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新纪元 第二部 大战前夕 第五章 监察风暴之投石问路

伟翰 收藏 2 2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8446/


上报了规划后,赵局长一直寻思着这个“监察厅”的问题。现在查处官员渎职、违纪、违法的部门不少了。像检察院、反贪局,专门查处贪污、渎职的,可这又能怎样?贪官还不是遍地都是。这些部门根本没有什么值得害怕的,虽说司法机关独立在行政机关以外,可他们的工资、建设规划还不是掌握在行政官员的手里。他要查得厉害,拖他几个月的工资,不划地,检察部门也不是没有办法吗?赵局长回想了一下,上次会议自己还和检察长喝过酒,在酒席上大家不都称兄道弟的。目前麻烦点是纪委,自从他们发明了“双规”后,一些官员的确老实了不少,可那些有后台的还不是照样,也不见就被请去纪委喝茶。说到底,这些部门自身都有不能解决的问题,况且那些部门的人手那么少,能查出什么来。

为何突然中央要成立一个什么监察部门,这个部门到底是怎样的,为何从规划上看像是一个大军营。赵局长想起方副省长的话:“老赵,跟着我干,下次改选的时候给你一个市长当当。”想到这里,赵局长满意地拿出一支香烟叼在嘴上,在办公室那张舒适的座椅上翘起了二郎腿,“怕什么,方副省长下届就是省长了,有他罩着,天塌下来了,总有高个子顶着。而且自己知道他那么多的秘密,帮他办了那么多的事,他也不可能看着自己出事不管的。再过几天就是春节了,现在局里有一半的都回家去了,要不是这个该死的规划,自己现在已经在海南和家人一起度假了。中央的同志应该也在准备过节了吧。”赵局长的脸上露出了一种讥讽的嘲笑。

想起海南,赵局长脑海里立刻出现了那个像肥猪一般的房地产老板,一张脸笑起来简直都分不清五官在哪里了。人长得丑不要紧,只要有票子。赵局长这才点燃了嘴上的香烟,“幸好我还留了一手。当初那头肥猪来拉关系的时候,自己聪明了一下,让他去打通方副省长。呵呵,这个乱批项目的责任由你副省长来负,油水自己一样没有少。家人去海南旅游的时候,我就说了要住最好的酒店,买最贵的东西,玩最好的娱乐。反正有人巴结着付钱。”

就在赵局长做着升官发财美梦的时候,李主任却急匆匆的冲进来,小声地说道:“局长,对面小卖部老板打电话说有4个人一大早就坐在他的小卖部里,一个手里拿着摄像机,一个还在不断的记录着什么。其他的还不断在周围问什么。他说这些人自称是监察厅的。”

赵局长一听“监察厅”三个字立刻就从座椅上跳起来。这年头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监察厅的就来了?这么快。”赵局长下意识的问了一句,“多叫几个保安,我们去看看。”赵局长认为这些可能是什么盗窃集团的,这是为春节行窃来探路来了。

赵局长一伙刚走下办公楼,就看着4个人走了过来,其中一个像是领头的,快步迎了上来,“你就是赵局长吧。你好!我们是监察厅的。”说完出示了证件。

国家工作人员的证件赵局长是熟悉的,看了一眼证实了的确是监察厅的人。马上将刚才那副要吃人的脸变成一堆肥肉堆成的笑脸,“欢迎监察厅的同志。你们还是第一次来吧。李主任,叫人布置一下。”说完,赵局长向李主任使了一个眼色,然后摸了摸耳朵。李主任心里明白,这是要他给方副省长通个气,另外,当然是安排一桌丰盛的午餐,下来再安排一些娱乐活动了。

没想到这位监察厅的同志根本不领情,开门见山地说道:“我姓张,这个小组的组长。我们监察厅已经开始正式工作了,我们是第一批工作人员。这次来一是看看监察厅规划的情况。另外……”说完,停顿了一下,“这位李主任先带我们去车库看看。”

李主任纳闷啊!赵局长也纳闷!“干嘛要去车库?”

车库就在办公大楼的后面,转过弯就到了。赵局长寻思着,“监察厅也就是厅级单位,你们厅长来了才和我平起平坐,我怕你什么。何况自己背后还有……..”

“这些车库都是停放你们单位车辆的?”张组长问道。

“都是。这里,这里,还有那里。”李主任回答到。

“嗯。小刘,你纪录一下。小黄你把监察厅责权范围通知给赵局长一份。”张组长对身后工作人员说到。

“李主任,请把今天的出勤表和出车纪录复印一份给我们看看。谢谢!”张组长用一种不可抗拒的声音说到。

20分钟后,张组长一行人带着规划批复和出勤表、出车纪录复印件走出了大门,留下还在发愣的赵局长和李主任,这行人从进单位的大门还不到半小时,甚至没有坐一下,喝口茶,抽支烟什么的,就这样走了。

看见监察厅的工作人员上了一辆普蓝色的普通桑塔纳后,赵局长才回过神来,连忙看了看手中的监察厅责权范围通知,上面不是盖着省委、省政府的大印,而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大印。

上面第一条就写着:监察部门负责监察所有国家工作人员一切的工作行为。

在那辆普通桑塔纳上,张组长看着手中的出勤表和出车纪录,说道:“这些单位的人看来是习以为常了,连做假都省了。你们看一个48人编制的单位,竟然有20人没来上班,其中还有2个副局长,单位车库竟然有20个,其中一半以上的都不在。我看是公车私用了。”

赵局长的办公室紧闭着门,赵局长和李主任在里面猛抽着香烟,刚抽完一支立刻又点上一支。

“局长,你看这事要不要和方副省长还有两位副局长通一下气。”李主任问到。

赵局长笑眯眯地看着李主任,“小李,你跟我也有好多年了吧。”

“四年零3个月。”李主任清楚地回答道。

“呵呵,记得这么清楚。”

“当然了,是局长一手提拔的。”

“这些年我对你怎样?”

“局长好比我的再生父母。”其实赵局长也就比李主任大6岁。

“那就好。这件事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就看我们怎么处理了。”赵局长拍着自己的胸膛说道。

“方副省长那里是一定要打招呼的,但是那两个副局长就不要通知他们。”赵局长在烟灰缸上抖了抖烟灰。

李主任寻思着局长这番话是什么意思。

赵局长继续说道:“正好利用这次机会搞掉那两个副局长,只要我们不给他们做外出公干的证明,他俩就吃不了兜着走。”赵局长这时觉得自己非常明智,没有和那两个副局长一样去旅游,“关于考勤失职的责任,你也要负一些才行,而且要主动承担责任。这样别人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只要那两个副局长倒台了,你就是未来的副局长之一。”赵局长说完拍了拍李主任的肩膀,然后继续说道:“然后我就可以调你去下面当一个一把手。”

李主任明白了原来局长是要让他承担这次事件的责任,这让李主任犹豫了一下。这样一来自己就成了相关责任人了,那他局长最多是一个失察之责,然后将责任全部推给自己。当然还有那两个现在不知道在哪里快活的替死鬼,真是一石二鸟之计。但是副局长的位置太诱人了,最后李主任咬着牙齿说道:“我听局长的,下来我立刻写一个情况说明转送监察厅。”

赵局长满意地笑了笑,“这就对了,放心,只要方副省长不倒,我就不会倒;只要我不倒,你就不会有事的。哈哈,春节后,我就要叫你李副局长了。好了,你马上去办这件事。”

李主任刚走出门口,赵局长又补充了一句,“写完了,我看看。”

李主任终于在一间普通的宾馆里找到了监察厅,小心翼翼地推开房门,见里面有几个和上午来单位的监察人员差不多年龄的年轻人,正在里面忙碌着。

“请问,这里是省监察厅的临时办公点吗?”李主任小声问到。

一个身穿灰色外套的年轻人,走了过来,嘴里还叼着半个没有吃完的面包,面带笑容的走了过来,拿下面包说道:“同志,您好!这里是省监察厅临时办公点。你看昨天刚搬过来,到处还是乱糟糟的。您请坐,我去给你倒杯茶。”

李主任坐下后,仔细的打量着这里。一间普通标间的房间里已经撤去了床位,四张办公桌背对背的并排在一起,上面堆满了文件和资料。窗子旁放着一个两层高的浅灰色文件柜。李主任注意看了一下,其中一排是各级单位的资料目录。窗子下一个年轻人挽着袖子正在那里布置电脑网络线,还有一个身穿蓝色毛衣的年轻人正在安装电脑。

这时,刚才那位接待的年轻人走了过来,“同志,实在不好意思,这里太乱了,我们到隔壁的房间谈。”

隔壁的房间和前一间一样的布置,只是显得比前一间干净整洁,看来是昨晚刚刚整理出来。在这里李主任认出了坐在办公桌前的那个人,就是上午来过单位的张组长。

“李主任,你好!我们又见面了。”张组长一见李主任进来立刻起身微笑着赢了上去,“李主任可是我们这里的第一位客人。这里比起你们局里的办公室可逊色了不少啊!”

李主任怎么都觉得这句话听上去那么刺耳。他一刻也不想在这多呆,于是强装着笑容从文件包里拿出那份情况说明,“这是对上午资料的补充。我想你们可能用得着。”

“哦,没想到李主任还亲自跑一趟。这个应该是我们去拿才对嘛!”

“哪里哪里!大家都是国家工作人员,这些都是工作需要。不用分彼此了。”

“说的好,李主任这话我爱听,大家都是国家工作人员。”张组长加重了“国家”两个字的语调。

“情况里面都说清楚了,我下午还有一个会议,我先走了。”说完,李主任放下资料说了一句客套话,转身走出了房门,一边走一边说:“张组长你忙你的,不送了。”

李主任经过走廊的时候,看见一间房门开着,特意留意了一下。见里面放着2张双层的铁床,上面铺着军绿色的床单,上面整齐地叠放着只有部队才看得见的豆腐型被套,每个床头上还挂着两个军用水壶和挎包。

看着李主任走出去了,张组长一把扔下手中的情况说明,对面前的工作人员说道:“你看看。我们还没有动作,他们就开始推卸责任了,这些狡猾的狐狸。”

“连长,再狡猾的狐狸都逃不过猎人的陷阱。”年轻人说到。

“我说李晓彬同志,现在我们已经是在地方工作了,就不要叫我连长了。”张组长更正了一下。

“我们还不是军队编制?2年后我们照样回去当一名军人。”

“那是以后的事,现在不能这样叫。记住了,告诉其他的战士。”

“哈哈,连长不也叫我们是战士。”

“你……”

这个省级监察厅是怎么一回事呢?自从上次香山会议结束后,胡涛同志立刻就和曹副主席进行了规划。曹副主席从政治部和各部队中负责侦查的部门里抽调出政治、思想、技术过硬的干部和战士组成了第一批监察部门的工作人员。并在宣布成立监察部3天后,各人员已经开始建设省级监察厅。因为规划建设监察厅办公场地的工作还需要较长的一段时间,为了不耽搁工作,各省监察部门就先临时租用场所办公。而他们第一个工作就是监察国家工作人员的出勤和部门超额配置等问题。

赵局长的运气的确很背,张组长因为要来拿规划批复,所以就先拿赵局长的部门开刀了。

张组长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几个工作人员已经停下了工作,集中在张组长的办公室里。

张组长一边走一边说道:“情况比我们想象的复杂啊!你们看看,一个厅级部门拥有价值上100万元的轿车3辆,50万以上的5辆,最差的都是20万以上的车。这个赵局长也有两把刷子,一看风头不对,立刻就找出几个替死鬼。看来我们的工作任重道远啊!”

“组长,我有一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讲?”李晓彬问道。

“说,有什么问题都提出来。不过要回部队的,免谈。”

“我是说这次中央是不是下定决心要整治官场腐败?我担心啊!”

“我问你们一句,你们恨不恨腐败?”张组长反问了一句。

“恨,怎么不恨。我家的自留地就是被那些贪官污吏强征的。”一名工作人员站起来大声说道。

“那现在你们有了查处贪官污吏的权力,为什么我们不好好地运用。不要以为只有在战场上冲锋陷阵才是英雄。这里,这个不见硝烟的战场一样需要英雄。大家还记得临行时,胡部长和曹副主席的话吗?我们的任务是查处贪官污吏,不完成任务军法处置。这还不够表明中央的决心吗?还有为什么这次用咱们解放军作为骨干,作为先锋,还不是原来那套监察体系有问题。我们有什么,军事化管理,军人的灵魂。丑话说在前面,要是你们当中那个敢徇私枉法,和那些贪官污吏同流合污,不要怪我不留情面,我首先毙了他。”张组长这几句话说得铿锵有力。

李主任在返回单位的路上,心里一直在打鼓,寒冷的天气里,李主任的头上仍然不断地冒着汗水,然后不断地对司机说:“把暖气关小点。”李主任看着自己的座车,这辆平时怎么看都够档次、够气派的轿车,今天怎么看都那么碍眼。李主任甚至有一种要砸碎这辆车的冲动,然后像第一次参加工作那样,骑着那辆父母为了庆祝他参加工作而专门为他买得永久牌自行车。

虽然那辆自行车不能遮风挡雨,不能冬暖夏凉,不能显示身份地位,但是那踏实啊。对,就是这种感觉,已经很久没有了,那种问心无愧,踏踏实实的感觉。

李主任突然醒悟过来,这次被赵局长卖了,他让自己当了另外一个替死鬼。李主任恨不得立刻拿回那份让赵局长十分满意的情况说明,可是这个世界上就是没有后悔药可买。

“既然你无情就不要怪我无义了。”想到这里,李主任对司机说道:“不回单位了,把我送回家,我可能有点感冒了。”

李主任回到家中,看见自己的妻子正在装着行李。于是大声呵斥道:“把东西放下,那都别去。”

“我说你今天没有喝酒啊,怎么说酒话。你忘记了,王老板邀请我们全家出国旅游吗?机票都订好了,就大年三十。你看我班都没上了,专门回来给你收拾东西。”

李主任看着自己的妻子,今天怎么看都觉得是一个贪得无厌虚伪的女人,今天要买钻石戒指,明天要买钻石项链;今天要解决她兄弟的工作,明天又是解决她表弟的工作。还到处说他要升职了,对于那些送来的红包一律照收不误。

李主任看着妻子,想起刚结婚时两个人住着20平米的房子,连买一双鞋子都要算计好久。那种生活清贫啊,可现在什么都有了,却总是觉得失去了什么最重要的东西。

李主任突然眼光一亮,像是在大海中抓住了一根救命草似的,跳起来大声地说道:“我的那个盒子呢?”

“哪个盒子?”

“就是那个我每天都要看的盒子。”

李主任的妻子转身走进卧室,嘴里还嘟嘟呶呶。一会儿,从房间里拿出一个已经生锈,上面还上了一把锁的铁盒子,“拿去,好像你的命根子似的。每天都要看看。我说你今天怎么了?”

李主任拿着盒子,嘴里嘀咕着:“有它就有救了。小云(李主任对妻子的称呼)马上给王老板打电话,告诉他这次不去了。还有,叫他暂时不要和我们联系,我会联系他的。你也马上回去上班,不到下班的时间不准回家。每天准时去上班,不要迟到,穿的朴素一点。记住!”

小云好像察觉出了发生了什么事,于是坐在丈夫身边问道:“是不是上头又来检查了。”

李主任拿出一支香烟,点了点头。

“我还以为出了什么天大的事,不就是上面来检查工作吗?那还不是一看二问三吃四耍五拿,走人。”小云不以为然,这种场面她见多了。

“你一个妇人家,懂什么?这次不一样。中央组建一个监察部,挂着人大的牌子,实际上是中央直接管辖。而且,我看那些工作人员都是部队里转来的。”

“哦!还有这种事!”

“现在我们要低调行事。那个赵狐狸想让我当替死鬼,我才没有那么苯。”李主任说完拍了拍手中的铁盒子,“看看情况,形势不对我们就先下手为强。”

“我说,你那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啊。不会是你初恋情人的情书吧?”

“我说小云,这么多年了,你还不了解我吗?我吃、喝都来,红包照收,就是没有嫖和赌。”李主任看了看四周,小声地说道:“这里面是那些官商勾结的证据。这可是我们保命的东西。”

省监察厅临时办公点里,张组长正在布置工作。

“我看我们先不要打草惊蛇。这件事暂时放一下,让他们放松警惕,让他们以为我们和原来的检查组什么的一样。你们放心,就算是我们不去找他们,他们也会主动上门的。大家趁春节假日都去熟悉熟悉环境。这里可是我们的战场。我们就先侦查地形。”

一场惩治贪官污吏的战斗就在2001年的春节前夕拉开了序幕。


【铁血原创联盟——伟翰作品】之《地球新纪元》铁血书库首发www.tiexue.net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