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冲樽俎话外交 春秋篇 十二、楚庄王问鼎中原 齐宣王无路运宝

平山大侠 收藏 0 9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9/[/size][/URL] 十二、楚庄王问鼎中原 齐宣王无路运宝 公元前606年春天,为了实地了解周王室与中原各诸侯的实力,以及对楚国争霸的态度,楚庄王(公元前613年即位)攻击陆浑之戎(今洛阳西南方),来到周天子都城洛邑的郊区,耀武扬威。周定王以大臣王孙满为使,带着礼品犒劳慰问楚军。 楚庄王见了王孙满态度十分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9/


十二、楚庄王问鼎中原 齐宣王无路运宝


公元前606年春天,为了实地了解周王室与中原各诸侯的实力,以及对楚国争霸的态度,楚庄王(公元前613年即位)攻击陆浑之戎(今洛阳西南方),来到周天子都城洛邑的郊区,耀武扬威。周定王以大臣王孙满为使,带着礼品犒劳慰问楚军。

楚庄王见了王孙满态度十分傲慢,不顾礼仪地询问:“寡人听说大禹当年铸造九鼎,三代相传,已为世间之宝,此鼎现在洛阳,但不知道鼎的大小轻重如何。”

王孙满正襟危坐,神情严肃地说:“一个国家是否昌盛繁荣,在乎国君是否仁义修德,不在鼎的大小轻重。过去夏朝正有德时,铸造九鼎象征天下九州,用此使上下和谐,以受天的保佑。德如果完美尽善,鼎虽小,却重如泰山不能移;反之若邪恶昏乱,不修德,鼎虽大,也如鸿毛般轻而易举。夏桀失德,九鼎迁到商。商纣失德,九鼎迁到周。上天赐福给明德的人,是有一定期限的,周成王把九鼎放在郏地,占卜结果可以传世三十代,享国七百年。现在周德虽然不象文王、武王、周公时那么繁盛,但天命并没有改变,周天子还是天下共主,这都是上天的旨意。鼎的轻重不是大王随随便便,就可以轻易问的。”

楚庄王听罢无言可对。


公元前314年,秦军攻周,向周赧王索要九鼎。赧王为此愁眉不展。

大臣颜率说:“大王不要忧虑,请派我出使齐国。”

颜率到了齐国,对齐宣王说:“秦国的行为真是太没有道理了。周君臣商议,与其被秦国抢去九鼎,还不如送给贵国。当年贵国之先君太公就曾辅佐周文王,统一了天下。挽救危亡的国家,美好的名声会四处传播;得到九鼎,是获得天下宝器。大王何乐而不为?”

齐宣王非常高兴,立即发兵五万援周。秦军知道后马上撤退。

齐宣王于是派使节向周讨取九鼎,周赧王又发愁了。

颜率请求再度出使。他见了齐宣王说:“全赖大国仗义,周君臣父子才得已保全。我们很愿意献出九鼎,但不知贵国打算走哪条路,运送九鼎回国?”

齐宣王说:“寡人将从魏国借道。”

颜率摇摇头说:“不行,我听说魏国君臣也想得到九鼎,已经在晖台之下,沙海之上策划好些日子了。九鼎一旦进入魏国,肯定出不来的。”

齐宣王想想说:“那寡人就向楚国借道吧。”

颜率又是摇头,又是挥手说:“那样情况更糟。过去,楚庄王就曾经打听过鼎的轻重,您向他借道,正中他的下怀。”

齐宣王不耐烦地反问道:“那你认为该从哪条路,把九鼎运到齐国来呢?!”

颜率不慌不忙地说:“我们也为这件事替大王犯愁呢?九鼎不是醋瓶酱罐,可以怀里揣着,手里提着,一路走到齐国;又不能象鸟儿飞翔,骏马奔腾,一下子就到齐国。当初,周武王伐商得到九鼎,每一尊鼎就用九万役夫、士兵去拖拉,九九共八十一万人。一路上还要准备好吃的,用的和各种工具,路程并不长,可是却耗费了不少时日。现在大王就是有这么多人,但山水阻隔,路途遥远,走哪一条路才能把九鼎运到齐国,而不怕途中出什么意外呢?小臣心里实在为大王担忧。”

齐宣王气恼地责问:“你巧舌如簧,说来说去,等于没说。”

颜率一脸真诚地说:“小臣不敢欺骗大国,只等大王您确定了运鼎的路线,我们马上献鼎。”

齐宣王听了,无可奈何,索取九鼎一事便不了了之。


大侠论曰:周成王继承王位后,为了完成周武王的遗愿,将九鼎从商朝都城搬迁至郏地。

创下问鼎中原这一典故的楚庄王,是春秋时期五霸之一。他是楚成王的孙子,楚穆王的儿子,成语“一鸣惊人”说的就是他的故事。鼎是王权的象征,问鼎既等于问周天子的权力。而周天子的权力可以过问,也就是等于否认西周以来,宗法统治秩序下,周天子王权世袭继承制度,至高无上的传统观念,否定周天子有统治天下,驾驭诸侯国的权力。

楚庄王问鼎,不仅是渲泄了楚人世代被中原看不起的怨恨、愤满心理;而且也说明楚国已经具有代替周王室统治天下的实力。

周郝王向来软弱无能,虽然挑着个天子的旗号,实际上还不如最小的诸侯国。他的政令所及不过几十个县,就是巴掌大的一块地方还分成了两半。河南巩县一带叫东周;河南王城一带叫西周。(平王东迁时把镐京叫西周,洛阳叫东周。到了周郝王时,原来的东周又分成东西周。)东周由东周公治理,西周由西周公治理。不光各自独立,彼此还经常打仗。

面对楚庄王公然的挑衅,王孙满毫不含糊的指出:统治天下在德不在武,鼎的轻重不可问。而当时晋文公重耳正称霸中原,对诸侯国影响很大,真要问鼎,必须先要击败晋国。楚庄王问鼎,使他明白了形势,也算是有了收获。

屈完、王孙满都提出了同样的观点:统治天下当然要有雄厚的军力,但是光凭武力是不能完全解决好问题的,执政者还必须修身论德,而这个比百雄师更能令人信服。在这两次外交斗争中,斗争的各方虽然最终没有刀兵相向,但唇枪舌剑,字字句句短兵肉搏,也让人惊心动魄!当事者都十分注重外交礼节与外交辞令,表面上表达的委婉、动听、彬彬有礼;实际上却剑拔弩张,暗芷杀机,充分展现了外交使节,丰富的斗争策略与灵活的外交手腕。

秦、齐步楚之后尘,索取九鼎,表明此时的周天子在各诸侯国眼中的地位,连一个下等的小国都不如。实际上,想要九鼎的又何止楚、秦、齐三国呢?!

纵观颜率言行,几乎是狡辩、抵赖。可是对于一个弱小国家来说,又有什么良策可行呢?不管怎么说,颜率到底是完成了外交使命,保住了象征王权的九鼎没有丧失。

战国时代,东周虽然贵为王室,但一无威望,二无国力。每逢遇到战事,只有挨打的份,随时都有被吞并的危险。为了求生存,他们的既定国策是“常不失重国之交”的外交路线。也就是说谁强大,就依赖谁,有了强大的靠山,也就有了保护。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