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原创]我和香烟的故事—初出茅庐

zdz1190 收藏 121 216
导读: 三年中专生活,弹指一挥间就成为了历史。坐在披红挂彩护送毕业生回原籍的大客车上,大家心情激荡,对未来充满着不可未知的遐想。这年,我们学校有两个年级的学生毕业,以前的四年制学生和我们首批三年制学生,几十个毕业生,坐满了整个大巴。一些多才多艺的同学弹起了陪伴他们几年的手中乐器,激情的唱了一遍又一遍的校园歌谣以及当时最流行的歌曲。我和一部分五音不全的同学则是拉起了难听的公鸭嗓子肆意的附和着,车上洋溢着一股已经解放的快乐气氛。将近四个小时的行程,让我们所有认识的不认识的老乡都熟络了起来,以后就由同学变成同行了

三年中专生活,弹指一挥间就成为了历史。坐在披红挂彩护送毕业生回原籍的大客车上,大家心情激荡,对未来充满着不可未知的遐想。这年,我们学校有两个年级的学生毕业,以前的四年制学生和我们首批三年制学生,几十个毕业生,坐满了整个大巴。一些多才多艺的同学弹起了陪伴他们几年的手中乐器,激情的唱了一遍又一遍的校园歌谣以及当时最流行的歌曲。我和一部分五音不全的同学则是拉起了难听的公鸭嗓子肆意的附和着,车上洋溢着一股已经解放的快乐气氛。将近四个小时的行程,让我们所有认识的不认识的老乡都熟络了起来,以后就由同学变成同行了,虽然都知道以后的日子不会怎么好过,但任何未知的困难都阻挡不了刚要创业的年轻人的激情。车到达县城的后,大家挥了挥手,互相道声尊重,就东南西北中的各奔前程去了。


那年,我们还可以享受国家分配的待遇,但具体分配到什么单位就看个人的能力了,原则上是户口在哪儿就分配到哪儿。一车人当中,就我一个人户口在县城,在原定的分配放案上,我基本可以在县城工作。


然而年少气盛的我,只想早日离开管束很严格的家庭自立门户,根本就没有思考到以后的日子会怎么过,吵嚷着要到乡下去,离开生活了十几年的家,过上自以为可以支配自己一切的日子。父母开始不同意,我威胁着说,如果不帮我搞到底下去,我就自己打报告到最边远的地方,这是我第一次理直气壮的和父母谈条件。父母不得已只好找亲戚和熟人把我的档案调到距离县城最近的一个乡,当时,分管人事的一个副局长还对我父亲说,你的儿子有想法,县城不呆,主动要求到乡下去工作,有前途!晕倒,那个时候我知道个球前途,有个球什么想法,就一个意识,那就是自力更生,不再依靠家庭。


也许是读书的时候接触社会很少吧,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下去就意味着再上来便难于上青天。脑袋里就只有父母在儿时经常讲的他们那一代人的故事。父亲经常上山下乡给村民送电影,母亲响应祖国的号召,毕业后到了外县一个偏僻的地方教书,两地分居了11年才调到同一个地方工作。由于在讲这些故事的时候,父母并没有渲染他们在两地分居中所遇到的困难,反而过多的强调了他们是如何的拼搏和创业,一不靠天、二不靠地,就靠着自己的勤快养活了三个老人四个孩子,还有他们自己。在故事中他们还谈到了,他们是怎么和村民打交道,怎么受到村民们的欢迎以及我们小时候在穷乡僻壤中的一些乐事。从他们的身上我那里看到一个“苦”字,这分明就是书上说的,革命的浪漫主义情怀嘛!


我们这一代人受到上一代人的影响不浅,而上一代人也经常沉浸在他们以前所受到的教育,再苦的日子,从他们的嘴里吐出来总让人有甜的感觉。在这种环境的熏陶下,我们很少能领略到什么是困难,直到自己也亲身经历之后才明白。当一切手续都办得差不多的时候,父亲意味深长的跟我说了一句话:“能够帮你的,都已经帮了,以后你遇上什么困难就靠你自己解决了,哪天你想回来了,那也得靠自己努力去争取。”我毫不在意的随便应了一声:“行,反正我觉得并不比你们差。”然后就少年不识愁滋味的去找初中的哥们放松心情去了。


同学们也都参加完了高考,剩下的日子还是漫长的等待。九十年代中期,我们这还很贫穷,父母工作了几十年工资也才每月200多元,我们这帮人基本没有什么零花钱,我毕业时,手上还攒下了从生活费节省下来的几十块钱,这几十块钱也就基本成了我们的活动经费。


年级大了,也懒了起来,瀑布很少去了,白天就到一位在外贸局居住的同学那里玩牌,晚上就在县城附近的江边聊天,唯一的零食就是香烟。不敢买贵的,只买两元一包的。本以为工作后领到工资可以吸好点的,谁知道领了工资后才发现工资很少花销太多,最后变成吸一块五毛一包的,又降了一个档次。


等待的日子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半个月后,我知道了自己的确切工作单位,距离县城五公里,虽然距离家还很近,但毕竟是独立了。同学们的高考成绩也下来了,同班同学全军覆没,当年没有一个考上大学。他们又得忙碌寻找复读的学校。初中篇提到的老大因为家庭经济上的问题,没有机会复读,陪我玩的,也就他了。老大有一个远房的伯父在我即将工作的单位当一把手,为了能够提前找到宿舍,我咬牙买了两包红梅香烟,拉着老大去找他的伯父。


骑着闲置在家多年的28吋自行车,拉着老大到那个我以后要生活五年的单位,我傻了眼。看来得交待我的职业了,不然这样隐藏着,很难写下去。我是师范生,我工作的第一个学校是一所临近县城的初级中学。几十米长的“水泥”(水和泥巴混合体)校道,两旁长满着青草,更恐怖的是青草中露出的十几个坟头,在夜晚不知道会否闪烁出传说中绿色的磷火?学校分成两部分,大门就两柱光杆砖头,沿着这砖柱子,分别有两股围墙把整个校园包裹起来。右边靠近围墙的地方正在修建一所新的教学大楼。左边的围墙则把学校和本县最大的一座工厂分开。向前步行50米,又有一个小铁门隔着,小门前2米,是一条工厂排放污水的水沟,散发着阵阵难闻的臭气。小门的里边是原校区,分成三排砖瓦建筑物。最好的一排是学生教室,中间一排是旧教室改装的教师宿舍,后边一排是学生和教师的混合宿舍区。每排房子间隔几个房间,在门板上就写有“危房”的字样。看完校景,我有了一丝后悔的感觉,如果事先我先来瞧瞧,我的就业情况可能会发生改变。


找到老大的远房伯父,他极不情愿的接待了我们,知道我是中专毕业后,他就告诉我说学校的住房紧张,可能暂时没有地方住。我看他爱理不理的样子,留下已经吸了大半的那包香烟,拉起老大就告辞而去。校长在窗外伸出我那半包香烟,向我们说,你的烟忘记拿了。我头也不回,就回答他,不用了,我口袋还有一包。后来,“我口袋还有一包”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成了朋友们茶余饭后经常笑话我的经典之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