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8/


不知道是在操场上疯狂的奔跑了多少圈之后,萧彰终于抓到了张扬,如果张扬的奔跑速度加上萧彰那惊人的耐力的话,那么马拉松的世界记录可以至少缩短百分之二十五左右。但是毕竟是两个人,张扬是校短跑队的种子选手,而萧彰则是校长跑队的头号主力,不过只是在初中级别当中参赛,但是却有成为国家队的选手,并且很可能成为继刘翔之后的中国第二代飞人。但是他们的选择却不会按别人的意愿而来,参加校队的他俩只不过是为了排解学习带来的烦恼罢了,不过他们似乎有些太放松了。

“窦寇那小子了?”张扬气喘吁吁的问道。

“我怎么知道,我刚才一直注意你了,那能分神啊!”萧彰的情况也不比张扬好多少。

“完了,一定是把咱俩给抛弃了,不够……”张扬这人的确有些小人之举,背后议论人,而且这个人还是他的兄弟,让人难除小人之嫌。

“又背后说我坏话,我经常耳根子热,一定是你在背地里捣鬼吧!”窦寇边说着边把手中的矿泉水递给二人。其实兄弟就是如此,虽然嘴上说你千般不是,但是内心当中正因为你是他的兄弟,他才把你看的如此重要,不过,议论只会局限于内部当中,如果别人说你不是,一定会极力的为你辩解,即使是他口上说的,我是帮理不帮亲等等的话,他们之间的感情也是如此。

“说实话,你和李老师的争论还是比较精彩的。”萧彰还是回到了他们出来“私会”窦寇的目的上。

“就是,理说到就行了,何必那么的较真呢?”张扬和萧彰是属于那种“口是心非”的人,不过这个时候显然是需要他们两人这样做的。

“太平天国的失败就是在于他过分以来于宗教,而这个宗教又是许多中国人接受不了的,是属于文化上的侵略是必然的。而以武力维护他的宗教地位显然是不理智的,虽然前期起到了类似黄巾起义的那种迷惑教众的作用,可是优点往往是致命的缺点,因为他是属于外来宗教,所以被清朝的那些老顽固所不能忍受,这是在个人情感方面就败阵了。况且还有就是国家的利益如何维护?如果你是一个异教徒的话,那么无疑是给西方社会提供了一个基地,虽然西方社会是有前进基地的,但是稍微有点政治眼光的人是不会让你存在的,而义和团就不一样了,所以太平天国并不是教科书上的那样。”窦寇侃侃而谈,真怀疑他可以去说相声了。

“的确如此,在维护国家利益方面两者截然不同。一个是属于分裂势力,一个是属于辅助国家的准军事组织,可想而知啊!”萧彰也及时的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宗教的事太复杂,说不清楚,宗教是处在对立状态中发展进行的。各个宗教的发展使也就是对外用兵史,当时的情况确实不能接受,即使是现在也是如此,毕竟文化底蕴根本不同。”张扬这小子也不落后的说道。

“都说日本修改教科书,而我们呢?我们也不是如此吗?我们所学的,根本和实际上是两个概念的东西,日本的教科书是蒙蔽他们的国民,而我们呢?我们连事实的真相权都没有了吗?说人先看己,日本是中国的学生,难道我们就没有责任吗?”一下子说这么多,窦寇嘴也干了,喝了口水继续道:“教育体制急需改革,可以说当时八股取士的确很适合当时的环境,而后来则显得迂腐起来,是跟不上时代的变迁所导致的,而我们现在所面临的也不是如此的吗?”

“以后别这的,答案是肯定的就别用反问句。”张扬很不满意窦寇这种演讲家式的说话,觉得生分。

“口头禅问题是你最需要改的问题。”萧彰也表示了相同的看法。

“你们三个到是清闲啊,坐在大树底下,喝的水,聊的天,我一个人在里面睡了一节课。”赵尧走过来不满的说。

“都和你说过了,以后别老是半夜上网,一天到晚想的当什么黑客,去攻击美国,袭击日本的。”张扬还是比较关注赵尧的个人身体问题。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永远不会变,你可别革命把自己命革进去。”窦寇说了句一语双关的话。

“昨天我袭击了一个色情网站,导致那个网站瘫痪了,估计要一个星期才能恢复正常运营吧!”赵尧很有成就感的说。

“你完了,不知道得罪了多少狼友,你那个网站是哪得知的?你是不是,嗯?”张扬那赵尧开起来了玩笑。

“还不是同学们议论的热点话题嘛,所以我个人为了全班同学的利益,就浪费了点个人的时间。”许多人都喜欢和赵尧开玩笑,因为无论是你说什么,他都会一本正经的回答你,而从来不笑,又在不该笑的时候笑,有的人说他傻,很有当喜剧演员的潜力。

“跟我去上个厕所吧,昨天吃坏肚子了。”窦寇很无奈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