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七.铁血之路. 193.困守愁城全无用.

7821144 收藏 6 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763.html


<<十九世纪海战史>>是一本相当中恳的军史,书中关于第二次阿扬海战的介绍中高度赞扬了中华帝国为世界海军做出的杰出贡献,也点出了中华海军当时的诸对不足.除了指出E国远东舰队成为海战新思维的牺牲品.毫无恶意贬低E军的优秀之处.对此,当时的中华特混舰队上下一致承认,E军虽败,却值得尊敬.为了保存远东海军实力,两艘受命阻击的舰艇和落在后面的七艘受伤舰艇看出反正无法逃脱对手追杀,反倒激起了极大勇气,首先是”基洛夫”号战至沉没,在榜样的鼓励下,其它各舰有两艘战至有沉没,四艘战至完全失去战斗力.当然,不可能所有人都有勇气,也有两艘舰艇提早投降,但也进行了较长时间的战斗.欧洲人爱投降也看在什么情况下,不好乱冤枉人.

消灭了E军所有阻截力量,特混舰队也无力继续追击逃远的尤巴特罗金.E军撤退前的海战和拼死阻截使中华舰队四艘舰艇在混战中被击沉,二艘重伤,轻伤舰艇达九艘,基本完好的舰艇只有四艘.就此,长达七个多小时的第二次阿扬海战结束,中华海军阵亡[失踪]了487名官兵,伤者六百余,亲自指挥了海战的黄翼升将军两处轻伤,其中一道伤口在脸上,左腮险些被弹片穿透,而[丹东]号战舰身中五弹,27名官兵阵亡,两门副炮被击毁,前主炮旋转机构被弹片卡死,后烟囱被炸去了上半截.

E舰队有八艘舰艇沉没,九艘被俘,只逃走了六艘.阵亡数字在千人以上,1700多官兵成为俘虏.后来,E军公布的人员损失数字是3029人,与事实没什么出入.

哦,后世评价不是当时双方所关心的问题,就此打住.

一场相当规模的海战,年轻的中华海军能够取胜,官兵们如何自豪到骄傲,可想而知.”E国佬算什么?”此言时有所闻.但大多高级将领兴奋中却不敢骄傲,原因很简单,中华海军只取得一场海战胜利,决不可能代表成熟,并不能摘去稚嫩的帽子,E国海军的总体实力照样明显优于中华海军,即便对损失了一半力量的远东舰队也不能掉以轻心.黄翼升在庆功会上警告将士们:”……不要说E国海军实力还在我们之上,就算其不足为惧了,难道我们战胜E国人就完事了吗?不,世界上至少有Y国,F国,还有M国,这三支海军强于E国.D国海军虽较弱,其经验和官兵素质也在我军之上.在这四支海上力量中,最强大的YF两国是我们的直接对手,而从战略上说,M国也是我军的潜在对手,包括D国[突然收声]……有如此多强大对手,我们只不过摧毁了E国海军不到两成的力量,自身也损失惨重,狂什么?”

黄翼升在教训得意忘形的官兵,败逃的尤巴特罗金在甩开中华舰队的追杀后,把自己闷在了舰长室里.他以为自己的军事生涯肯定完了,心里已做好了接受任何处罚的准备.哪知想错了,至少短期内他还是统率一支残破舰队的司令官.因为,二十三号的马加丹基地给尤巴特罗金的欢迎仪式太热烈了,主要道具是大口径炮弹.

三天前的二十号,也就是第二次阿扬海战结束的第二天,因分属两个军队系统,陆军第二十三师和第一陆战师沿途较着劲打到了马加丹,缺少了舰炮的全防位防御,陆上防卫部队还没阿扬多的海军基地在华军三个团八千人的轮番进攻中没能坚持住.尤巴特罗金出发前的话一语成畿,海尔布谢夫上将受重伤,残部走海路逃向了堪查加半岛上最后一个主基地乌斯季克查斯克,投奔基列连科准将去了.

再次航行在鄂霍茨克海上,再次看着原本威风凛凛,现今只剩六艘舰艇而且充斥着伤兵伤舰,还缺少补给的舰队,尤巴特罗金先是迷惘,再是醒悟:难道,看似强大的E国海军不堪一击吗?......不不不,其实远东舰队能够战胜.中华舰队虽实现了海战新思维,但那不一定是取胜的关键.关键是在两方面,战略上中华帝国用十年时间经营出半中心地带以对付E国的偏远地带.战术上集中了所能集中的最大力量,并妥善使用了陆上力量.所以,E军将在战略上输在力所不能及,整个西伯利亚只有几十万人口,最大的作用只是在宣示着西伯利亚属E国所有,哪能挡住充分准备后的几十万大军.而海军的失败则被战术上自以为是的狂妄主导,自己就是狂妄的最主要代表之一.而轻视对手堪称军人的致命缺点,此论有古今例证无数,却偏偏有无数人不断犯此错误.

尤巴特罗金是自怨自艾也好,是重新奋发也好,正进行的战争不可能给他和他的部下以反省的时间和机会.只是尤巴特罗金被夺取马加丹的部队一顿大炮轰走,要比特混舰队早走一个星期,早到堪查加十一天维护和补给,然后与基列连科所部围剿对手的第一分舰队.E国人低估了中华海军的胆量,或者可以说是冒险.

特混舰队经过十余天准备,在海战前保养和海战后轻伤的舰艇维修完毕,可作战舰艇恢复到十四艘,还利用缴获组建了一支还算不错的防卫舰队留守阿扬.五月三十日,两个陆战团登上运兵船,由拖着潜艇,载着备用鱼雷的特混舰队护送下横跨鄂霍茨克海,计划在帕洛特卡角登陆.对这次稍显莽撞的行动前,特混舰队认为E军基列连科部被第一分舰队拖在了白令海,损失惨重的尤巴特罗金部则如丧家之犬,形不成威胁.总体上说,这个估计没大错,但首先要感谢地面部队占领了马加丹,缺乏补给的尤巴特罗金残部不敢耽搁,如果双方再次相遇,很难说E军是否会冒着全军覆没的危险而拼命攻击运兵船.当然,这个联合登陆计划幸运的成功了,使二十三师和第一陆战师主力无需分兵扫荡堪查加半岛,不过为稳妥起见,陆战队见二十三师兵力充足,还是支援了本师部队一个团,但那是在帕洛特卡登陆之后的事了.

两个团陆战队上岸只是成功的第二步,第一步是幸运的抵达登陆点,上岸是最简单的一步,因为北太平洋沿岸几是无人之境,这还算多了,除了三大海军基地外,终有几个居民点或小军事要塞,打几炮加一个冲锋全拿下.而西伯利亚内陆纯属无人之境,人口大多在华E边界地带呢!

但是,六月十五日,进攻乌斯季克查斯克的战斗遇上了麻烦,当不当对手是傻子,人家E国人也不会连吃三次同样的亏,马加丹的溃兵,尤巴特罗金的残部,加上原守军.基列连科率部出海虽没回来,守港军队却增加到三千兵力,还有一支颇强的舰队,何况E军的海港防御是世界级水准.只是中华陆军的优势太大,E军为保护港口,不得不放弃舰艇的攻击能力以帮助岸防部队.这是华E战争中整个北线战场无法改变的战略态势.

特混舰队是被水雷阻止帮不上陆军什么忙.一艘潜艇越过水雷网进入港内,却被E军发现,港口内机动范围小,结果潜望镜被打断.所以,陆战队打了一天也没能拿下乌斯季克查斯克.

“不能这么打了,伤亡和损耗太大.”约见陆战队指挥官时,黄翼升这样说.

指挥官是第一陆战师副师长沈胜昔准将,闻言回答:“其实,E国人禁不住耗,最起码我们地面部队没后顾之忧.”

“耗?嗯,不错,咱们不能不把将士的命当回事儿.这什么……斯克仅是个孤城而已,没必要一时打下来.不过,你们陆战队能不能独自撑下来?”

“哈哈哈……黄司令,北太平洋沿岸就要是中华帝国的天下了.我没把握今天就打下这个基地,但从陆路困死它决无问题,海上就是您黄司令的事了.”

“死基地好困,活舰队难困,但请沈副师长放心,海军将尽力减轻陆战队的压力.”

“什么压力?E国佬总共就那么点兵力,只是让兄弟们减少伤亡.”

“那好!弹药没问题吧?”

“您没看船都要压沉了么?”

“还是要省着点用,没消灭E国远东舰队前,海路终究不安全,我们海军也不能全去运送弹药.先请问沈副师长,我军的大炮能摧毁港口设施吗?”

“怎么,海军不打算要?”

“想是想,但得不到也无所谓.”

“嗯,能摧毁,E国港口建设是以从前标准,并不能防御我军的新式火炮打击.当然,彻底摧毁再所不能.还有,军需仓库的位置不好打击……”

“那当然,指望人家把最重要目标给咱们炸吗?”

“黄司令说的是.”

“那就这么决定了,不以杀伤人为目的,专门打击港口设施,让尽最大努力使E军无法利用什么.一个废港……我倒要看看E国舰队没了补给基地,还怎么撑下去?”

相互敬礼后,沈胜昔准将去执行新计划.回到舰上的黄翼升下令:”将带来的水雷放设到港外,哼哼,不让老子进去,老子也不让你出来.”

海军本就配有国产水雷,在阿扬的E海军仓库里又缴获了不少,特混舰队的水雷货源十分充足,正好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

布完水雷,黄翼升又问高起才:”老高,第一分舰队在哪儿?”

“刚登陆时有通信舰报告,你的第一分舰队于5月22号,在白令海中部偏北甩脱了E国海军追击,回刚建成的镇远军港修整去了,目前在不在镇远,还没消息传来.”

黄翼升点着头思考了一会儿后做出决定:”命令,原一舰队第二分舰队所属,加一艘潜艇,留此协助陆战队,碰见E军主力舰队不要蛮干.其他各舰随本司令去威远,咱们封锁了白令海峡.让E国人援无法援,逃无可逃.”

“E军要是在乌斯季克查斯克尽全力怎么办?”

“也不能说E军一定没有那个心情,可就算他们拿住了……也要有战略物资支持下去,海军可不是捏着什么都能打仗……胚,这破地名全部要改,老子硬是记不住,全世界就E国佬的人名地名最他妈混蛋.”

在黄将军的咒骂声中,特混舰队主力起航奔向白令海峡.他也没想到,基列连科率舰队回航时,与特混舰队几乎擦肩而过,只是互相并没发现.这没什么,基列连科也许没心情和特混舰队混战一场,因为他的舰队快要成空架子了.

靠近军港前,听到隆隆的炮声,急急赶往支援时,先是与第二分舰队接战中被潜艇偷袭得手,三艘舰艇被击中,虽没有沉没,却全部是重伤.好不容易击退了对手,留下警戒舰,几艘冲在前面进港的舰艇又陷进了水雷阵.E制水雷又大又重,爆炸威力很可观.国产水雷斯文一些,但中华帝国拥有最先进的炸药生产技术,工程技术人员经多年努力,大威力炸药的产能从1871年开始达到了最低军用量要求.否则,十九世纪军舰的水下防护力虽不怎么样,潜射鱼雷很难一枚击沉[毁]一艘主力舰.

又是两沉两伤,基列连科咬着牙没做声.但这还是没什么,战争中怎能怪对手卑鄙呢?基列连科很显然十分清楚战争的无所不用其极.这位准将之后的行为很极端,为了不耽搁时间,竟命令两艘受伤舰艇冲开了水雷封锁,颇有当年Y军杜克中将的壮士断腕风范.这一切都是为了获得舰队补给,不然的话,逃跑没有煤,战斗没有炮弹,再先进的舰艇也是一堆废铁.生活没有淡水蔬菜,再优秀的海上硬汉也没战斗力可言.

所以,基列连科不需要清楚港口争夺战的战况,却一定要获得补给物资.那种急切,中华特混舰队所有将领都没有给予重视,于是,交战双方攻守易势.其实,指挥作战的尤巴特罗金完全明白舰队的需要,所以才誓死不放弃最后的主基地,只是可怜手上无兵.中华军队的编制较大,这是载镔为军队预留专业化空间,所以一个师有七八个团,一个团有2700人.而E军加上水兵也只有五千多人,沈准将巴不得E军攻出来呢!

可是随着基列连科舰队的到来,E军舰队除基本人员配置外,真的连水兵都端着步枪上岸了.攻防双方兵力一对一,但E军没打算将信心十足的陆战队赶走,就是为了强出军需物资.而陆战队的炮火自然是全力破坏,炸死多少人倒成了附带效果.只是E军的舰炮不是摆设,陆战队炮兵被压制的很艰苦,不可能完全达成目的,就算师主力派来支援的一个团赶到战场一样无力压制海上火力.其实,陆战队的新型火炮射程比E军舰炮差不了多少,因是攻击陆上目标为主,E军从海上打来的炮弹因到了极限射程而难有实效,但却有效阻断了陆战队步兵的进攻,迷漫的硝烟也影响了炮兵观瞄,这时候可没有炮射雷达.所以,E军在乌斯季克查斯克之战中,在阵亡了两千陆海官兵后达成了奋争的目标,一半阵亡是在搬运物资过程中丧命.而港口并未被占领,还在E军手中,陆战队是要困死敌人,犯不着和一支孤军拼命.对此,E军完全能察觉,所以,这是最后一次获得补给,而且不那么充足.

肩伤未愈,却要转移到军舰上承受煎熬的海尔布谢夫上将没心思斥责任何人,对尤巴特罗金的忐忑内疚视若不见,他知道自己如能回国,一样难逃罪责,惩处打了败仗却并无大错的尤巴特罗金没有什么用,反令其他人寒心.其实,要说过错,因丢了阿扬而饮弹自杀的土尔盖少将更该处置.但……

于是,加基列连科一起,三人默对无言,他们心里都明白,军港只是暂时控制在E军手中,但没有大批援军到来,乌斯季克查斯克绝对不能坚守,远东舰队最终将在任务方向的北太平洋全无立足之地.

那获得一次补给有什么作用呢?找中华舰队决斗肯定不行,追上了并打赢了,自己的结局也是漂在海面上等死.所以,只有三十六计走为上.当然,要坚守一段时间等待援军.即便是走,为了E国海军的荣誉,也要边走边打.后世军史的确没说E军是逃跑,而是用撤退这个字眼,主动放弃乌斯季克查斯克不算是错误选择.只是,包括后世军事专家在内,在E国结束了扩张历史后,随着嫉妒心的消失,对当时的E军舰队的撤退道路感到了悲哀.远东舰队面对着强大起来的中华帝国,成为恶意扩张主义的牺牲品.因为,他们在撤退中得不到附近除中华帝国外的任何军事力量援助,YF有那个能力,可这两个国家不要说一向讨厌E国人,而华E战争开始的理由中本就有多名YF海员的生命,被口押者更多达百人以上.而其他国家,有谁敢触中华帝国逆鳞?

所以,远东舰队只有撤回欧洲领海或北冰洋沿岸,可白令海峡又被中华特混舰队提前控制了,水面战舰,水下潜艇和水雷,都在严阵以待.

那么走东南亚,跨印度洋,穿新建成的苏伊士运河进地中海,从博斯普鲁斯海峡回黑海吗?YF应该没多大意见,恐怕奥斯曼帝国不同意.

那就只有可笑的第三条路最安全了,走好望角......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