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教师节征文》逐渐淡去的历史--“载英”三杰(3)

石头儿 收藏 22 206
导读:《教师节征文》逐渐淡去的历史----“载英”三杰(3) 作者 石头儿 我就读的中学是重庆第46中学,重庆江北区最偏远的一个地区的完中(现在为初级中学)。我在这里度过了初中三年、高中两年半的时间。该校在抗战时期由数学家何鲁创办。最初叫“载英”(音)中学,解放后才改名叫重庆第46中学。莫看这学校不出名,里面却真的是藏龙卧虎。别的不说,光是校内“三杰”就让人瞠目结舌。前面已经讲过了两杰“少将”陈老太、“中将”曾老头后,最后讲的是“三杰”之三。 “三杰”之三 右派叶老师 叶老师其实只是一

《教师节征文》逐渐淡去的历史----“载英”三杰(3)


作者 石头儿


我就读的中学是重庆第46中学,重庆江北区最偏远的一个地区的完中(现在为初级中学)。我在这里度过了初中三年、高中两年半的时间。该校在抗战时期由数学家何鲁创办。最初叫“载英”(音)中学,解放后才改名叫重庆第46中学。莫看这学校不出名,里面却真的是藏龙卧虎。别的不说,光是校内“三杰”就让人瞠目结舌。前面已经讲过了两杰“少将”陈老太、“中将”曾老头后,最后讲的是“三杰”之三。


“三杰”之三 右派叶老师


叶老师其实只是一个学校的图书管理员,几乎没有当过老师。只是在某英语老师生病了。学校实在找不出代课老师的情况下,才让他给我们代过一周的英语课。本来学校只是让他来做做样子。没想到他是反反复复把我们这几个英语稍微好点的学生找来详详细细的了解我班英语课的内容、上法、程度、状况和希望。那一周的英语课与其说是他给我们上课,还不如说是我们在给他上课。但是,他很尊重我们每一个学生。每堂课都试图让我们在讨论中,气氛融洽地有所感悟。教书不是他的强项,我就不打算多说了,言归正传。


以前读初中的时候,我并不叫他叶老师。明里暗里都直接叫他的名字。原因是他的右派身份。在那个时候有所谓“红五类” 、“黑五类”之分的。“红五类”是所谓工、农、兵、学、商,即好人;“黑五类”则是地、富、反、坏、右,即坏人。学生嘛,老师咋教就咋学,当时就这么回事儿。叶老师就偏偏摊上“黑五类”最后那个“右”字。虽然他是一个很和蔼的人,虽然他是一个长者,咱是“红五类”就必须跟他划清界限了。


后来上高中了(文革后第一届高中)。碰巧我新认识的一个铁哥们与叶老师较熟悉。他给我讲了叶老师的一些事情。我才知道原来叶老师并不是什么坏人。并且他也还有一段令当时的年轻人都十分向往的“传奇”经历。据说在当右派之前(1958年前),叶老师是重庆市江北区的宣传部部长。拐拐路的东!啥?重庆市江北区的宣传部部长!想一想,当时这是多大的官?解放后重庆第一任市长是二野三兵团司令员陈锡联。 1951年1月曹荻秋接任市长(曹四川资阳人,土地革命时期曾领导广汉暴动。解放后长期任上海市市长)。1955年曹调上海后,由任白戈接任市长(任30年代就在上海任左联秘书长)。市长下面就是区长,区长下面就是部长。叶老师也是随部队打到西南来的。在部队是多大的官我不知道。但是,能够在50年代当重庆市江北区的宣传部部长。毕竟不会是等闲之辈!绝对不会是参加革命几年的小人物!没有相当的革命经历是没有可能当上这个部长的。自此,我开始叫他叶老师。说实话叫他叶老师也仅仅是对他的革命经历的崇敬而已。真正让我承认他的的确确是个老师的,是更让人匪夷所思的原因。


读书期间正是文化大革命的中期。在这个大运动的浪潮下,小运动是一个接一个。“黑五类”份子往往成为运动中的“运动员”。运动一来,学校就要组织“批判会” 。“三杰”是个个都跑不脱,都有机会上台作“陪斗员” 。其中,作为右派份子的叶老师是名正言顺的“黑五类” 。所以不管是什么“批判会”他都是主力“陪斗员” 。当时我就十分奇怪:无论开什么“批判会”,叶老师都不是被主斗者?按身份来说每次的主角都应该是他。因为学校所有的运动员中,除开当过“巴三中”训导主任的“特务”王XX,就他叶老师“黑五类”的身份最明确。但他却从没有当过主斗员!这是为什么?真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迷!


终于有一天,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揭开了这个匪夷所思的秘密。同时让我知道了右派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资格当的。

那一天学校又开了“批判会” 。斗争的对象是“特务”王XX,叶老师依然是主力陪斗。重庆是著名的火炉。从夏到秋,天天都是38º~39º的大热天。在太阳坝上开“批判会” ,热得人是毛焦火辣的。好不容易才散了会,正想赶快回家,偏偏另一班的同学又提出要与我们班打场篮球比赛。年轻人嘛!都有不服输的特性。比就比,未必哪个怕哪个?篮球一直打到晚上8点多钟。然后去还借的学校的篮球。来到了叶老师的家门口。


……满天井的人!学校所有的有头有脸的人物。上至革委会主任(相当于现在的校长)、常委,下至教研组长、政治老师都汇集在一起听一个人评讲“两报一刊”的社论。这个主讲人正是刚刚白天在台上被批斗的叶老师。


太匪夷所思了!白天在台上慷慨激昂的批判者晚上却恭恭敬敬地接受白天被批判者的“再教育” !白天老老实实的被批判者晚上却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地给白天的批判者指引“政治方向” !(后来听说这样的评讲会是经常自动召开的。)


只听叶老师讲到:“这个社论主要是A理论在批判B理论。其中A理论是中央文革X号首长在XX会议和XX会议上说的。原话是怎么怎么说的……,大家查一下?查到没有?哦!查到了哈?……好好看看,对不对?……。B理论则是中央文革Y号首长在YY会议和接见XX代表会议上说过类似的话。原话是怎么怎么说的……啥子?查到了!……哦!这就对了!……由此,现在可以得出:中央文革X号首长继续得势,中央文革Y号首长很可能已经被打倒的初步结论。……。批判者们开始不断提出各种问题让被批判者解读……我差点当场晕倒!


天啦!原来这才是读书!闹了半天以前我们都不是在读书,而是在主观地“望字生义”而已!这才是真正的方法论、这才是真正的“政治” !看来做官太难了,非要有特别好的记性不可。否则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还是当老百姓稳定点呐。


从此以后,只要听说谁是右派,我就肃然起敬。真不知道“右派”帽子是褒意还是贬意了?不信你看看你所知道的右派。哪个不是有真本事的人?对叶老师我除了尊敬还有的是彻彻底底的佩服!我也逐渐成为叶老师的好朋友。1987年我到市里开高三教研会。在解放碑偶遇叶老师。不过这时的叶老师已经平反,并且还担任了江北区教育局党委书记。人显得更精神、更健谈了。叶老师听我说在北碚教书,就一再邀请我调回江北区。并告诉我我最喜欢的数学汤老师已经当上江北区教育局副局长。我知道他的意思,可是我不再想当什么官。还是和老婆、孩子过平静日子更好。就婉拒了他的邀请。自此一别,再无消息。


有两句话,我一直都想问而没有问叶老师。象叶老师这么聪明绝顶的人为什么当年就没有看清“大鸣、大放”的实质?为什么叶老师聪明一世,却糊涂了一时,从而造成自己一生的几多苦难?几十年过去了,我也快到退休的年龄了。回想往事、风风雨雨,不胜唏嘘感叹呀!


“载英”三杰代表一段历史。在这段历史中有错误,也有正确。有必然也有偶然。我不知道哪国的哪段历史是没有错误的。所以我无意批判什么,也无意指责什么。更不希望有什么人从我这里“捞一把”什么“稻草” 。只是把那段历史回顾一遍,想念我所有的老师、怀念那逝去的岁月、那逐渐淡去的历史……,仅此而已!




本文内容于 2007-8-8 19:46:33 被石头儿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