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赤手空拳到亿万富豪》 第二部 摸爬滚打 第十五章 红情绿意(下)

绿城一剑 收藏 1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8/


第十五章 红情绿意(下)


“哎,有你这么生猛的女孩子吗?”毕自强身体摇晃了一下,随之站稳了脚跟,哈哈大笑起来。从小就调皮得像个男孩子、又被师傅和三个师兄娇惯坏了的这个小师妹,简直就是一个活宝。毕自强把她横抱在怀里进了屋,将她整个人往沙发上一扔,乐呵呵地说道:“哗,都长这么大了!”

“嘻嘻,我比以前漂亮了吗?”胡小静在沙发上坐好,一副笑脸冲着毕自强,问道:“大哥哥你一点没变,就是有点变帅了哟。”

“哈,你从小就会说话,”毕自强在另一张短沙发上坐下来,笑问:“你怎么找到这里,谁告诉你我回来的?”

胡小静没答话,从沙发上弹起来,蹦跳着出了门口,转眼间不知从哪儿拎来一大袋水果,这才转回客厅随手关上房门。

“老爸告诉我的,”胡小静坐在毕自强坐着的那张沙发的木把手上,挨在他身边,说道:“知道你回来住这,我就跑过来了。嘻嘻嘻。”

这时,曾清婷从浴室里走出来,身上穿得少而暴露。经过客厅时,她对毕自强和胡小静笑了笑,便进卧室里去了。

胡小静难以置信地看着这情景,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脸上立刻收敛了笑容。

“她是谁?”胡小静黑着脸面,双眼瞪着毕自强,惊讶地问道:“咦,她为什么会在你这里呀?”

“她是我女朋友呀,叫阿婷,你就叫她婷姐好了。”

“不是吧,有没有搞错呀,”胡小静用手指着卧室,狐疑地问道:“我见过她,她是二哥哥女朋友的一个友女耶。”

“你说的没错呀,”毕自强不当一回事,轻拍着她的后脑勺,轻松地问道:“现在她是我女朋友了,怎么啦?”

“我说大哥哥呀,你也太那个一点了吧,”胡小静赌气般地离开毕自强的身边,屁股重重地坐在了另一张短沙发上,说道:“你昨天才回来的,是不是呀?”

“嗯,没错呀。”

“哼哼,我不理你了。”胡小静突然站了起来,冲门口走去,头也不回地说道:“我走了……上学去啦。”

毕自强楞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胡小静已在门外“啪”地关上了房门。

“这个小静妹妹,”毕自强迷惑不解地摇着头,点燃一支烟,自言自语地说道:“邪了,她这是生的那门子气呢?”

曾清婷梳好了长发,换了一身浅色的连衣裙从里屋走出来,问道:“咦,你师妹呢?”

“这鬼丫头,不知为什么,高高兴兴地来,气鼓鼓地走了。”

“走了?”曾清婷走过来坐在毕自强的大腿上,亲昵地搂着他的肩膀,轻轻地问道:“不会是因为我吧?”

“因为你?”毕自强闻言似笑非笑,说道:“这怎么可能呀,她才十五岁,还是个女孩子嘛。”

“不是就好,”曾清婷轻抚着毕自强的脸颊,柔声地说道:“你抱我进里屋去,好吗?”

当天下午,毕自强陪着曾清婷去了一趟市棉纺厂。因女工宿舍楼有一条“禁止成年男性入内”的规定,毕自强只好在楼前的树荫下徘徊,等待着曾清婷去宿舍里拿些东西。

市棉纺厂始建于一九七八年,一九八零年开始招工投产,这时已发展成为拥有一千七百多名职工的大厂。当时,该厂在当地算是一个中型国营企业了。由于厂里的年轻女工特别多,为解决单身女工住宿问题,专门拨款起了三十多栋宿舍楼。宿舍区的环境也很不错,整洁划一的水泥路通到各栋楼道口,楼与楼之间的空地上都种植了高大的树木,夏日里站在树荫下,让人在酷热中感受着从远处飘来的一阵阵凉风。

毕自强站立在一颗高大的桉树下,一边抽烟,一边观赏着周围的景象。他注意到在不远处的道路旁边,早已停着一辆灰色的上海牌小轿车。

一个姑娘从那个楼道口处走出来。只见她肩上扛着棉被行李,手里拎着一个铝桶和一个大布袋子,正朝着那辆小轿车停泊着的方向走去。在经过毕自强面前的几米之外,她一不小心,“啪”地摔了一跤,身子竟不由自主地跌坐在水泥地上,手里那铝桶也脱手飞了出去,里面装的东西也撒满了一地。

毕自强赶忙跑上前几步,把那个年轻姑娘从地上搀扶起来,又俯身把撒得满地的东西捡起来,统统扔进那只铝桶里。

“你怎么样?”毕自强关切地问道。

“没事,”那年轻姑娘站直了身子,用手拍去衣裙上的尘土,冲着毕自强歉意地一笑,说道:“谢谢你呀。”

这个年轻姑娘的目光扫过毕自强的脸庞时,她竟然在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这男人好像很面熟,曾经在那儿见过似的。

“不客气。”毕自强随口应道。

从小轿车里下来一个戴墨镜的年轻男人,正往这边走过来。毕自强见那姑娘有男朋友过来,便知趣地退回到原来站着的树荫下,在不远处看着他们把行李放进了轿车的后备箱。

这时,曾清婷从楼道口处走出来了。她一手拎着一个挎包,一手提着一个装满东西的大袋子。

“你等我一下呀。”曾清婷走到毕自强身旁,把挎包递给他,然后,她提着那个大袋子,走到小轿车旁边袋子递进了车窗里。

当曾清婷回到毕自强身边的时候,只见那辆小轿车已调转车头,“呼呼”地远去了。在厂区里笔直的水泥路上,毕自强和曾清婷一边说着话,一边向厂门口走去。

“刚才那个女的,她是我同宿舍的工友,原先睡我下铺,叫赵一萍,我们都叫她‘萍姐’,”曾清婷挽着毕自强的胳膊,一路上唠唠叨叨地跟他说着这事情:“那个开小车的是她男朋友,是副市长的公子,很有本事哟。不知他通过什么关系,一下子就把萍姐调进了市文化局。她今天是回来搬行李的。”

“哦,副市长的儿子?”毕自强若有所思,随口问道:“他姓刘吧?”

“咦,”曾清婷扭过头来,诧异地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猜的,”毕自强证实了自己的判断,脸上却不露声色,开玩笑地说道:“我会掐能算,你信吗?”

“嘿嘿,你这么厉害呀?”曾清婷从毕自强手中接过挎包。

“你这包这么轻,”毕自强有意转移了话题,说道:“好象没什么东西呀。”

“嘻嘻,”曾清婷把那包挎在自己的右肩上,说道:“我就拿了一盒擦脸用的雪花膏和两套换洗的内衣呀。”

傍晚,毕自强和曾清婷在街边的大排挡吃的晚餐。她一边吃着东西,一边不停地跟他说着生活中的一些趣事和笑话。他发现她原本是一个思想单纯、性格开朗、活泼可爱的姑娘。对性格内向的毕自强来说,出狱后就有幸遇上这样的女孩子,让他有一种抚平心灵创伤上的慰藉。饭后,毕自强陪伴着曾清婷在五光十色、灯红酒绿的中心街区逛了一圈,在商店里买了些小食品,又进电影院看了一场电影。

毕自强能够真切地感觉到,曾清婷真的是很乐意跟他在一起。昨夜里,两人之间那突兀而至的赤裸相拥和欢悦情趣,早已让她情不自禁地对他敞开了爱的心扉。而毕自强面对着曾清婷这份温柔溢出的爱意,却在脑海里不时地浮现出昔日女友秦玉琴那如花的笑靥和熟悉的身影,让他那颗对爱的赤诚之心犹如悬挂在茫茫夜空中而隐去了一大半的弯月。

什么是爱情?每一个青春飞扬的年轻人都会有自己的爱情观,而对有着不同生活经历的人来说,爱情的定义也许会有着大相径庭的答案。但是,爱情观肯定不是一成不变的,它会随着人们对人生的逐渐理解和深刻感悟不断地加以更新和诠释,以至于会有这样的一天,在将要走完生命旅程的暮霭之年,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静静地坐在夕阳映照着的湖边长椅上,一次又一次地咀嚼和回味着自己年轻时曾经拥有过的浪漫情怀……

第二天上午,换了一身名牌夏装的毕自强,皮鞋擦得锃亮,一副气宇轩昂的样子。他精神抖擞地来到市永安大厦写字楼入口处,随手触碰了一下大理石墙壁上的小按钮,走进向两边闪开门的电梯间,一直飙升到九楼。步出电梯间,他在楼道里看见了“南疆市昆鹏贸易公司”的醒目招牌,找到总经理办公室,从敞开的门口看到了坐在办公桌后面正在打电话的胡大海。

胡大海抬头瞅见毕自强站在门口外面,一边对着话筒谈着生意,一边用手势示意毕自强进来。

“师傅,”见胡大海放下电话,坐在软沙发上的毕自强直起身子,说道:“呵,我来了。”

“你来了就好,”胡大海走上前,看着面貌焕然一新的毕自强,高兴地拍着他的肩膀,说道:“怎么样,生活上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吗?”

“是的。老二都帮我安排好了。”

“那就安心来公司上班吧,”胡大海扔给他一根“万宝路”香烟,说道:“不过,你得先改改口,以后在这种场合,可不能随口叫师傅了哟。”

“那,我该怎么称呼您呢?”

“嗯,我现在对外是公司总经理,你就叫‘胡总’吧,”胡大海指点着毕自强,说道:“生意场上自有生意场上的规矩,我们既不能免俗,也不能坏了规矩呀。”

“胡总,”毕自强试着叫了一声,禁不住笑了起来,说道:“这么叫您听着怪别扭的。呵,还是没有叫‘师傅’顺口呀。”

“自强呀,慢慢来,习惯就好啦。”胡大海哈哈一笑,大手一挥,说道:“咱们现在是出来做生意了嘛,生意人就得有生意人的样子,好好学着吧。”

“我知道了,胡总。”

“自强呀,我可是一直盼着你回来啦。现在这生意是越做越大,整天是忙得我焦头烂额,正缺帮手呀。你们兄弟三个,老二和老三,现在各有各的事情做了,我是指望不上他俩了,以后公司里可就指望你帮着撑起来啦。”

“胡总,看你说的,”毕自强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说道:“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您是我师傅嘛,我肯定会尽力地去做事的。”

“好,这话我爱听。”胡大海夸了他一句,便介绍起公司的情况来,说道:“我们公司在这层楼里现在有四间办公室,一间是我这里,一间是接待处,一间是业务部,一间是财务部,公司现在的人手不多,不过也有十二、三个了。嗯,你先到业务部那儿熟悉一下,你的名片就印上业务部经理。”

“我知道了,胡总。”

“以后做生意,跑业务,不解决交通问题是不行的哟,”胡大海递给毕自强几把钥匙和一本车证,说道,“这是业务部办公室的钥匙。还有,你先用我原来骑的摩托车吧。摩托车就放在楼下停车处,车证和钥匙都在这了。对了,你要抽些时间,先到车管所考一本摩托车和汽车的驾驶证。”

“是,胡总,”毕自强接过那些东西,有些惊讶地问道:“你把摩托车给我了,你自己坐什么呀。”

“这你不用担心了,公司还有一部小型货车,我先开着它,”胡大海坐在靠背椅上,改变了一下姿势,说道:“自强,你得要尽快学会开车,公司的业务会发展很快,公司下一步就要打算买轿车了,到时少不了让你开着跑的时候。”

“知道了。”

“好好干,你们兄弟三个,你是我最器重的人啦,”胡大海微笑着,鼓励地说道:“加把劲,可别让我失望哟。”

“放心吧,胡总,”毕自强心里有一种开始新生活的感觉。他从沙发上站起来,握着右拳,豪气冲天地说道:“我一定会全力以赴的。”

几天后,毕自强回了一趟家,把自已的情况和打算与家人说了一下,并表示自己不在家里住了。之后,他进屋去收拾自己的东西。他从铁架床下拉出了两个纸箱,扫去了上面厚厚的灰尘,怀着一种久违的心情翻看着他高中读书时曾用过的那一摞摞书籍。那一本本教科书新旧如故,有如当初。无情的时光流逝整整四年了,它们却仍然静静地躺在这里等待着他的归来。他用深情的目光凝视着它们,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它们,心中那种感觉犹如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搅在一起,真是一种难以言表的滋味。

在家里吃过午饭,毕自强把这两箱书籍扛下二楼,用绳子绑在了两轮摩托车的后架上,然后独自开车离开了市机械厂宿舍区。

这天午夜时分,毕自强开着两轮摩托车来到市棉纺厂大门口,来接刚下零点班的女朋友曾清婷。随后,俩人在热闹非凡的中山路夜市摊点上吃过夜宵,这才回到属于他俩那简陋却让人感到温暖的家。

“咦,你新买的书桌?”进了家门,曾清婷惊讶地发现客厅的摆设变样了。她走近书桌前,手里拿起桌面上的那盏小台灯把玩着,说道:“哈,这台灯挺别致,好漂亮哟。”

“你喜欢它吗,”毕自强走过来,从曾清婷的身后拦腰抱住她,把脸贴在她耳边嗅着她的发香,说道:“告诉你一件事,我今天已经去报名参加成人高考了。下个月要考试,我想争取考上今年电大的法律专业。”

“啊,那你不用做事了吗?”

“电大学学习业余制的,三年。我可以一边在胡总公司上班,一边晚上读书呀,”毕自强指着屋角里那两箱书,说道:“从明天开始,我晚上就要抽时间复习功课了。”

“没想到你真厉害哟,”曾清婷侧过脸来,温柔一笑,说道:“还有上大学的梦想。”

“呵,你这是夸我还是损我呢?”毕自强感到心里隐隐作痛,脸色却仍然平静如初,微笑着问道:“我怎么听不出来呢?”

“当然是夸你啦。嘻嘻,我以前读书不多耶。”曾清婷翻弄着桌面上摆着的那些书本,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才上到初二,家里就让我缀学了。在我们乡下,女孩子像我这样的就很不错啦。”

“哦。我喜欢读书,知识能给人无穷无尽的力量。”毕自强似是自言自语,转而拿起桌面上的几本书,对她说道:“对了,这三本书是小说,你愿意看可以拿来读,但不要把它弄折皱了,这可是我高中同桌,一个好朋友送给我的。”

“嗯,我知道了。”曾清婷温顺地点点头。

“还有,抽屉那小木盒里的三个铁块,你可别把它们给扔了,”毕自强拉出桌下的椅子,先自己坐下,又让曾清婷整个身子坐在他的怀里,说道:“那是当年我在工厂做学徒工,师傅送我的纪念品。”

“你放心好了,”曾清婷把脸靠在他的肩上,娇柔地说道:“我不会乱动你的东西的啦。”

“呵,那好,”毕自强用手指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脸颊,温存地说道:“不早啦,快去洗澡吧。”

“嘻嘻,我去洗澡,那你呢?”

“我静一下,看一会儿书。”

“好,”曾清婷搂着毕自强的脖子,主动地吻了一下他,说道:“我先去洗澡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