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之抗日梦——特战铁血 第一章 杨颉其人 求你章

猪龙者 收藏 2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8/[/size][/URL] 第十五章 鬼子的噩梦 本书在起点要冲榜了,求你过去点点。http://www.cmfu.com/showbook.asp?Bl_id=130810 全仗各位哥哥大大了,去看看,好吗?谢谢。 胡逸走过来,跪下双手举着那面小旗,送到杨颉的面前:“弟子胡逸,谢谢信使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8/


第十五章 鬼子的噩梦

本书在起点要冲榜了,求你过去点点。http://www.cmfu.com/showbook.asp?Bl_id=130810

全仗各位哥哥大大了,去看看,好吗?谢谢。



胡逸走过来,跪下双手举着那面小旗,送到杨颉的面前:“弟子胡逸,谢谢信使的救命之恩,敢问信使是太清门那代弟子?”

“怎麽,你不是太清门弟子?你怎麽会破鬼式刀法?”杨颉惊奇的问。

“弟子是关中胡家刀传人,弟子的师傅关中大侠和贵门掌门老爷子是好友,所以我也----”胡逸不说了,杨颉明白是胡逸或是他师傅偷学了几招。笑着说:“这本是当年戚继光将军传下来戚家刀法,和它相配套的还有一路枪法,当年戚将军就是靠它打败倭寇的。这一路刀法是从千百次的实战中简练出来的,对付日本武士的刀法是百试不爽的。”

李学容这才明白胡逸所用刀法原来是专破鬼子刀法的,经过上千次的实战检测的刀法,当然不是柳生这样的武者所能对抗的了。

杨颉一边说,一边拉起胡逸:“你是胡雪松胡世伯的弟子,兄弟就是杨时杰啊。”杨颉不能不蒙一下,因为胡雪松可是家志中经常提到的人物。

果然,胡逸听说杨颉就是杨时杰时,双手亲切地扶着杨颉的胳膊,仔细端详一阵,笑道:“兄弟,早就听说你从军了,给一个大人物做侍卫,没想到今天在这里遇到你。”

“大哥,我是给毛主席做侍卫,现在奉主席命令,在蔚县组织抗日。不如大哥和我一起打鬼子,怎麽样?”杨颉友好地说。

“好。我就跟着你一起打鬼子。”说完,转身向着贺京湘说,“贺先生,恕胡某不能在跟随左右了,胡某一直希望跟先生打鬼子,光复我东北大好河山,可是先生这几年东奔西走,却没杀一个鬼子,到是祸害了不少杀鬼子的中国人。胡某早就有心离开先生,只是不知哪里有抗日的队伍,现在我兄弟可是真的抗日英雄,我要跟他走了,望先生多加保重。”

说完,不管贺京湘的反应,径直走到南为仁身边,挺身战好。

贺京湘张了张嘴,没说出什麽。

杨颉刚想劝李学容投降,只见李学容几步走到自己跟前,敬了一个极为标准的军礼:“国军第十七军七十四师三十团九营四连连长李学容,愿率部投靠贵军,一起抗日,请队长接受。”

李学容后来才发现自己这话说的多麽可笑,因为他的部下已经先他一步归降游击队了。现在他是一个标准的光杆司令了。

杨颉笑道:“好啊,我代表蔚县抗日游击队表示欢迎。李连长弟兄可是龙虎搭配,以后在抗日战场上肯定是龙飞虎跃,杀敌千里的人物啊,窝在这里实在可惜了。这几位弟兄是不是也愿意跟随李连长一起抗日呢?”说着一指李学容身后的几人,“我游击队绝不强求,愿意的现在就跟李连长一起走,不愿意的我们负责护送下山,下山后不要祸害百姓就行了。”李学容也看着几人,并没有开口动员,但身后几人除了贺京湘自己带来的亲信以外,几乎同时向前一步,大声说:“我们愿意追随队长抗日!”

“好。请兄弟们一起来参观一下我们的战绩。”杨颉说着向后一指,作了个请的姿势,同时命令,“南为仁!”

“到!”南为仁向前一步,大声应道。

“好好护送贺先生上路!”

“是!”南为仁回答道,同时看了一眼杨颉将要离去的背影,却发现李影向自己诡秘的一笑,知道李影也明白杨颉的命令,作出个事不关我无可奈何地动作。

杨颉带领众人出了大厅,太阳已经渐渐爬上东边的山头,晨曦透过林间隙缝撒下来,在石质的地面上点出粼粼金光。杨颉带人爬上老爷山主峰,只见整个老爷山都沸腾了,听说要帮八路军游击队运送物资,十几里甚至几十里村子的百姓们都来了,漫山遍野都是人,老人们帮着看守,孩子们忙着传递消息,青壮的妇女们和男人们一样肩抗车拉,孩子窜来蹦去的尖叫声,大人们的嬉笑招呼声,牛驴马的欢叫声,和着晨风混成一支欢乐的曲子,将整个大山掘醒了。

李学容从来没见过这麽多百姓热情主动地帮军队干活,被眼前的景象深深地震撼了。杨颉看李学容有些发呆的样子,说道:“这就是我们的力量,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岂是他小日本可以肆虐的。只是我们的蒋委员长不愿意让这些民众参加抗日,一溃千里,助长了小鬼子的气焰。”

“我们到这边看一看。”说着领着众人来到山峰的另一面,向下望去,只见这面山谷中到处都是打扫战场的战士,有穿鬼子服装的,有穿国军服装的,有穿百姓服装的,地上横七竖八的乱躺着许多鬼子。

“队长,老周他们来了。”郑军国前来报告说。

“他们来的正好,我们一起听听他们昨晚是如何打鬼子的。”杨颉招呼众人坐下,等周世才贾铮昊两人,其实昨晚南为仁已经向杨颉简单地汇报过整个战斗的过程。


本书在起点要冲榜了,求你过去点点。http://www.cmfu.com/showbook.asp?Bl_id=130810

全仗各位哥哥大大了,去看看,好吗?谢谢。




原来南为仁带人支援周世才时,周世才已经控制了整个老爷山的布控火力制高点,正和王学华两人说话。这个王学华本是共产党员,在第五次反围剿战斗中与队伍失散,后来因为和徐廷瑶有亲戚关系,就做了十七军的大管家------后勤部总长。十七军撤退,他随这批物资留在了这里。听周世才介绍了游击队的情况后,王学华有了加入游击队的想法,正准备与周世才讲,南为仁进来了。

“老周,紧急命令,山下有一个大队的鬼子,队长命令集中所有火力歼灭这批鬼子。”南为仁一见周世才就急着说。

“什麽?鬼子也搀和进来了?”贾铮昊也凑过来,“你怎麽回来了?队长呢?”

“队长怕你和老周没打过仗,不放心,叫我过来看看,队长跟着鬼子特务过去了。”南为仁这才发现王学华,“这位是-----”

“王学华。也是我们自己的同志,是这里的总管。”周世才笑着介绍,“这就是你说的南八爷。”

南为仁第一次听说自己有个南八爷的外号,不仅一愣。周世才见南为仁发愣,接着说:“吆,八爷自己还不知道自己的名头呢,刚才我们摸上来,这里的弟兄一听是游击队,就问我们是不是南八爷的队伍,还说‘可把你们盼来了’,这不,就凭你南八爷的名头,咱们愣是没费一枪一弹,就解决了。只要一说是南八爷的队伍,有香葱大饼吃,简直是闻香而降啊。”

王学华笑道:“这里已经有两三个月没吃上一顿饱饭了,弟兄们都传着你南八爷厉害,不仅打鬼子有一套,而且收拾地主们更有一套,让他们心甘情愿地拿出东西犒劳队伍,都传着游击队的日子挺滋润的,有不少人早就想着投靠游击队了。”

南为仁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也没什麽,就是在一定程度上保护地主的既得利益,除了每月收取的抗日经费外,任何队伍和个人不得以任何理由向地主们索要一点东西财物,战士们到地主家用饭都是有规定的,如果超出标准,不仅战士们受重罚,而且地主也要受腐蚀队伍,破坏抗战的处罚,战士们在地主家用饭也要给钱的,地主哪见过这样的队伍,他能不拥护咱吗?”

“没有破坏规矩的?你收的可都是些土匪武装啊。”贾铮昊不由得好奇。

“没有。我也想抓一个杀鸡骇侯,可就怪了,这帮家伙一个一个乖着呢。”南为仁也曾经对手下的战士进行过突击检查,不料这帮土匪出身的战士很懂规矩,对南为仁的纪律执行极为彻底,就连一些狂傲不羁的土匪头子也很自觉的戒掉许多坏毛病。这主要是南为仁对队抓得紧,不打仗就是训练,不给这些人一点空闲时间,而且以身作则实行官兵平等,使这些人渐渐忘掉了原来的身份,完全以一个游击队员的身份要求自己。

这时,一个人进来,向周世才和贾铮昊敬礼:“报告队长,侦察连在老爷山主峰后发现大量鬼子,请求指示。”

周世才回礼说:“知道了,命令侦察连继续监视。通讯员,命令一营向鬼子靠拢,二营从南面压过去。南队长的部队从东北围上去。”

通讯员传命令去了。

周世才对贾铮昊说:“可惜咱们的步兵炮没带来,要不然有小鬼子受的。”

“炮?”王学华一听要用炮,忙说:“我有,而且还有人,不过还要你们破费一些香葱大饼了。”说着大笑。

南为仁一听有炮,激动的不得了,现代军人的火力至上的观念使他时时刻刻注意搜集火力强劲的武器。

“除了炮,还有什麽火力强大的武器?”南为仁禁不住问了一句。他没想到这一句引出了这些人做梦也没想到的东西。

“这里屯有整整一个德械师的装备,你要什麽都有。不过没人用。”王学华这句话周世才和贾铮昊听来还不怎麽样,但南为仁可是知道德械师的装备意味着什麽,大惊道:“德械师?不可能的,徐廷瑶的十七军虽然也是中央军,轻重武器比较齐全,但是他还轮不上装备德械。”

“这个可是个秘密,徐廷瑶朝里有人,据说他将一樽从皇宫里弄出来的玉净瓶送给了某人,又上下打点一番,结果就有了这批装备运来,只是刚到北平十七军就溃退了,这批装备也不得不隐藏在老爷山。”

“走,一起看看你的藏货。”南为仁禁不住手痒了,要知道一直到二战结束后,世界上还有不少国家用着二战时德国制造的枪械,有不少国家仍用德毛瑟M1924步枪作为狙击步枪的首选。

几个人很快来到藏匿物资的山洞,已经有游击队员接受这里了,原来的国军士兵还在吃饭,正于游击队员们有说有笑的闲聊,见几人进来,忙将嘴里的大饼吞咽下去,有些噎得慌,不得不再找水喝,一个队员将水递给他,向周世才等人敬礼。

“胡开,瞧你这份德行,几辈子没吃饭啊?快把门打开,这几位首长要看看有没有用来打鬼子的好东西。”王学华笑骂着说。

“报告首长,这大饼太好吃了。”说着向几人敬礼,从身上掏出钥匙递给一边的一名游击队员,“什麽时候打鬼子?我也要参加战斗,我能做狙击手。”

一听说狙击手,南为仁站住,上下打量了一下胡开,胡开身材不是太高,但看来很是壮实,国字脸上斜着有一道伤疤,不是太明显。

“这是鬼子刺刀划的。”见南为仁看自己,胡开向南为仁敬礼说。

“好,我收下他了。”南为仁对王学华说。

“你知道他是谁吗?”王学华笑着问胡开,“他就是你们口中的南八爷。”

“什麽?您就是南八爷?!”胡开大吃一惊,连一边的其他士兵也表现的又激动又吃惊。在他们心目中,南八爷一定是一个满脸胡子的土匪头子,长的肯定极为凶悍,谁知眼前这位很是俊秀文静和气的年轻人竟然就是令鬼子闻风丧胆的赫赫有名的南八爷。

“八爷,不,首长,您看能不能收下我,我会武术,还会用迫击炮。”一个身材高大的红脸汉子站过来,向南为仁敬礼说。

“你会武术?”南为仁一愣,“叫什麽名?”

“报告首长,廖西升。” 廖西升大声说,“请首长指点。”

说着拉架子就要练武,南为仁忙制止说:“好了,我收下你了,现在鬼子就在咱们脚下,还是先看看有什麽可用的武器吧。”

进入山洞,众人才发现里面空间实在是太大了。各种物资装的满满的,到处都是。

“这麽多东西一时半会也看不过来,还是我说你想快些。”南为仁说。

“大炮什麽型的?”

“82迫击炮30门, 122德制榴弹炮20门,已有八门用在火力防御中,不过还没开过张。88高射炮3门, 82德制迫击炮6门。”王学华从容的说。

“枪呢,重机枪。”

“24式重机枪有一些,到底有多少,还得组装完了才能说。据送来的清单上说重机枪有二百六十挺,不过国民党的事大家都知道,很可能达不到这个数。轻机枪七百七十六挺。”王学华接着说,“还有七十箱冲锋枪,不过这东西可金贵,子弹消费特别快,一般只装备突击队或是警卫部队。剩下的就是中正步枪、驳壳枪、木柄手榴弹什麽的,哦,还有一些原装毛瑟M1924步枪,听说比中正式好用,专门装备特射手的。”

实际上这里囤积的并不够一个师的装备,但是除了这些德械装备之外,还有大量当时中央军装备的其他武器。所以王学华也不知道这里到底有多少东西,只知道像这样的大洞老爷山还有四个。

“八门榴弹炮足够了,待会儿让人取二十挺轻机枪,其他的就不用了。炮兵部署在什麽地方?别让小鬼子给摸了。”南为仁说。

“炮兵部署阵地我知道,特隐秘,不会有事的,不过,”胡开有些难为情地说不下去,“不过那里的弟兄和我们一样,好几个月没吃顿饱饭了,恐怕没力气打炮了。”

“没关系,我们会派人协助的,你能劝他们投降游击队?”南为仁问道。

“没问题的。”胡开笑着说,“只要带上香葱大饼,让那些弟兄恢复点力气,对打鬼子,弟兄们从来没含糊过,我们最佩服的就是首长这样敢和鬼子拼命的人。可惜国军里面这样的将领太少了。”

“是啊,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当领导的如果不敢身先士卒,谁还会拼命?”南为仁也感叹道。

“好了,老王,就麻烦你去一趟,坐镇指挥炮兵打鬼子,我会派一个连过去帮忙。现在是凌晨一点五分,我们在一点半打响,先炮击二十分钟,然后会歼鬼子。”南为仁当仁不让的指挥道。

而周世才和贾铮昊也毫不觉得有什麽不妥,杨颉不在,南为仁这些人就是最高指挥官,这已经是众人默认的事实,也确实是因为只有他们才有丰富的作战经验和先进的作战思想。

南为仁和周世才贾铮昊赶到前沿阵地时,离炮击还有十分钟,发现在游击队里有许多自愿参战的国军战士,这些老兵比起周世才所带的一支队的战士来,显得极为沉着。有个老兵问身边的一个队员:“当兵多少年了?”

队员脸一红:“才两个月。”

“两个月就来打仗,怕不怕?”

“不怕,我们早就打过鬼子。在我们当兵才五天的时候,就已经和鬼子干了一架,鬼子也没什麽好怕的。”

“看来你们是打顺了,你是没见过大战场,那小鬼子像蝗虫一样到处都是,小鬼子的枪法可准了,拼刺刀也厉害,不过只要你敢跟他打,他们也怕死。”

“待会儿打炮,记住不要闭嘴,尽量护住耳朵,这时候小鬼子是不敢冲锋的。炮一停,就要赶快上阵地准备打仗了。卧倒!打炮了!”

果然,榴弹炮的炮弹尖啸着划过他们的头顶,准确地落在鬼子的集结地。这时王学华坐在炮兵阵地上,看着嘴里叼着大饼的战士们跑来跑去,心里很是感动,本来他也要参与搬炮弹,被炮兵排长黄克容拦住:“大总管,你就只管看就行,这点小鬼子咱还真没放在眼里。游击队的同志帮忙就足够了。”

“一发试射,准备,放!”黄克容大声说,“今天就拿小鬼子开开张。”

“命中目标!”报话机里传来观察哨兴奋的声音。

“十六发连射,准备,放!”黄克容又下命令,“指导目标!”

“目标偏左四度,单元不变。八发!”

榴弹炮火力超强,爆炸泛围大,这一下鬼子可吃大亏了,因为隐蔽潜伏在一个小的山谷里,等待宫本的火力布控地图。松尾大佐是个极为严谨的人,宽厚的大嘴唇上几缕稀疏的小胡子,两只细长的小眼睛经常目露凶光,他的部下经常被这种凶光吓的不敢言语。这时松尾大佐正躺在一堆松软的草上擦拭着他心爱的武士战刀,当听说要去剿灭只有三百人的中国残存部队时,他曾极为恼恨的抱怨自己的上司,当宫本告诉他老爷山上囤积着大量的军用物资,暗示他可以私自扣留一批作为私人财产时,他高兴地服从了宫本的命令。因此当宫本要求他潜伏在老爷山主峰后面的山谷中等待宫本的消息时,松尾极其少有的坚决执行了宫本的命令。从夜里十点钟一直潜伏到凌晨一点半,也没见到宫本的消息,手下几个中队长试探着问是不是派人打探一下消息,松尾裂开厚厚的嘴唇少有的笑了笑,点头允许。

可是一连派出的几支小分队都如同泥牛入海,不见踪影,这下不仅中队长们坐不住了,松尾马上机警地判断出出事了。

第十六章 惊天之李保国事迹(一)

本书在起点要冲榜了,求你过去点点。http://www.cmfu.com/showbook.asp?Bl_id=130810

全仗各位哥哥大大了,去看看,好吗?谢谢。




正要传令撤退时,榴弹炮的巨响震撼了整个的山谷,松尾在众人连架带拥地保护下迅速地躲在一块大石头后,刚刚坐过的地方马上被炮火覆盖。

炮火猛烈的程度远远超出松尾的承受能力,巨大的爆炸气浪不时将各处躲藏的鬼子高高地抛起,残短的肢体到处都是,几乎没有安全的地方,对方炮火之准确像张了眼睛,将松尾大队的所有能称的上重武器的东西全部摧毁。伴随着榴弹炮中,还有各种的迫击炮,更是让人气愤,这些迫击炮手似乎拿炮当枪使,只要被他们看到,不管有几个人,哪怕只有一个皇军士兵,也要楔上一炮。

榴弹炮在短短的二十分钟里几乎将整个山谷用炮弹耕耘了一遍,松尾大佐身边的侍卫纷纷为大佐献出了生命,即使这样,大佐仍然被炮弹击伤了左腿,更可气的是由于炮击来的过于突然猛烈,还没有来得及向总部求救,无线电以及报务员已经被炸死。

炮击终于停止了,鬼子们都有一种噩梦醒来的感觉,仓皇着到处找武器抵抗时,发现敌人已经来到眼前,有许多人怀里抱着轻机枪,身后跟着投弹手,有鬼子躲在地上刚想打枪还击,就听着“噗”的一声,脑袋被打爆。松尾大喊道:“狙击手!对方有狙击-----”“手”字还没说完,一头栽倒在地上,两腿一蹬,死了。

鬼子们真的害怕了。无处不在的狙击手比用机枪冲锋的战士还可怕。还有跟在机枪手后面的投弹手,手榴弹不要钱啊。鬼子们心里只叫:“就是我们自己也没这麽浪费啊,中国不是很讲究节俭吗?为什麽还这麽浪费?”

这就是南为仁的战斗小队的搭配效力。狙击手重点寻找对冲锋战士的危险者,手榴弹手重点负责群体鬼子的消灭,机枪则是压制性冲锋武器。随后就是冲锋的战士。

国军士兵从没见过这麽打仗的,等真正和鬼子拼刺刀时,鬼子的数量已经不足百人,被游击队员们团团围住。

鬼子噩梦才刚刚开始。

南为仁看着炮击结束,见鬼子已消灭一大半,简单布置了一下,就带支援杨颉去了。将这里留给周世才贾铮昊两人指挥。王学华也趁机随同南为仁一同前往晋见杨颉。

当杨颉听到周世才讲到南为仁走后,他和贾铮昊商量着要落实队长练兵意图时,对周世才和贾铮昊的看法不由得提升了一个档次。

作为指挥员,就要善于思考,敢于承担责任,勇于作出决策。

周世才和贾铮昊命令部队将剩下的鬼子团团包围,狙击手负责监视鬼子的动静,其他战士上刺刀,要和鬼子一对一的单挑。

尽管双方语言不通,但是看架势也能明白。鬼子们可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拼死一个够本,拼死俩赚一个。

周世才不管鬼子怎麽想的,命令一小队出列,鬼子群里同时出来相应人数,游击队这边可是不管你愿不愿意,敢不敢,一律按顺序出列,拿真鬼子当陪练,就是杨颉检测的最后一道试题。周世才贾铮昊举双手赞成,队伍成立后的主要敌人就是鬼子,若是不能勇敢的面对鬼子出枪,以后打仗准熊包。

革命队伍里不要滥竽充数的。就这一句,封杀了许多人的幻想。

面对游击队这种新的练兵方式,国军战士们也表现出极大的兴趣,纷纷持枪围观。

游击队员们都知道这最后一道练兵题目,所以当周世才命令一小队出列时,各小队也做好拼刺的准备,相互之间还不停的鼓励指点。

果然,一小队的战士们沾了杨颉指点的拼刺招数对鬼子出其不意的光,不少鬼子简直就是自己撞在队员们的枪上。

见状,二小队队员们充满信心,幸亏贾铮昊看出这是出其不意的效果,再三嘱咐队员们要注意变化,不要死守架式。

二小队出战时,小鬼子们毕竟是些老兵,很快看出点门道,凭着高超的拼刺技术,硬实给队员们上了一课,三个队员受伤。

随着队员们观看鬼子拼刺的变化,心里对所学的拼刺也相应的变化着,有几个队员还不停的探讨研究,指挥帮助身边的队友怎麽变化。

战士们这才理解了杨颉所传的拼刺中所蕴涵的巨大的能量技巧。

鬼子们也发现无论他们怎麽变化技术,对手总有相应的对策产生。眼看着每次上去的人都没人家刺死,有的甚至被挑破腹部扔出好远,幸好这些游击队随即用枪将之击毙,免得受痛。鬼子们知道这是敌手最大的仁慈了。

每次都是血淋淋的结局,这比被炮弹炸死更令人不可接受。但是对方始终都是一对一的上,只要己方不开枪,对方绝不用枪解决问题。鬼子明白这是拿他们练兵,明明是新兵,可是拼刺技术却十分高,而且一个一个的跃跃欲试,毫不为残酷的战斗所折损意志。

鬼子们不知道的是谁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拼死鬼子,谁就会被提拔。机会均等,人人有份。

“结果怎样?”杨颉关心地问,“多少战士受伤?”

“有十四名战士受伤,包括一名战士因为慌张扭伤了手腕子。”周世才说。

“动员了多少百姓运送物资?这些人的伙食安顿好了吗?可靠吗?”李影因为掌管着游击队的后勤,对这些事不得不上心。

“这些事以后就交给老王负责吧,反正他也是管家出身,轻车熟路的。你也不用老是烦我了。”杨颉笑着对李影说。

“好啊,王大哥现在就接手吧。”李影笑着对王学华说,“你甭看咱游击队人数不多,可这后勤还真麻烦,就拿这事,他们现在是不敢来烦我了,要不然,哼!”说着冲着杨颉狠狠白了一眼。

周世才也知道李影烦掌管后勤的事,见杨颉说让王学华接手,转向王学华说:“具体动员了多少人现在不清楚,只有一点你大可放心,这些人的伙食已有一些地主过来联系,愿意承担一切费用和粮食供应。”

“噢?有这事?地主们什么时候变的这么说事了?”李影惊讶的问。

“这可是南队长的功劳,地主们都说要没南队长的保护,不用说日本人,就是土匪也受不了。现在游击队有点事,自己出力不成,出点钱粮来表示一点心意。”

接着,周世才就把南为仁的一些做法给大家介绍了一番。

“事情哪有你们想象的那样好,实际上我只是对地主们实行了一个原则:在民族大义面前,没有中间路可走,不抗日就是汉奸。如此而已。”南为仁说。实际上他还少说了一句,是汉奸我就镇压。

当杨颉率领众人返回基地时,陈志浩正满头大汗忙着指挥人找地方安置这些物资,原来李保国将鬼子的西营口据点悄无声息地端掉了,收缴了一大批东西,紧接着就是老爷山的运输物资。

“陈大哥,”杨颉一看陈志浩脸上汗珠滚滚,不由笑着大叫一声。

陈志浩抬头见是杨颉李影带着一群人回来了,真是从心里高兴,原来杨颉在时,还真没觉出事情这麽繁累。

“你可回来了,再晚几天我可真要给累死了。”陈志浩笑着迎过来,“这几位是---”

“先介绍这位大总管------王学华,我已经让他接管游击队的后勤工作了,你们谁也不用埋怨了,老王可是行家里手,让李富生打下手,这事准能弄的清清楚楚;”杨颉向陈志浩眨眨眼,陈志浩虽然不明白什麽意思,但是知道事情另有隐情,很配合的说:“那老王就辛苦你了,富生啊,领老王同志到处转转,有事直接找他请示就行了。”

李富生自从康家镇参与帮助整顿物资以来,一直就再也没放下过,先是李影嫌烦,李富生出于感恩的想法,积极主动的帮助李影打点条理,后来杨颉就干脆让李富生负责一大半的后勤事物,李富生自己因为身份是地主,怕给李影添麻烦,一直没自作主张,大小事都要请示李影。

见杨颉带来一个穿国军服装的人做游击队的后勤总管,心中不由对杨颉这种大胆使用人才大为佩服,也想明白了杨颉对自己也是这麽信任使用的,只是自己不敢接受罢了。对李影、杨颉问了声好,带王学华走了。

王学华等转了一圈之后,马上明白李影叫苦的原因,基地的物资实在是太多太乱了。

本书在起点要冲榜了,求你过去点点。http://www.cmfu.com/showbook.asp?Bl_id=130810

全仗各位哥哥大大了,去看看,好吗?谢谢。





杨颉见陈志浩和李影都冲着王学华的背影发笑,说:“王学华可是个人才,不超过一个月,各种事情准能顺明白。这两位是李学容、李学虎兄弟,都是能征惯战的猛将;这位是十七军野战医院的院长沈责生,很高明的外科医生;这位李科伟,是十七军枪械修配所的当家的。”

陈志浩一看李氏兄弟三十岁不到的年龄,一个高大魁伟,一个瘦小精悍,都有一种在战场上磨砺过的强悍气势。沈责生则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带着一副金丝眼镜,文文雅雅,一副学者模样,一看就是学富五车的人物。实际上沈责生本人还是太极高手。而李科伟最为特殊,个子矮矮的,头大脖短,两腿还有点罗圈,但据王学华说,李科伟可是连徐廷瑶都很佩服的人物,因为他那双手和他的那颗大脑袋,举世无双的灵巧的双手,充满创意的头脑,是他傲视天下的本钱,最为可贵的是他有一颗爱国的心,徐廷瑶重金聘用,他没来;王学华一句打鬼子去,硬是把他从老家桂林拖了出来。

安顿好众人,杨颉把李富生找来:“我让你买的东西弄来了吗?”

“镜片弄来不少,不知能不能用;望远镜买来二十四只,可是化大价钱才买到的。”李富生说着招呼人将东西弄进来,“这望远镜,是从日本人那里弄出来的,据说有一个飞贼专门偷日本军火卖。我一个朋友昨天捎信来,说有个英国人能弄到这玩意儿,而且也比较便宜。”

“好,太好了。老李啊,你可给游击队立了大功了。李影啊,把宫本那把小枪奖给老李吧。”杨颉高兴地说,“你明天就找那位朋友,争取联络上这个英国人,他有多少我们要多少,另外问问他还有没有别的什麽好东西,一起弄来,不要怕贵。”

杨颉一声“老李”叫的李富生心里一热乎,听说要奖给自己一把手枪,赶忙推辞:“不要,队长,要是没有游击队,哪有我李富生今天,奖励的事再也不要提了,游击队不嫌弃我是地主出身,我已经很感激了,能为游击队做事,我心里高兴;这辈子能结识你们这样的人,我李富生算没白活,以前总想着自己发财,现在看你们,我那算什麽。”

杨颉看了李富生一眼,道:“老李啊,抗日不分你我,能这麽想就是爱国。但是给游击队做事,会有危险的,这把枪不仅仅是奖励,也是让你防身的,子弹用完了找老王要。记住,要好好保护自己。”

“哎。”李富生激动的直想掉泪,赶忙告辞出去,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长这麽大,还是头一次有人这麽关心自己。

“石头,”杨颉叫了一声。

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孩窜进来,“有,队长。”

“去请李科伟来一下。”

“是那个头很大的吗?”

“对。你小子,找打。”陈志浩笑道,他已经知道王学华共产党员的身份了。

李科伟进来时,杨颉正拿着南为仁的瞄准器反反复复地看,见李科伟进来,随手递给他,“为仁,你给李科伟同志讲讲瞄准器的构造,看他有没有办法造出一些简易的来。”

“这个太复杂,你也不用看了。我画了一个图纸,附有参数,你看能不能做。”南为仁说完,从身上拿出一张纸,递给李科伟。

李科伟接过去一看,顿时怔住了,直直地看着南为仁:“这是你设计的?”

“怎麽,有问题?”南为仁见李科伟看他的眼神有些诧异,“可以说是,我只是想方便手工制作,精简了一些东西。”

“这还精简了一些东西?”李科伟惊讶的说,“从理论上说是没问题的,我试着做做看,这些望远镜恐怕要都拆掉。”

“这就是买来做这东西的。”杨颉笑着说,“有你这个大行家,我们就不用再摸索了。再来看这个,”说着示意李影将东西拿出来,原来是一个不太成熟的消音器。

“这个没问题,我可以让人用一些废旧的橡胶钢丝做,原来也做过。”李科伟竟然见过消音器,见众人惊讶,说:“原来给特工们使的,作过一批。”

这时无论是谁,再也没有人瞧不起这个相貌丑陋的枪械修理所当家了。

又是几天过去了,部队在杨颉的主持整顿下,整编成六个团,秦亚海的二支队也整训完毕,被杨颉抽调走了一百人和从一支队的二百人组建起了基地教导队,陈志浩也从各地挑选共产党员,组建起了基地政教队,专门负责战士们的思想教育工作。

由各地游击队骨干组成的三支队,在教导队的指导下,对新的战术战略进行学习,部队热情很高,而且战斗力也在极短的时间内得以提升。

由各地收编的土匪国军残部组编的四支队,重点是学习抗日原理,有杨颉南为仁陈志浩亲自执教,从实际事例到抗日的大道理,不厌其烦的讲述。并且结合八路军的军纪将抗日必须依靠百姓的道理很实际的讲给这些人,在这些人中开展大讨论,大辩论,充分发扬民主,有什麽说什麽,慢慢的众人在自由发言中认识到了杨颉等人的道理。这种自由的氛围本身就很教育人,这些人从来没有过享受这样的平等待遇。

几天的时间,这支成员最复杂的部队的思想得到了空前的统一,陈志浩接受了杨颉的建议,快速地在这些人中发展了一批党员,骨干力量。

同时杨颉宣布了各部队的训练考核提升办法,所有的军事干部的选拔都要从考核中来,这下极大的刺激了部队的训练热情。

半个月后的一天,杨颉正在别墅里现在已是队部指挥所,安排一个月后的部队考核细节,陈志浩正忙着布置蔚县抗日民主政府成立事宜。

负责基地警戒的胡逸进来了,胡逸现在可是基地警卫营营长,警卫营的战士可都是由李保国南为仁高峻平三人的特战队抽调组成的,战斗力强悍不算,一个一个都是久经考验的老战士,对抗日事业绝对忠心耿耿。这也是杨颉吸取了历史教训采取的最后保障措施,就来上一个鬼子大队,警卫营也能保护指挥部安全撤退或者支持住鬼子大队一天的进攻。

“报告,”胡逸大声的喊到。尽管杨颉和他的关系非同寻常,但是胡逸还是严格按照规定在门口大声的报告。

“进来。”陈志浩靠近门口,“老胡,什麽事?”尽管才几天的时间,陈志浩很喜欢胡逸豪爽的性子。

“报告政委,李保国队长奉命接应延安工作队已经到了,现在正在小周庄休整待命。”胡逸虽然是向陈志浩报告,但眼睛却瞄向杨颉的桌子,杨颉正伏在桌子上画着什麽。

陈志浩因为抗日政府成立的事特别需要人手,听说延安工作队到了,心中大喜。见杨颉从桌上抬起头,对杨颉说:“小杨,叫上李影,我们去见一下延安工作队的同志们。”

“好。石头,去请一下李队、王总。”杨颉对外面说,石头答应一声走了。“老胡,给各部队的发报机送去了吗?高峻平队长什麽时候赶到?”

“王主任统计出的发报机数可以装配到连,现在只给一、二支队装备上了,再就是各特战小队,高队长也就这一两天里赶到。”

“这下可有得忙了,”李影一脚迈进来,“这两个家伙也不早些通知,现在才说,真是添乱。”

“怎麽?”杨颉问。

“李保国一下带来四千多人,据说还有两千因为没有武器没带来。高峻平也带过来两千多,留守的部队有七百多。”李影说着,看着刚进门的王学华发笑,没想到王学华一听,乐了,大笑道:“我以为多少人呢,才六七千人,咱游击队什麽也不缺,就是缺少人。来个万儿八千的没问题。”

众人一听,都笑了。最开心的就是杨颉,因为王学华这些天的工作实在是太让他满意了。

去吧?去起点点点,我写的也不容易的。谢谢您了。

本书在起点要冲榜了,求你过去点点。http://www.cmfu.com/showbook.asp?Bl_id=130810

全仗各位哥哥大大了,去看看,好吗?谢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