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德军十大王牌坦克手[图文版]

chg9999 收藏 28 35339

奥图·卡尔尤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配剑骑士铁十字勋章再加橡叶获得者--奥图·卡尔尤斯(Otto Carius)

击毁坦克178辆,各种火炮100门以上

生猝年月:1922年5月22日(目前健在)

出生地:苏伊布鲁克(位于德国南部)

勋奖情况:

1、二等铁十字、一等骑士铁十字勋章(1944年5月4日)

2、骑士铁十字勋章加配剑(不详)

3、配剑骑士铁十字勋章再加橡叶(1944年7月27日受领,第535位)

4、金质十字奖章(1944年9月)

5、装甲英雄银章(代表击破数达100辆)

二战履历表:

1940年

5月,志愿加入德国国防军第104预备步兵营在完成一连串的兵科训练之后,他被派往第20装甲师第21团,在一辆38T轻战车上,担任一名战车装填手。

1941年

6月22日,参加了巴巴罗莎对苏联作战。

8月,返德接受士官训。

1942年

春季返回原部队担任排长,并随中央集团军的指挥作战。在东线作战锻炼了一年后,再次返回德国,在著名的第500重战车预备训练营接受虎式战车训。

1943年

4月,完训之后被派往成立不久的陆军502虎式重战车营担任第二连的排长,并投入列宁格勒防区的战斗,在这阶段的作战中,他击毁4辆SU85,并在不到50公尺的距离内击毁10辆T34!

1944年

卡尔尤斯陆陆续续创立自己的战绩,在一次和SS第11装甲掷弹师的合作作战中,三日内由其率领的战车排击毁俄军共28辆战车、5门战防炮使得502营的总击破数达500辆,但卡尔尤斯也在该场战斗中第五次负伤。

7月22日,卡尔尤斯中尉经理自己最辉煌的战斗,率领第二连8辆虎一式重战车在那里维亚村,使用2辆虎一式重战车击毁了苏军17辆重战车。

8月,卡尔尤斯转赴新成立的陆军512重战车营(装备猎虎重驱逐战车),卡尔尤斯受命指挥第二连。

1945年

3月8日,开往Siegburg作战。击毁了50辆的美军各型战车,其中11辆为M4式。

4月15日,卡尔尤斯和512营向美军投降。

1922年3月27日生于德国西南部莱茵兰-普法尔茨州的茨韦布吕肯(Zweibrucken,Rheinland-Pfalz)。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简历:

当他在高中毕业的时候,二战爆发了,卡尔尤斯同当时其它热血沸腾但不明真相的德国青年一样,于1940年3月志愿参军,加入第104步兵替补营,经过培训,他被分配到第21装甲团。

1941年6月在“巴巴罗萨”行动中,卡尔尤斯作为38(t)坦克的填装手参加了战斗,经过一年东线战火的洗礼,由于表现出色,被选中参加了候补军官的培训。1943年4月毕业后,授予少尉军衔,分配到刚刚组建的第502重坦克大队,任命咪第2中队的一名车长,接收了新型的“虎”I坦克。

1943年8月,第502大队在列宁格勒北段加入战斗。在配合党卫军第11装甲掷弹兵师----“北地师”(Nordland)在纳尔瓦(Narva)的桥头堡阻击苏联装甲部队的一次遭遇战中,卡尔尤斯的“虎”I被包围,但他巧妙迂回,击毁了4辆SU-85驱逐战车后扬长而去。11月在基辅附近的一次战斗中,他指挥“虎”I连续击毁了10辆T-34/76,其中一辆是在50米距离以上!

1944年2月-4月,卡尔尤斯被调到了爱沙尼亚东部,靠近芬兰湾南部的边比茨防守。在几乎没有步兵掩护的情况下(这是车线最贫弱的防线),他和另1辆“虎”I数次击退了苏军装甲部队的进攻。7月,卡尔尤斯大多瑙堡创下了个人最辉煌的战绩----批挥一支小部队,击毁17辆苏军JS-2坦克。8月,他被调往巴德波恩(Paderborn)加入新组成的第512驱逐战车营,仍旧指挥第2连,该营装备的“猎虎”驱逐战车,在维也纳附近的多勒谢姆(Dollersheim)和赛尼(Senne)两处营地进行了训练。1945年3月8日,训练尚未结束,第2连就被派往锡格堡(Siegburg)附近前线,后于1945年4月15日向美军投降。

奥托·卡尔尤斯在马利诺沃

1944年6月,第2中队被匆忙派至拉托维亚的多瑙堡(Dunaburg,今名陶格夫匹尔斯,Daugavpils)协组防御。其时,卡尔尤斯代理第2中队指挥(当时全队只有5辆“虎”I)。由于里加是波罗的海的重要海港,因此作为该港南部门户的多瑙堡就成了双方的必争之地。当是苏军经由明斯克以西的公路和鲍里索夫(Borissov)到维特比斯克(Witebsb)一线,侧翼包抄了德军防线,德军则凭借地形进行顽强抵抗,使苏军进攻连连受挫。因此苏军想利用坦克数量的绝对优势,从多瑙堡的东北面冲击德第270步兵师的阵地,以彻底分割德军。

为阻止苏军的攻势,1944年7月20日,卡尔尤斯受命率队前进到多瑙堡北面的贝尔维根(belwagen)阻击苏军。贝尔维根东面,是一个叫马利诺沃(Malinava)的小村子。卡尔尤斯赶到小村西侧的丘陵地带时,502大队第1中队的鲍尔特(Johannes Bolter)又率3辆“虎”I赶来,这样他们就凑到了8辆坦克,可以一战了。

此时,第270步兵师的残部正在仓皇撤退,大群的半履带车、卡车和摩托车在村西小路上拥护不堪,为了解情况,卡尔尤斯和老搭档科舍尔少尉(Kerscher)开了1辆VW82式吉普车前往侦察。途中遇到第270师“貂鼠”突击炮部队的一名军官,据他讲:苏军大约有90-100辆坦克正从东、南两个方向杀来,他已不清楚马利诺沃村是否被占领,他们本来应该向南撤退而与师部汇合,但现在不敢过去了。

经过短暂的商议,卡尔尤斯决定先将苏军前锋部队击溃,以阻滞其进攻,并打通马利诺沃村以南道路,让第270师残部与其师汇合。具体安排是:鲍尔特率6辆“虎”I和“貂鼠”突击炮在丘陵地带掩护,随时牵制苏军大部队从东面道路进攻;卡尔尤斯和科舍尔以2辆“虎”I进村,夺取通往南方的路口;两股部队必须保持无线电联系。

卡尔尤斯的任务布置是有道理的,因为目前村内情况不清楚,所有战车都进村,有可能发混乱的巷战,且将失去去东面道路的监视与控制----而这里应该是苏军的主要进攻方向。另外,通往村子的泥泞小路很窄,两侧更是近似沼泽的草塘,数辆坦克一起冲上去,很可能淤塞在路上,刚才第270师的几辆Sd.Kfz251已经陷在那里了。

安排全毕,两组人员分别驾驶他们的“虎”I向村子全速冲去,卡尔尤斯的217号在前,科舍尔的213号在后方150米掩护跟进。

苏军没有想到刚刚溃退的德军竟又会明火持杖地反扑过来,当卡尔尤斯快到村口时,2辆T-34/85急忙调转炮塔瞄准217号----但没有料到“黄雀在后”,被科舍尔的213号两炮打“瘫”在路边。

进村后,卡尔尤斯降低车速小心翼翼地搜索苏军,科舍尔则迅速靠拢过去,掩护217号的左侧。突然,1辆身管很长,有着流线型炮塔的重型坦克从卡尔尤斯的右前方冲了出来,刹那间,217号中的5个人马上像上了发条的机器般运作起来,迅速开炮,敲掉了这辆坦克----这是刚刚在东线出现不久的JS-2重型坦克。

卡尔尤斯在《泥中的老虎》中回忆道:“我们爬上了缓坡,苏军坦克一下子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之中,这还是头一次在北部战线上看到JS-2这种威力强大的坦克,全车人员都大吃一惊,它长得和‘虎王’挺像的。最可怕的是,它有1门122毫米口径的大炮......可当交手之后,我们发现这种坦克有着致命的缺点----反应很笨拙,所以尽管它装甲厚,火炮口径又大,却不适合与‘虎’式在近距离周旋。不过,我们也很清楚,现在已经被敌人发现,苏军坦克可能正静静地等着猎物送上门来......前进中,我们都陷入了极度紧张之中,这次突击太冒险,但已经没有退路了,每个人的汗毛都立起来。”

这里,前方道路灌木遮掩的远方又出现了绿色的坦克身影,但可能苏军没有发现他们,而是匆匆地向小村西面开去----卡尔尤斯恍然大悟,苏军坦克肯定集结在村子东面,刚才被自己击毁的JS-2以及眼前的这几辆都是想绕到西面,以对本方部队进行包围。他马上通过无线电通知鲍尔特,让他们用火力化牵制住向西迂回的苏军,同时召唤科舍尔靠近,以并排方式前进,炮口均指向10点钟----这是最危险的方向!

果然不出所料,当他们越过一排平房,视野顿时开阔,前方空场上8辆JS-2正在热车,另外7辆已启动向村东开进(看来苏军是要两翼合围)。没等卡尔尤斯下令,217号和213号的88毫米主炮几乎同时开火,1分钟不到,13车JS-2东倒西歪地“躺”在街头,只有2辆见势不妙向东逃逸......

2辆“虎”I的炮管在急促的射击中已经过热,微微有些发黑,炮塔里充满了橡胶烧灼的湖味----这是炮塔在快速旋转里,液压系统密封件受造成的。卡尔尤斯的217号负重轮被打碎了3个,但尚不影响行走。科舍尔的坦克去毫发无损,他钻出指挥塔向卡尔尤斯投来勉强而诡谲的一笑,可脸色去非常苍白----刚才的激战足以令任何老兵胆点心惊。

卡尔尤斯没有忘记还有东侧的敌人没有解决,立即通过无线电呼叫鲍尔特,得知他们正和3辆JS-2及2辆T-23/85进行远距离对射。于是,他命令科舍尔向南到村口警戒,自己则迅速绕到村东,偷袭苏军坦克背后。20分钟后,在卡尔尤斯和鲍尔特6辆坦克夹击下,剩余的JS-2和T-34/85也被摧毁了。至此,德军全部控制了马利诺村,共击毁了法苏军17辆JS-2重型坦克及4辆T-34/85!

之后,卡尔尤斯命令所有“虎”I集中到村北路口,一字排开向东警戒,第270师的剩余车辆和突击炮则穿村而过,向南撤退。不久,远处东方尘土飞扬,苏军大部队的坦克、卡车、弹药车和机械化步兵浩浩荡荡地开来。8门88毫米大炮调整了角度,一齐开炮,远处公司立刻变成了“人间地狱”,一片火海。

15分种后苏军撤退,卡尔尤斯草草清点了一下,又击毁了至少26辆不同型号的坦克和驱逐战车,其它车辆则更多......

马利诺村之战和西线著名的波卡基村之点相比,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卡尔尤斯指挥“虎”I在完全劣势的情况下,不仅取得全胜,而且自己没有损失1辆。最值得称道的是----他们遇到的对手是真正强大的JS-2,而不是英军那些装甲单薄、火力贫弱的“克伦威尔”和“谢尔曼”。卡尔尤斯、科舍尔和鲍尔特之间的默契配合,以及对战场形势的正确判断等素养,肯定都在魏特曼之上。总之,不是在斗狠斗勇,也不是懵打懵撞----他确实是位大胆、果断而且善于指挥的王牌车长。

另外提一句,在马利诺沃村之战中与卡尔尤斯搭档的鲍尔特和科舍尔也都是鼎鼎大名的王牌(分别列德军坦克王牌第2位和第5位),对手则是苏军的精锐部队:曾经战功赫赫的第1近队坦克团,且双方投入的大都是威力强大的重型坦克----这真是一场硬碰硬的决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卡尔尤斯正与战友商议战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第502大队新任大队长到任之际,几名中队指挥官的合影,卡尔尤斯居中,他个头最矮,但显得很乖巧,左起第一人是鲍尔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卡尔尤斯战后开了一家药店,他正手拿“虎”I模型在药店门外留影

约翰尼斯·鲍尔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约翰尼斯·鲍尔特(Johannes Bolter),击毁139辆坦克,火炮不详

他一直在第502大队任车长,负伤7次,1945年5月停战前,临时编入陆军士官学校学员组成的应急部队,在卡塞尔与英、美盟军作战直至投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米歇尔.魏特曼

Michael Wittmann

米歇尔.魏特曼

(1914年4月22日 - 1944年8月8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He was a fighter in every way,he lived and breathed action.

“无论从什么意义来说他都是一位斗士,他生活和呼吸在战斗中。”

——武装党卫队一级上将约瑟夫.“赛普”.迪特里希在魏特曼死后的致词

武装党卫队上尉米歇尔.魏特曼可以被称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最成功和最著名的坦克指挥官。他于1914年4月22日出生在Hight Palatinat的Vogelthal ,是一个本地农民约翰.魏特曼的儿子。1934年2月1日,他参加了 Reichsarbeitdienst(简称RAD-德国劳动军团),并一直待到7月。1934年10月30日,他作为一名列兵加入了德国国防军第19步兵团,1936年9月30日退伍时是一名军士。不久以后的1937年4月5日,米歇尔.魏特曼加入了精锐的武装党卫队“阿道夫.***护卫队”(LeibstandarteSSAdolfHitler,简称LSSAH)92团第一连。1937年晚些时候,他接受了Sd.Kfz.222(一种四轮轻型装甲侦察车)的驾驶培训,随后又掌握了Sd.Kfz.232(一种六轮重型装甲侦察车)的驾驶技术,整个培训过程中他显示出了一个优秀驾驶员的素质。随后他加入了LSSAH第17连(装甲侦察连)。1938年夏季该部缩编为一个排。1939年9月,魏特曼作为一名LSSAH侦察部队的军士指挥着Sd.Kfz.232参加了波兰战役。

1939年10月,米歇尔.魏特曼来到柏林的LSSAH第5装甲连报到,当时那是一个突击炮培训“学校”。1940年2月,他加入了新成立的LSSAH(当时为一个摩托化步兵团建制)突击炮营,装备3式突击炮A型(StugIII Ausf A)。调动的主要原因是由于他作为一名军士,已经拥有三年驾驶装甲车辆的经验。同时,米歇尔.魏特曼也在那里认识了几位未来的坦克尖子,如汉斯.菲利普森Hannes Philipsen,赫尔穆特.温道夫Helmut Wendorff,阿尔福雷德.冈瑟尔Alfred Guether以及其它一些人,并与他们成为了好友。1941年初米歇尔.魏特曼在巴尔干战役开始了他的坦克战斗历程,在希腊时他指挥着LSSAH突击炮营的一个排(该排均装备3式突击炮A型),跟随着大部队夺取了一个又一个胜利。他在那儿一直待到41年中,随后在6月11日与整个LSSAH(当时已整编为师建制)一起调往东线加入南方集团军群,准备参加即将到来的“巴巴罗萨”作战。6月22日开战后,LSSAH师被投入俄国南部战线,向基辅攻击前进。米歇尔.魏特曼于41年7月12日被授予二级铁十字奖章。后来不久他在战斗中负伤但仍坚持留在部队,并因此获得了负伤纪念章。1941年9月8日,他获得了一级铁十字奖章,当时他正在罗斯托夫地域作战。该作战结束后他因在一次战斗中击毁六辆苏军坦克而获得了坦克突击纪念章,同时被晋升为军士长。直至1942年6月,他都和他的部队一起在俄国战斗。1942年6月5日由于一贯的杰出表现,他作为军官候补生来到了巴伐利亚的武装党卫队军官训练营参加培训。1942年9月5日毕业时他取得了坦克教员的资格。

1942年秋季,第一武装党卫队“阿道夫.***护卫队”(LSSAH)摩托化步兵师整编为一个装甲掷弹兵师(机械化步兵师),同时它的第13连开始装备PzKpfw VI “虎式”坦克。该连培训地点先是在德国的Padeborn,后来又到法国的Ploermel。1943年1月底LSSAH师回到东线,当时第13连连长是武装党卫队上尉海因茨.克林Heinz Kling。

1942年12月21日,魏特曼晋升武装党卫队少尉并在24日向第13连报到。但他开始并没有得到虎式坦克的指挥权,而是受命指挥一个3式L/M型坦克(Panzer III Ausf L/M)排,任务是保护虎式坦克的后方,对付敌步兵和反坦克炮阵地以及其他障碍物(如果你看过“PanzerVon!”的话,是不是跟某人的经历很象啊?)。1943年早春,米歇尔.魏特曼终于如其所愿的离开了这个支援排,加入了虎式指挥官的行列。1943年7月5日,魏特曼在“卫城”作战(库尔斯克会战)中开始了其虎式指挥官的传奇经历。LSSAH师被投入到库尔斯克突出部的南翼,是进攻的中坚力量之一。作战的第一天,魏特曼就摧毁了两门反坦克炮和13辆T34坦克,将赫尔穆特.温道夫的坦克排从困境中解救出来。7月7日、8日两天魏特曼又干掉了2辆T34,2辆SU-122自行火炮以及3辆T-60/70轻型坦克。7月12日,他又打掉了8辆苏军坦克、3门反坦克炮,还消灭了一个炮兵阵地。该作战于1943年7月17日结束,双方在包括哈尔科夫、库尔斯克等地域的激烈战斗中都蒙受了惨重的损失。这段不长的时间内米歇尔.魏特曼取得了摧毁30辆苏军坦克和28门火炮的骄人战绩。1943年7月29日,第13坦克连改编成为LSSAH师直属的武装党卫队第101重型坦克营(schwere SS Panzer Abteilungen 101),并在1943年8月前往意大利进行整编和担任预备队任务。

1943年10月,第1武装党卫队“阿道夫.***护卫队”装甲掷弹兵师整编为第1武装党卫队“阿道夫.***护卫队”装甲师。

在该营魏特曼的虎式坦克编号为1331,他与该营的另外一些坦克尖子如弗郎茨.斯道德格Franz Staudegger (坦克编号1325),赫尔穆特.温道夫(坦克编号1321) 和尤根.布兰特Juegen Brandt(坦克编号1334)一起都在营长武装党卫队上尉海因茨.克林(坦克编号1301)的指挥下作战。1943年10月,在苏军开始其秋季攻势以后,LSSAH师回到了东线的基辅地域。同时魏特曼的虎式坦克编号变为S21,尤根.布兰特的S24号虎式坦克也归他指挥。10月13日,魏特曼的虎式敲掉了20辆T34,外加23门步兵炮和反坦克炮。直到那年12月,他在无数次的大小战斗中将其战绩逐步提高。

1944年1月13日,米歇尔.魏特曼由于其为祖国战斗时的杰出表现而获颁骑士十字勋章。“从1943年7月到1944年1月初他共摧毁了56辆敌人的装甲车辆,其中包括了T34和超重型自行火炮。1月8日和9日他和他的排一起制止和粉碎了一个苏联坦克旅突围的尝试,在那次战斗中他击毁了十辆以上的敌人车辆。1月13日,他又击毁了13辆T34和3辆超重型自行火炮。他的总战绩已经上升到88辆坦克和自行火炮。”——引自1944年1月13日的德国广播。1944年1月15(16?)日,他的炮手鲍比.沃尔Balthasar (Bobby) Woll 也获得了骑士十字勋章。鲍比是个超一流的炮手,他甚至能在移动中击中目标(现在可能没什么,但二战时的坦克不具备火炮稳定系统、激光测距仪、计算机信息处理系统等先进装置,一般射击时均需停车来瞄准,否则不知道炮弹会飞到哪里去了,除非瞎猫碰到死耗子)。

1月20日,魏特曼获得了武装党卫队中尉军衔。两周以后的1月30日,米歇尔.魏特曼接到了发自***本人的如下电报:

“作为对你为德国人民的将来而作战时表现出的英勇行为的深深感谢,我现在将第380枚授予德国武装力量成员的带橡树叶的骑士十字勋章颁发给你。

阿道夫.***”

1944年2月2日,魏特曼在东普鲁士的“狼巢”从元首本人手中接过了这枚骑士十字勋章。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魏特曼的S04号虎式坦克和他的乘员组(从左至右):武装党卫队少尉米歇尔.魏特曼

武装党卫队中士鲍比.沃尔

武装党卫队装甲兵瓦尔纳.伊瑞冈Werner Irrgang

武装党卫队装甲兵赛普.罗斯那Sepp Roesner

武装党卫队下士尤根.施密特Euegen Schmidt。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令人自豪的88个白色的“死亡圈”

88个白色的“死亡圈”是为了这张照片的拍摄而涂上去的。1944年2月28日时,魏特曼所在的武装党卫队第101重型坦克营共有5位“铁十字骑士”(骑士十字勋章获得者),除了他和沃尔外,其他三位是:营长武装党卫队上尉克林,武装党卫队少尉斯道德格和武装党卫队少尉温道夫。只有魏特曼的骑士十字勋章上加了橡树叶。1944年2月29日到3月2日,该营大部被运往比利时的Mons。运送途中,魏特曼接过了101营2连的指挥权。他在离开东线时对那里的战斗作出了自己的评价,认为苏军的反坦克炮较之坦克更难对付,也更有战术价值(恐怕他也没想到他不会再回东线了)。3月1日,他与希格达.鲍姆斯特(Hildegard Burmester)小姐结婚,证婚人就是他的炮手鲍比.沃尔。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魏特曼与希格达.鲍姆斯特的结婚照(他这时和在虎式坦克上一样帅)

那时候,**的宣传机器已经把他塑造成一个超级的德国国家英雄,他的画像随处可见(不会比元首多吧,不过他的确很上镜)。1944年4月,魏特曼访问了卡赛尔的亨舍尔工厂,向工人们表达了对他们从事制造虎式坦克这一伟大工作的感激之情。在那里时,他还亲自探察了E型晚期型号虎1坦克的生产线。1944年5月,魏特曼回到第101重型坦克营,当时驻地为法国诺曼底地区的Lisieux。

当时鲍比.沃尔(一级和二级铁十字奖章和骑士十字勋章获得者)已经获得了另一辆虎式坦克的指挥权,离开了他的乘员组。沃尔参加了诺曼底战役,并在一次空袭中受伤,在医院一直待到1945年3月。后来又回到西线参加最后的几场战斗,他在战争中活了下来,战后成了一名电工,于1996年去世。

LSSAH师当时是西线装甲预备队的一部分,该预备队还包括第12武装党卫队“***青年”装甲师和国防军精锐的“勒尔”装甲师。那时武装党卫队第101重型坦克营的营长是海因茨.冯.威斯特哈根Heinz von Westernhagen (坦克编号007),第1连连长是武装党卫队上尉默比斯Mobius。在D-Day(1944年6月6日),魏特曼的座车换成了一辆新的晚期生产型虎1坦克(坦克编号205)。6月6日到12日,第101重型坦克营向诺曼底前线移动(尽管它已在诺曼底地区,但道路情况和盟军的空中优势使前进变得十分困难),魏特曼的第2连在盟军的空中打击下只剩下6辆虎式坦克。该连和第12武装党卫队 “***青年”装甲师和“勒尔”装甲师当时都归隆美尔的B集团军群指挥。6月13日,Bayeux 地区的激战开始了。魏特曼的连队当时在卡昂 Caen 地区的一个小村波卡基村 Villiers-Bocage,在那里的213高地他和他的连队一起摧毁了整个英国第7装甲师第4团(伦敦自由民郡团4th County of London Yeomanry Regiment),使英军突破前进的企图化为乌有。


本文内容于 2007-8-14 18:56:26 被chg9999编辑

3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