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1路公交车站的邂逅

mcx007 收藏 5 183
导读:1路公交车站的邂逅 [小说] 趁月明 夏天的一个午后,刚才还毒毒的艳阳悄悄地走开了,似乎在这闷热的空气里也能嗅出一丝凉意。他的脚刚刚停在1路公交车站台,往雅华公司的车已经开走了。仿佛叹了口气,摇了摇有些落枕的头,其实动作还是相当的轻微,也很难察觉。然而,他还是想起了刚才莫吒公司经理最后看他的那一眼,甚至他心里还模仿了无数遍那个人丢下的一句口音怪怪的话:“你—太有才了……”有几次还发出声来,让其他等车的人投出了疑惑的目光。他笑了笑,望着街市上闪过的车流,各色来往如昨的人们,像在早年电影院的黑暗里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路公交车站的邂逅


[小说] 趁月明


夏天的一个午后,刚才还毒毒的艳阳悄悄地走开了,似乎在这闷热的空气里也能嗅出一丝凉意。他的脚刚刚停在1路公交车站台,往雅华公司的车已经开走了。仿佛叹了口气,摇了摇有些落枕的头,其实动作还是相当的轻微,也很难察觉。然而,他还是想起了刚才莫吒公司经理最后看他的那一眼,甚至他心里还模仿了无数遍那个人丢下的一句口音怪怪的话:“你—太有才了……”有几次还发出声来,让其他等车的人投出了疑惑的目光。他笑了笑,望着街市上闪过的车流,各色来往如昨的人们,像在早年电影院的黑暗里寻找座次的年轻恋人。


昨晚他做了一个梦,那是个极好的梦。在收集的广告纸堆里,他滤了下招聘文员的信息,实在是不多,而且一般有说明只要女士,那些没有注明性别的,他也知道那也是女士优先,有些公司怕落性别歧视的嫌疑故意这样含混的。意料之外的是,有两家公司同时录用了他,经理们对他处理书牍的速度质量很是满意:太有才了,啊。


他上了班,在办公室里遇着一个姑娘,当时他怔然。有这么顺便呀,内里暗暗惊异:多少次的梦想,今生就要遇上这模样的人,眉眼自然。忍不住多看了一眼,那姑娘就来到他跟前,与他轻柔的问了一声,微笑时露出了白生生的牙齿。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想不起来她问的那句话是什么,也想不起自己回答了什么。


总之,第一次上班是兴奋的。他想,也许没有多少人能在新奇的东西突然光临时,能够波澜不惊。手忙脚乱几乎是这时刻的必然,空白的缺憾与美丽,不可重复的感觉,让多少人痴迷,成为无法记述清楚的故事。


下班时,经理打来电话,要她去什么酒店。他看了她一眼,若无其事的翻动着案几上的文卷,就好像许多地方加班时那样忙碌。他感到了自己的心跳,像话筒与机身间的连线,蜷缩、微颤,屏住了呼吸,要比与经理见面时还要紧张。回绝!他自己心里默默地反复念叨,艰难的等着电话的结束,赶快离开这间屋子,最好是外面下着雨,去看看雨缝间清凉的空气。


终于,她放下了电话,侧身去拿提袋。从中拿出一把精巧的雨伞,一边静静说,“你还没有走?。”


他不知道这句话后面是该点句号、问号,然而他期望两者都有,可如此又会怎么样呢?习惯迫使头又要摇了,他克制住了。就在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外面下着雨,挺脆的那种,让他想起吃刚摘下的黄瓜的样子,眼前出现了一根嫩绿的黄瓜,他把牙试着嚼了爵。


她还没有走。她是在等什么呢?这时候,他心里突然有了些许莫名的期待,想和她一路走出这间房子,一路走下楼梯,能够在门口说一声再见,趁此过程与她多待一会。他还偶发奇想:如果她能多等一分钟,他就邀请她一起午餐。他在数着自己的心跳,一秒一秒,一下一下,58、59、60。


她没有走。她在手袋里翻找着什么。他没有勇气请求这个,他猜不出她在听了邀请后,会不会像回绝经理那样给他莞尔一笑。还得验证:要是她再肯等一分钟,他就邀请。他更小心地,像小学时给老师背念的那种,清晰准确,很有节奏,惧怕稍有差错,挨老师的批评。


她依然在那里,只是不再拨弄手袋。他们目光进行了短暂的对视,然后静静的走了出去。他什么也没有说,听着那个修长的身子下墨绿色的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响。他想起了那首《乡间小路》,虽然这时并不是黄昏时分,乡间小路也大概太过泥泞,很难踩出这个优雅的姿态。他估算到街上最多也只有30秒的时间,他把原来习惯的急速下楼延长了许多,好在她穿着高根鞋。他走在后面,闻到了比在房间里浓得多的少女气息,因为这是他第一次跟一个漂亮应该也美丽的女子这么近的相处。他想唱歌,就唱那句最抒情的调子:笑意写在脸上,哼一曲乡居小唱,任思绪在晚风中飞扬……


他也想起了几句诗:墨绿敲击着粉红/高跟鞋上踩着/一个光艳的姑娘/少年弯腰趔趄在旁边/低着头等她走过/脸颊泛起红晕……


走到了街上,顺着1路公交车行驶的线路走着。他没有说话。雨还在下着,比刚才小了许多,就是适合男孩子不用打伞的那种。


她撑起了伞。他想起在大学读书时自己也有这么一把,还想过与不知来自何方的姑娘是否能够共同拥有。可是那个夏季的雨没有那么浪漫,总是在无人欣赏的时候匆匆结束,也没有人肯走入伞下的意向。伞就没有打起过,特别的丁香色在毕业的时间不知败落到哪里去了。


他感到伞向自己这边移了过来,这倒不是遮住了雨的缘故,是相遇的行人多余的目光告诉的。他说不清楚这时该怎么做,有些不知所措。


他下意识的稍稍离开一些,伞面上的积水浇了他一脖子。他说,雨停了。顺势完全离开了伞下,一些大不自在也从他身上滑落到湿漉漉的地上。


他们就这样走着。一个伞下,一个伞外。雨已零星了许多,她也收起了伞。没有人告诉他们能走多远,好像也不想知晓,彼此在感觉着什么。天上是匀匀的灰白,偶尔飘流着动感、过渡自然的灰蓝----云儿不知疲倦,有何方美丽让他们你追我赶。


没有人看得到云停留的地方,也没有多少人能在意他流动时滑过的各式舞姿。云聚云散,也许就是永远的不改变。贪念才会孕育怨恨或者遗憾。永远就是这样永远。


要不是定时的铃声响起,可能这个梦还会做的很长。他又在床上闭上还未全睁开的眼,想回到梦中。转念一想,还得去找工作,就把这个想法安排到下一个晚上,而且白天有空了还得设计一下,尤其是细节,否则梦会太过粗糙。


“下雨了!”不只谁吆喝了一声。雷声的厉喝更容易把他从沉思中惊醒。很大的雨点溅印在地上,形成花样的背景图案,接着全成了一色,很快积了一地水。雨便在这水面上泛着很优美的音乐流波。


身边的人群已经四散离开,公交车开过了好几趟。下一趟还没有来,沉思的疏忽把他搁在这雨中的孤岛之上,好大一会也没有车来。他感到了一种无聊,几乎想放弃到下家公司求职的计划,这样以来于是他安慰了许多。看着翩然的雨幕,他想把昨夜的美梦编的圆满一些。这时的雨色蒙蒙之中,隐约现出了似乎熟悉的身影,黑色的连衣裙,一双白色的高跟鞋,面庞自然看得不大清楚。


他想像着她的面庞:清爽的眉眼,挺挺的鼻梁,细腻青春的的面庞,薄薄而润泽的嘴唇。恩,应该是是这样的,他自言自语着。她要走过来了,缘分啊,你就是这样。果真,那女子来到了这个他独占了很久的站台。


在她把伞放下的刹那间,他木然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那摸样与他梦中的女子竟然这般出神的相仿,他思忖是不是以前在什么地方见过。不可能的,他是第一次到这个地方,可以说是没有什么熟悉的人的。他在记忆深处寻找着他所见过的所有女子,包括影视节目里看到的,真的找不出相似与眼前这女子的大概。最后还是想起小学的同学----一个最初让他自尊心受到大挫的小女孩。他大约要比她小两岁,是最初的同桌。一次,老师站在身后看他写字,不久老师让她手把手教写一个左中右结构的字,他表现的极不情愿,铅笔把纸都戳破了。他在一个月后退了学,当第二年他再次走进这个教室的时候,她已经跟随父母到外地了。也许是自她开始吧,他就渐渐的不敢有太多的自信。而对她的深刻印象就自然成为女子是否漂亮标准的重要元素:洁净素雅的衣服,清爽的眉眼,挺挺的鼻梁,细腻青春的的面庞,薄薄而润泽的嘴唇。


本来要打一个招呼,可在这雨中,他怕一不小心吓跑了她。这时候唯一能做的是希望雨下得更大更长久一些。偶有一辆出租车在积水里艰难驶过,他期望它上面坐满人。她也没有招呼,动用那很是魅力的手和修长的胳膊。当寂寞无法被雨声的背景淹没的时候,他也张望了她几次,也有四目相对的时候,还有一次她还微微地笑了笑。


他终于忍俊不住,问了最没有趣味的话:这么大雨,也要出门?说完,他就后悔了,自己不也出门么,她会不会想自己有小看她的意思。她点点头,眼睛里似有发笑的光彩。他读不懂,是讥笑、还是微笑,抑或什么也不是,或许什么都有,兴许还有其他。忽然他有这么种感觉,至少她可以做一种标准,虽然高了些,但理想会让每个人都这样。能够在雨中不惊慌,没有平素女子的怨言,甚至胆怯、娇作。她是做什么的呢?为什么在雨中出来呢?想了好多,这当中,他也想过,她是否也在想同样的问题。想来思去,打发着难耐的时间。


人总是这样,在小心的求证一些无法结果的问题,把吃饭穿衣以外的时间消耗掉。这也许是被一些精神领袖们不齿的低级精神,他们要管人们的吃饭穿衣特别是与之相关的吃饭穿衣能够保证实现的诸方面精神文化的制造。然而,就是这些琐屑充斥和困惑着人生,重复着短暂的生命过程。


雨住了,像来得急促一样。马路上的行人与车辆都从各处冒了出来。


1路车靠站了。


几个人下来了


他上了车。


她上了车。


还有很多人上了车


车开动了,不知下一站停靠哪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