睚眦 卷一 天眼 第一节

黄谛 收藏 0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5/


“大哥,您行行好,先下来行不行?”黄耀祖添了添嘴唇,斜着头看了看脚下,不是很高,才十三层楼而已。

“不下!”那位大哥很硬气,一双脚半边悬空,半边踩在向外突出的天线架子上。

“大哥,我求您了!您就先下来吧……我……我怕高!”黄耀祖又添了添嘴唇,带着哭腔说到。

那位大哥看了他一眼,发现黄耀祖确实脸色发青,嘴唇发紫,笑了笑说道:“你怕高你就先下去不就行了。”

“可您要是不下去,我怎么下去啊?”黄耀祖快哭了,怪不得今天一出门就踩着了狗屎。接着又碰了头,助动车又被盗了,眼下还碰上了这档子事儿,难道这全是因为自己早上出门的时候从巷子顶上晾晒的那些女人内裤下走过的原因?

“你先下去吧,换个不怕高的来。”那大哥说了这话之后,却是把眼神望向了远处的蓝天白云。

听到这话,黄耀祖又添了添嘴唇,先是向后看了一眼,发现身后的人离自己最少有十米远,这才转过头靠进那位大哥,小声道:“大哥,给您说句实话吧。我这个月的月底就要涨工资了,涨一级能多挣三百多块。我妈前几天骨质增生,住院开刀花了六万块,把我存着取老婆的钱都全花了,现在住院每天还要二百多块呢。您就行行好,先下来,让我立了这个功,涨了工资,过个十天半月您爱上来再上来行不行?”

那大哥听了这话,似乎心里也有感触,但他心中的那丝感触却因为楼下刚刚开来的一排小车给驱散了,只见他回头咧嘴一笑道:“别担心,就算我下去了,你那级工资该涨也还是要给你涨的。怎么说你都劝了我一个小时了,没功劳也有苦劳不是。”说完,那大哥却从兜里掏了个手出,打起了电话。

黄耀祖今年二十六岁,复员军人,眼下是XX市XX区XX街道XX办事处XX派出所的一名警察(片警)。这小子不帅,人长得倒也不寒碜,不过眼下的形象嘛,就只能用猥琐这个词来描绘了。只见他那一张国字小脸因为烈日爆晒和恐高的原因,已经皱得快跟干枯的橘子皮似的。而且那脑袋上的平头顶上,还哧溜哧溜一个劲的向外冒冷汗。

黄耀祖现在所处的位置,正是XX市XX区的XX大厦顶上,这个大厦在一个月前还是站在天线架子上那个大哥的私人产业,不过半个月前这位大哥破产了。

“刘正湘!刘市长!刘二狗!你终于来了!”大哥突然嘶声力竭冲着电话喊道,但黄耀祖却看出,他是拿着电话向楼下喊。而刘正湘,正是本市的市长大人,这位大哥居然连名带姓加上官职带上小号一块儿喊,显然他和市长大人的关系很不一般。

果然,这位大哥喊了之后,已经停在楼下的小车全齐刷刷的打开了车门。十三楼不高,从楼上往下看,能看到一个个火柴棍似的人影,只见当先一辆奔驰车上下来一个胖子,胖子从楼下警察的手上接过了喊话用的喇叭,喊道:“刘正汉!大哥!是我!你下来!”

刘正汉哈哈大笑着按下了手机拨号键,只听他对着电话说道:“刘大市长,你没想到会有今天吧?”

楼顶风大,虽然黄耀祖离这位市长的大哥刘正汉同志只有一米远,但却听不见电话里的声音,刘正汉自然也不可能把刘市长的话转播给他听,只听刘正汉对着电话继续道:“别……你别上来,用不着你上来,你就在楼下看着,听着我把话说完。一九七六年的七月二十八,就在那天,唐山大地震,你妈和我爹都死了,你爹带着你来到我家的猪棚里。那年,你九岁我十岁,后来我们就成了一家。小时候,家里有好吃的你吃,有新衣服你穿,犯了事我挨打你看着。上学的时候,你天天抄我的作业,可你当了班长,而我却连劳动委员都没当过。考大学的时候,我知道家里只能供你不能供我,于是我们俩就换着填名字,结果你去了北大,我回家喂猪。等你大学毕业回来,我正和贵芳谈对象,可你死活要跟我抢,背着我给贵芳写情书,送花,看电影,等贵芳死心踏地的要跟着你的时候,你却娶了领导的女儿。看着贵芳寻死觅活的样子,我只能把她娶了。”

说到这,刘正汉突然咬牙切齿的对着电话喊道:“刘正湘,你个狗日的!二十年,整整二十年,我没碰过贵芳一个手指头,晓晓也是你的种……”

“大哥……”刘正汉才刚说完,黄耀祖就听到楼下传来了一声唉嚎,只见那看起来像是火柴棍子似的胖子市长,“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哈哈哈哈哈哈……”刘正汉狂笑着对着电话笑道:“这会儿知道叫大哥了?我不是你大哥,我俩不是一个种,我姓马,我叫马长江……”

“你知道不知道……”刘正汉接着道:“你大学四年的生活费里,有一半是我省吃减用打零工,搬砖砌墙蹬三轮挣来的。你知道不知道,为了养活贵芳她们娘俩,我没日没夜的到处打工挣钱。哓哓三岁那年,她高烧三十九度,我身上就十块钱,想找你借钱给孩子看病,你却在给你的泰山大人祝寿,吃几千块一桌的酒席,饭店服务员愣是没让我进门。后来还是我去医院卖了两斤血才没让孩子烧死,这些你知道吗?”

刘正汉说到这,虽然脸上满是笑意,但黄耀祖却是看到两行热泪从他的眼角中喷涌出来。心中不由想到,这刘正汉也太憋屈了,小的时候被欺负,大了娶老婆还得拣弟弟穿过的破鞋,还只能看不能动,末了还得了个便宜孩子养着。弄到现在,还被老弟的一纸公文搞破了产,真是冤孽啊。

果然,接下来刘正汉就提到正事:“这些年来,我念着你是当大官的人,要政治前途。从没开口问你要过什么,走你的后门,就是怕给你刘家脸上抹黑。我没日没夜的干活,从搬砖砌墙一直干到如今的家业,没得过你半分好处吧?可你现在呢,就是一个狗屁文件,就把我逼上了绝路。行啊,你行啊,刘二狗,我真是瞎了眼,我当年往你碗里扒肉的时候,怎么就愣没看出你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接着,似乎那刘市长在电话里争辩了几句,却听道刘正汉继续道:“别,别给我说什么国法国规,你别欺负你大哥没文化不识字,好歹你大哥手下也有法律顾问。行了,别说了,再说啥都是空的,我不想给你再扯了。我就问你一句,我上辈子该你的欠你的,算是还清了吧?”

刘正汉说到这,面上却是一笑,紧接着就把手中的电话给抛了出去。黄耀祖一看就知道要遭,当时也顾不得恐高了,一个侧身就从围栏后面扑了过去,但刘正汉的速度却比他更快,直接双脚一用力就蹬了出去,身体直直的向右侧飞出,看样子是想要跳到楼下充气垫子的外面。

说时迟、那时快,黄耀祖想都没想,就一把扯住了刘正汉的上衣,接着脚上一使劲,硬生生的挂住了天线架子。但那铝合金的天线架子明显吃不住两个人的重量,哐啷一声就断掉了。

黄耀祖和刘正汉,犹如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下意识的互相给抓牢了。不过万幸的事,架子虽然断了,但传输用的电线却是紧紧的缠在了黄耀祖腿上,而且那电线也够粗,正好把两人给吊在了顶楼和十三楼之间。

“兄弟,放手!”回过神来的刘正汉挣了两挣,但黄耀祖却把他扣得死紧。

“不放!”黄耀祖一只手扣着刘正汉的胳膊,一只手挽着他的前胸,咬牙切齿的说到。

“兄弟,快放手,我承你的情了。到了下面我会给阎王说你的好话,放手吧。”刘正汉又挣扎了一下,但却搬不开黄耀祖的手。

黄耀祖见刘正汉还想挣扎,更是将他搂得死紧:“靠,我能不能涨工资就全靠你了,你要死就不能多等几天。”

也就在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边上的人也从震惊当中回过神来,楼下的人急忙将充气垫子往楼低下挪,可一楼是门面,伸出了楼体大约一米有余的顶上还装上了广告牌,如果两人真的掉下来的话,还没到垫子上就得被铝板做的广告牌给一刀两断了。

而楼上的人也醒了神,一半人来到栏杆处看看能不能将人拉上来,另一半人却是拿了消防工具跑十三楼去,看看是不是从楼下把人救下。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的过去,由于黄耀祖是倒吊着的,因此他头上的冷汗就跟瀑布似的一个劲的往下流,还有不少打着了楼层中间的空调机上,便成了更为晶莹的水花。而他怀里的刘正汉似乎也是感觉到害怕了,也是反过来把他给抱得死紧,幸亏大家都知道这里所发生的事,不然肯定会有人以为是不是李安在这拍新版的“背背山”。

终于,在两人掉下去后的一分又三十七秒之后,拿了消防工具的大楼保安们终于赶到,将十三楼对着两人的窗子打开,用绳子套在了刘正汉悬空的腿上,将他拉进了窗户。可就在刘正汉身子才进窗户的时候,却听见“啪”的一声脆响,黄耀祖的身子一轻就感觉自己正往下掉,虽然他很想抓住刘正汉,可刘正汉居然给他来个“霸王卸甲”。

于是我们的救人英雄黄耀祖同志,就这么抓着一件夹克衫向楼下飞去。

百忙之中,黄耀祖却没忘记说上一句遗言:“今天……真他妈的倒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