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我作为一个穷困的求职者,思想僵化,不明事理,不会营生,盲目地奔走在盘锦到海城的公路上。

我那时简直要长征了!真是奔波不定啊! ----天已经进入了黄昏,天上分布着破棉絮似的乱云,黑漆漆的陈旧不堪.我机械的步伐继续向东南方迈进.我看到了一个"路政"检查站,才知道盘锦辖区的路已经走到了尽头,眼前又要过大辽河了.其实河北面盘锦这边的公路是宽广平坦的板油马路,走上去又干净又舒服. 大辽河这段河床并不是很宽,也就三十米,河上有一座铁锁桥,估计能有七米宽,悬浮着.我看着大辽河水不由得心惊胆寒:乌黑浑浊的河水盘旋滚叠着凶险的恶浪,"呼噜噜"地咆哮着,张开吞天巨口!我茫然地走上桥,因为我要不停地走下去,必须过桥----走上每一步都不踏实,摇摇晃晃.刚走到三分之一时,一辆大卡车肆无忌惮地飞奔而来,幸亏我迅速地用手抓住了铁锁链.大卡车冲了过去,我的心几乎坠入了深渊!蹒跚着,我终于过了河. 走了几十步,我才知道----前方的路是又窄又坑坑洼洼的土沙石路.又走了一小段儿,前面飞驶而来一辆半截美,带起了风烟滚滚.车上坐着几个人,看见我他们不约而同地用怀疑的眼光盯着我,我并没有意识到前方十几里将无人烟!又走了一程,一条防洪大坝出现了,北坡埋着无数的坟包,奇形怪状:有高的,有矮的,有尖的;有黄的,有黑的,有白的;一个挨着一个,大多数都没有立碑.沙石到两侧是无边无际的稻田,有的坟竟被浸泡在稻田里...... 冷嗖嗖,凄凉!我千万不能再独过大辽河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