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冲樽俎话外交 春秋篇 十四、齐王侮使招兵祸 晏子智对挫楚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9/


十四、齐王侮使招兵祸 晏子智对挫楚王


公元前592年,晋国郄克、鲁国季孙行夫、卫国孙良夫、曹国公子首,四国大夫不约而同地到齐国出使。齐顷公接见了他们。

齐顷公回到宫里见到母亲肖太后,禁不住哈哈大笑,肖太后奇怪地问他为何笑个不停。齐顷公说:“四国使臣一同到我国真是巧合,谁知晋国使臣郄克一只眼睛不好;鲁国使臣季孙行夫是个秃顶;卫国使臣孙良夫一条腿长、一条腿短;曹国使臣公子首背又驼。母亲想想,一个瞎子,一个秃子,一个瘸子,一个驼子,凑在一块,不是巧上加巧吗?也不知道这四国为什么挑选了四个这样的人来担任大使。”

肖太后听了也大笑起来说:“天下竟有这样的巧事,明天我可要好好瞧一瞧。”

第二天,齐顷公在宫中后花园设宴,请四国大使赏花。为了让老母高兴取乐,齐顷公特意找了四个人陪侍四国大使。接待晋国大使郄克的是个独眼龙,不断地眨着一只眼看着郄克;接待鲁国大使季孙行夫的是个光头,还时不时地掏出梳子去整理根本就没有一根毛发的秃顶;接待卫国大使孙良夫的是个瘸子,自己腿脚不好,却搀扶着孙良夫,高一脚矮一脚,连连殷勤地说:“大使小心,大使小心”;接待曹国大使公子首的是个驼背,老是指着天空的飞鸟、白云,要公子首仰腰去看。

四国大使抱着善良的愿望,见齐国接待人员都有残疾,也没往心里去。可是肖太后与宫女、太监们见到瞎子、秃子、瘸子、驼子成双成对地走过来,一个个按捺不住捧腹大笑。四国大使听到这不绝于耳的笑声,这才意识到是齐顷公在故意抓弄他们,一个个气得脸色铁青,罢宴而走。

第二天在黄河边上,晋国大使郄克与另外三国大使告别时指着黄河说:“我不报这个欺身之辱,就不再过这条河!”

另外三国大使也同时说:“贵国发兵,我们一定追随。”

公元前589年,郄克昂然带领着八百辆战车报仇,季孙行父、孙良夫、公子首也各提本国兵马来会。四国联军绵延三十多里,浩浩荡荡向齐国杀来。

五国军队在鞍地(今山东历城)与齐军激战,齐军那是愤怒报仇之师的对手,被打得丢盔弃甲,抱头鼠窜。

这时齐顷公十分后悔,派大臣国佑为使去见郄克,向四国谢罪,归还过去侵占的土地,请求讲和。

郄克说:“答应两件事就可以讲和。一、肖同叔子(即肖太后)必须到晋国做人质;二、齐国道路全都改为东西向,如果齐国今后背叛盟约,我们就杀掉人质,从西向东,直打到齐国都城临淄。”

国佑冷静地说:“肖太后是齐国国母,列国之间,哪有用国母做人质的道理?道路走向都是因地势而形成,哪能强行改为东西向呢?将军提出这两个条件强人所难,不打算讲和了吗?”

郄克蛮横地说:“就不讲和,你能怎样?”

国佑也激愤地说:“将军不要小看人。这一仗是你们赢了,我们再打第二仗;败了,我们还可以再打第三仗。齐国收拾余烬,背城借一,全国人一起来拼命。再失败,无非是亡国,我们也绝不会接受这样的停战条件!”

另外三国大夫看到齐国已承认错误,而且四国联军也教训了齐国,得回了过去的失地,就劝郄克适可而止,见好就收。于是,齐向晋称臣,罢兵停战。


公元前531年,齐国相国晏婴(字平仲)奉齐王之命出使楚国。

狂妄的楚灵王对大臣们说:“寡人听说晏子很有智谋,但身材矮小,其貌不扬,寡人想借机整治他一下,显示我们楚国的大国威风。你们有什么好主意?”

太宰远启疆献计:“晏平仲个子矮,但智谋高,不是轻易能算计的,除非……”

楚灵王听了哈哈大笑,连声说:“好,好,就这么办!”

于是大臣们按照楚灵王的吩咐,如此这般地布置起来。

几天后,晏子带领使团来到楚国京都郢城正门。可是大门却紧闭不开。正诧异之间,楚国接待人员让军士打开正门旁的便道,请晏子从这小门里进去。并对晏子说:“按我国的规矩,大个子的人从大门进出,小个子的人从小门进出。”

晏子马上就明白了,这是楚灵王故意要刁难、侮辱他。于是他不动声色,走到小门看了看说:“这是狗洞,不是城门,我国也有一个规矩,只有出使狗国的人,才从这狗洞钻进去。”

接待人员立即把晏子的话传达给楚灵王,楚灵王听后叹道:“寡人原来想要取笑他,结果反被他取笑。”于是赶紧令人打开大门,迎接齐国使团进城。

楚灵王一计不成,并不甘心。见到晏子进宫拜见,突然问到:“齐国难道没有人才了吗?”说着,指了指周围事先挑选好的,高大俊美的侍臣“为什么派这么矮小的人,充任使节呢?”

晏子心里早有准备,知道楚灵王不会善罢干休。于是不慌不忙地说:“齐国光是临淄城就有七千五百多家,大家举起袖子就连成帷幕,一挥汗就像下雨一般;人挤人,肩并肩,脚跟接着脚跟,怎么会没有人才?齐国任命使节的制度是:出使上等国,就派上等人才去;出使下等国,就派下等人才去。我晏婴最没有出息,因此就领了这差事,到这里来了。”

楚灵王一听触了霉头,讨了没趣,只好打哈哈陪笑,掩饰过去了。

太宰远启疆见两次都没有难倒晏子,迫不及待,亲自跳了出来发难:“平仲啊!你也是大国相国,有头有脸的人物。理应当身着凌罗绸缎,乘驷马华车,以显示君主对你的厚爱和倚重。可是你却穿着乡下人的衣服,坐着老马拉的破车,到我们楚国办外交,不是显得太寒酸了吗?”

一席话,引得楚国君臣轰然大笑。

晏子听了也拍手顿足,大笑起来,反倒把楚国人弄傻了。晏子笑得前仰后合,好不容易止住笑道:“足下的见识真是肤浅得很哪!我自从当上卿以来,我的亲属们哪个不是身穿华贵的衣服;哪个不是吃精美的食物;我周围的亲朋好友包括我的下属,哪个不是富足快乐;这不足以说明君王对我的恩宠吗?!本人生性俭朴,只是不愿意象某些人那样沐猴而冠、招摇过市罢了。”

顿时楚国人鸦雀无声,远启疆满面羞愧,恨不得地上有个缝钻进去。

冷场片刻,楚国一位大夫心中不服,站出来道:“我听说成汤身高九尺,做了贤王。子桑力敌万夫,当了大将。自古以来有成就的人,都是身材魁梧,才能立功扬名,万代存世。阁下身不满五尺,手无缚鸡之力,仅凭一张觜皮子,就自以为了不起,不感到可耻吗?”

晏子微微一笑:“秤锤虽小,能压千斤。船桨虽长,只能随水漂浮。我听说侨如身高八尺,却不管用,最后成为鲁国刀下鬼。南宫万力大无比,可惜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最后成了宋国的冤魂。足下您的四肢不可谓不发达,但是大脑又怎么样呢?”那人瞠目结舌,无言以对。

楚国朝廷上下,哑口无言。正处于尴尬局面时,盛大的国宴摆好了,宾主双方开怀畅饮。忽然一队士兵押着一个囚犯从堂下经过。

楚灵王立刻叫上来问话。楚王问:“这人是哪里人,犯了什么罪?”

押解的士兵回答说:“回禀大王,这人是齐国人,犯了盗窃罪。”

楚灵王听了,转过头讥讽地对晏子说:“齐国人怎么这样没出息,跑到楚国来干偷鸡摸狗的事。”

晏子站起身,整好衣冠,严肃地对楚灵王说:“大王难道没有听说嘛?橘树生长在淮河以南,就能结出橘子。生长在淮河以北,就长成了枳树。仅仅枝叶相像,结出的果实滋味却大不相同。这不过是因为南北水土气候不同罢了。齐国百姓在齐国奉公守法,安居乐业,可一到楚国,就当了盗贼。莫非楚国的水土、环境,善于使人成为窃贼吗?”

一席话,使楚灵王哑口无言。他终于明白,自己不是晏子的对手,齐国也不可小视。于是改变了态度与齐国盟好。


大侠论曰:在齐国长达八百多年的历史长河中,曾出现了两个彪炳青史的贤相。一位是管仲,另一位就是晏婴。晏婴,字平仲,维夷(今山东省高密县)人。其父晏弱是齐灵公的公卿,父亲去世后,他继任为公卿(公元前557年)。他身高虽然只有一米四十多一些,但却智慧出众。一生曾任齐灵公、庄公、景公三朝相国,参政五十余年。他一生以节俭力行重于齐,而勇于和善于进谏,又构成他政治生涯的一个很重要的组成部分。同时,晏婴又是一位卓尔超群的外交家。楚灵王先是企图以开玩笑的方式戏弄他,他也同样以开玩笑的方式予以反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尔后,楚灵王又借题发挥,步步紧逼;而晏婴则巧妙迂回,最后给予楚灵王致命一击,使楚灵王无从躲避,只好认输。

所以太史公司马迁说:“假令晏子在,余虽为之执鞭,所忻慕焉。”

孔子也给予晏子极高的评价,夫子说:“不越樽俎之间,而折冲千里之外,晏子之谓也!”

所以大侠才将这篇文字,定名为《折冲樽俎话外交》。以表示对晏子等中华民族杰出的外交家,崇高的敬意和爱戴。

《吴越春秋》还记载了一则故事:晏婴出使吴国,吴王夫差对接待人员说:“听说晏婴是北方的辩士,熟悉外交礼节。你们在接待他时,称寡人为天子,看他如何应对。”

晏子来到吴国,求见吴王夫差。接待人员却高喊:“天子召见齐国使臣。”

晏子听了憾慨地说:“我受命出访吴国,不曾想却来到天子的朝廷。请问吴王在哪里呢?”

接待人员将晏子的话传报给夫差。夫差沉吟片刻,对手下说:“快去对晏婴说,吴国夫差恭迎齐国贵使。”

齐景公曾问晏子:“古代那些当政治民的人他们怎样用人呢?”

晏子回答说:“土地的土质有所不同,如果用它种植同一品种的农作物,并且要求它全都能长好,那是不可能的。人的能力也有高低、强弱之分,如果用他们作同样的事,就不可能要求他们全都能做成功。要求如果没有止境,贤明的人,也不可能把事情做得很完备。要求总是没有满足,天地也无法使人丰足。”

这几件事充分展现了晏子高度的智慧和从容不迫、谈笑风生,应对自如的杰出外交家的风度。

再看齐王、楚王的所作所为:完全不顾外交礼仪,一而再,再而三地捉弄使节,结果反被其辱,真正应了一句老话:人必先自辱,然后人辱之。

在外交关系上,不论是大国小国,强国弱国,均应一视同仁。一个使节,不论其自身是什么样的人,都代表了一个国家的尊严和利益,接待国理应抱着求同存异,从双方生存发展,共同繁荣昌盛的良好愿望出发,认真按外交礼节惯例,进行外事活动。根本就不应该存着挑衅的心理,追求侥幸一时,贻害万世的快意,而破坏两国之间的友好关系。齐王、楚王之辱,我们当引以为戒。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