秦哀公虽然将申包胥安排住在使馆,好好招待,可心里也不愿为楚国而惹恼吴国。于是便闭门不见,想让申包胥自己知难而退,也不会给人留下慢待使节的恶名。

申包胥天天起早贪黑,等候在宫门外求见秦哀公,可却是日日披星带月无门而入。虽然秦国招待楚使热情周到,饿不着、冻不着,想吃什么,有什么;想干什么,干什么;自由自在不受拘束。可是申包胥想到故国百姓依食无着,饥寒交迫;贫病相加,死亡遍野;楚昭王流亡在外,艰难度日;国之不国,明月难圆。时光一天天在迅速流失,可自己肩负的复国重任却毫无着落,他心急如焚,头痛似锥。此情此景,此恨此痛,禁不住悲从心来,申包胥面对高高宫墙,深深庭院,放声大哭。这一哭就是七天七夜。他不吃不喝,不睡不眠;不动不摇,不停不止;一直站立在那儿,任凭风狂雨骤,暴日骄阳;泪雨滂沱,凄然然,惨戚戚,如江河而下。到最后泪水流尽,淌出的竟是点点滴滴的鲜血,将衣服也染得腥红一片。

秦哀公得知申包胥泪血哭墙七昼夜,大为感动。心想楚国有如此忠臣,复国有望;吴国欺天下无人,岂能坐视;我大秦伸张正义,光复楚国,正是树诚立信于诸侯的大好时机。于是,立即下令接见申包胥。申包胥拜见秦哀公,递上请求出兵援助的国书,恳切地说:“楚昭王的母亲是您的女儿。秦楚边界相连,楚灭将及于秦。存楚即固秦,楚亡、秦亦难保。楚国百姓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吴国欺凌诸侯狼子野心昭然若揭。请大王举王道之旗,提正义之师;解楚国百姓于倒悬没顶之灾,拯诸侯各国遭倍受凌辱之祸。申包胥不才,愿随大王鞍前马后,传大王盛德于诸侯,布大王恩泽于天下。”

秦哀公急忙走下王座,搀扶起申包胥,望着血迹斑斑的申包胥,动情地为他朗诵《无衣》赋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译文:谁说没有军装?我与你共披战袍。国家出兵打仗,且把武器整理好。你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谁说没有军装?我与你伙穿衬衫。国家出兵打仗,赶快修好刀枪,我们共同杀敌人。谁说没有军装?我与你同用裙裳。国家出兵打仗,快把甲胄披戴齐,你我并肩上战场。

于是下令高高悬挂起申包胥的血衣,传令三军,誓师讨伐。吴国的仇敌越国听到消息,也派出军队响应。

公元前502年,秦军大败吴国。当年秋天,楚昭王在申包胥的陪同下,又回到阔别了四年之久的郢都,重建楚国。


大侠叹曰:楚才晋用,此话当真不假。从楚国建国直至楚霸王项羽兵败自刎乌江,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楚国一直就没有认真思考,从根本上解决好任用人才的大问题。有人才而不能用,也留不住。致使大量的优秀人才流亡散失国外,结果不仅仅是被晋国充分利用,反过来对楚国造成了巨大的伤害,直至亡国灭种。教训不可谓不深刻。

申公巫臣,为了一个女人,竟然背叛祖国,发泄私愤,主动出使吴国,成为历史上外交使节充当他国军事教官的第一人。巫臣有才,可是却用错了地方。

外交使节中,能够象申包胥这样千难万险,百折不挠;屡遭挫折,持之以恒;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在春秋战国时期,无有出其右者。正可谓:“前无古人”!不过却“后有来者”,西汉时的苏武、张骞就是在申包胥这一精神的感召下,优秀的后来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