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以爱的名义 第四卷 天涯何处是归途 第五十一章 危机公关

sjw39890 收藏 0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56/


一、

百年企业集团确实是香港商业圈中的重量级老字号,创始人,也是公司董事局主席夏伯源先生从上世纪40年代在香港创业以来历经艰辛始终屹立不倒,至今百年企业已经发展成为涉及货柜码头、物流、地产、金融、通讯等行业,市值达三百二十亿港币,旗下拥有多间上市公司的大型跨国企业集团,百年的股票在股市中更是备受追捧,是出名的绩优股。而现任CEO夏至诚就是夏伯源的公子,在新一辈中也是崭露头角的商业英才,与香港另一超大企业集团明仁堂(控股)有限公司掌门人李致立的公子李明远并称香港商界双英,在夏至诚的领导下,百年已经将触角伸向了新兴的电子商务和传媒领域。


虽说百年的业务看起来家大业大纷繁复杂,不过落到凌辕手里的就算不上什么难题了,而且大企业就有大企业的风范,业务流程体系完善,高效有序。只不过在凌辕看来手上这个项目固然做的有条不紊,扎实工整但却缺乏亮点,也就是按部就班的活了。


虽说自己有些想法,但凌辕也深知在职场恪守本职的重要性,这个项目拓展研究部,名字凌辕算是第一次听过,不过说白了也就是个市场调研部门。这种部门的职能决定了所提供的报告以客观为第一要素,尽可能做到翔实公正,绝不能过多加入个人的观点以防影响公司决策。


凌辕很快就完成了Emily要求的报告,这种工作对于他实在是太简单了,说起来他也算是资深人士,这样的报告不过是小儿科罢了。要完成的尽善尽美对凌辕来说不是专业与技术的问题,而是有一种怎样的心态,以前可能都是自己的下属在做的事情现在亲自动手能不能做到认真细致是成败的关键,还好,这对凌辕完全不是问题,现在的他有理由心浮气躁吗?


二、


终于拿到了第一个月的薪水,一共30000港币,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扣除了房租。现在的公司很多都实行“模糊薪资制度”而且私下也不太方便打听别人的收入,不过凌辕觉得这份薪水已经给的很高了。又是Rachel的关系?想到这个凌辕心里就还是有些不舒服,但又没办法了解清楚。


“周生,还不收工啊?”长的有点像香港明星欧阳震华的Frank走过来说。


“哦,收工了啊?这就走。”凌辕抬手看了看表,已经过了下班时间,周围的同事都已经离开了。


“Frank,你怎么也没走啊?”凌辕对这个有点胖的同事很有好感,也许是长相的缘故吧,Frank给人一种很有亲和力的感觉,在冷冰冰的office里尤其显得难能可贵。


“没有啦,明天有个计划要交,现在赶完了可以走了。怎么样你没事吧,要不一起吃饭?” Frank笑眯眯的说。


“走吧,我听说你也是刚到香港,肯定没什么朋友,吃完饭我们去喝酒,铜锣湾新开了个KTV,听说哪里的妞很正点哦” Frank补充道。


凌辕略一犹豫,说那好吧,今天我请你。


两人刚从电梯出来却被保安部的同事拦住,穿黑西装的安保让两人从大厦背后的应急通道离开。凌辕听见门外似乎人声鼎沸,前厅门口一位身穿浅蓝套裙的女子正在用粤语和外面的人说着什么。


“公共关系部的覃天岚,肯定是那些越南船民又来闹事了。百年的一朵鲜花又要被蹂躏了。” Frank半调侃的说着,愤愤不平看了眼门外,拉了拉凌辕示意他走了。


“什么越南船民?难民问题政府不是早就解决了吗?”凌辕回过头问Frank。


“公司半年前拿下了政府在翠屏邨的公屋改造项目,涉及一部分以前的越南船民的搬迁,结果和那些船民谈不拢,这事拖了很久了。难民就是难民,拿了身份证也变不成香港人,走吧,我们管不了的。”


凌辕刚想和Frank一起离开却看见一个臭鸡蛋飞了过来,不偏不倚正砸在覃天岚的额头上,粘稠的液体顺着美丽的脸庞淌下来,覃天岚眼泪几乎要流出来,但还是强忍了回去。


三、


“警察怎么还没到?你和曾sir联系了吗?”


夏至诚办公室,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看着液晶背投上从保安部监控室传过来的画面问夏至诚。


“附近警员已经在外面维持秩序,但是人太多了,曾sir已经在调集人手马上就会过来。”夏至诚说话的声音不那么自信。


“真是难为天岚了。你是怎么搞的,我早就说这个计划风险太大,不行就放弃算了,现在搞成这样我看你怎么办?越南难民是那么容易搞的吗,连政府都头痛了几十年了”老人目不转睛的看着屏幕教训夏至诚。


“可是我们现在已经投入了十个亿的前期资金。。。。。。”


老人抬手打断了夏至诚的辩解,屏幕上两个年轻人一前一后跑了过来,前面的年轻人递了一包纸巾给覃天岚,然后让跟在后面稍胖的年轻人把她扶了下去,自己站在了刚才覃天岚的位置上。


夏至诚一看,他怎么会到这里来?手心里捏了一把汗。


杂物雨点般飞了过来,门口大约聚集了上百人,很多人头上绑着布条,手里举着白底红字的标语,大声喊着“还我居住权”“还我生存权”“我们要吃饭”“香港公民人人平等”的口号不断冲击着警察和公司保安临时划定的警戒线,现场混乱之极,等待支援的警察明显警力不足,形式危危可岌。


“大家冷静一点,我们是来解决问题的。。。。。。”根本没人听他的,话还没说完一个烂西红柿准确无误的击中凌辕,西红柿敷在肩上,衬着黑色西服,一滩醒目的鲜红。


“他是谁?”


“哦,是项目拓展研究部新来的市场研究助理,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会来,可能是碰巧赶上。”夏至诚有点忐忑的回答。


老人不再说话,专注的盯着液晶屏幕。


凌辕还是面带微笑,接过Frank递来的纸巾轻轻把西红柿擦掉,顺便对Frank说:“你刚快叫人帮忙找快餐公司订200份便当马上送过来。钱你先垫着。”


没来得及理会满脸疑问的Frank ,凌辕抬起头来用越南语说:“各位父老乡亲,我也是越南人,我深知大家的难处,但是请大家听我说。”


排在人群前列一个40多岁的中年人愣了愣,转身示意示威的人群安静下来,然后用越南语对凌辕说:“你是谁?有什么话要说?”


凌辕一看知道这位中年人就是越南船民的组织者,略一思考说道:“我也是越南人,现在就在这间公司工作,据我所知,公司最近一直在研究如何解决大家的问题,但是你知道这需要时间。其实作为商家来讲和气生财最重要,没有和大家达成一致我们是不会有任何动作的。我保证,大家担心的问题会有一个圆满的解决。我虽然也是在香港人的公司打工,但是请相信我,我不会出卖同胞的利益,我会尽力去争取一个公平的结果。”


四、


其实凌辕只是从Frank的嘴里大致猜到这是个地产项目,那十有八九纠纷是因为拆迁补偿而起,具体情况他根本不知道,但现在只有先拖时间稳住对方再说。


中年男人听完凌辕的话怀疑的看着凌辕问:“你能代表开发商?以前和我们协商的时候怎么一直没见过你?还有,你撒谎,什么不会有任何动作,昨天推土机都开到我们楼下了。”


凌辕心里一惊,看来情况不妙,不过事到如今,演戏演全场,只能硬着头皮演下去了。稳了稳心神把心一横说:“我怎么会骗你,虽然我加入公司不久,但是我现在就负责这个项目,有些情况我不清楚,可能有些误会,但是如果因此造成损失公司一定会承担责任。那这位大哥,推土机是不是开工了?”


“那到没有。但是既然开进去,自然是要开工的,要不去干什么?”中年人悻悻的说。


凌辕的心放下了半截,接着说:“我中国名字叫周峰,这位大哥怎么称呼?我希望你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把事情处理好的。”


中年男子低着头想了想说:“那好吧,但是你给大家一个承诺,如果你骗我们那我一定不会放过你。对了,你可以叫我阿傻。”


凌辕后背一凉,一阵虚汗冒了出来,早就听说过香港黑帮有一群越南烂仔心狠手辣,可以想象这些越南人就算不是黑社会也肯定和越南帮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没想到居然惹上身了。不过现在骑虎难下,只能先应付过去了。


这时警方大队人马已经赶到,趁刚才示威者安静下来赶紧控制住了局面。一辆写着“天天快餐”的餐车也开了过来停在人群外围。凌辕急忙示意Frank过去招呼。


凌辕清了清嗓子,手指着餐车大声说:“大家在这里站了这么久都饿了吧?公司给大家订了便当,一会我们会安排大家先吃饭。”


看下面的人没有动静,凌辕接着说:“我刚才已经和傻哥商量过了,我们越南人在异乡的土地上一定要团结求生。就像大家说的,香港公民人人平等,既然大家都拿到了香港身份证那就是堂堂正正的香港公民,要让别人看得起,首先自己要看得起自己。”


“我们是新移民,要想过上好日子就得融入这个社会,学会别人的游戏规则。大家今天来到的这个地方只是一个企业机构,说实话,一个公司它能控制的东西是非常有限的。其实不管是开发商还是我们都必须在政府制定的规则内行动,但是无论是开发商还是政府,如果没有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方式解决问题那么他们自己都无法接受,因为这不符合包括他们自己在内的所有人的利益。”


“所以,请大家再耐心的等待一段时间,这个世界暴力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你们今天来到这里无非就是要政府,要开发商听见大家的声音,现在这个目标已经实现了。大家相信我,也给我一点信心,同胞的支持对我很重要,我一定会给大家一个圆满的解决方案。”


凌辕类似演说的讲话起到了不错的效果,不但富有感染力,更借自己“越南同胞”的身份取得了难民们的信任,而且婉转的点明了这些越南侨民及其渴望得到本地人认同,但又不自觉的将自己与香港人区别开的心理软肋,同时还将政府扯了进来部分转移了公司的压力。


聚集的越南人彻底安静下来,许多人放下了手中的标语,若有所思。有的人已经向餐车走去帮忙分发便当。


凌辕不失时机走下台阶靠近傻哥,向他伸出了手。傻哥迟疑了一下,伸手握住凌辕的手说:“我就相信你一次,希望你别让大家失望。”


凌辕点点头没有说话,目送傻哥组织大家离开。


五、


“他刚才在说什么?”


看局面逐渐稳定下来,老人长出一口气,转身问夏至诚。


夏至诚疑惑的说我也不知道,听起来像是越南语吧。


老人点点头,沉吟了一下说:“虽然不知道他说了什么,但这个年轻人处理问题能力不错,一切都安排的很合理。至诚啊,你还是太年轻了,虽然很有头脑但是缺乏逆境的历练啊。”


夏至诚点点头没有说话。


老人接着说:“你把这个年轻人叫上来,我想听听他的意见。另外安排天岚回去好好休息,还有那个胖点的年轻人也好好奖励一下。”


“知道了,我会安排的。”夏至诚说完转身拨通前台的电话。


凌辕看人散的差不多了,转身回到前厅,Frank迎了上来,夸张的喊着:“峰哥啊,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偶像,我太崇拜你了。几句话就把那些难民收拾得服服帖帖,没办法了今天注定你得请客,我得好好想想去哪里才配得上你今天的风采。不过便当钱4000块你得先还我,哈哈。。。”


“得了,臭小子,你敲诈啊”凌辕苦笑着摇摇头,Frank听不懂自己刚才说了些什么,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收场呢。


“谢谢你,公共关系部,覃天岚”覃天岚已经补好妆,刚才看见凌辕的精彩表演心中也是暗暗佩服,只是以前从没见过这个人,公司还真是卧虎藏龙啊。


“覃小姐你好,我叫周峰,项目拓展研究部的”凌辕礼貌的回应覃天岚。


“是伟伦那里啊,这小子,来了新同事也不介绍一下,我看周生你更适合到我们公共关系部来”覃天岚说完似笑非笑的看着凌辕。其实覃天岚刚才早就从Frank的嘴里知道了凌辕的情况,现在不过是借题发挥一下。


凌辕正不知该如何回答一个安保走了过来:“周先生,夏先生让你去一下他办公室,请你快一点,他现在在等你”


凌辕对覃天岚笑笑说:“覃小姐那改天再聊”说完急忙走向电梯。


覃天岚喊了一声:“周先生”


凌辕回头,“改天一起吃饭。”凌辕点点头走进了电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