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巡洋舰 第二卷 雄兵十万镇倭夷 第十八章 突围(上)

富贵不淫 收藏 1 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


第十八章 突围(上)

郑寅听着院墙外面日本鬼子被不断射中的惨叫声,很是痛快,他在王大头的设计上更加完善的设计了箭垛和枪眼,使得被动防守,变为攻防兼备。

山口野武站在不远处的一处墙角,暴跳如雷。他不相信自己的两千精锐竟不能攻克这样一座小小的府衙,要知道他们可是在中国纵横驰骋千万里,从未遇过对手的,他们甚至奔袭过明国首都附近的城市,但是为什么这弹丸之地却久攻不下呢?他刚刚还在为找到了对手而兴奋,此时已经化为懊丧和愤怒。

他命令大岛把所有的小队长全部召集起来,他吼道:“你们,就算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在凌晨之前,也要给我拿下这个台州府,明天一早我要在府衙的大堂里吃到热饭。听明白了吗?如果再拿不下来的话,你们不要再来见我。”他的意思再明白不过,如果明天早晨再攻不下,这些队长干脆就自杀算了。

倭寇中有一个肥头加大耳,唇厚如裤腰的家伙,大家都管他叫猪头的,站出来问道:“请问山口将军,我们怎么个打法?”

山口野武就知道猪头小队长会发问,这个家伙除了吃就是睡,动脑子的事儿一点不干,但是就算他不问,山口也必须进行战术布置。

山口对猪头道:“你个猪头,听好了,从现在开始,所有部队,分散从四面八方开始进攻,没有那么多梯子,你们就用伊藤他们的爪索,或者是去抢梯子。”他抬头看看台州府衙城墙,心中也知道,除了攻城云梯,去哪里找这么高的梯子?老百姓家里的梯子就算是把俩接起来也没有这么高啊。但是要想全面的进攻,就必须解决这个问题。至于各小队怎么解决,就让他们去想办法吧。

“我可找不到这么高的梯子,没梯子,我可上不去。”猪头小队长嘟囔道。

“八嘎,你个笨蛋,给我滚。”一句话气得山口好玄没翻了白眼,他很疑问为什么平江卫门将军那么优秀的人才怎么会有这样的近亲呢?

原来这猪头队长是海盗头目对马将军平江卫门的亲姑表兄弟,一般情况下,除了山口这个得力干将以外,没有人敢惹他。

猪头翻翻眼皮,道:“滚就滚,我爬也要爬上去。”

大家听了哄堂大笑,除非天下的猪都死净了,不然的话,都会被羞死,因为谁家的猪大言不惭会说自己能爬墙啊?

渡边队长一边笑一边道:“猪头,等你爬上这座墙,我一定会给你摆上十桌大宴,庆贺庆贺。”

猪头听不出来这是损他,一听有吃的,双眼放光道:“你说的可是算话?”

“哈哈,当然算话,他不请你我请,快去吧。”山口野武接过话头,不能再让他在这里瞎掺和了,不然这任务布置不下去。

猪头移动他那肥胖的身躯,很快消失在夜幕中。

山口道:“你们听着,从墙头进攻时,一定要保持延续性,白天我观察到,支那人的枪和箭射杀一次后,要填药点火和搭箭瞄准,只要我们的人速度跟上,就会有很多人能够冲进去。这样,渡边,你还负责正面进攻,松井队长和你配合,门左右一边两架云梯,每次冲上去的人要不间断。我在这里等你们的好消息。”

“嗨——”松井和渡边应道。这是山口手下最为能干最为凶狠的两个家伙。他们刚要走,却被山口拦下了。他又道:“所有攻进去的人,要全力掩护后面的人,不要散开,最少进去一百人之后再向正房发动进一步的攻击。然后负责正门的你们两队,留下一部分人清理门后的障碍,其余人往里冲就是。”

“嗨——”两人刚要走,又被山口拦住。“干什么这么急?一定要记住,等我的枪声命令,再开始进攻。”山口很清楚,这两个人向来是明争暗斗,争风好胜,时时刻刻都争先恐后,其实他最喜欢这样的部下了,所有的将军也都喜欢这样的部下。

“嗨——”两个人异口同声的答了一声,先去布置人员去了。

然后山口命令从后门进攻的山本,一定要抓紧时间,阻止强攻,因为后门是唯一的入口了。既然正门进攻有难度,那么后门应该就是支那人防守相对薄弱的地方了。

火攻之策不要用了,既然此计无效,那么就直接撞门算了。从民房上拆几根房梁,用来撞开后门,应该是没有问题了。进门后,所有人向前院攻击,策应正面的进攻。

其余队长负责从四面院墙进攻,就算进攻不成,也能分散支那人的防御,缓解前后门的进攻压力。

最后山口让大岛随着山本队长去后门,安排妥当后,再回来告知山口,等山口发出命令后,前门开始攻击后,等上一盏茶的时间,后门立刻开始进攻。

山口实际上放弃了要从前门大摇大摆进门的嚣张计划,虽然他嘴上并没有说放弃!其实所有日本鬼子都是一样,给他点儿阳光他就灿烂,给他点洪水他就泛滥,大局在握的时候他们会卸下子弹拼刺刀,但是势均力敌的时候,他们有没有卸下子弹和我们拼过刺刀?他们所说的什么武士道只有两种时候有用,一种是胜局已定,一种是败局已定。

…………

战争的空隙,郑寅也召开了一个小会,邓信、朱真,还有台州府王明义和新收的王衡王大头,四个队长则仍坚守着自己的岗位。

郑寅首先道:“众位辛苦了,到子时,台州卫的官兵就会到了。届时,命令所有的士兵由后门向外突围。”

邓信听了疑道:“突围?台州卫最少也有五千五百人吧,难道再加上我们这六七百人,却要怕了一两千倭寇?”

郑寅道:“我军的战斗力明显不如敌人,你看,我们战斗了这么长时间,损失也很大了,而台州卫的士兵,已经积弱难返,听到倭寇俩字就尿裤子了,咱们就是人再多,也没有用。”

邓信听了很不服气,但是也不再言语,因为他对听从郑寅的话已经成为习惯。

王知府可不愿意了,这台州府可有他的家眷,也有他的财产,让他放弃守卫,实在是太难。他哼了一声,心说什么狗屁钦差,还不是见了日本人望风而逃?于是他豪气道:“郑大人,王某不才,愿意誓死守卫台州。”

郑寅听了笑道:“想是王大人舍不得家产吧?刚才拆你假山的时候,看你那眼神儿,就像丢了魂儿似的。要说带着你的女人和家眷的确有点困难,不如就把她们留下,和你一起守卫台州?”

王明义听了,把顶撞的话噎了回去,把女人丢下和自己守卫台州,还不如说干脆送死,倭寇的凶残,他已经历数次,其血腥场面,至今仍是惊心动魄。

郑寅道:“撤退的命令无需争辩了,关键我们是怎么撤?”

(由于我的盟弟之母去世,我要去守灵,所以暂停更新两天,出殡后回来继续更新,希望大家原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