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复兴之路》第二部《饮马波斯湾》(连载之23、24、25)

美丽的马蹄声 收藏 0 171
导读:【23】2031年4月15日,凌晨。 第一批100架歼10K和歼10L型战斗攻击机,从天山南北的各个机场悄然起飞,向阿富汗的兴都库什山地区飞去。天地间一片寂静,只有满天星斗光芒闪烁,似在为我空军健儿壮行。 我歼10L型战机是歼10系列的最新改型,运用了成飞研究员常明在隐形领域的突破性研究成果,其隐形性能得到了质的提升,完全可以和世界现役战机中隐形性能最好的美国的F35媲美。成飞还用最新研究成果对歼10K型作了局部改造,因此歼10K的隐形性能也得到了很大提升。 由于很好的隐形性能,我第一批战机越过中阿边

【23】2031年4月15日,凌晨。

第一批100架歼10K和歼10L型战斗攻击机,从天山南北的各个机场悄然起飞,向阿富汗的兴都库什山地区飞去。天地间一片寂静,只有满天星斗光芒闪烁,似在为我空军健儿壮行。

我歼10L型战机是歼10系列的最新改型,运用了成飞研究员常明在隐形领域的突破性研究成果,其隐形性能得到了质的提升,完全可以和世界现役战机中隐形性能最好的美国的F35媲美。成飞还用最新研究成果对歼10K型作了局部改造,因此歼10K的隐形性能也得到了很大提升。

由于很好的隐形性能,我第一批战机越过中阿边境时,阿边防军和美军根本就没有发现。

第一批战机起飞后两分钟,我空军第二批100架(包括10架苏39、20架苏34、20架苏30和50架歼11改)战斗轰炸机也紧接着起飞。

30分钟后,阿富汗兴都库什山及其周围地区,突然响起阵阵巨烈的爆炸声。兴都库什山和周围的大地在颤栗,到处都火光闪闪,到处都天崩地裂。

与此同时,中阿边境我军阵地上,飞出一排排巡航导弹。那些导弹在夜空中划着清晰的线条,像长了眼睛一样,准确地飞向预定的目标。

一时间,兴都库什山及其周围地区的100多处阿富汗国防军和“东突”组织的基地、雷达阵地、防空阵地、机场等重要目标,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空袭开始后10分钟,我反恐突击兵团全线出击。

中阿边境,我北路第一军和中路特种突击大队,只用不到半小时便打垮了阿国防军的抵抗。由于阿国防军事先听驻阿美军说,中国出兵的可能性不大,便未作什么像样的准备,在我军的突然的猛烈打击下,完全是仓促应战,加上本身战斗力不强,只象征性地抵抗了一下,便在一片混乱中放弃了阵地。阿整个边境防线瞬间崩溃瓦解。

由于事先和巴基斯坦打了招呼,我南路第二军进入巴控克什米尔地区,一路顺利,在星网一号和星网二号的掩护下,秘密向兴都库什山南麓快速推进。

美军对我军突然出兵感到十分意外,美国高层对驻阿美军是否投入战斗又一时拿不定主意,驻阿美军除派出部队占领昆都士和马扎里哈里夫之间的胡勒姆和南部艾巴克两个要点外,做不出什么具有实质性意义的决策。战斗进行至18日中午,我北路第一军在没有经历什么像样的战斗的情况下,顺利地拿下了兴都库什山北部的法扎巴德、塔卢坎、巴格兰、普勒胡姆里等重要城镇。我南路第一军则同样在没有进行像样战斗的情况下,占领了恰里卡尔、巴米杨等要点。这样,整个兴都库什山地区便处于我军的团团包围之中。

我中路特种突击大队三千余人,则深入兴都库什山区,对“东突”分子进行毫不留情的扫荡和清剿。


【24】2031年4月18日,下午15点,喀布尔,驻阿美军司令部。

驻阿美军司令官艾塞克中将在他的办公室里不停地走来走去。他右手抱在胸前,左手夹着一支烟,但显然很长时间没抽一口,烟头已快燃到手指。

这几天,艾塞克的心情很糟糕,简直是糟糕透顶!中国军队进入阿富汗一个星期,他的几万装备世界一流的军队却只能窝在据点里,什么也不能做。白宫的那帮蠢材!五角大楼的那群废物!平日里养尊处优,遇事就只会纸上谈兵。现在,中国人都要打到伊朗了,他们却还坐在办公室里争论不休,拿不出任何有实质意义的决策!

早在中国军队进攻的前一天,也就是本月14日,他就给五角大楼报告过,提出了自己的对中国出兵的担心。在他看来,中国人,还有那头受伤的俄罗斯北极熊,绝对不会甘心让美国打下伊朗,独占中东。可是,五角大楼的那些将军们,有相当一部分人却拿他当笑料。他们认为,中国人根本没有力量出兵中亚,更没有胆量到中东去和强大的美国军队对抗。白宫和五角大楼的几帮人争来争去,结果让中国人占尽先机和主动。事情发生了,那些人却又都手足无措,依然在那里进行着毫无意义的争论。要不是他自作主张,派兵占领胡勒姆和艾巴克两个要点,现在,兴都库什山北部的美军恐怕都已经被中国军队包围了!

“一群蠢猪!”艾塞克用两个手指捏灭了烟头,狠狠摁在桌上的烟灰缸里。

参谋长阿莱克上校进来,递给他一份文件。这是一份来自五角大楼的命令,内容是让驻阿美军阻止中国军队的继续西进,但最好不要和中国军队发生直接冲突,不到万不得已,不要主动进攻中国军队。

“啪”地一声,艾塞克将命令拍在桌上,“愚蠢!中国人来到阿富汗,真的只是为了那几个不成气的东突分子?他们明摆着是冲伊朗来的!又要阻止他们西进,又要不发生冲突,这是小孩子玩游戏吗?!”

阿莱克说:“将军,我们该怎么办?如果不尽快决断,中国人很快就会长驱西进阿伊边境。”

艾塞克长出几口气,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说:“我要和五角大楼通话。”

阿莱克要通了电话,把话筒递给艾塞克。

阿莱克站在一旁,听着司令官和远在华盛顿的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在电话里大声争论,心里很为自己的这位司令官抱不平。自己和艾塞克共事多年,深知他一位不可多得的将才,对战争有敏锐的感觉和独特的见解。可是他生性高傲,脾气也有些暴躁,总不得上司喜欢,52岁了才混个中将。和他同时期进入军界而才能远不及他的一些,早就已经是上将,有的已经是五角大楼的高官。这次在中国出兵的问题上,五角大楼总不听他的建议,也与他这种性格多少有些关系。

经过长达半小时的争论,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终于被艾塞克说服,同意他在万不得已时发起对中国军队的攻击,但要求他千万慎重,在白宫没有新的决策前,能阻止中国军队继续西进就可以了,并答应为他争取白宫的支持。

艾塞克放下话筒,走到墙边的地图前看了半天,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指着兴都库什山以西的一个地方,转头对阿莱克道:“上校,命令艾巴克我军派一个团并20辆坦克,迅速占领这条峡谷,堵住中国人西进的道路。”

阿莱克看看地图,然后疑惑地望着他的司令官,“将军,那条峡谷可是中国人西进的必经之路,一个团两千余人,怎么可能挡得住中国人?”

艾塞克笑了,手在那条峡谷两边指点着,“上校,这里,还有这里,你认为不可埋伏军队吗?”

阿莱克知道,那条峡谷的两边,虽然是地势平坦的荒原,但乱石丛生,地质又松软,装甲部队根本无法通过。要是光凭步兵,能挡住中国人吗?他心中疑惑,只好问道:“将军,您想在那里伏击中国军队吗?我有两个问题,第一,埋伏的战法可是中国人擅长的,他们会上当吗?第二,荒原上不能通过装甲部队,我们的步兵有能力挡住中国人吗?”

艾塞克自信地大笑起来,“正因为我军一般情况下不用这类打法,中国人又擅长,我就要在他们身上用用。我有办法让他们上当。只要他们上当,对付他们,只要步兵炮兵和陆航部队也就够了。”

阿莱克在心里想,司令官是不是太自信了一点,但转而一想,司令官的想法也有道理,也就没说什么。


【25】4月18日美国东部时间下午15点30分纽约长岛饭店。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首席代表王玉刚又提前2分钟到达2205房,等待美国副国务卿艾瑞丝。这是他第三次在这个饭店这间房子,因为国事会见艾瑞丝。

艾瑞丝进门,没有握手,没有礼节性的拥抱,就冲着王玉刚说:“王,你们怎么回事?难道你们真的想在中东和强大的美国军队打一仗吗?”

王玉刚微微一笑,双手摊了摊,道:“亲爱的女士,你似乎有些失礼了。”

艾瑞丝脸上现出一丝尴尬,“请原谅,亲爱的王。”说着,上前和王玉刚握手,拥抱。

坐下后,艾丝迫不及待地说:“王,现在,我们不管两国在外交上的那些官样声明和争吵,真诚地交换一下意见。我国总统想要贵国政府对贵国军队在阿富汗的做法有一个真实的合理的解释。”

“艾瑞丝,你也知道,”王玉刚说,“早在本月6日,我国政府就已经警告阿富汗政府,不要收留和庇护‘东突’分子,不要为‘东突’组织提供援助,可阿政府对我国政府的警告置若罔闻。本月9日,我外交部照会阿政府,要求引渡‘东突’首恶分子,阿政府同样置之不理。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贵国就因这个出兵阿富汗吗?这可是对一个主权国家的侵略!”

王玉刚目光灼灼,逼视着艾瑞丝,“亲爱的女士,你的话不合逻辑。当年,贵国军队可以到阿富汗清剿‘基地’组织,我们为什么就不以到那里打‘东突’分子呢?如果我们的行为是侵略,那当年贵国军队的行为又是什么?”

艾瑞丝脸色有些胀红,“王,你难道忘了,基地组织的恐怖袭击给我国造成的惨重损失?‘东突’在阿富汗,请问它给贵国带来过如此巨大的损失吗?贵国用得着出动近8万军队进攻阿富汗吗?”

“艾瑞丝,如果你需要,我可以马上给你厚厚的一堆资料,那上面会详细地告诉你,半个多世纪以来,‘东突’分子在我国西北地区干下的数以千计的血腥恐怖事件,以及我国政府和人民因此而遭受的巨大的生命财产损失。”王玉刚的语气由急转缓,“至于说到出兵近8万,动用人数多,只能说明我军装备较差,力量不够啊。要是我军有贵国军队的力量,也就不用那么多人了。”

艾瑞丝一时语塞。气氛有些尴尬。

王玉刚笑笑,打破沉闷的气氛,道:“亲爱的艾瑞丝,我们不要再作这些无谓的争论了。你此次约见我,带来了贵国总统和政府的什么信息?”

“总统先生要我请你转告贵国政府,适可而止,请贵国军队不要再西进了。”

王玉刚双手一摊,道:“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你,我会尽快转达卫华主席和我国政府。不过,有一点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如果‘东突’分子向西逃窜,则我军必然西进。不彻底铲除他们,我西北边疆将永无安宁之日。”

艾瑞丝脸色一变,“难道,贵国真的想在那里和我国军队进行一场战争吗?”

“亲爱的女士,”王玉刚不急不慢地道,“你用词有误。现在,中美两军没有任何冲突,更不用说战争。不过,有一点请你转告贵国政府和总统先生,如果贵国军队在阿富汗有意阻挠我军的反恐作战,或者有任何形式的对‘东突’组织的帮助,那谁也不能保证两军不发生点冲突。这种结局,我想贵国政府也不愿意看到。”

艾瑞丝再一次无语。她从王玉刚身上感到,如今的中国,由于力量的迅速强大,不再是过去在重大问题上一味忍让的中国了,它可以为了自己的国家利益,不惜和世界上任何强大的力量进行对抗,哪怕是战争!中美两国,在中东必有一场较量。她和王玉刚的谈话,已经没有进行下去的必要。那样的问题,已经不是他们能谈得了的。

艾瑞丝站起身来,看着王玉刚,眼神里似有一点伤感,一点遗憾。

王玉刚大度地笑笑,道:“亲爱的艾瑞丝,别这样看着我。作为老朋友,我们的感情不会因任何事情而改变,不是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