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抹忧伤

江南孤舟 收藏 0 3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淡淡的生活,温暖而恬适。不知为何,丰足之余,总有一丝凉意裹着一隙忧伤与我为伴,如初学音律者手中蹦出的那令人心颤的嘶鸣,凉,从牙根处散开,有一丝痉挛之寒。

心中的某个角落空空的,晃动,缺乏内容,似毛虫在蠕动,一节节推动着渴望。很渴,无法水解的渴,植根着,令人无法确知它,无法正确地补给它。所需的水分,不是寻常可得,干着急,源头何在?

心中的某个角落空空的,没着落,撕扯着神经,似个任性的孩子,感情波动起伏。随时想叫,随地想哭,而却又无法帮它把眼泪流淌,把郁闷发泄。郁郁的,没有自由痛快大声宣泄的地盘。

这抹忧伤总是无中生有地存在着,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如一抹飘浮不定的闲云,伸展着优美的身姿,骚扰着不安的心绪,令我忧伤,也让我暗中享受,静静的,默默的,在自己的残酷中美丽。

有篇文章这么写道,生命像一棵孤独的树,一直在季节的风中摆动着枝叶,盘根错节的往事,已经生长在墨色的树干里了,而我的湿润,刚刚在回首的眸中滴落。很喜欢这样的感觉,悠悠的韵味里含着一抹忧伤,有着凉凉激骨的美。

原来,我是这样的喜欢忧伤,喜欢在忧伤里感受,喜欢在忧伤里思考,喜欢在忧伤里编织忧伤,忧伤对我有着其另类的盅惑而无法舍弃,是性情所致,也是喜好所致。

忧伤,不圆满,缺憾,某时某地反而成就了很多的经典。理想化的向往依存着此类的经典,这份美丽就无须着色,不管是本色还是黑白还是生就的七彩色,不论是单调还是繁杂还是生就的呆板,美丽在片刻里延伸。昙花的一现,在无限遐想里璀璨着,在记忆里,足够久远的回味。

一份内心不安份的挣扎,也是一种不安于现状的饥渴,似乎还有郁积在胸口的浊气,吐之不出,隐隐地呕,泛起的酸涩,不是我所爱的酸和涩。

喜欢青果的涩,梅子的酸。

那个涩是青青的,有草淡淡的香味,是幼时在田梗上风吹动带来的气息,就这样冲破久远的深处,轻轻来抚慰我,回荡舌尖。落泪的涩,亦滋润双眸,洗去蒙尘。那个酸也是青青的,带着细密的绒毛,用丝绒般的光泽引诱垂涎,未曾成熟的酸滚落,青青翻滚,裹上一层又一层灰尘的外壳。唯有我手中,一个又一个成为了杏色的核,干净地张扬着。落泪的酸,少顷,口舌生津,一爽。就是这个不同,就是这生涩苦酸的味道,在一窝蜂的相似里寻求,昂起头,漠视着,直入肺腑的刺激把平淡驱逐。

特立独行,见到这个词才明白,这是在逆水里的追求,一槁松劲退千里的力道,难守的执着。堪称上这个词的,必得有与之相当的内涵腕力,其而便是不需张扬,有目共睹的成就。可生作人杰,死亦鬼雄,如今还有几人能担当。

鳞次栉比的楼房,参差亦有致,在小块相连铺设的草坪,弯弯扭扭假设的溪流间,人类在努力挽回自然,营造城市里的绿野。置身于理想中精装的房屋,望向天空,理想又在遥远处。

立于蓝天白云下,站在高处,广漠的空间,盒子一般的楼房,似人们为自己铸造的一个个的笼子,方方正正。在为鸟兽铸巢圈养之后,鸟兽渐渐失去了独立生存的本能,它们被人类关在模拟的牢笼里,适应了现在的生活,忘记了本我,自得其乐。人类自己呢,亲近的原野愈来愈远,记忆里的醇香愈压愈深,内心的结郁愈来愈重,和笼子里鸟兽无异的规律和安稳,温暖中丝丝的冷,裹来一隙忧伤。

这一隙忧伤在人为和自然的夹缝里发力袭击我,即便这就是根源,又能奈何。存在的忧伤,存在的不完好,不甘中,我们眺望着远方,脚踩着的,既是终点又是起点,在前进的饥渴中品尝,于反复中轮回或毁灭,终有一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