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冲樽俎话外交 春秋篇 九、借用红包离间三大国 陈说利害愿为东道主

平山大侠 收藏 0 1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9/


九、借用红包离间三大国 陈说利害愿为东道主


公元前632年,晋文公(姓姬名重耳,公元前636年即位。)为解楚国攻同盟宋国之围,发兵攻打楚的盟国曹、卫两个小国。本想迫使楚军撤回,可是晋军攻下曹、卫后,楚见曹、卫已失,干脆加紧了对宋的攻击。宋成公心急火燎,派大臣尹般为使,再次来见晋文公,请晋军赶紧救援。尹般见了晋文公说明来意,还献出了宋国国库中所有珍宝的册籍。

晋文公与大臣们商议如何救宋。中军元帅先轸说:“晋军与楚军交战,胜负难以预料,不如开展外交活动,将宋国的宝物分送给齐、秦,请这两个大国去楚调解,请求楚撤兵。成了,我们也算是报答了宋;不成,齐、秦就会怨恨楚,我们再见机行事。同时我们将曹、卫的土地分给宋,以补偿宋的损失。楚王必定恼怒,就会加紧攻宋。齐、秦在这种情况下,除了与晋联盟击楚,还有什么出路?”

晋文公听了先轸的连坏计,连声叫好,就派出使者分头去出访齐、秦,献上宋国的宝物。同时扣押曹、卫两国国君,将这两国的土地分给宋。

齐、秦二王收到礼物后,马上派使节去见楚王,调解撤军事宜。楚王碍于两大国的面子,正在考虑是否罢兵。突然接到侦报,晋国扣押曹、卫国君,将土地分给了宋国。楚王大怒,坚决不撤兵。齐、秦使者空手而回,齐、秦两国君主感到大失面子,都很忌恨楚王,于是与晋国结成同盟。

春秋战国时期,大国争雄,小国林立。小国如何在夹缝中生存,并能有所发展呢?郑国正是一个小国,又夹在晋楚两个大国之间,生存环境恶劣、空间狭小。郑国君主十分担忧,为此专门召集了会议。诸位大夫们议论纷纷,各抒巳见。

大夫子展发表了独到的看法:“我看,我们应该改变我们的外交策略。我们不能从一而终。过去依靠楚国,但是现在晋国比楚国强。从今往后我们就要根据形势的需要,楚强则从楚,晋胜则从晋。”择强而事,左右逢源,这正是郑国能在夹缝中生存,并能有所发展的外交谋略。

公元前630年,晋文公在城濮战败楚军后,决定报复那些当年在他流亡期间,对他不友好的国家。郑国就曾经怠慢过他,而此时秦晋交好,于是郑国就成了被打击的对象。秦晋联军攻打与楚国通好的郑国,没几天就打到了郑国都城下。晋军驻扎在函陵,在郑西边;秦军驻扎在汜南,在郑东边。两军互相呼应,巡逻士兵日夜警戒,连打柴的樵夫、挖野菜的小孩子也不放过。

郑文公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手足无措。见此,重臣叔詹保举大夫佚之狐,说他一定有办法。郑文公马上紧急召见佚之狐。

佚之狐明白原委后,不慌不忙地说:“我没有什么能奈,不过有一个人叫烛之武,为郑三朝供职。虽然已年过七旬,但是口悬河汉、舌摇山岳,派他为使,一定可以说动秦王撤兵,晋国势单力薄,也就没有什么作为了。”

郑文公立即令人去请,可是烛之武却说:“我已在三朝任职,壮年时不受重用,如今年老体衰,不堪重任了,请主公另请高人吧。”

郑文公听了,亲自带着仪仗、百官、厚礼来到烛之武家,惭愧地说:“先生侍奉郑室三代而不被重用,是寡人的过错,如今国难当头,您老当益壮,就不要推辞了吧。”

文武百官也纷纷劝说,烛之武于是慨然从命。

可是四周都被敌军包围,如何才能见到秦王,而不被晋军发觉呢?烛之武仔细观察,摸清了两军巡逻交接的时间,地点等规律,乘着夜色,由士兵用大筐把他从城上放下,直奔秦军大营。

秦军士兵见一个花白头发、胡须长长的老头子闯了进来,也没放在眼里,只是不放他进大营。烛之武一急便放声大哭。哭声惊动了秦穆公,他叫人把烛之武带进他的中军帐问:“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在秦军营帐外大哭?”

烛之武说:“老臣是郑国大夫烛之武,我为郑国快要灭亡了而痛哭,也在为秦国哭泣。”

秦穆公听了,很奇怪地反问:“你是郑国人,为郑国而哭尚在情理之中,为什么说为秦国而哭

呢?”

烛之武说:“其实郑国亡了没什么可惜的,可惜的是秦国呀!”

秦穆公大怒喝道:“老家伙,你老胡涂了吗?郑国亡了与秦国有什么关系?你说不出道理来,

就砍你的头!”

烛之武毫无惧色地说:“请大王让左右退下。”

秦穆公摒退随从,烛之武说:“秦晋两国是大国、强国。两国联军攻郑,郑亡自不必说。如果郑亡有益于秦,那也用不着我这老头子在这里多嘴了。但是郑亡对秦非但没有好处,而且有害,秦何必做这样的亏本买卖呢?”

秦穆公一时懵住了,大惑不解地问:“无益有害,此话怎么讲?”

烛之武分析说:“郑国在晋国东边,而秦国又在晋国西边,东西相距何止千里。大王要到郑国,向东走隔着晋国、往南走隔着周王室,大王您能越过周晋两地而拥有郑国的土地吗?郑国灭亡了,土地就会被晋吞并,与晋连成一片,晋国就更强大了。可是秦国损兵折将白白牺牲,到头来得不到一寸土地,为什么要帮助别人增强力量,而削弱自己呢?这不是聪明人所愿意做的事。养虎成患,遗害无穷。所以我老头子为此痛哭。”

秦穆公听了,连连点头说:“老先生说得有道理。”

秦相国百里奚在一旁提醒说:“烛之武是郑国有名的舌辩之士,他是在离间秦晋友好关系,大王不要上当。”

烛之武冷眼扫了一下百里奚,又对秦穆公说:“世人都知道大王您曾经对晋惠公有过大恩大德,但是晋惠公却是忘恩负义的小人。他嘴上答应割让焦城和瑕城的土地给贵国,但是一转身就赖账了。他早上在您的邦助下渡过了黄河,傍晚就在那儿修筑工事,将您挡驾。秦国对晋国几代君主施以恩泽,可曾见到晋国回报分毫吗?晋国贪得无厌,野心勃勃,等他们在东方向郑国开拓了疆土后,势必转回头再向西方搞扩张。如果不是损害贵国利益,他又上哪里去掠夺土地呢?望大王三思。”

秦穆公一面听一面点头,陷入沉思。

烛之武趁热打铁又进一步发挥:“大王还记得假途灭虢的事吧?当年晋国向虞国借道灭了虢国,在归途中又干脆灭了虞国。血淋淋的历史教训,难道可以轻易忘记吗?这是晋国老祖宗传下来的惯用伎俩,不能不警惕晋国的圈套啊!这就是我老头子说的‘无益而有害’,因此而痛哭的原因那!大王如肯解围,郑国就投靠秦国。以后大王在东方有什么事要办,我们愿为东道主,为秦使往来做好接待和办理所需的事情。”

秦王一高兴,也不通知晋国,就悄悄撤兵回国了。

但是晋国军队仍然不撤。

郑文公对烛之武说:“秦军撤走是老先生的功劳。可是现在晋军不肯撤回怎么办呢?”

烛之武建议:“逃亡在晋国的公子兰,很受晋文公的赏识。如果以迎请他回国,作为晋退兵的条件,估计晋国会接受。”

郑文公感慨地说:“这个使命责任重大,除老先生之外,难以有人胜任。只得再让您辛苦一趟了。”

烛之武正要请命,旁边的大臣石申父开了言:“烛之武已经很辛苦了,臣愿代他走一趟。”

郑文公当即任命石申父为大使,带上贵重礼物去见晋文公。

石申父献上礼物,叩头拜道:“郑国虽然与楚国通好,实在是出于无奈。但是小国从来不敢背叛君侯您。君侯兴师问罪,我君已经知错了,献上些微礼物以示歉意。我君的弟弟公子兰在君侯左右侍奉,请君侯让公子兰回来监国,从此以后我君再也不会三心两意了。”

晋文公声色俱厉地怒斥:“郑文公挑拨离间寡人与秦穆公的关系,是欺我国没有能力单独打下郑国嘛!?现在又让你来求和,是不是想用缓兵之计拖延时间,妄想等楚国出兵救援哪?!”

石申父赶忙解释:“不敢,不敢。我君是真心归附。”

晋文公说:“答应两件事,晋军就撤走。”

“请君候告之是哪两件事。”

“第一件,贵国要迎立公子兰为世子。第二件,交出谋臣叔詹。这两件事若能办到,就说明郑文公是诚心诚意结好于寡人。否则,哼,哼……”

兹事体大,石申父作不得主,马上返回报告郑文公。

郑文公听了汇报说:“寡人没有儿子,公子兰很贤能,立他为世子,将来继承君位,这一件不成问题。但是叔詹是寡人的重臣,功劳显著。寡人怎么能陷他于危险之中呢?这一件不行,不行!”

叔詹在旁劝道:“我听说‘让国君担忧,是臣子的耻辱;让国君受辱,臣子应该去死。’现在晋文公提出条件,要我去。如果我不去,晋军必然不会撤走。这样的话,就是我怕死不忠,而让国君担忧、受辱。因此,我请求国君批准我出使。”

郑文公急了:“你要去跳火坑呀!到了哪儿,晋文公一定会杀死你,寡人于心何忍!”

“国君不忍心让我去死,难道忍心让百姓遭殃,让国家灭亡吗?!牺牲我一人,而能够救百姓、

安国家不是很值得吗?况且我还未必会死呢?”

郑文公听了十分感动,含着眼泪亲自送叔詹出城。

晋文公见了叔詹,咬牙切齿地痛骂:“你有两条大罪!一、你执掌国政,却使国君失礼于宾客;

(指重耳当年流亡时,郑国拒之境外。)二、与诸侯结盟,却又三心二意。这两条大罪,就是把你千刀万剐也不解恨。”

晋文公下令支起大鼎,燃起熊熊烈火,把鼎里的油煮得沸腾,要将叔詹烹死。

叔詹面对熊熊燃烧的烈火和沸腾的油鼎,面不改色,从容不迫的对晋文公鞠了一躬说:“死并不可怕,只是微臣有一个小小的请求,让我把话说完,免得死得不明不白。”

“有什么话就快讲。”

“当初君候巡游各国(指重耳当年四处避难)驾临我国时,我曾数次对敝国寡君说‘晋公子非常贤能,手下都是将相之才,将来回国当上国君,一定能称霸天下!’后来诸候们在河阳会盟,我又提醒我君‘一定要永远忠于晋文公,千万不要得罪他。’看来老天要惩罚郑国,因为我君没有接受我的劝谏。现在君侯怪罪我,可是我君知道我是无辜的、冤枉的,坚持不肯让我来。我以‘国君受辱,臣子当死’的道理,自已坚决请求来这里领罪,为的是拯救一国百姓。料事能中,这是智;尽心谋国,这是忠;临难不避,这是勇;舍身救国,这是仁。象我这样俱备智、忠、勇、仁品格的人,在晋国的法律上,居然只配扔进鼎里油烹吗?!”

叔詹声势夺人,气吞山河地说罢,走到油鼎旁边大声疾呼:“从今往后,忠心侍奉国君者,应当引我为戒啊!”

晋文公听了,不禁肃然起敬。赶忙赦免他并致歉:“寡人刚才只是想考验你一下而已,那里会真的那样做啊!你真是个智忠勇仁的贤才呀!”

晋文公很欣赏叔詹的为人,对他十分尊重,与他在军帐中饮酒、畅谈起来。

不久公子兰到了。晋文公说明了前因后果,让叔詹等郑国大臣护送他回国。

郑文公马上立公子兰为世子,并通报给晋文公,于是晋军便解围回国。


大侠论曰:楚攻晋的盟国宋,晋攻楚的盟国曹卫,双方势均力敌。而齐、秦两大国则持观望姿态。很明显,这两大国的倾向是晋楚能否取得最后胜利的关键,谁争取到齐、秦的支持,谁必定胜利。

晋中军元帅先轸十分敏锐地看清了这一点,没有动用晋军一兵一卒,借用宋国送来的红包,巧妙地利用外交关系行离间之计,就使得本来并没有什么隔阂的楚、齐、秦反目成仇。晋与齐、秦联盟,胜利的天平完全倒向晋国,晋国取得了外交上、军事上、政治上的全胜。先轸作为一名军人,战略上的高明自不待言,而外交策略上的高明也远远胜过了楚王。

本来楚军在久攻宋而不下,同盟曹卫受辱的不利情况下,楚王就应该及时寻求外交途径扭转颓势。齐秦使者来访正是千载难逢的好时机。一、它可以给足齐、秦两大国面子,保持与楚本来不错的关系,以孤立晋国,不为他所用。二、可以借撤围宋之兵的机会,将曹、卫两国国君解救出来,帮助他们复国。曹、卫必定感激楚国,死心塌地追随楚国。一来,巩固了盟国的关系;二来,在诸侯面前争得树威立信,广博仁义的好名声。可惜楚王竟见死不救,以后谁还敢与楚结盟。三、楚军师老无功,将士疲惫,正好借机养精蓄锐,整军备战;再寻机与齐、秦联盟,一战而致晋于死地。但是殃殃一个大国之君,见识不及晋一个赳赳武夫,外交策略、战略方针大错特错,岂能不败!

哭,通常都会被人们认为是女人们的专利。什么娇哭、啼哭、嗔哭、又哭又笑,泪如泉涌,梨花带雨,落英缤纷……正是她们惯用和有效的武器。但是不要忘了,男子汉不是没有眼泪,也不是不会哭,而是他们惜之如金,不会轻弹,更不会随便挥洒罢了。而且男儿放声长哭,往往会起到绝妙的作用。不过人们千万要注意的是:哭也有真假之分。象后面将要讲到的申包胥哭秦廷,那就是痛彻心肺、丧失考妣的真哭。而烛之武缒城之哭,自然是谋略的成份大于自然的感情。这也是在情理之中,试想他这么一个老头子,深更半夜的,他不哭、不大声痛哭,如何进得了秦军大营?如何见得到秦穆公?又如何能发挥他的说词?诸般种种,只有这么一哭,就主动了,就吸引住了秦穆公,就为展开外交攻势作了铺垫,打了基础。所以在外交手段上,是无所不用其极的。

烛之武是否可以称得上是年纪最大的外交家?别人出使,车马如云,华盖敝天;极尽豪华、隆重的礼节。可这位老头却可怜得要从城上缒下,一个人摸黑,深一脚浅一脚,跌跌撞撞地跑到秦军大营,真是狼狈至极,斯文扫地,那有一国使节的威仪。可是他老当益壮,以甘愿做东道主的诚恳,抓住秦晋两个大国势均力敌,联合只是表面现象,利益争夺才是矛盾的核心。两国联合攻郑,都是为了扩张自己的势力,谁也不愿意对方强大,打破平衡。烛之武正是利用了大国争霸这一根本矛盾,施展平衡外交,当着天下著名贤相百里奚的面,说动秦王,拯救了祖国。谁还敢说老匹夫只能白白浪费干饭,毫无用处!

两强兵临城下,郑国想依靠自身力量,解除秦晋合围,已经不可能。依赖楚国援助,远水难解近渴;况且还难以肯定楚国会出兵相救。这种情况下只有通过外交途径,采取外交谋略来扭转、解决危机。烛之武见到秦穆公后,便向他展开了一系列心理攻势。首先阐明了灭郑不利于秦的理由。其次揭露了晋国的贪而无厌,言而无信的本性。再次表示愿作东道主,为秦国效劳。烛之武以处处为秦国着想的语言,终于说服了秦穆公,瓦解了秦晋联盟。

“板荡识忠臣,危难见英雄。”叔詹不仅是位谋士,更是位勇士。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大义凛然,视死如归。抓住晋文公图霸就必须依靠贤才的心理,一番意正词严的慷慨陈词,使晋文公不能,也不敢对志士仁人下毒手。不仅化解了一场灾祸,也保全了自己的性命,而且还圆满地完成了外交使命。这也给了我们一个重要的启示:外交斗争必须智勇双全。缺乏智谋,就抓不住时机,无法分辩和利用对方在根本利害上的矛盾,巧妙地分化瓦解。而没有胆量与勇气,也就不会有冷静的头脑、清晰的思维,事情不仅办不好,而且还会适得其反。大侠不由叹道:郑国何以有如此多的贤人啊!大侠想这肯定是由于郑文公礼贤下士,爱护尊重人才,先后才会有叔詹、佚之狐、烛之武、石申父等人在危难之时挺身而出。

“士为知巳者死,女为悦已者容。”这话当真是至礼明言哪!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