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


隐玉的眼里已透出愤怒的火光,她紧咬着嘴唇。

第五长醉叹了口气,道:“东方印德还是我的……”

戒王摆了摆手,道:“你跟他不同,你的父亲也是被他杀害的。”

第五长醉道:“隐玉是赫子修趁乱带走的?”

“当时很乱,我并没有见到赫子修,后来我探听到隐玉被皇上抱走了,赫子修是从皇宫里将她偷出来的。”

隐玉暗咬银牙,恨声道:“他们都是坏蛋。”

戒王道:“东方印德以为自己很聪明,但他却梦做也想不到,十年为奴,偷得的紫金印竟是假的。”

第五长醉和隐玉闻听此言,都不禁面露惊讶之色。

戒王道:“自从我跟赫子修提起我是武林盟主之后,深有悔意。为防有变,我便暗中仿造了一个紫金印,当然跟真的稍有区别,之后将真紫金印换掉,并放上一张假藏宝图。”

第五长醉道:“东方印德一定按照地图找去了。”他的嘴角竟浮上一丝笑。

“可惜他没有死在那里,本来假印假图是给赫子修准备的。”戒王抬手指了指那口大箱子,“打开箱子,边缘上有个缺口,把手指伸进去。”

第五长醉照着他的话去做,只见边缘上的缺口竟像是无意中磕碰掉的一块,他把食指伸进去,立即碰触到一个机关按扭,他使劲一按。

只听一声脆响,木箱的底部竟露出一个暗门。

戒王道:“把里面的东西全拿出来。”

第五长醉小心地将三个木匣拿出来放在戒王面前。

戒王打开最长的那个木匣,从里面拿出一个剑身为三角形的短剑,他仔细地看了一会儿,道:“这就是紫金印。”

隐玉道:“紫金印原来是柄短剑?”她接过来看了看,又递给第五长醉。

戒王道:“紫金印长九寸九分,其中剑柄三寸八分,剑身六寸一分,为三柄短剑合一而成。”

第五长醉仔细地看着紫金印,只见它通体散发出淡紫色的金属光泽,柔和而梦幻,却看不出是由什么材质制作而成。三柄短剑的边缘均密布有不同形状的凹槽,拼合在一起,刚好严丝合缝,剑尖锋利无比,剑身和剑柄上则阴刻着神秘又怪异的图纹。

他道:“紫金印怎么用?”

戒王道:“藏宝图上有说明,我听说得先把它拆开,每一种拼合方式,只能打开一道门,共有九道门。”

隐玉道:“藏宝的地方会不会机关密布?”

戒王笑了笑,道:“当然了,可以说一步一个机关。”

他又打开一个方形的木匣,拿出一本小册子,道:“这是我编写的《武学经卷》,你要将它收好。”他把小册子递给第五长醉。

第五长醉翻开看了几行,道:“戒王,这是你一生的心血。”

戒王苦笑道:“能有你传下去,我已经很欣慰了。隐玉要是有不懂的地方,你要讲给她。”

“是。”第五长醉点头答应。

戒王又将最后一个也是最小的木匣打开,拿出一个雪亮的扁圆形金属牌,道:“这是戒王令,凭此令可以召集起来所有乞丐门的门徒。乞丐门共有二十四个长老,四十八个执事,我已经把他们遣散到各地,隐于民间,只有手持戒王令者,才能调遣得动他们。”

第五长醉道:“只怕晚辈没有能力,反累乞丐门。”

戒王道:“事已至此,你也不能再推托了。”

第五长醉深感责任重大,迟迟不敢答应。

戒王用两根手指放在戒王令正反两面的中间,再使劲一捏,只听一声轻响,正反两面之间被弹开一道缝。

他把戒王令递给第五长醉道:“二十四个长老分别持有戒王牌,戒王令每旋转一下,就能插进去一个戒王牌,二十四个戒王牌都插进去,就是一个完整的戒王令。”

第五长醉轻轻旋转了一下,果然戒王令正反两面之间的缝隙增大了一点。

戒王看着隐玉道:“孩子,为父不能陪着你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隐玉已忍不住哭出声,她将脸埋在戒王胸前,道:“你会好起来的……父亲……”

戒王从枕下拿出一封信,道:“等一切事情结束之后,这封信才可以打开看。”

隐玉接过来道:“是。”

戒王道:“信就由第五少侠保管吧。”

隐玉将信交给第五长醉,他把它揣在怀里。

戒王道:“第五少侠,你现在就是第二代戒王,你跪下起誓,一定要将乞丐门发扬光大,永世传下去。”

第五长醉迟疑着。

隐玉不禁拽了拽他的衣角,道:“你快起誓。”

第五长醉撩起衣襟双膝跪地,道:“我发誓,一定将乞丐门发扬光大,永世传下去。”

戒王露出欣慰的笑,道:“好,这我就放心了。”

他平躺在床上,全身放松,轻轻闭上眼睛。

隐玉紧紧握着他的手,道:“父亲……”


戒王在辰时过世,相传此时是“群龙行雨”的时候。

果然窗外浓云翻滚,闪电乍现,闷雷远播,飘泼大雨似将马上来临。

就连老天都在为戒王的离去而在悲叹。

隐玉自从昨晚就一直守着他,直到现在水米未进。

她既没有哭,也没有喊,只是静静地握着戒王的手,凝视着他的脸。

他走得很安祥,他是靠在隐玉怀里走的,脸上似乎还带着欣慰的笑。

第五长醉不去打扰她,缓缓走到院子里坐在石凳上,他眼眶湿润,面色悲痛。

忽见长羽飞回来,落在石桌上,冲他一阵鸣叫。

第五长醉苦笑道:“我猜你一定是说你找到福马并把他带来了,对不对?”

果然,话音未落,吉福马出现在院门口。

第五长醉一看见他,便重重地叹了口气。

吉福马道:“戒王去世了?”

第五长醉点点头。

“隐玉呢?”

“她在陪着他。”

吉福马坐在石凳上,双眸也不禁露出悲伤之色,沉默了一会儿,他道:“长羽带给我的字条上写着事情有变化?”

第五长醉叹气道:“戒王把乞丐门传给我了。”

吉福马心里一动,他垂下眼帘,花筱莹就曾经跟他说过,戒王一定会将乞丐门传给第五长醉。

果然被她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