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独角戏--(十五) 爱人要结婚了,新娘不是我

精品白沙YE 收藏 162 284
导读: 以上連接:[URL=http://bbs.tiexue.net/post_2175066_1.html]http://bbs.tiexue.net/post_2175066_1.html[/URL] 想起我们曾经一起去爬山,一起郊游,一起参加别人的舞会,每次都玩得好开心。记得有一次,我们一起去爬山,在下山时我不小心被路边的树枝刮伤了脚,其实对我来说那不过只是个很小的伤,但宇轩一定要背着我下山,靠在他背上听着他的心跳我好幸福,也许是我太重了,不一会他就气喘如牛了,我让他把我放下来,然后拿出面纸帮

以上連接:http://bbs.tiexue.net/post_2175066_1.html


想起我们曾经一起去爬山,一起郊游,一起参加别人的舞会,每次都玩得好开心。记得有一次,我们一起去爬山,在下山时我不小心被路边的树枝刮伤了脚,其实对我来说那不过只是个很小的伤,但宇轩一定要背着我下山,靠在他背上听着他的心跳我好幸福,也许是我太重了,不一会他就气喘如牛了,我让他把我放下来,然后拿出面纸帮他擦去了汗,为了向他表示我是真的没有事,所以我跑在他的前面了,看我没有大碍他才松了口气,但还是执意要扶着我下山,到了山下还一定要送我去医院让医生检查完并包扎好了才放心。

想到这些,我更加相信,宇轩就不会这么丢下我不管的,是不是他出什么事了?是被人绑架了吗?我越想越担心,他们家在当地也是很有地位的,如果有什么事一定会在报纸上登的。对了,报纸,我赶快下床在平时放报纸的地方找着最近的报纸,奇怪?为什么没有?是玲令忘了去买吗?

“心怡,你在找什么?”玲令一进门就看到我在到处翻找着

“玲令,最近的报纸你放哪里了?”我抬头问着刚下班的玲令

“报纸,我,我这几天都没有买呀?”玲令吞吞吐吐地说,看她神色好像不对,这让我更加确定报纸上一定记载了有关宇轩的消息,不行,我一定要找到这几天的报纸。我换了衣服来到楼下的报亭里要了一份今天的报纸,我一面一面地看了好几页也没有看到有关宇轩的消息,难道是我猜错了,正想着,豁然看到最后一页有一幅醒目的画面,里面的男孩是我好久不见的宇轩,他严肃的表情很憔悴,看上去好像瘦了很多,他全身穿着白色的西装,还是那么的英俊逼人,他的手放在......,我突然睁大眼睛,不可能,这不可能,他怎么可能会抱着那个女人,好面熟的女人,对了,她就是上次在餐厅侮辱我的紫蓉,他们这是做什么?穿的是婚纱,这是婚纱照?他们要结婚吗?怎么可能,这不可能。我连忙看着照片上的标题:李宇轩先生与紫蓉小姐喜结连理,日期是本月28号,不就是后天吗?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他不是说他没有打算要娶她吗?那现在他又为什么要娶她?为什么?

我哭着跑开了,在不远处的小店里拿了一瓶白酒,一边喝一边哭着朝宿舍旁边的花园走去,原来玲令她们看到的都是真的,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要跟别的女人结婚了,只有我是最后一个知道。为什么?为什么?不爱我会什么还要伤害我?连分手的机会也不给我?为什么?宇轩,我恨你,我好恨你,我对你那么好,那么爱你,你为什么要伤我的心,我好难过,我的心好痛,好痛呀!在你为你的新婚做准备时,你想过我没有,我在疯了似地找你、担心你,你却一点音讯也不给我,你怎么这么恨心,你太恨心了,看来我一直以来都看错你了。什么我是你的最爱,什么你爱我,都是屁话,都只是你用来欺骗我的工具,我好傻,你说什么我都相信,我真的太笨了,哈哈!哈哈!我是世上最笨的女人,活该被他骗,活该,呜呜呜呜!我哭倒在草地上,

“心怡,你怎么啦?怎么喝这么酒呀?”玲令找过来看到躺在地上的我,连忙跑过来用力地扶着我,

“玲令,他要结婚了,他要结婚了,我找他找得这么苦,他去在那里忙着结婚,哈哈!哈哈!我是不是好笨呀,被他骗了也不知道?哈哈哈!”我推开玲令,不让她扶我,我喜欢这样躺在草地上看星星。

“心怡,你起来啦!你这样会伤到身体的。”玲令还是想过来扶我。

“身体?呵呵,我的已都已经被伤透了,还怕什么伤身体?我不怕,你别管我,让我一个人在这里静静吧。”我用力甩着双手不让玲令靠近我。看玲令走开了,我又继续喝起来,不知道我喝了多久,哭了多久,最后我累了躺在那里慢慢睡着了,朦胧中有人来扶我,有人在说着什么,也有人背着我走了很远,我想要看清是谁,但就是睁不开眼睛,后来我突然感觉胃里好难受,“哇!”好像我吐了什么?之后就什么也不记得了。

等我醒来,头好痛。睁开眼睛看到眼前有好多双担心的眼睛在看着我,我怎么啦?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她们都站在这里,还有建国?我想要坐起来,全身都痛得不行?

“你不要动,你昨天晚喝得太多了,现在身体还没有恢复好,你先好好躺着吧。”玲令走过来按着我让我躺好。

“我怎么啦?头好痛?”我拧着眉着头问,昨天倒底发生了什么?

“没事,没事,你好好躺着吧,你一定饿了,我去把熬好的汤端给你喝。”玲令微笑地说,我真的没事吗?我用力地回忆着,我记得昨天我找报纸,然后买了报纸,报纸上登有宇轩要结婚的消息,想到这我好像被狠狠掐了一下一样的痛,痛得我不由得又流出了泪,

“我记起来了,他要结婚了,可他为什么不来找我,难道我真的就那么的微不足道吗?让他不稍于来跟我说声分手?”想到伤心事,我又忍不住要哭了。

“心怡,你别哭了......。”建国走过来准备要安慰我

“主人,主人,有电话了......”这时我的手机突然响了,我预感一定是宇轩打来的,我赶快拿起手机,

“宇轩,是你吗?你是宇轩吗?”我拿起电话激动地喊着

“心怡,是我。”里面传来我熟悉的声音,我好开心

“心怡,我现在在你宿舍旁的花园,我现在就想见你。”宇轩的声音变得很撕哑,我顾不得全身的疼痛,挂了电话就往楼下冲,

“心怡,你去哪里,你不要去了好不好,他伤你还不够深吗?”建国拉住我,担心地看着我,其他人也拦在我前面,

“建国,你就让我去见他一面吧,我知道你们大家都是想要保护我,但我一定要弄清楚,我的爱倒底是怎样失败的。我答应你们,我会好好地回来好吗?”我哀求着他们,建国听了慢慢地松开我的手,其他人也慢慢地让出开了,我以最快的速度冲下了楼。

“宇轩!”我跑过去紧紧地抱着他,以为这样就可以让他不再离开我

“宇轩,你去哪里了,你最近去哪里了,我找你找得好苦,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我边哭边用力捶打着他。

“心怡......请你放开我好吗?”宇轩僵硬地把我推开,我抬起头透过泪水看到一张很冷酷的脸和一双无情的眼,眼里有着血丝。我不明白地看着他,这是为什么?

“轩,你快点跟她说呀,说我们明天就要结婚了,要她死心呀。”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我才发觉原来在场的还有其他的人,她走过来挽着宇轩的手用胜利的眼神看着我,是她,她就是报纸上的那个女人—紫蓉。我痛苦地用力甩甩头,希望看到的只是幻觉,可是事实摆在面前,她是真真实实存在的,为什么?为什么?连分手也要分得这么殘忍。

“轩,你快点说呀,我还要回去弄头发呢?”性感的紫蓉不耐烦地催着宇轩。

“心怡,对不起......”宇轩冷冷地说也这几个字,听得出来,他的声音在颤抖,

“为什么?宇轩,这一切都是为什么?”我痛哭蹲在地上

“你忘了我吧,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你这个笨女人,你也太容易上当了,当初宇轩跟大家打赌一定能追到你,没想到你这么不经追,他一直以来都是在骗你的啦,要不然他怎么可能这么快答应跟我结婚呢?”紫蓉打断了宇轩的话,我惊惶地看着宇轩,想要从他那里求证这些都不是真的

“宇轩,是这样吗?”告诉我不是,快点告诉我不是呀,我在心里无声地乞求着

“对不起,心怡,你忘了我吧!”宇轩的话让我彻底地绝望了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明明知道我是那么的爱你,你为什么要欺骗我,为什么?我恨你,我恨你,你太伤我的心了,我好伤心,我好伤心,你们走吧,请你们快点走好不好?”我哭倒在地上,我的心好痛好痛。从来没有这样痛过,就算那几天没有找到宇轩也没有这么痛。他太让我痛心了,我太痛心了,

“李宇轩,你太过份了,怎么可以这么欺负心怡。”不知道是谁在大声地叫着,接着就是一阵打抖声,我没有理他们,我缓缓地站起来自顾自地走向自己的宿舍,那里才是我最安全的港湾,我一步一步地向宿舍走去,带着我伤痕累累地心向我的宿舍走去。

“心怡,你怎么啦!”不知道是谁在我旁边小声地问着我,我摇摇头没有说话,直朝我的小床走去,突然看到桌上的幸运星罐子,里面装满了我期望的幸福,现在全没有了,全已经破灭了,还留着它有什么用,根本就不能给我带来幸运与幸福,我拿起它用力地往地上摔去,随着一声巨响地上布满了我编织了好久的幸运星和破碎的玻璃,,我狠狠地踩着它们,就像踩着我破碎的心一样,我要让自己的心麻木,这样也许就不会再这么痛了。

发泄完了我躺在床上不见任何人,所有的人都来看我,来安慰我,我没有理会,只是整天以泪洗面。看着自己明明只有二十岁的脸,为什么会变得这样像老了几十岁一样在一瞬间枯萎。这种痛苦的日子我还要承受多久,我还能承受多久?我无言以对!



未完待續


本文内容于 2007-8-15 9:55:58 被精品白沙YE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6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