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诺即责任

我有一个信条,即“决不为一个草率的承诺而执着”。也许会有人说,草率的承诺肯定是不用执着的。显然,这只是对此句话表层意思上的理解,对它更深层意义上的领悟,是要求自己在做任何承诺之前,务必慎重考虑,量力而为,而一旦承诺之后,就要全力以赴,因为承诺即责任,承诺就意味着责任!


然而,在今天这个普遍缺乏“守信文化”的国度里,完全置承诺如粪土,视守信于不顾的人比比皆是。反过来,那些执着于自己诺言而锲而不舍的人,却被视为另类、异端,甚至被无端地扣上“傻冒”、“傻×”的骂名。我就有过这样一段“酸涩”的经历,它让我度过了诸多困惑、疼痛与无奈的黑夜,直到参加“朗博·全华仁岗位成功超级训练营”的学习后,才让我彻底走出了疑惑与困顿之中。


2004年6月14日,记忆犹新。时值公司两天的假期,我和女友、亲朋等一干年轻人马共计7人到西岭雪山自助旅游。我们中从未有人去过,对行程及相关安排毫无计划。


当日在西岭后山景区,尽管一系列刺激的高山娱乐项目余兴未尽,但本着对大自然母亲的敬畏与热爱,我们还是决定次日再登高而望,一览“阴阳界”那秀丽的卓绝风姿。在雪花宾馆下榻的那一夜,我们纵情高歌,我们疯狂释放……


次日9时半,当高山索道载着我们缓缓驶向那心驰神往的高岭之巅时;当浓浓的山雾,突来的阵雨和高山窒息的空气成为我们行进的障碍时,一个挑战极限的疲劳之旅却在我们近乎儿戏般的“无知”中启航了——从高空索道站,途经日月坪、阴阳界、红石尖,直到海拔2900米高的红石堡,一路嬉戏下来,也许受精神与雅兴倍增之故,让我们产生了从西岭前山沿路下山的大胆决定。


当时,没有人知道这种决定将意味着什么,也没有人知道前方的路究竟有多长,除了饥饿与激情混杂的那份欣然让人坚信走出山谷的呼声变得高涨,而汗水与雨水交织的那份疲劳却显示出我们前方的困难非比寻常……


在金猴峰食宿站里,我们吃饱备足,快步上路;在杜鹃林休息亭里,我们稍做休整,徐徐进发;可到了大山门,随行的一干人马不是频频摇头,就是扼腕叹息。细嫩的足底,透着血泡;无情的脸颊,写着困乏……


大伙不走了,坚持走出山谷的话语成了信口开河。我脑海里“轰”的一声,不知该如何是好。就在13日下班之前,曾答应过上司16日上午早点上班,处理生产方面的相关事务(他有急事在身,需担搁几小时)。但此时此刻,在这漫漫山谷里,没有信号的手机成了十足的无用品……


一边是亲友疲惫的身影,一边是曾答应过的上司,我陷入了两难的选择境地。无奈之余,我只好做出一个人独自下山的决定。可当我把坚持独自下山的缘由告诉众亲友时,他们满脸的疑惑与鄂然。内弟愤愤地说:“你才挣多少钱,用得着这样认真吗?!”“不管我挣多少钱,答应别人的事是不可以用挣钱的多少来衡量的!”


在与众亲友不屑的眼神一一拜别之后,我快马加鞭,迅速赶路。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走出山谷,回到成都。那时,16点27分。据接待站的工作人员讲,从山脚到上顶,通常上山9小时,下山7小时。而从这大山门走到山脚,最快还要4小时,到达山脚下的茶地坪,最后一班回大邑的车是18:00准时发出。


因为有了回程的决心,沿途的风光我无暇再顾,肆意的山雨让我前进受阻,汇聚的山水没过趟河的露石,渐黑的乌云成就了我行动中的孤独……我不止一次的想放弃,也不止数百次地双腿发软,几欲瘫跪在地。然而,山谷间,我仿佛听到自己嘹亮的声音“答应别人的事是不可以用挣钱的多少来衡量的!”是啊,承诺即责任,我没有理由退却,更没有理由不坚持到底。我轻轻地在心里为自己鼓劲,为自己加油,呐喊!


我一路小跑下山,在连续穿过8个景点/接待站,最终到达前山收费站——茶地坪时,18:14分。我为自己成功走出山谷而庆幸,也为自己错过最后一班回大邑的车子而失落。


在与景区工作人员说明情况后,他们迅速与西岭镇上的自营面包车司机取得联系……在到达西岭镇后,再没有一辆向着县城方向的车子驶出。镇上的人们劝我次日清晨再走,上午9点多就可抵达成都。然而,这跟最开始的放弃没什么分别,半途而废意味着被困难挫败。我执意站在微微泛黑的路口,把当晚回成都的目标锁定在“尽最大可能,离成都最近”。


谁说老天不偏爱执着的人?当一辆载着家人到亲戚家做客的面包车好心的在我面前停下的时候,我着实为老天这份难得的眷顾而歌功颂德。面包车在到达比邻的出江镇后,再也没有开出的可能。我在出江大桥上摸黑等待着……


当接送出江公路收费站交班的工作人员的金杯车再次被我的执着而打动时,那刻,抑制不住的热泪,滑落我厚厚的唇,是辛酸,是激动,是感谢,也是欣喜……


大邑县城,我找到了长途汽车站,问清次日凌晨最早到成都的车辆信息后,就近找了一家旅馆住下了。全身的酸痛和数以十计的足底淤血、水泡,在身心得到释放的时候竟是那样的疼痛……可是这一切还没有结束,随着凌晨4点的手机闹钟如约而至,一辆载着我极度疲乏和欣慰的微笑的中巴终于驶向目的地的时候,我的心才宣告从高空落到了实地。当我深坐在办公桌前,离上班的时间,整整还差1小时。


我无愧于自己的信条,也不辱于自己的承诺。原以为自己这份坚持,可以赢得众亲友热烈的掌声与喝彩,可以换来女友深情的拥抱与亲吻。然而,当“答应别人的事是不可以用挣钱的多少来衡量”的话语被众亲友无数次的嘲笑时,当承诺的价值被女友毫不怜惜的任意抛洒时——我的心,在哭泣。我为自己不被理解与支持的痛心而失色黯然,倍感委屈。


不难想象,一个对工作和承诺不负责任的人,他对爱情,对家庭,对社会,又会有多大的责任感可言?!然而,这种信念与意志造就下的坚持,在“责商”严重缺失的今人面前,力量竟会是这样的孱弱与孤寂。一度中,我产生了动摇,怀疑。


可随着本期“朗博·全华仁岗位成功超级训练营”上,超强化的“yes”训练声中,我又重新找回了失落的天平。因为在我身后,有着无数同僚在默默坚持,在为“承诺即责任”努力奋进;所以我坚信,不管身前雨再大,路再滑,只要心中有一块自己的丽日晴天和一道自划的海岸线,再漫长的道路也总会有走到尽头的时候,再宽阔的大海也终会有抵达彼岸的刹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