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清清淡淡的绿茶


娟子发来短信对我说:“师兄,我可以双手按在圣经上,很负责任地对你说,我很爱你,我和你在一起很幸福!你愿意给我幸福吗?”那时,我高兴得快疯了,用发抖的手指回道:“我当然愿意,十分十分地愿意!”娟子又发短信说:“知道吗?我最怀念你去西站接我的那天,我们紧紧的拥抱着站在路边,无视路人的存在;上车后靠在你肩上,被你抱着,时而屡我的头发,时而轻轻地抚摸我的脸,那时我真的被幸福溶化掉了!”读着短信,我变得很轻快,飞跑在那条走过那条走过无数次的大道。


我是大三的时候认识娟子的,那时她大一,我们同在图书馆里勤工助学。到现在为止,我还记不清娟子家的详细地址,我只知道她是西安的。她告诉我,她家那是一个小镇,很小的了。当初认识娟子的时候,我过得很不如意,是我大学时代最为痛苦的时期。那时我是山穷水尽,欠了同学一屁股的债,家里实在拿不出钱来了,我已经连继吃了近半个月的方面便后才去图书馆工作的。我记得每次去小卖部买方便面,阿姨总是劝我少吃点,会伤身体的,还问为什么不到食堂去吃。后来,阿姨可能知道我缺钱,悄悄地让我去找管理员陈叔,要些事做挣点生活费。最终我没有去找陈叔,我知道那作用不大,我去找了班主任。我记得去找班主任的那天下午,是我人生中最不能忘怀的日子,足足在班主任外来回走了三次,最终咬牙冲了进去。后来,在班主任的帮助下,我来到图书馆工作,每个月150元,这个岗位是一年。就这样认识在娟子。


我记得那天下午,我下完课就跑到图书馆去做事,第一天去自然要早到,人又不认识肯定要给图书馆里的工作人员一个好的印象。结果,娟子也是第一天来上班,比我早到。刚好我们同在一个装订室。装订室的工作很简单,首先将完册(一年)各期的期刊装订在一起,用特有的封皮封好,写上刊名和期数就算完成任务。管装订室的是一位姓范的阿叔。刚开始去的时候,成堆成堆的期刊要装订。我和娟子就开始忙。娟子是女孩,手嫩装订书的事,就让我来做,一根根麻线从书孔里穿过,扎紧,然后交给娟子上封皮,用胶粘封好。最初范叔还来一起做事,后来给我们配了一把钥匙后,看我们已经能将事做好,他就很少来了。那些成堆的书都是我和娟子一手完成的。装订室的书装订完了,就从阅览室里面运来,都是去年的书刊。有时期刊多,有时少。少的时候,我们忙完活就看会儿书,天南地北地聊上一整。不知是什么时候,装订室里的水壶派上了用场,用来烧水。娟子从宿舍带来一包绿茶,每天泡上一杯清茶,活一做完就是品茶的时间。


后来,图书馆里的阿姨对范叔有意见,也对我们有了意见。范叔很久不来上班了,阅览室里的阿姨就把装订室的情况向书记反映,结果我和娟子忙完装订室的活又得到阅览室去帮忙,最后干脆就在阅览室做事了。阅览室不比别处,来往的人多,偶尔负责勤工助学的那个处长会来检查,问阅览室的阿姨我们是否勤劳,遵不遵守图书馆的规定之类的。在阅览室是不可能有品茶的时间那份闲情了。这里的阿姨一上班就坐在电脑前打牌,阅览室里面的事都交给我们这几个勤工助学的学生来做。其实,活也不多,就是将新来的杂志上架换下旧的,将归类不好的重新分类上架到对应的编号上就完事了。


后来处长来检查工作,觉得阅览室里勤工助学的学生太多了,要撤掉些,于是就留下我一个人做事,娟子被调到图书馆二楼的旧书库,负责修补旧书。我每天没课就到阅览室里去忙,几乎没有闲过。我想,那个处长没有搞清楚一件事,他们的职工几乎是不做事的,除了上网打牌和吹牛外,其他的事一概不做,都等着这些为150块钱而忙碌的学生。换下来的杂志多了,就要运到装订室去,那里又来了一位新的勤工助学的学生。每次运期刊过去,都看到他一个人默默地劳动作,不曾见过说一句话。我偶尔也会被叫到二楼去整理图书或者将新到的新书上架。那时,我忽然发现,好像自己就是这图书馆里的的佣人一样,只要我有一点点的空闲就被这个叫去做这样做那。我到二楼去做事,每次都要经过旧书刊库,但是一直没有见到娟子在里面做事,经常见着另外一个女孩。其实,像勤工助学这些事,女孩子本来就很少来的。后来,有一次还真的看到了娟子,不过她把头发给剪了,还染成了棕红色的,看上去很时髦。她身穿一条牛仔裤,上身是一件黑色的紧身衣,整个人显得高挑了很多,精神焕发,楚楚动人。我过去打了一下招呼,她笑得很甜,问我好不好看。我说,好看。


再后来,就很少再见到她了。她说大二要好好学习了。那个学期一完,我知道她就不会再出现在图书馆的那间旧书刊库了。而我,大四了总不能再到图书馆去做事了,自己要考虑找工作的事了。偶尔遇到聊天的时候,我都会提到那些喝茶的时光,很念。


2清醇的茉莉花茶


娟子辞职后,给我留一一个电话号码,说她有了一部手机,是父亲送的。我捏着她写着号码的那张纸条,没有太多的语言,就将它放进了本书里。说了再见,自个儿跑到球场去踢球去了。那时候,大四的上学期还有些课,这些课除了几门是必修的外,其他是选修的。大家过得比较轻松。当时我选了一门《热带兰花》,上课的老师几乎是照着书本念,没什么上头。所以,没去上课的次数也很多。记得上实验课时,老师发了些苗让我种。就在他转身的时候,问了我一句:“怎么不常见到你呀!”我只是笑笑,很不自然。班里的同学一阵哄笑。那些兰花苗长得很快,我把它放在宿舍的阳台上,每一个星期浇一次水,施施肥一直长得健康。大四下的时候,我要去实习了,就打电话给娟子,说那几盆兰花送给她。娟子来拿来花的时候,宿舍里的兄弟一个个流着口水,要我老实交代。我偶尔会给个电话问问花的情况,深怕娟子给养死了。热带兰花大多是气生根,不小心就会死掉,不是那么好养的。几次电话下来,兰花依然很好。娟子浇水太勤了,我就叫她不要那么勤劳;兰花不益长时间让直射阳光照射,就叫她放在阴处的水池边。不想,后来娟子告诉我,我的那些兰花都死光了,原因是她把它们放在阳台上,“洗”了几个星期的阳光浴,先后都死掉了。还说些不好意思之类的话。我笑着说,死了就算了,热带兰是不能那样养的。


大四下的时候,我东跑西跑的。那时下了狠心买了个手机,就当宝一样放在怀里。想一想,那可是奖学金的钱买的,咱大学就拿这一次奖学金,多不容易呀。有时候也发个短信给娟子,可是她从来没有回过。一次偶然在校园里遇到,她才说手机被偷了,过些时候再买一个。临走的时候,她说,她的号码不会变,还是原先那个号。聊了一些我毕业的打算,很是琐碎,就连自己也说不清路在何方,欲将何从。终究是闲聊,也不打紧,随意说些碎话也就各自分了。


没想,我却在海口的一家贸易公司做起事来。其实,这家公司很小,除了老板就我一个员工。当时身上已经快断粮了,工作也不是那么好找,也就安下心来先做做看。那是离毕业还有三个月的时候。当我的同学们还在学校里写毕业论文的时候,我已经上班开始为生活奔波了。我的毕业论文大部分是晚上在办公室里写的,每天几乎是十二点才回到住处。


毕业后,也很少和娟子联系了。但是偶尔会收到她的短信,多是祝福之类的。有一次刚好有事要回学校,不想却遇到了娟子。于是聊了些碎事。娟子那时刚好在外租房,于是和好友就去她那里坐了坐。娟子说,她带了一些上好的茉莉花茶,让我去尝尝。娟子的茶泡好后,一尝的确不错。喝着茶的当口,让我想起在装订室的那些时光,过得很惬意。有一旁的好友,瘦就一个劲地添油加醋。说什么,我好怀念娟子的茶呀,什么的。几乎尽了他的能事,说得天都快哭的的架式,说得娟子除了笑不知说些什么好了。


临别时,我说,没想到毕业了还能喝到娟子泡的茶。以后有机会到海口,我亲自给你泡一杯。娟子笑着说,好呀。


3独特浓酽的香草兰茶


工作一年以后,公司与母校有很多的业务往来,于是公司安排我五六月份驻在那儿。其实这是我很不情愿的事,除了在本校上研的同学外,其他同学都离开了。读研的同学,有他们的圈子,我去了会很孤单。瘦,虽然是很好的朋友可以闲时聊聊天,可是他也有自己的事忙。瘦是班里唯一个留在母校一边工作一边考研的同学。当我回到母校的时候,一种很伤感的情绪在心里弥漫着。让人想起孔庆东的那种感受来:我们终将被另一群人所代替。阿瘦说:“你才知道我的感受呀。他妈的一个人在这个学校,多孤独呀,想找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我说:“是呀,理解!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呀!”


瘦知道我要在母校住上两个月,特别的高兴,所以买了酒和肉,要晚上海喝一场。我在发短信时无意和娟子提到我要回学校的事,她说想来看我。于是瘦就多加了些菜,邀娟子一起来吃晚饭了事。三人吃饭,也略显得冷清了些,于是又叫上班里的一位女生过来。这样气氛显得热闹一些。开喝的时候,瘦就开始向我述起苦来,一个人的生活如何如何的无聊和难过。偌大的校园也找不到一个知心的人。随着酒的下肚,瘦的话也一堆一堆的出来,像开着火灭不了的机关枪一样,直直向我扫来。那一夜,我和娟子没说上几句话。送娟子回去的路上,瘦还是一直在说,娟子一个劲地笑。还悄悄问我,瘦是不是喝多了。我说,他就那样,一喝点酒,疯劲越足,话就一筐一筐的来,不用多管他,让他说个够吧,你看人家一个人多不容易呀。娟子越听越笑了。


后来,经常和娟子发发短信,说些无聊的琐事。瘦经常来找我一起吃饭什么的。瘦孤独,我也孤独,两个孤独的男人就这样一起体验着生活所能给予我的们点点滴滴。偶尔也会邀娟子出来吃吃饭什么的。久了,瘦就说,娟子对我有意思,说我艳福不浅。我总是说他在胡说,分不清是非。瘦于是理直气壮地分析娟子的表现,听来道是有几分道理。但是,自己已毕业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又要漂泊他乡了,所以这等事也只是想想而已,从没想过会变成真的。


有一天,我问娟子:“以前在小雪后面那家专做猪肺汤的,现在搬到哪里去了?”娟子说:“我不知道,从来没去过那家。不过,我知道稻花新村那儿有得卖的。”我说:“毕业这么久了没听过这个地方,能不能告诉一下。要不请你吃夜宵好了。”娟子同意了。于是,娟子就陪着我喝了一碗汤。就这样,我和娟子相处的时间也多了起来。时而请她吃吃瘦从远方带来的西瓜,而时自己做一次可口的饭菜。有一天,我收到娟子的一条短信:“我真的好怕,怕自己被你感动。”


其实,我是喜欢娟子的,但是因为种种考虑,觉得我们之间相差太远了。娟子大一时就下定决心要考研的。而我呢,毕业了,这个公司是呆不长的,走是迟早的事。瘦也告诫我,不要做白日梦了。有些时候,我在想着一些毫不着边际的事,想想我们之间的可能性。直到有一天。她将刚买的一块手表放在桌子上,发短信给我:“我把表放在桌子上了,你明天帮我去弄一下,去掉两块链扣。刚才有个男生要我做他的女朋友,他追我很久了,我的心很乱,要回去想一想。我答应他,明天给他一个明确的答案。”收到这个信息的时候,我心跳得很厉害。这怎么回事?脑中一下子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冷静下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给她发短信:“不会吧。你现在在哪里?我现在想见你,可以吗?”就这样,那晚我向她表白。那天刚好是世界杯开幕式。我们一直坐在一家休闲屋里,喝着饮料。娟子很调皮地笑着看着我语无伦次的样子。后来,她说当时她差点笑出声来,一直在忍。我根本说不上完整的一句话,说到半句就猛喝东西。直到最后,还是把该说的话,说完了。娟子才问:“非现在给你答案吗?”我说:“不用,我可以等的。等你想好了再说吧。”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这一切都是娟子顾意的,还说给了我很多次机会,都不知道争取。我只能笑笑,然后看着她回答道:“谢谢你的机会。”


就这样,我们成了恋人。去娟子她们宿舍的时候,她为我泡了一杯香草兰茶。很香醇,入口香甜有味,回味无穷。


娟子说:“我总共给你泡了三杯茶:一杯绿茶,清清淡;一杯茉莉花茶,香醇清淡;一杯香草兰茶,香醇浓酽,回味无穷。这三杯茶,你如何报答?”我说:“那就以一生为期,终身为约,在你需要时,为你泡上一杯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