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兵文集 以书入集说兵道 品读《兵道》之无题而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8/


我对斑竹有点小意见,就是对文章的评定是否能够更加及时些.废话不多说,继续奉献我品读《兵道》的读后感。前面两篇书评是根据章节来写的,现在我不能根据章节来写了,因为描写的军中的事务多,我个人认为那是很专业的,所以对那方面不敢妄下结论,所以只能根据其他的来说说了。我这人就爱以事说事加推断,我写书评也是一样的,引用原文来说。

梁伟军着实风光了一阵子,来看望他的军官络绎不绝。这些军官,有梁伟军认识的也有他不认识的,反正来了他就一口一个叔叔,尤其是当着李常贵的面叫的更甜。

我觉得这个地方有些不太合适。前文当中说,主人公的父亲不让其母亲和他说过多的话,是怕主人公到了部队当中觉得父亲是首长就高人一等,而这个地方呢?完全是属于另一个说法,别的军官都来看望他。这明显是个错误,主人公的父亲是军参谋长,我在后文当中也得到了进一步的证实。而主人公父亲粮参谋长的意愿是不想让儿子在军中受到特种待遇,而来看望他的军官则有些和其父亲的意愿背道而驰,有些说不过去吧!

文中说到,郑燕和王秀娟和方卫东都参军了,是在梁伟军参军后的一个星期,这也证实了我对他们参军的推断。走的是军队的名额,可以说的我猜测并不是全无道理的。说明我和作者在某些方面能达到思想上的共同点。我一直认为作者的文章结构安排的很巧妙,这是让我很佩服的一点,写小说,无非要安排巧妙。作者在文刚开篇的时候就用一场打斗把吸引了读者的眼球,把读者的心也深深的把握住了。我这个人看文章有个习惯,谈不上是好是坏,就是看一点想一点,看了之后对文章的后面进行猜测。前面我的猜测都是在当时的章节所产生的,所以有些限制,如果是看到后面就自己解释开了。例如文中说道:

“斗好啊,不斗则修,不斗行吗?”魏峰笑笑,扭头走了。杜怀诚愣了半天才想明白魏峰话中含义,感叹说:“这参谋长干的,真有点屈才!”

证实了我当初对魏峰的推断,他应该是属于下放的干部。他和梁伟军的关系是不错的,从文中可以很容易的找到语句,属于是看的梁伟军长大的,职务应该比团职高,但是却做了团参谋长。那么下放的原因是什么呢?犯错误?还是自我下放?而这两个显然是说不通的,说起来是很难服众的。如果是犯错误的话,在那个年代,直接就没事了,还可能下放,除非是军里的领导出面保了他;而自行下放的原因则是因为想更多的照顾梁伟军,那么只有这两个答案,那么就又说明梁伟军的父亲在后面照顾的他的一切,而在前文中所说的和后文中说展示的,是否有些矛盾呢?这是我的一个新疑惑。

方卫东最终也没能来看望梁伟军,他在司训大队结业后,被借调到军区小车队,接着已经到总部工作的父亲又把他调去了北京,慢慢与梁伟军失去了联系。若干年后,两人重逢时,方卫东已经是国内著名车手,在“达喀尔”越野汽车拉力赛中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文章总体来说还是安排的不错的,例如上面引用的例子就说明了安排还是很好的。把方卫东这个不主要的任务的“底”先交代了,而把笔墨更加用在梁伟军这个主人公身上。所以我说,全文的整体安排是合理的,也是巧妙的,只是针对个别的地方有些瑕疵而已。而且有的地方该详细的地方总是粗略的写。到是也有一种猜测的可能性,就是文章的前部分(我看到的)不对梁伟军的亲情进行描写,埋下一个伏笔,在后面则浮出水面,把梁伟军父亲对儿子的那份严格而又很关心的父爱描写出来,给读者展示出中国军人亲情的一面,那么读者的心则完全的被作者的文章所吸引,如果是真的,那么可以肯定的说,这部小说是非常的优秀。

不知不觉我已经写了三篇书评了,而我写书评的目的则是不纯的,是为了勋章而来的,毕竟我是水区的,可能来到这个新的环境有些不适应,评定有些不及时,点击浏览有些稀少,我不在乎是否能转正,我不在乎那么些的工分,打击可以去看我的文章,我的写作不是为了工分而来的,但是在工分之外我也需要对我写作得到一种认可,那我个人认为最好的认可就是勋章。骂我也罢,我写够了,我就会回归水区,毕竟那里有我广大的朋友。在此我希望书评版面能越办越好,斑竹能及时的对文章评定,把版面搞上去。不过我已经视书评版面为我的第二个网络之家了,这里的朋友的文章都很有见解,给了我很多的新思路,而这里的文章数量明显有些少,我会在坚持水区发帖之外,多在这里发些个人认为不错的书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