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花花脚印――阳朔2:兴坪山水



“。。。想洒脱了今夜 不停花飘香 泪湿的脸庞

从今以后 我不在贪图

摇摆的幸福 悲伤已落幕

让我在为你次迷路 独自狂欢庆祝

用孤单的舞步 编织成华丽的演出

就把自己放逐 在直觉的地图

也不必去在乎 谁会是幸福归宿 。。。。“


人生如同在陌生的路上行走,常会出现迷路的情况。只是我一直搞不懂现在的我是处于一种迷路的状态还是处于一种迷失的状态。只是感到微微的迷茫,微微的急迫,微微的说不清道不明。就这么忽然的迷路或者迷失。也或者不是忽然,而是一直。喜欢这首许惠欣的威尼斯迷路。窗外的霓红灯被车尾扫在了身后,划出的七彩光晕延缓了都市与村落的距离。放松神经,放松眼光,放松心情,就这么从一个上班族变成背包客,用直觉的地图,把自己放逐。半梦半醒中,沉沉的,睡去。。。。


醒来时已经到了阳朔,不过比预期的早了些罢了,所以没有地方可以给我们修整。我抬头望了眼窗外,天边还挂着稀疏的星星,泛着冷冷的白光。湿湿的凉润也匀不亮我的双眼。不过,就着这微弱的亮光,也足以让我领略到那陌生的隐约的让人舒服的风景了。这个时侯,我突然想到了杜良在去丹途的火车站时说:我大约早到了两个钟头,我总是不能使时间按照自己的意志流动,这时侯我有一种被欺骗的心情。


于我而言,被欺骗的心情并不曾萌生。虽然我和杜良一样,都是迫切的想要逃离自己所在的那个城市。不过他所要逃离的,是身体的桎梏,而我所要逃离的,是思想的束缚。所以,虽然时间没有按照我们自己的意志流动,却可以给我呼吸到不一样的空气。于是,伸了伸懒腰,理所当然的下去打扫个人卫生。


来到阳朔,不吃米粉似乎说不过去。于是成车的人在清晨五点多钟的时侯,挤在一家米粉店饕餮。我想,用壮观这个词儿来形容最是贴切不过了。还未来得及给我们发表一下“也不过如此”的感言就驱车开往兴坪。都说桂林山水甲天下,阳朔山水甲桂林,桂林山水在兴坪。不过我想,那个千年古镇若是没有克林顿的造访也不至于那么蜚声中外声明显赫吧?


触目可及的都是那十山九洞山山相连的景象。天,已经微微亮了。柚子菜田稻埔绿的泛黑的一片,那是夏天的色彩。石砌的地面,小小的菜园,听得到虫鸣花开的声响,那是我梦想。对着包包无限向往的说:如果有钱,在这里建个小庭院儿,不愁今日明日忧。那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呵。当然,我也知道,如果只是如果而已。


绵延的山峦有些雾蒙蒙的湿气。呼吸,都是轻快的。这个时侯的太阳已经抱着琵琶躲在第一层帘子的后面,微微笑的注视着在忙碌着的凡夫俗子。忙着睡觉的忙着煮饭的忙着赶路的忙着生活的忙着不知道在忙着什么的人们,百人千态。人说付出总会是有回报的,于是也微微笑的对着把周遭披上斑斓色彩的太阳行了个注目礼。


徒步的过程中,经过那个20圆人民币的背景实景地。那应该是兴坪人的骄傲呢。于是在看不出所以然来的时侯就随波逐流的拍照留念。悠悠然又兴致勃勃。船游的时侯据说有经过N多景点,比如黄布滩倒影、张果老骑毛驴、九马画山、猴子抱西瓜、青蛙跳江等等,可惜我纯粹已经醉心于山水而不自知了还景点呢,可想而知我的确不是一个好学生。在九马画山下船。漓江缓缓,水牛在江中戏水,江上竹筏、鸬鹚、老渔夫。。。。到现在我还一直在后悔,为什么那么悠闲的时刻,我没有信手拣来石块,打一串漂亮的水漂儿。那应该也可以引领潮流吧?至少让那帮子人不用总是围着那个牵着水牛的老大爷拍照。虽然那个大爷是典型的老顽童,黝黑黝黑的皮肤,敞开的变成灰色的白背心,咧着泛黄的牙齿乐呵呵的摆POSE,口中嚷着:美女,来一起合张影,一块钱。颇有阿Q的影子。可爱的不行。


做在鹅卵石上,看着水草在水流中摆动,团友们玩的不亦乐乎。很是感慨。对于我这么个无聊的人来说,周末从来都是在家睡大头觉的,很没创意的邋遢.睡饱了睁开眼睛又是上班的时间.更可况平时?所以难得能够见到早上七八点钟的太阳.让我激动的想吟诗。可惜我自认没有甄家香菱的福气可以梦中得八句,而各路神仙也都找宜安姐姐度假去了,听不到我的天铃铃。于是改念散文:漓江的水真清啊,清的...咳..咳..很汗颜的四处望望,尴尬的笑了笑.


漓江的水真静啊,静得让你感觉不到它在流动;漓江的水真清啊,清得可以看见江底的沙石;漓江的水真绿啊,绿得仿佛那是一块无瑕的翡翠。NND,谁打我头?好痛。什么?罗嗦?哦,好吧好吧,我拉回正题。多出名的句子啊,小学时曾背过的课文,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有些东西你不再看不再用就果真搁下了.就像上次看幸运52的激情夏日中有一题: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这首诗的名字是什么.我到底是想不出"悯农"这个词的.的确是太久远了,便奋而作罢.原来我也就这点儿能耐呵,附庸风雅不成举一反三不果.于是很认命的对自己说:歇着吧您.虽然心中饮恨的不行,多想能借得比干的玲珑心一片,或是观音的重生圣水两滴.太阳大笑两声晃花了我的眼,果真,那不过是南柯一梦。


太阳虽然晃花了我的眼,却晃醒了我的心。原来已经九点了,我的请假条在哪里呢?于是,紧急用蹩脚的英语问候一下老大:早,有事不能回云云。我想老大会吐血吧?不过,管他呢,偷得浮生半日闲,离了名立场,钻进安乐窝,闲快活!!


呀,1点了快,急急忙忙写就,咔这儿吧先。得闲继续。


(图片还未来得及整理,回头再贴吧:)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