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战争四十八 战争进行时 登陆(六)

zy1973 收藏 8 10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99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996/[/size][/URL] 2008年9月15日1时30分 福建湄州湾 982船坞登陆舰人员居住舱 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部重型机步师装甲团一营二连三号车驾驶员李文才看着简易床铺三楼那崭新的床单,又看了看身上那油腻腻的衣服(他刚把坦克停放好,并协助船上的弟兄把坦克固定住),迟疑了一下,把床单揭开,露出了下面的草席,才把背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96/


2008年9月15日1时30分 福建湄州湾 982船坞登陆舰人员居住舱

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部重型机步师装甲团一营二连三号车驾驶员李文才看着简易床铺三楼那崭新的床单,又看了看身上那油腻腻的衣服(他刚把坦克停放好,并协助船上的弟兄把坦克固定住),迟疑了一下,把床单揭开,露出了下面的草席,才把背包扔上去后,人爬上床。床真硬,李文才揭开草席一角,草席下就是木板。床上没有枕头,李文才就把床单折起来当枕头。他转头看见了对面床铺上的兄弟也正在折床单,但他把床单折好后放进了背包。人员居住舱很大,李文才他们一个连都住在同一排床铺,对面的就是另一个连的了,他不认识那个人,但肯定是一个营的。他就问:“兄弟,你把它放进背包搞啥子?”李文才是四川人。对面的那个兄弟抬起头,说:“俺没死的话就可以把它带回家!”真够耿直,都不掩饰一下。揩油揩习惯了,大概!李文才伸出手去:“李文才。二连的。四川人。”对面兄弟也伸出了手,“张大海。营部通信排。山东的。”这时,连长和几个抬着纸箱的战士走了过来,边走边给床铺上的战士们发水,每人两瓶。李文才忙缩回手,连长甩上来两瓶矿泉水,并咋呼:“别喝多了,难得上厕所。”登陆舰上的厕所真让人难受,别看这新登陆舰表面光鲜,那厕所!也难怪,登陆舰本来就是准备运载很多人的,它的厕所不可能修成一间一间的。上次演习时,李文才他们曾经上过这艘船,第一次进厕所的时候,李文才都不知道那踏板是来坐的还是来蹲的,还是连长来做了个示范,他们才开始方便。所以连长告诫大家别喝多了水。对面张大海问道:“怎么不给我发?”连长看了他一眼,“营部的由营部发!”张大海直起身大声嚷嚷:“水呢?水呢?”远处营长的声音响起:“少不了你的,张大海!老子警告你,公家的东西可不准私藏!”张大海赶忙缩回了身子。李文才又直起身,营部居然是由营长、教导员亲自发水。他又四处望了望,看见远处角落里有一部分战士虽然穿的是陆军迷彩,但肩章、领花都是海军的,奇怪!不一会儿,营长他们过来了,给张大海等人发水。李文才问:“营长,他们是干什么的?”他用手指了指远处的海军。营长看了看,“哦!他们哪!海军陆战队的!”李文才又问:“他们怎么上去?”营长脸上露出羡慕的神色,“人家可是垂直登陆!坐飞机上去。”张大海在一旁说:“坐飞机有什么好?掉下来只有摔死!坐船沉了俺还能游——”话还没说,教导员一瓶水给他砸过去,“闭上你的乌鸦嘴,人家海军可忌讳你说的这个字”张大海很委屈的样子,“哪个字?”教导员又是一瓶水给他砸过去。张大海深怕吃亏,赶紧拖过水壶,说:“教导员,水壶还没水呢?”营长接过话说:“明天再灌,灌早了,怕馊!”张大海一拍水壶,“这不是纳米材料制造的吗?保证健康啊?”看来这小子平时爱占便宜不受人待见,营长白了他一眼,“洗洗更健康!你喝不喝?”周围爆发出一阵哄笑。营长没有放过张大海,他抓住三楼床沿,踮起脚看了看张大海床上,抬起头问:“床单呢?”张大海装傻:“什么床单?俺这里本来就没有!”营长没理他,边走边说:“等会儿我回来如果床上没有床单,老子把你扔进大海去喂鱼!”

张大海不情愿的把床单拿了出来,搭在床沿以便营长检查。

等了一会儿,教导员过来了,看见了张大海床沿的床单,笑了。他大声招呼:“同志们,睡觉吧,养好精神。打他狗日的陈水扁!”2071大家应了一声,纷纷躺下,准备睡觉。

李文才从上衣口袋里 掏出一团卫生纸,打开,里面包着一颗药,放进嘴里,扭开矿泉水盖子,喝了一口水把药吞进肚里。

对面张大海看见了:“怎么,要吃药才能睡得着?”

李文才苦笑:“是啊!紧张噻!”

“俺用不着,俺倒下便能睡!”

“幸福!羡慕啊!”李文才说完便倒下了,他不想搭理这小子。


两年前李文才就可以复员回地方了,头一年时作为技术尖子被部队挽留,他自己也不想走。第二年眼看台海局势越来越紧张,而他们部队是铁定的攻台部队,还是赶快复员吧!没想到这一年全集团军都不准复员,只有新兵进来,不准老兵回家。摆明是要打仗了,当时,那些想回家的人天天都是脸如死灰,只有那些想打仗的人个个兴奋得不得了。后来,一些人自残,妄图以此方式摆脱战争,目的虽然都达到了,但都上了军事法庭。他老李可不是拉稀摆带的人,既然没走成,留下来了就要有个留下来的样子。他是全营甚至是全团开坦克开得最好的,无论是爬高下坎,还是过桥淌河,96式坦克在他手里,那是滴溜溜的顺。驾驶员都如此优秀,跟他搭档的车长、炮手自然不能落后,互相努力竞争,结果,他们车是全营最厉害的坦克,静对静,动对静,动对动,他们能够单挑全营所有车辆,营长都不是他们的对手。去年九月,在北方合成训练基地训练时,他们连单挑基地一个模拟99式坦克连,先在最原始的条件下对抗,从进入战场,发现对手,到击毁对手,只能依靠自身坦克和连队兄弟坦克,不能使用车载信息系统和依靠上级情报支援,99式不能使用主动防御系统。他们全歼了对手,自身损失了四台车,李文才他们一台车就击毁了对方五台车。后来又都可以使用车载信息系统和上级情报支援,结果他们被全歼,仅击毁对方两台车,而这两台车都是被李文才他们那台车击毁的。而原因是他们的车载信息系统没有99式的先进,他们也没有主动防御系统。

对面张大海传出了重重的鼻息声,果真是倒下便能睡啊!

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驾驶员,但“位卑未敢忘忧国”,他也经常和战友讨论未来的战局,他们都认为,首先应该担心是如何上去的问题,只要一旦上去,以他们的装备和训练水平,台军的任何坦克都不是他们的对手,唯一需要担心的是台军那多如牛毛的反坦克导弹。至于台军的武装直升机,只能靠大系统来对付了,他们没辙。

李文才渐渐有了睡意,这药可真有效!这是我军研制的促进睡眠的药片,另外还配有提神醒脑的药,自愿领取,不强制服用。李文才两样都领了一点儿。一边口袋一样。

李文才慢慢睡着了,登陆舰没有鸣汽笛,也慢慢起航了。它装载着钢军铁马,驶向无边无尽的大海和黑暗,迎接他们的将是祖国的宝岛和冲天的战火。

他们,义无反顾!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