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冲樽俎话外交 春秋篇 十三、楚庄王明察实情 恃强大不请借路

平山大侠 收藏 0 1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9/


十三、楚庄王明察实情 恃强大不请借路


公元前600年,楚庄王厉兵秣马,准备讨伐陈国。为了做到知已知彼,他派出使者到陈国去实地考察。使者回来报告:“陈国不能攻打。”

楚庄王问:“为什么?”

使者回答:“陈国的城墙又高又厚;护城河又深又长;城里的兵粮战具和其它物资储存,又多又全;仓库里堆得满满的,都放不下了,可是官府还在源源不断的运送。”

楚庄王一听笑了,问身边的大臣宁国:“你怎么看?”

宁国肯定地说:“下臣以为攻击陈国时当其适。”

楚庄王点点头,对文武大臣们分析说:“陈国只不过是一个茸尔小国,能有多少实力。城墙修建得那么高、那么厚;护城河开挖得那么长、那么深;百姓民力肯定疲惫不堪了。它积蓄那么多的物资,又不是为百姓造福谋利,老百姓一定对执政者怨恨不满了。陈国内忧外患,一定可以打下它。”

于是楚军大举攻击,很快灭亡了陈国。

楚庄王接着想攻打晋国,派大夫豚尹为使,去晋国观察动静。

豚尹回来说:“现在还不能攻打,因为现在晋国君主、大臣共同承担忧患,平民百姓分享快乐,而且贤臣沈驹还在位。”

第二年,楚庄王又派豚尹出使去晋国观察。

豚尹回来报告:“现在可以出兵了。沈驹这位贤臣己死,晋君身边左右都是阿谀奉承的小人。晋君沉溺于吃喝玩乐,而不讲信义。晋国的老百姓整天提心吊胆地过日子,恨死当权者了。晋国国内上下离心离德,这时候发兵吊民伐罪,晋国百姓一定会起来响应。”

楚庄王高兴地下达进军令,结果正象豚尹所预料的一样。

楚国想攻打宋国,派士尹池为使访问宋国,观察动静。

士尹池到了宋国,相国子罕在家里设宴招待他。

士尹池发现子罕家的环境很糟糕。南面邻家的墙壁,壅塞在前面,把房子前面都遮盖住了。而西面邻家所排出来臭沟水,却流经他的房屋,使居室周围总有一股难闻的味道。

士尹池忙问这是什么原因。

子罕说:“南面的一家,是制作皮革的皮匠。我也曾想把他们搬迁到别处。但是那皮匠找到我请求说:‘我们以此为生,已历经三代。如果搬到别处,人们就不容易找到我们,没有生意上门,如何为生呢?’所以我没有再让他们搬走。西面邻家地势比我家高,沟水经过我家,那是必然的。所以我也没有禁止。”

士尹池说:“如此,只有相国您自已搬家了。”

子罕笑了:“我国政府也是这个意见。我国君王为此还专门拨出了资金。可是我是相国,不可以带这个头,所以被我否定了。”

士尹池听了感慨万千。

回国时,恰逢楚国兵马已经准备就诸,就等一声令下,即可出发。

士尹池赶紧去见楚王,汇报了出使的所见所闻。规谏楚王说:“不可以攻打宋国,它的君主贤明,相国仁慈。贤明的君主能得人心;仁慈的相国能够任用人才。攻打宋国不但会徒劳无功,反而会引起天下人耻笑。”

于是楚王下令:放弃攻打宋国的军事行动。


公元前595年,楚庄王任命大臣申舟为使,去齐国访问,却不让他向宋国请求借路。同时任命公子冯为使,到晋国出访,也不让他向郑国请求借路。

申舟对楚庄王说:“我君命臣下出使,敢不从命。郑君头脑清楚,深明事理。但是宋君遇事不明,爱使性子。公子冯出访晋国,不会有危险。臣下访问齐国不向宋国借路,很可能就回不来了。”

楚庄王傲慢地说:“宋国敢把寡人的使者杀了不成?!若真是那样,寡人就灭亡了它给你报仇。”

申舟无奈,只好把儿子申犀托付给楚庄王,怀着悲凉的心情上路了。

经过宋国,果然因为没有请求借路的国书,而被扣押。

宋国大臣华元对国君说:“楚国欺人太甚!连起码的外交礼仪都不讲。经过我国既没有国书,也不请求借路,这是对一个独立的主权国家的蔑视、鄙视!看来楚庄王已经有了要灭亡我国的心。反正横竖结果都是一样,不如杀了楚使,昭示天下,用以坚定全国军民与楚国血战到底的信心!”

于是可怜的申舟被杀害了。

楚庄王得知消息,雷庭振怒,立即发兵攻打宋国。

在强敌面前,宋国军民拼死抵抗。楚庄王见占不到便宜只好讲和。


大侠评曰:“三年不鸣,一鸣惊人;三年不飞,一飞冲天”的楚庄王,是一个大英雄。他是楚穆王之子,公元前613年即位时,还不到二十岁。他在位23年,并国二十六,开地三千里。在楚国的历史上,象楚庄王这样的大英雄,实在是委实不多。

外交使节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谍报员。难得的是楚国君臣都能很深刻地认识到这一点,并全力以赴,配合默契。

其实利用外交活动刺探敌方情况,早在商汤时就有了。商汤想讨伐夏桀,可是又不知道时机是否成熟,便问计于伊尹。伊尹说:“每年我们都要派使节送贡品给夏朝,今年我们暂不派使节,看看夏朝有什么反映?”

夏桀见商朝不派使节送贡品来很过气,发动九夷的军队攻打商汤。

伊尹说:“现在还不能攻打夏桀,他还可以指挥九夷的军队。”

于是商汤赶紧向夏桀谢罪,恢复通使入贡。

第二年伊尹又建议停止出使朝贡,夏桀再次征发九夷的军队,但是九夷的军队却不听指挥了。这时伊尹说:“时机成熟了。”

于是商汤出征讨伐夏桀。

《吕氏春秋.贵因》上记载:周武王谋划灭商,曾经三次派使者去商都打探。

第一次使者回来禀报:“殷商发生混乱了。”

周武王问:“乱到什么程度?”

“殷商坏人执政当权,好人受压迫遭殃。”

“混乱还没有达到极点,这时还不能发兵。”

过了一段时间,周武王第二次派使者去商都打探。使者回来说:“混乱得更厉害了。”

“达到什么程度?”

“有贤德的人纷纷出走,不愿意呆在殷商了。”

“混乱得还不够,还没有达到极点,此时出兵没有必胜的绝对把握。”

又过了一段时间,使者第三次出使回来:“现在殷商的老百姓都不敢说真话了。”

周武王听了大喜,立即召见军师太公望。周公说:“坏人掌权好人受欺,这叫残暴。贤人出走

小人得志,这叫崩溃。老百姓不敢说真话,是因为乱施刑法。殷商的混乱程度己经达到极点,无法收拾了。现在大王可以发兵了。”

结果周武王朝会诸侯,在牧野一战打败商军,纣王自焚商朝灭亡了。

可见外交活动从来就是与了解对方情况,融合在一起的。问题的关键在于了解掌握了情况后,如何得出正确的判断。同样的情况,楚庄王与使者为什么会得出相反的结果呢?这就是因为识见高低不同;看问题的方法角度不同;分辩事物的能力不同。所以外交活动要明察秋毫,才能去伪存真,由表及里。透过现象看本质,收到预期的效果。不察,则会偏听偏信或被表面现象所迷惑,丧失时机。按常理来看,陈国确实不宜攻打,城墙坚固,战备充足。但是楚国君臣却能从表面的现象中,敏锐地发现潜在的矛盾与危机,得出正确的结论,这才是外交活动的真谛。因此担负特殊任务的外交使节,就要选派象豚尹这样的心思慎密,善于分析,能作出客观判断的人才。

大侠愤然而曰:使节何辜?!使节何罪?!竟然因当政者的刚愎自用,而落得个身死异乡作冤鬼的下场。强大的国力、军力自然是外交活动的资本与后盾。但是也不应该据此而蛮不讲理,不按国际外交惯例办事,任意胡为。英雄做过了头,就会变质为枭雄、奸雄、狗熊,必遭天遣!楚庄王何以前后判若两人,无非是自持强大,不把别人放在眼里,就可以公然践踏国际公约、公法;无视外交礼仪和国家主权,故意不向主权国家请求借路,这种作法本身就是一种侵略行为。接踵而来的必然是直接的武力干涉,进而发展到侵略战争。但是战争狂人们不要忘记,世间还有一种力量更强大的资本:那就是举国上下同仇敌忾、团结一心;众志成城、宁死不屈的民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